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嶺南摭怪列傳»---董天王傳]
悠悠南山下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愚蠢的“左右”之争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嶺南摭怪列傳»---董天王傳


武瓊、喬富

   
   

董天王傳

   

   
   
   雄王以天下之富,缺朝覲之禮。殷王將托巡狩以侵之。雄王聞之,召群臣問攻守之策。有方士進言曰:「莫若求龍君以陰相之。」王從之。遂築壇,有金銀幣帛置於上,齋戒焚香,敬禱三日。天大雷雨,忽見一老人,高九尺餘,方面大腹,鬚眉皓白,坐於歧路,談笑歌舞。見者知其非常人,入告王。王親行拜之,迎入壇。老人不飲食,不言語。王因問曰:「聞見北兵將來侵,勝負如何?有所見聞,事其佑我。」老人良久索取筵籌肅卜,謂王曰:「三年之後,北賊將來。當嚴整器械,精練士卒,為國威勢。且遍求天下奇才,能破賊者,分封爵邑,傳之無窮。若得其人,賊可平矣。」言畢,騰空而去。乃知其龍君也。
   
   
   三年,邊人告急,有殷軍來。王如老人言,遣使遍求天下。行至仙遊縣董鄉,有富家翁,年六十餘,於正月初七日生一男,三歲不能言語起坐。其母聞使者至,戲之曰:「生得此男,徒能飲食,不能拿賊,以受朝廷之賞,報乳哺之功。」男聞母言,勃然言曰:「母呼使者來!」母大驚異,告鄰人。鄰人亦驚喜,即召使者來。使者問曰:「爾如小兒,方得能言,呼我來何如?」(缺文)鐵笠一頂,兒騎戴以戰,賊必驚敗,王何憂焉?」使者喜,馳回告王。王且驚且喜曰:「吾無憂矣。」群臣曰:「一人拿賊,如何可敗?」王怒曰:「前年龍君之言,的不虛說。諸公勿疑。」命搜鐵五十斤,煉成鐵馬、劍、笠。使者齎至,母驚恐懼,返以告兒,兒大笑曰:「母但多具酒食兒吃。拿賊之事,母無憂矣。」兒身驟大,飲食多費,其母供給不足,鄰人以燒爨牛酒,饌果之需,吃不能克腹。布帛錦纊之物,衣不能蔽形。至取茸蘆花續之,以蔽身體。及殷王兵至武寧鄒山下,兒伸足而立,長十餘尺(一作文)。仰鼻而嚏,連十餘聲,拔劍厲曰:「我是天將!」遂戴笠騎馬,踴躍長呼,馳走如飛,瞬息間到王軍前,揮劍前進,官軍後從,進逼賊壘。賊眾奔走,餘黨皆羅拜,呼曰天將,皆來降服。殷王死陣前。至安越金華朔山,乃脫衣騎馬升天,時四月初九日也。留跡於山石上。
   
   
   原雄王思其功,尊為扶董天王,立祠於本鄉宅,賜田一百頃,晨昏享祭。殷世世凡六百四十四年,不敢加兵。後李太祖封沖天神王,廟在扶董鄉建初寺側,塑像在術靈山,仲奉享祭焉。
   
   
   迨黎淳帝朝,扶魯社女人吳芝蘭工於書,喜屬文,詩歌尤妙。遊此山題詩曰:「術靈春樹白雲閑,萬紫千紅豔世間;鐵馬在天名在史,威雄凜凜滿江山。
   
   
   
   
   2008-12-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