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湘灵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每当吟咏王昌龄的这首诗,心情都很悲伤。诗里流露的哀情,这穿越千年岁月,横过万里长空的壮阔苍茫,直击我心头。怪不得明代诗人李攀龙将此诗评为唐诗压卷之作。秦时明月秦时关,汉时明月汉时关。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冲突,渊远流长,上追秦汉。秦有猛将蒙恬,率三十万军马北击匈奴,筑长城守边;汉有高祖刘邦,北击匈奴,遭遇平城之围,被困七昼夜,施美人计才得脱险。以后的岁月,虽时有短暂的美人和亲,但更多时是战争。马背上的民族,来如闪电,去似流星,每当秋肥马壮,严冬到来之前,都要南下掠夺。农耕下的民族,镰刀锄头,鞭长莫及,唯有筑城拦截。烽火相望,采取守势。后人发现,万里长城的走向,与中国15英寸等雨线吻合,这一等雨线的南北分界,将世人天然分成游牧和农耕两个部份。战争因此而生,战争因此变成天然的一部份。上下数千年,纵横两万里。这样浩瀚的宇宙时空,征人未还,却是征人不绝,也就在情理之中。有战争便思猛士,追忆飞将军李广的英雄岁月,李广的骑射骁勇,使胡马不敢南过阴山,偷窥中原。边塞得以安宁,是多么使后人神往。
   
    边塞的战争,使人愁绝,也使人渴望。“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王维《少年行》)。边塞的苍茫,边塞的困苦,边塞的功业,自然而然,进入诗人的视野,诗人的情怀,诗人的画卷,也就引出唐诗的一大派别---边塞诗。王维年轻时的作品,高适,岑参的作品,都归于此类。但其最高成就,不能不推王昌龄,王昌龄的边塞诗,以七言绝句为胜,号为绝品,只有青莲李白能相匹敌。
   
    王昌龄(690?-756),字少伯,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一说为太原人。开元十五年(727)进士。王昌龄因不拘小节,一生坎珂,多次遭貶,游离于县尉、县丞一类的小官,747年贬为龙标(今湖南黔阳县)尉,相当县公安局长。756被刺史閭丘曉所杀。
   
    王昌龄的七言绝句,除了上面的《出塞》,还有《从军行》组诗七首。
   
    《从军行》为乐府旧曲,顾名思意,为描写战争题材。从内容上看,诗人不仅仅借用旧题,诗人本身亦从军而行,参加了当年的战斗。从军立业,是当时理想青年的普遍志向。《从军行》以诗人的敏感,史家的沉思,战士的激情,夹叙夹议,描绘出一幅幅苍茫悲壮的历史长河画卷。
   
    唐之西域边塞,位于今甘肃走廊。其西南,连绵起伏的祁连山脉,接连雪山雄狮—吐蕃王国。其东北,浩瀚无边的戈壁荒漠,直达草原苍鹰—突厥帝国。甘肃走廊里,雪山的融雪,滋润著华夏帝国的母亲河—黄河。黄河及其支流流过的黄土,水草繁茂,成为农耕的理想绿洲,同时又是连接西方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这片肥沃疆土,成为三个强国激烈的角斗场和无情的绞肉机。成就了少数英名,埋没了垒垒白骨。唐军筑城于此,西防吐蕃,东拒突厥,境地相当艰苦。
    其一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其一》,描写边塞城西,孤独的百尺烽火高楼,戍卒黄昏独上。天高风急,青海湖的风,是那样寒凉。西边山头白雪皑皑,东方瀚海黄沙茫茫。暮色苍茫的寒风下,万里悲秋独登台。羌笛一曲,独述衷肠,竟是《关山月》伤别曲。戍卒的心,已飞过千山万水,家乡的妻子,亦在那里望月相思,愁怨无奈。
    其二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其二》,描写战士的欢宴。琵琶新声又开场,曲别调相同,又是关山伤别情。无尽的伤别;无尽的乡愁;无尽的边关;无尽的远戍;实在不忍再听。仰头探视长空,浩瀚的宇宙漫漫无穷。唯有高高的秋月,偏偏又照长城上,恰恰又是眼睛里的关山明月图。这“关山月”啊,耳根不绝,眼前不断,到处都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伤别之情,无法摆脱。
   
    其三
   
    关城榆叶早疏黄,日暮云沙古战场。表请回军掩尘骨,莫教兵士哭龙荒。
   
    《其三》,描写诗人观看古战场后的感想。边城秋早,榆叶早已稀疏枯黄,又是日暮黄昏,云沙无涯,白骨无情,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诗人动了恻隐之心。希望朝廷收葬白骨,使亡灵得以安宁。
   
    其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其四》,诗人处景而生情。青海高原的长云,高高压在雪山之上,雪山为之暗然。孤立的敦煌边城,与玉门关遥遥相望。这高高压来的青海长云,越过孤城,直扑玉门,犹如吐蕃的雪山雄狮,从高山奔来。诗人的思绪,越上千年。《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大宛贰师城出产宝马—血汗马。汉武帝派使者带了金马前去交换,大宛不允,汉使发怒,敲碎了金马,被大宛驱除出境后,加以杀害。消息传到长安,汉武帝震怒,发兵讨之。武帝想宠妃李夫人家未有封侯,因汉帝国立有以功拜侯的祖训,便命李夫人的哥哥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带了几万兵马,杀奔而去。天子本想做个顺水人情,希望贰师将军马到成功。天公却不做美成全。西域沿途小国,坚守邦城,汉军得不到补给,失散了许多,到了大宛东边的郁成国,只剩士卒几千,被杀的大败而归,两年后退回敦煌,所剩人马只有出发时的十分之一、二。贰师将军请还归,遭汉武严拒,并派使者防守玉门,入关者格杀勿论。黄沙百战,金甲为穿,战斗是哪样激烈,一将不行,累死千军,几万兵马终丧异域,不能生还。
   
    其五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其五》,诗人所记亲历临洮的战斗。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吐蕃精甲十万寇犯临洮,玄宗重新启用消职为民的薛讷,任之为为左羽林将军兼陇右防御使,与大仆少卿王晙率兵驰援。薛讷为大唐名将薛仁贵之子。王晙“率所部二千人卷甲倍程,与临洮两军合势以拒之”。王晙出七百奇兵,扮成吐蕃模样,半夜奇袭敌军营寨大来谷,遇敌之后,前军高呼,后军击鼓相应,吐蕃疑有伏兵,不敢恋战,逐致自相践踏,死亡上万。接著,薛讷的大军,及时赶来,被吐蕃军阻于武阶谷。武阶谷东距激战的大来谷仅二十余里。王晙接应薛讷,对吐蕃军实行两面夹击。王晙又故技重演,“夜出壮士衔枚击之,贼又大溃”,薛讷、王晙合兵一处,杀至洮水,逐解临洮之围。“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应是薛讷援军的真实写照。王晙以二千奇兵,奔袭上万铁骑,当十万火急,故尔,薛讷“红旗半卷”,急去增援,而“大漠风尘”,自然条件是那样恶劣,使危急的气氛更加严峻。行至半路,捷报传来,王晙夜袭成功,不但杀散敌军,而且生擒酋首“吐谷浑”。吐谷浑当时为青海湖一带的游牧小国,叛降吐蕃后,常为先锋,对唐廷骚扰。
   
    诗人当有亲身经历,描述才能如此精确,如此生动。因为篇幅只四言二十八字,诗人舍掉王晙奇兵以一当十,生死决斗的激烈画面,代之以后继部队“红旗半卷”的紧急增援。接著,突表出人意料之外的战斗结果,将激烈的画面,留在读者无穷的想象空间之中,产生不尽的猜想,做到“言有尽而意无穷”。这一笔法,为历代名家效仿。如《三国演义》的关羽温酒斩华雄。华雄屡挫群雄后,又来挑战,众诸侯面面相觑,手下猛将不敢高声。关羽却以一卑下的弓箭手身份请缨。曹操为之热酒壮行。关羽撂下一句,“酒且温上,关某去后便回”,飞马出迎。帐内惊恐万状,营外杀声震天。结果却是,銮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掷华雄头于地,其酒尚温。如日本现代电影艺术大师黑泽明的《七武士》中比武,先是对手眼花缭乱的刀剑飞舞,接著,武士出手,屏幕一黑。屏幕再亮起时,对手早已躺地毙命,笔法如出一辙。
   
    其六
   
    胡瓶落膊紫薄汗,碎叶城西秋月团。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
   
    《其六》又是因景生情,怀古而作。“胡瓶”为产于西域的酒器。“月圆”之时,人却不得团圆。而这圆圆的秋月,又高高照在边城上。好一幅图画《关山月》。三杯下肚之后,前朝往事又涌心头。《汉书傅介子传》记,西域龟兹、楼兰常截杀汉使,阻绝丝绸之路。傅介子为骏马监时,跑了趟西域游说。游说虽不成功,但却获得龟兹、楼兰的虚实内幕。逐向大将军霍光献计刺杀其王。霍光挑了近处的楼兰作为试点。傅介子到了楼兰,楼兰王待之冷淡。傅介子假装离去,到了边界,向楼兰的翻译官展示许多金币,声称要带往邻国散发。翻译官返报其王,王贪其财,来见傅介子。席间,傅介子诈称汉天子有密信,要单独与王。楼兰王不知有诈,进了傅介子的帐篷,傅介子埋伏的壮士,把楼兰王杀了。傅介子假传圣旨,宣称奉旨行事,并且,立扣在长安的王子为新王。傅介子安全返回长安,还带回楼兰王的头。“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取楼兰”便讲此事。“一夜”有些夸张,“ 明敕”,似为矫诏,整个计谋,全是傅介子所为,傅介子为此封侯。
   
    其七
   
    玉门山嶂几千重,山北山南总是烽。人依远戍须看火,马踏深山不见踪。
   
    《其七》,为诗人对玉门雄关的感受。这各处于千山万峰之中的关隘,总是烽火不绝。远戍的人们,依靠烽烟的多寡,及时得到敌军来犯的情报,从而调兵遣将,做出相应的措施。探马时不时消失在大山里,了无踪迹。这里的战士,瞪大眼睛,竖直耳朵,时刻警戒帝国的西北边防。
   
    高适和岑参,为边塞诗的另两员大将。
   
    高适(702?-765),字达夫,沧州渤海人。早年家贫,在河南一带游历,落落失迫,后被人推荐中举,做了几年河南封丘尉后辞官。先跑到东北边陲,没有寻到机遇,再跑到西北边陲,投身到大将哥舒翰门下,做秘书。“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既此哥舒,为当时西北名将。从此,高适籍籍功名的报负得以施展。最后,因安史之乱,哥舒翰由边庭内返平叛,高适一路跟随,升迁上来。哥舒翰战败被俘后,高适向皇帝上表替哥舒翰鸣不平,高适不但没受牵累,反而得到赞赏。以后,便被封为节度使,由幕后高参走到台前,独挡一面了。最后,竟至封渤海县侯,算是文人里的少数异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