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嶺南摭怪列傳»---越井傳]
悠悠南山下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文革與中越關係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香港不是殖民地?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越南第二次改革?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嶺南摭怪列傳»---越井傳


卷二

   
   

武瓊、喬富

   

   

越井傳

   
   
   
   越井在武寧郡鄒山。雄王世,殷王舉兵南侵,駐兵於鄒山下。雄王求助於龍君。龍君告以遍求天下奇才,賊可平矣。董天王應期而生,騎鐵馬擊之,殷將士皆奔走。殷王敗死於山下,為地府君。民立祠奉祀,歲久寢衰,祠廟頽廢。
   
   
   歷周至秦,本國人崔亮,仕秦為御史大夫焉。過其地,見祠頽敗,慈悲重修廟宇,因題詩曰:「古人傳道是殷王,巡狩當年到此方。山秀水流空見廟,精升跡在尚聞香。一朝勝敗無殷德,萬古威靈鎮越裳。百姓從茲皆奉事,默扶國祚永無疆。」
   
   
   後任囂、越陀將兵南侵(安陽王時),駐軍於山下,重修廟貌,厚加奉祀。殷王感亮德,欲報其功,使麻姑仙出境尋之。時亮已死於秦,惟子崔偉尚在遊學。時正月上元節,民遊此祠,有獻玻璃瓶一雙。麻姑手持玩看,忽墜地破缺,眾人捉取追還。麻姑衣弊衣,人不知其為仙,遂辱打痛楚。崔偉見憐之,解衣與麻姑賞之,得免。麻姑問偉所居,偉具道父由。麻姑始知其為崔御史之子,喜謂偉曰:「今吾無報,他日必有報之。」因授偉艾一束,謂曰:「謹守此物,不離其身,後見人有肉癭疾在首,灸之即消,必得大富貴。」偉受之,亦不知其為仙藥。
   
   
   行至親友應玄家,玄為道士,有首癭。偉曰:「我有艾,能治此疾,請為治之。」乃以艾灸,其癭自消。玄曰:「是仙藥也,無物還報,願以別恩報之。我見親戚貴人亦事〔有〕此疾,嘗言誰能療此,則分家財與之不吝。請君治之,因以為報。」
   
   
   玄引偉就任囂家灸之,癭即消愈。囂甚喜,養偉為義子,開學堂以賜為學,待其有用。偉性聰明,讀書鼓琴,囂女芳容見而悅之,因與偉通。囂子任夫知之,欲置之死,將以偉祀猖狂神。誘曰:「年終薦猖狂神,未有其人。今不可路行,恐被生擒。且入隱廳房以避之。」偉不知其意,從之。任夫鎖其門,芳容知之,潛以刀與偉,鑿壁而出。
   
   
   暮夜暗行,欲就應玄家。奔行山上,山有窟,忽墜穴中,約一更到穴底。偉痛臥一刻,方能起坐。日出至午,照透穴中,見四顧皆石壁,無階可升。其上有一石塊,岩乳流於石盤。有一白蛇,身長百丈,其角赤、口青、髯白,鱗頸下有癭疾,額上有金字曰:「王京子」。蛇出食石乳,再深入穴中。偉居穴中三日,飢甚,盜食石乳,蛇出,見乳盤空盡。舉首見偉,欲吞之。偉驚懼,跪拜曰:「臣避難墜於此,無以充飢,盜食其物,誠為有罪。今見有額下肉癭,臣有三年艾,願寬臣罪,以盡小技。」蛇仰首求灸。忽見火燒,上有一片炭落下穴中,偉取灸之,癭即消愈。蛇乃彎身向偉前,意欲令偉騎上。偉乃騎其背,蛇即將出穴中,夜二更到崖上,不見人行,蛇搖尾,使偉下,後入穴中。
   
   
   
   偉行迷路,恍見一城,門上有高樓,赤瓦玲瓏,燈光照耀。門掛赤匾,標題金字曰:「殷王城」。偉坐門傍,望見庭中有池,池中有五色蓮花。池畔有槐柳數行。磚街平坦,玉殿珠宮,廊宇宏敞。上設金龍床,鋪銀花席。有琴瑟二張,寂不見人。偉徐來鼓之,俄見金童玉女數百人,待衞殷王后開門而出。偉大驚,下殿伏拜。后笑曰:「崔官人自何而來?」引接上殿,曰:「前殷王殿廢壞,無人奉祀,賴崔御史重修,世人效之,奉祀無窮。已命麻姑仙尋報德,不遇御史而遇公子,未有以報。今得睹公子面,然上帝有敕,王朝天在。」乃賜偉酒饌,勸之醉飽方罷。忽見一人長鬚大腹,奉表前來,跪奏曰:「正月十三日,北人任囂被猖狂神打死。」奏畢,后謂曰:「羊官人引崔公子歸世。」后遂歸。羊官人使偉閉目坐肩上,一刻餘到山上。羊官人化為石羊,立於山中,今猶在鄒山陽趙越王祠。
   
   
   後偉歸應玄家,具道其事。至八月一日,當斜陽時,偉與玄相出遊,見麻姑仙攜一女賜偉,使為夫婦,並賜龍燧寶珠。
   
   
   初,珠有雌雄一雙,自黃帝歷殷,傳為世寶。鄒山之戰,殷王佩之而死,埋藏地中,珠之光彩常沖天。秦時兵火,珍寶俱焚。望氣知其龍燧寶珠尚在南國,遠來求索。至是殷王以寶珠報偉。時人以金銀彩緞價錢百萬貫買之,偉於是大富。後麻姑仙迎偉夫妻去,不知何之,化仙矣。今井已荒成闊穴,俗傳為越井崗。
   
   
   

2008-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