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刘逸明文集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海外媒体都为此做了大篇幅的宣传报道,中国的官方媒体也不例外。据中央电视台报道,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高校所做的一项联合调查表明,从2002年到2007年这6年间,中国的艾滋病传播方式总体上已由输血和吸毒传播转向性传播。
   
   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据称,中国的艾滋病受害者主要是女性,因为中国存在大量的女性卖淫群体,各种休闲娱乐场所已经成为了艾滋病传播的重灾区。前述高校所做的调查还透露出了令人震惊却也在预料之中的信息,那便是,有很大一部分艾滋病感染者是中共的党员干部。
   
   曾经积贫积弱的中国在今天已经成为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大国和人口大国,奥运会在北京的召开又让中国成为了金牌大国,不少人因此认为中国真正强大了。一个缺乏民主制度的国家注定是畸形的,即使在某些方面中国确实能排在世界的前列,但中国的综合实力仍然和西方发达国家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背后是社会不公和贫富悬殊的世界第一、中国人口世界第一的背后是人口素质的不尽人意、中国奥运金牌数世界第一的背后是艾滋病传播速度的世界第一。

   
   很多中国人原本以为艾滋病与中国无关,没想到,艾滋病患者在今天已经是无处不在。据卫生部疾病控制局副局长郝阳初步估计,中国截止2008年9月底,至少有70万人感染艾滋病,另外,还有45万感染者对自己的病情并不知情。中国的官方统计数据向来不足为信,实际情况一定比这要严重得多。
   
   性交易在中国古代社会一直是合法行为,但在中共建政以后,所有从事性交易的场所都被取缔,毛泽东时期的中国,色情行业一度在中国的土地上绝迹。但在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一部分人物质生活的改善,性服务行业又应运而生。各大城市的酒店、宾馆、发廊、洗脚城等场所都充斥着妓女的身影。如今,原本用于尊称年轻女性的“小姐”一词也成为了妓女们文雅的别称。
   
   中国各大城市妓院林立虽然是妇孺皆知的事实,但色情服务业在中国依然未能取得合法的地位。色情行业因为其服务的特殊性,收益自然也十分可观,通过现在流行的话“长相就是资本”来看,开办色情服务场所并不需要太大的投资,最重要的是从业的女性要漂亮动人。然而,开办这样的场所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合法性存在问题,一旦不经过官方的许可开业,其闭门谢客便为期不远。要想长期稳固地经营,就必须上下打点,尤其要招呼好当地的公安部门。为了寻求以最快的速度发家致富,不少警察和官员竟然自己亲自开办色情场所,广纳天下嫖客。
   
   中国的官员是改革开放之后最先富起来的一群人,他们不仅优先占有各种权力和经济资源,更在生理享受上阅尽人间春色。要说80年代的官员在这方面还有些偷偷摸摸的话,那么,到了90年代,他们则是明目张胆,在21世纪的今天,许多官员的兽性更是难以掩饰。如今,“当官不嫖娼,对不起党中央”的顺口溜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连几岁的小孩子都会念叨。
   
   中国的古代妓院曾创造出了不少性病患者,直到上世纪的国民党统治时期,在诸如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中,很多人仍然无法摆脱性病的困扰,中国人因此而一度被外界称之为“东亚病夫”。性病虽然可怕,但还不是不治之症,不至于让人早夭,而艾滋病则是让人谈其色变的无形杀手。上世80年代初期,艾滋病开始在中国落地生根,到了90年代后期,艾滋病患者呈现出以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尤其是在河南,不计其数的人因为卖血而感染艾滋病。这个时候,中国人才真正意识到艾滋病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但中国官方仍然对艾滋病的防治不予重视,高耀洁等致力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人士甚至遭到官方的压制。
   
   2006年春节过后,久负盛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突然爆发了艾滋病。这个消息对于中共高层来说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因此,很多原本一直享受着301医院高级医疗服务的高干们都不寒而栗,不得不对301医院退避三舍。前海军总司令张定发当时已经因为感染艾滋病病危,患病原因是他和一位颇有姿色的军队女干事有染,据说,和该女干事有染的军队高层领导竟有20多人,这还不包括海军大院院里院外的男性。
   
   比较当今中国的各种社会群体,官员也许是最好色的一群人,他们即使家有贤妻,依然色心不满,在外面沾花惹草。官员们在喝得晕头转向之后一起去找“小姐”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那些高级宾馆里的漂亮“小姐”似乎就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随着中国官场腐败的日益深入,贪财好色、骄横跋扈已经成为了各级官员的常态,希望循规蹈矩的官员反而成为了另类,成了赃官们排挤的对象。
   
   中国官员不仅仅经常光顾“花街柳巷”,而且还喜欢纳妾,如今,包二奶已经成为了官场流行的时尚,一句“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的古语竟然被有些人改为了“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中国官员的好色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如果说官员找“小姐”和包二奶还属于你情我愿的交易的话,那么,官员强奸或者猥亵少女则是彻头彻尾的禽兽行径。2007年,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长杜崇烟强奸了北大女生石瑶,而在前不久,深圳的中国交通部官员林嘉祥则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猥亵女童。这些事例标志着中国官员的好色行为已经步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明火执仗、我行我素是他们好色的显着特征。
   
   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只搞经济而不搞政治的跛足改革使得中国的官场腐败透顶,各级贪官的生活可谓是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虽然他们的很多行为不被法律和道德认可,但他们却将其看作是心安理得。艾滋病在中国的泛滥既和官员们的玩忽职守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时,也和他们糜烂的生活有着直接的关系。在民主和法治社会依旧无缘于中国人的今天,艾滋病在中共党员干部群体中的蔓延也许能起到非同一般的震慑作用。
   
   2008年12月14日
   
   --------------------------
   
   原载《议报》第386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