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嶺南摭怪列傳»---董天王傳]
悠悠南山下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文革與中越關係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香港不是殖民地?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越南第二次改革?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嶺南摭怪列傳»---董天王傳


武瓊、喬富

   
   

董天王傳

   

   
   
   雄王以天下之富,缺朝覲之禮。殷王將托巡狩以侵之。雄王聞之,召群臣問攻守之策。有方士進言曰:「莫若求龍君以陰相之。」王從之。遂築壇,有金銀幣帛置於上,齋戒焚香,敬禱三日。天大雷雨,忽見一老人,高九尺餘,方面大腹,鬚眉皓白,坐於歧路,談笑歌舞。見者知其非常人,入告王。王親行拜之,迎入壇。老人不飲食,不言語。王因問曰:「聞見北兵將來侵,勝負如何?有所見聞,事其佑我。」老人良久索取筵籌肅卜,謂王曰:「三年之後,北賊將來。當嚴整器械,精練士卒,為國威勢。且遍求天下奇才,能破賊者,分封爵邑,傳之無窮。若得其人,賊可平矣。」言畢,騰空而去。乃知其龍君也。
   
   
   三年,邊人告急,有殷軍來。王如老人言,遣使遍求天下。行至仙遊縣董鄉,有富家翁,年六十餘,於正月初七日生一男,三歲不能言語起坐。其母聞使者至,戲之曰:「生得此男,徒能飲食,不能拿賊,以受朝廷之賞,報乳哺之功。」男聞母言,勃然言曰:「母呼使者來!」母大驚異,告鄰人。鄰人亦驚喜,即召使者來。使者問曰:「爾如小兒,方得能言,呼我來何如?」(缺文)鐵笠一頂,兒騎戴以戰,賊必驚敗,王何憂焉?」使者喜,馳回告王。王且驚且喜曰:「吾無憂矣。」群臣曰:「一人拿賊,如何可敗?」王怒曰:「前年龍君之言,的不虛說。諸公勿疑。」命搜鐵五十斤,煉成鐵馬、劍、笠。使者齎至,母驚恐懼,返以告兒,兒大笑曰:「母但多具酒食兒吃。拿賊之事,母無憂矣。」兒身驟大,飲食多費,其母供給不足,鄰人以燒爨牛酒,饌果之需,吃不能克腹。布帛錦纊之物,衣不能蔽形。至取茸蘆花續之,以蔽身體。及殷王兵至武寧鄒山下,兒伸足而立,長十餘尺(一作文)。仰鼻而嚏,連十餘聲,拔劍厲曰:「我是天將!」遂戴笠騎馬,踴躍長呼,馳走如飛,瞬息間到王軍前,揮劍前進,官軍後從,進逼賊壘。賊眾奔走,餘黨皆羅拜,呼曰天將,皆來降服。殷王死陣前。至安越金華朔山,乃脫衣騎馬升天,時四月初九日也。留跡於山石上。
   
   
   原雄王思其功,尊為扶董天王,立祠於本鄉宅,賜田一百頃,晨昏享祭。殷世世凡六百四十四年,不敢加兵。後李太祖封沖天神王,廟在扶董鄉建初寺側,塑像在術靈山,仲奉享祭焉。
   
   
   迨黎淳帝朝,扶魯社女人吳芝蘭工於書,喜屬文,詩歌尤妙。遊此山題詩曰:「術靈春樹白雲閑,萬紫千紅豔世間;鐵馬在天名在史,威雄凜凜滿江山。
   
   
   
   
   2008-12-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