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湘灵
   
    安史之乱后的唐帝国,由盛世走向衰落。诗歌的走向不但没有衰落,而且进一步繁荣。所谓诗到元和,为之一变。元和(806-820)为唐宪宗的年号。宪宗为唐帝国有作为的皇帝,历史地位等同太宗、玄宗。这时,原有的乐府诗体已不能满足新形势的要求。于是,新乐府诗应时而生。乐府诗起源于汉武帝创立乐府,搜集民乐。以后历代效仿。其诗均可入乐。新乐府诗不强调入乐,但强调入时,主张新诗反映社会现实。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元稹、白居易,史称元白。白居易一方面追求新诗的浅显和口语化,复古《诗经》“兴、观、群、怨”的精神,一方面继承杜甫悲天悯人的情怀,针砭时弊,达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效果。白居易最主要的目的---以新乐府诗的形式,上达天庭,引起当今圣上的关注。当时中央集权衰落,藩镇豪强崛起,帝国的富庶时代结束。一面是平民生活更加艰难,一面是唐帝国政治环境更加开放,增大到可以公开批评皇上的地步。这就为白居易一派的诗人产生更广阔的创作空间。白居易为后人留下二千八百多首诗,相当李白、杜甫和王维诗的总和,构成唐诗中又一条波澜壮阔的风景线。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杜甫死后二年生。中唐诗坛的领袖,生于世代官宦之家。《旧唐书•白居易传》记其六、七个月时已能识“之、无”两字,虽口不能言,但已默记于心。十六岁时,作《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据说,白居易来到长安求功名,投到当时大诗人顾况门下。顾况以白居易名字开玩笑,对他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但读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时,不禁赞叹:“道得个语﹐居即易矣”。白居易不但天才早慧,而且发奋。白居易自述读书读到口舌生疮、手肘生茧的程度。
   
    白居易一生,融儒、释、道于一炉。处处以古之贤人为榜样。他的文艺主张《与元九书》有司马迁《报任安书》的味道,是理解白诗创作的必备教材。他的《醉吟先生传》,明显脱胎于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与元九书》作于元和十年,作者时年四十四岁,由京城贬到江州。元九既元稹,元稹当时被贬到通州,可谓一对难兄难弟。元数次去信与白,探讨诗歌问题。白便做长书,一并答之。书中基本叙述诗人前半生的创作理念。白上溯《诗经》以来的诗歌发展,认为诗应该“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以果木的根、苗、花、果比喻诗的情、言、声、义,肯定“情”为诗的根本。白深感诗的发展有背《诗经》的“风雅比兴”之精髓,所以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的创作,复古《诗经》的传统。最后大胆擎起新乐府诗的纛旗。白居易将其创作分为四类:讽谕诗、闲适诗、感伤诗、杂律诗。白自认讽谕诗为最高成就,但世人对其它类诗却情有独钟。白自述“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每有咏仆诗者。” 书中又记歌妓的故事,以能诵《长恨歌》表与众不同。由此,我们可见白诗当时风行的程度。《醉吟先生传》作于六十七岁。“醉吟”可谓概括其后半生。“醉”--醉者也,白居易的饮酒诗有七、八百篇之多,为白诗的多数。“吟”--吟诗也,白诗的数量超越诗仙和诗圣。传中所述,大概叙述诗人后半生的生活。四十四岁前的诗人,有著“达则兼济天下”的理想,终因锋芒毕露,针砭时弊,得罪权贵,而遭贬谪。其后,诗风渐变,“穷则独善其身”成为主流。作于五十五岁的《问刘十九》,可以一见白诗的诗风。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白诗虽以浅显著名,号称老婆婆能懂。但像这首浅到淡似无味,却不多见。《醉吟先生传》记白居易有酿酒嗜好。想想,自己刚刚初酿的葡萄酒,浑酒里还在漂浮绿蚁一样的残渣,已是急不可待,跃跃欲试。备上红红的泥炉,旺旺的炉火,忙著招呼老友前来一尝—怎么样?绿的酒,红的炉,白的景,对饮一杯有兴无?真可谓神采飞扬。一方面有对自己劳动成果的喜悦;一方面有向老友的炫耀;另一方面又怀有对老友的真挚。我们仿佛看到这样的场景:室外白雪纷纷,屋内红火熊熊,两个老友,把酒临窗,赏景赋诗,其乐融融。“情”为诗源,在这里深有体验。
   
    白居易的讽谕诗--新乐府诗,无论从形式到内容,都是大胆的尝试。形式上摆脱诗入乐的束缚,内容上突破帝国的最大禁忌,批判的矛头对准至高无上的皇帝。
   
   
    《 上阳白发人》
   
    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
    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
    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
    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
    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
    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
    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
    惟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大家:宫中对皇帝的称呼)遥赐尚书号。
    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
    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上阳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
    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宫人白发歌》!
   
    白自注“愍怨旷也”。愍--悯也。宫幽怨女,野遗旷夫。一面是皇帝三宫六院,妃嫔成群,一面是旷夫独宿空室,一妇难求。男女性比例的天然平衡为皇帝的荒淫所打破。天宝末年,玄宗皇帝派人秘选美女,号称花鸟使,吕向献《美人赋》以讽谏之。到了德宗贞元年间的白居易,仍然能看到当年留下的罪恶,作白发歌揭露之。元稹,不愧为白居易的知音。其所作《行宫》,可以说是《 上阳白发人》的唱和篇章。
   
    《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行宫既上阳宫,位于东都洛阳。花季年华的少女,懵懵憧憧,对世界充满幻想,被花鸟使及家人的谎言骗离了家门。周围人借此要飞黄腾达,苦的却是无知的少女。美梦还没开始,便已夭折。君王未见,先入冷宫。“一闭上阳多少春”---里面包含了多少辛酸,多少泪痕。加上“绿衣监使守宫门”,整个一人间地狱,整个一无期刑徒。花残月落,人世凋零,四十四个春秋过去,红颜渐老,白发增新。这中间度过多少不眠之夜, 多少难熬之日。夜盼日,日盼夜,日夜煎熬。春到秋,秋到春,春秋摧残。日夜无情人有情,春秋不老人渐老。双飞堂燕使人妒,秋夜月圆人不圆。同来的百人都去了,偏偏留下己身残。当今圣上可怜我,从长安送来个尚书的封号。有什么用呢?待遇并无改变。一样还是几十年前的粧,几十年前的衣!命真堪怜!
   
    《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
   
    白自注“苦宫市也”,宫市,据白居易同时人韩愈《顺宗实录•宫市》,简直就是市井中的强盗。宦官们分布市中,以皇宫采购为名,一但看中某物,往往以几十分之一的价钱,强行索要,还要商贩加上脚力钱和贿赂。一次,一农夫用驴驮著柴担来市,被宦官看中,以几尺绢强购,还要自送宫中,又要加上宫中门房的索贿。农夫放弃柴担,宦官不肯,以致引起斗殴,最后惊动圣上。《卖炭翁》正是这样故事诗歌形式的泣诉。翁老,却是老无所养,靠伐薪烧炭聊以度日。南山,终南山也,一些假道士为求功名假意归隐的场所。故有“终南捷径”一说。同样的地方,有人在沽名钓誉,有人在出卖苦力。钓誉的一方,悠哉优哉,卖力的一方,苦也痛也--尘灰满面,两鬓苍苍,满手炭黑,身上衣单。衣虽单,忧炭贱,愿天寒。简直是舍命换钱。老天也像要成全,夜里下了一尺深的雪。炭终可卖个好价钱。早早起来,辇著冰辙上路了。日头高了,人牛乏了,市场也近了,可是,不敢想象的事也发生了。远处的翩翩两骑终于近了--强盗来了。人困牛乏,跑不掉了。结果也就可知,劳动一场,依旧是饥寒交迫。历史事件往往重复,联想一下当今大陆城管人员与小贩的冲突,时常闹出人命的血案,重读此篇,能不使人深思!
   
    《杜陵叟》
   
    杜陵叟,杜陵居,岁种薄田一顷余。
    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
    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干。
    长吏明知不申破,急敛暴征求考课。
    典桑卖地纳官租,明年衣食将何如?
    剥我身上衣帛,夺我口中粟。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钜牙食人肉!
    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恻隐知人弊。
    白麻纸上书德音,京畿尽放今年税。
    昨日里胥(音虚,小吏)方到门,手持尺牒(音碟,公文)牓(音榜,张贴)乡村。
    十家租税九家毕,虚受吾君蠲(音捐,免除)免恩!
   
    白自注“伤农夫之困也”。杜陵,长安近郊。元和三年(808)冬到来年春,江南及长安地区出现旱灾。白居易身为谏官,为民请命。宪宗皇帝最终批准白的奏议,还下了罪己诏,但为时已晚。该诗是当时真实的生活写照。封建社会是向上负责的结构。官员们为了自身的考核政绩,横征暴敛,不顾百姓死活。杜陵叟与千年后红朝的公社社员比,幸运多了。一来,杜陵叟有私田可当,红朝的社员全都化为官奴,财产一切充公,早已一无所有。二来,宪宗是世俗皇帝,不兼宗教领袖。下个罪己诏,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的负担,不会鞠躬下台。三来,儒家传统社会,有著施仁政的伦理基础。这样,当白居易站到道德的至高点上,抨击这些官员为衣冠禽兽时,对方早已心虚,当然更不能以“反党”的大旗进行反击。杜陵叟,在白居易的眼里,是不幸的,但在我的眼里,却是幸的,悲夫!当灾难来临时,红朝的杜陵叟们只能坐以待毙,别无他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