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论‘三鹿’的倒掉]
刘水文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三鹿’的倒掉

   

   12月25日,三鹿宣布破产,资不抵债高达-11.03亿元。也就是说,三鹿优良资产被兼并剩余资产全部清偿之后,尚欠银行和供货商11.02亿元。主债权人是银行。如此巨大的亏损,说明三鹿在毒奶风波爆发之前一直处于经营亏损状态。正因为是国企,所以被银行养着。这银行的钱也是属于储户的,看似骗来骗去都是国家企业,实际上都是消费者的钱财。

   花消费者的钱经营,反过来不但不盈利,还要投毒毒害消费者,这跟杀人犯有什么区别,邪恶到家。

   三鹿所在地石家庄市政府25日宣布“12月19日,三鹿集团又借款9.02亿元付给全国奶协,用于支付患病婴幼儿的治疗和赔偿费用。”

   破产的三鹿从哪里能够借来巨额9.02亿元?面子真够大的。赔偿并不因此掩盖罪恶。毒奶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向政府纳税,那么,即使破产、资不抵债,政府赔偿是赖不掉的。赔偿不是赏赐和慈善,这是作恶应该付出的代价之一,只是来得太晚,来得名不符实。

   无论从追究掺毒者和政府官员包庇的刑事责任还是赔偿,毒奶自始至终都是司法问题,而政府取代并干涉司法,司法再次被强暴。赔偿对于受害者家人意味着经济和精神补偿,但是对于行业性的重大国企投毒行为,只有司法制裁才有可能确保奶制品安全。

   更为荒唐滑稽的是,三鹿已经破产关门,哪来的借钱赔偿一说?不知道是三鹿威名犹在,还是当地政府面子大。国家赔偿被“中国特色”为企业行为。这明明是准法律意义上的国家赔偿,却变相称为企业赔偿。看来政府还要脸,知道遮丑,继续玩点小把戏骗老百姓。

   三鹿破产,法人董事长王文华被抓,法理情三方面都应如此。但是同样故意投毒的蒙牛、伊利、雅士利等十多家牛奶企业,都该破产,老板都该被追究刑事责任。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仅被免职,太便宜了。加工奶制品不需要高科技,让毒奶企业全部关门,哪怕中国人一年半载不喝牛奶,也要重建新的奶企,以保证食品安全,从奶制品抓起,可惜政府跟“三鹿”一个德行,斩不断官商勾结邪恶的手。

   毒奶事件爆发之后,笔者即撰文认为这是牛奶企业集体故意投毒行为,而不是掺假那么简单。三聚氰胺是化工原料,食用可致死致残,奶企不会不知道,却作为“潜规则”故意大量、公开、长期掺毒,这跟公开谋杀没任何区别。三鹿仅仅因为是第一家被媒体揭黑的掺毒奶企,破产赔偿,应该付出这个代价,而蒙牛、伊利等奶企同样应付出赔偿和司法惩罚代价。

   蒙牛、伊利等奶企老总逍遥法外,受到当地政府庇护。他们也应该赔偿受害者。这点被人们忽视了,应该加大呼吁。食品安全关乎每个人,不处罚这些暴行者只留裤头,不把他们关进监狱,明天他们就胆敢把敌敌畏、六六粉掺和在牛奶里。

   蒙牛老板牛根生丑态出尽,花招玩遍。他本就是罪人暴徒一个,却把自己打扮为一个好人。动辄用“保护民族企业”、“奶企潜规则”遮丑。再看毒奶风波之后,蒙牛、伊利广告,在全国铺天盖地撒满媒体、路牌、公交站台,还向消费者开放车间观摩。我不相信牛根生这些恶人一夜之间能从良。

   自毒奶爆发之后,许多愤怒的消费者发誓拒喝所有国产品牌牛奶。那些爱国愤青与其拒绝法货,不如继续拒绝蒙牛伊利来得实在。之前购买的一箱伊利牛奶,现在还扔在家里。时时提醒自己,这是包装精美的毒液。

   毒奶企业在诈骗消费者银两的同时,还将几十万名婴幼儿送上了手术台,将几百名婴幼儿送进了太平间。这些卑微、冰冷的数字不该被这个国家忘记,这是跟南京大屠杀一样的暴行。中国人应该永远记住这些杀人暴徒的名字,而不单是仅保留在夭折幼儿父母家人的记忆中。中国的所有进步都是以无辜老百姓的死亡为代价的,并且都是由草民首先推动的。除了北京个别律师默默地为受害者家属争取权益,那些所谓的法学家、法学者都闭上了他们高贵的嘴巴,得罪政府的公共事件,他们不屑去干的。

   这次中毒婴幼儿分布有一个规律:普遍出生在小城镇、农村或城市平民家庭。这些家庭本就是社会弱势群体,他们没什么话语权。因此,在毒奶追索诉求方面,总是被政府欺辱,这从全国司法机关集体拒绝立案、政府拒绝公开承认国家赔偿可见一斑。

   不惮以最大的警惕诅咒这些暴徒商人和政府人员。可以猜想,他们本人和子孙后代从不会喝国产奶制品。如同他们用奴化教育毒害老百姓,却把子女送往西方受教育。官场单纯成为他们获得名利的场合,并不用承担社会责任和法律制裁。

   10月7日,国家卫生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原料乳与乳制品中三聚氰胺检测方法》(GB/T 22388-2008)国家标准:一、婴幼儿配方乳粉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为1mg/kg,高于1mg/kg的产品一律不得销售。二、液态奶(包括原料乳)、奶粉、其他配方乳粉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为2.5mg/kg,高于2.5mg/kg的产品一律不得销售。三、含乳15%以上的其他食品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为2.5mg/kg,高于2.5mg/kg的产品一律不得销售。

   该国标显示,允许牛奶掺杂三聚氰胺,这等于以国家名义将毒奶合法化。邪恶再次遂行、得逞。“三鹿”牌政府,名符其实。

     

   2008年12月25日

   

   《观察》

   

   补充:

   该文发表之后,12月27日三鹿等22家毒奶企业联合宣布,将向30万受害婴幼儿一次性赔偿,并设立医疗赔偿基金,为后遗症患儿报销医疗费用。同时,30万受害者数据得以公开确认,夭折患儿数量尚未公开。

   此前出台的受害患儿赔偿分三类。确认死亡的儿童每人将获赔20万元;住院治疗的重症患儿将获赔3万到5万,其他受害儿童将按照实际发生的医疗费用赔偿。

   显然赔偿掩盖、抵消了对毒奶企业法人和政府人员的法律制裁,石家庄市政府仅将部分官员撤职,这远远不够。30万是跟南京屠杀同等的数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