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廖天琪作品选编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来源:观察
   杨继绳先生关于中国五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的报告文学《墓碑》于半年以前出版以来,受到各方瞩目。有责任心和历史感的人莫不庆幸杨先生花了十年功夫,藉他前新华社高级记者到中国各地采访的机会,查阅了大江南北十几个省份的资料,并访谈了百多位过来人,遂能完成此巨作。杨先生之产生为中国1958至1961年之间这场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树碑立传”的动机,源于自身的经历,他的父亲于1959年在湖北省离汉口一百多里外的家乡活活饿死,还在上中学的杨继绳当时虽然悲痛,但是还以为这是个人的不幸,并未埋怨政府,也不怀疑“三面红旗”政策。当时信息的封闭和政治的高压,培养了几代脑袋里空空如也的“单纯”青年。
   
   到了文革时,杨继绳和同学到各省“串联”,增长不少见识,才首次听到湖北省长说,那3年困难时期该省饿死了30万人。杨继绳是大学毕业后进入新华社当记者,在社会上历练翻滚,才逐渐清醒过来。1989 年天安门的屠杀让他终于大彻大悟。他要为父亲立一个墓碑,更要为千万个同命运的同胞砌一座碑。这个过程漫长、艰辛、危险又痛苦,当他发现墓碑完成时,才知道是为多少冤魂立下的碑——36000000, 36 后面有六个0,三千六百万。没有战争、没有天灾,共和国成立不到十年的新兴承平时代,中国政府饿死了在人类史上空前绝后数量的平民百姓。
   

   这场无可比拟的荒诞、残酷而可耻的灾难是制度造成的,是中国共产党上至毛泽东、刘少奇,下至地方的各级干部为保住自己的江山和乌纱帽,泯灭人性地将人间变为地狱。然而中国国民性中那些致命的弱点——愚昧、怯懦、自私却也为之提供了土壤。古今中外如果发生任何形式的饥荒,人民都会自发地起来逃荒、抢粮仓、造反。但是这些在饥荒年间的中国几乎都没有发生,新政权以军警和行政力量不让饥民逃荒,只听说有一村村人死绝的,但没有听说各地饥民起来造反抢粮的。翻遍《墓碑》,里面一省省的惨绝人寰的饥民因偷吃粮食被干部吊打、刑求的场面,熬不住饥馑偷吃、抢吃、生吃、熟吃活人、死人、家人、外人的情景,充斥了有560多页的上册,最后笔者找到了书中有5页(461-465)有关骚乱和暴动的纪录。云贵两省从1956年开始有一些个别的抢粮的暴动,规模从几十人到数千人,有些是少数民族参与了的,皆在短时间内被平复。1960年当时的公安部长谢富治向周恩来总理报告:“今年以来,西南三省发生大小暴乱12起,其中四川5起,贵州5起,云南2起”(《墓碑》,465 页)。另外,在书的下册,还有3页(937-939)分别记载了青海、甘肃、两广、云贵、湖南和四川等地有小规模的骚乱。由于武器枪支都被国家严厉管制,这些人少势弱,又缺乏装备的反叛都草草收场。唯一稍微有点分量的是青海的“反共救国军”造反5年才被平息。
   
   从大饥荒幅员广大的地理覆盖面和直接受到波及的几亿全国人口来看,上述的抗暴争粮的反弹几乎可以说微乎其微。在那三年的时间里,中华大地真成了人间地狱,农村人民坐以待毙,在最后一颗粮食被政府征收走了之后,饥民就向大自然反扑,吃尽了田头沟里的蛙蛇蛆虫之后就啃树皮草根,接下来就开始吃人。《墓碑》里引梁志远的《关于‘特种案件’的汇报——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记载的情况,指出人吃人并不是个别现象。“其面积之广,数量之多,时间之长,实属世人罕见。从我三年近百万字农村工作笔记中查证和我自己耳闻目睹的事实来看,绝对没有一个公社没有发现吃人的事。”“这个严重问题是由少到多,到1960年4月达到顶峰。有时路上死人被人埋后,一夜就不见尸体了。有些地方,农民家里死了人,为了防止被人趴吃,就守坟多夜,待尸体腐烂发臭为止。有的吃人家的死人,有的吃自家的死人;人肉有吃熟的,也有吃生的;有吃死尸的,也有杀吃活人的;有吃自己搞来的,也有丛市场上买来的。”(274页)人们想活下去的愿望强烈到把自己变成畜牲不如的行尸走肉,最后还是难逃鬼门关。但是活着时,在还有一点力气和存活希望的阶段,拚搏一赌,起来反抗的勇气是没有的。这个民族,真是大有问题。
   
   中共统治下,人为制造的饥荒和它的导师苏联帝国很有些雷同却又相异的地方。苏维埃政权由列宁的布尔乔亚党建立以后,农业生产由于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内战(1918-20)干扰的余波,加上长期旱灾,生产断断续续,因而发生了饥荒。1921-22年的饥荒中有500万人饿死,这比沙皇时期1892年那场死了375万人的饥荒还更惨重。由于新政府强行向农民征粮拿去补给军队,只给少量或根本不给任何补偿,因此农民拒绝种粮。作家高尔基于饥荒发生后向国际社会发出求援的信号,因此国际红十字会和美国的援救机构都投入了救灾,使死亡人数减少许多。
   
   苏联帝国的第二次大饥荒发生在1932-33年,由于斯大林和他的后继苏共政权封闭一切资讯,这件惨案直到八十年代后期,戈尔巴乔夫开始改革开放政策以后,尘封的档案才被开启解密,真相才得以向世界暴露。据大英百科全书和《共产主义黑皮书》的数据,这次的饥荒中死了600-800万人,其中400-500万是乌克兰人。因此有些学者(Stephen Wheatcroft, Carla Thorson)提出疑问,这次的饥荒是因天灾造成的歉收所致,还是苏联政府的种族绝灭政治阴谋的结果?要寻求答案连在今天都并不十分容易。前《南华早报》驻京记者Jasper Becker1996年写的中国大饥荒解密的书Hungry Ghosts(《饿鬼》),其中也描写了苏联1933年的饥荒,他直指这是斯大林故意要消灭伏尔加河流域和高加索地区的乌克兰人的一种手段,把已经减产泰半的粮食从遍地饿殍的乌克兰区运走,使得那里也成了人相食的地狱。1932 年在乌克兰的首府卡克尔夫,警察每天从火车站要运走250具尸体。黑色文库《凄风苦雨四十年》的作者成中和在他的书中也描写1960年他的家人被驱赶出上海,流放到甘肃省时,沿途火车经过西北地区的一些车站,站台上往往是一堆堆的饿殍尸体。这两个难兄难弟社会主义国家在虐杀自己老百姓的手法上何其相似?苏联1932-33年的饥荒比二十年代的那场更为惨烈,死的人数也更多。尤其是斯大林封闭消息,国际社会不知晓,因此不能像上次那样伸出援手,致使更多的人死亡。这点跟毛治下的中国类似,当时正逢冷战时期,中共把盖子捂得严严地,只有间接神秘的风声断断续续传出来,几年之后又爆发了文革,先前那场人类史上几乎空前绝后的灾难就在锣鼓喧天的“闹革命”声中消声灭音了。
   
   前面提过,杨继绳在父亲饿死后还没有意识到中国大饥荒的真实现象,许多年后他才逐渐了解了真相。在今天,我们可以理解这是由于政府封锁一切消息,全国所有的宣传机器、媒体都掌握在共党手中,难怪一个青年人不明事理。但是到了互联网普遍通用的今天,在网上竟然有人攻歼杨继绳在造谣: “多维网概率统计确证杨继绳《墓碑》继续造谣”是在多维博克(http://blog.dwnews.com/?p=44599)上登出的一篇文章,直指杨先生说谎造谣,因为“多维数千名博客、特别是右翼反毛博客,至今举不出家里或亲朋好友同事邻居中一个饿死人实证的结果。”可怜复可笑,中国当年的大饥荒最关键的一点是全国上上下下君臣庶民都在演出“国王的新衣”的荒唐谎剧。从政府高官、地方基层干部到受害者的农民,大家都在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如果那时是高压之下不得已的说谎,那么今天这些满口胡言的“爱国贼”们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说出这种荒谬的话来。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就都是假的、不存在的,那么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是童话故事,都不存在了?中国这个民族的劣根性在这些网民的身上再度显现。他们只配有中共那样的父母官。
   
   跟这些瞎迷眼的海外侨民相呼应的是中国大陆官方,杨继绳的《墓碑》不出所料被当成禁书。武汉市东西湖教育局10月25日发了一个文件,通知全市学校及周边治安机构警惕:“依法查堵《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一经发现,立即收缴上报。”犯罪者最卖力去做的就是湮灭证据,这就是中共政权今天的当急要务之一,消灭历史,抹煞记忆,继续培养愚民。
   
   ---------------------
   附件:
   武汉市东西湖教育局
   区教育局关于转发《关于开展2008年全市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第五次集中整治行动的通知》(武综办文[2008]19号)的通知
   
   全区各中小学:
   
   现将《关于开展2008年全市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第五次集中整治行动的通知》(武综办文[2008]19号)文件转发给你们,请各单位联系实际、认真遵照执行。
   
   区教育局普教科
   
   二00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武综办文[2008]19号)
   
   市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各区综治办、教育局:
   
   为进一步巩固2008年上半年全市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成果,努力构建平安和谐校园,给广大青少年学生营造安全文明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努力争创全国文明城市和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市,市综治办、市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暨安全文明校园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对2008年秋季开学后全市中小学校摸排出的83个学校及周边治安环境重点问题进行集中整治。
   
   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整治时间 2008年10-11月
   ……
   四.主要工作
   ……
   
   4.规范学校周边商业网点管理,坚决取缔各种涉及反动、淫秽、色情、暴力内容的违法经营活动;特别是要禁止彩票、不健康书刊和玩具等影响学生正常学习生活和健康成长的各类事物流入校园。依法查堵《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一经发现,立即收缴上报。
   
   5.快速反应、严厉打击“擂肥”、“洗钱”等侵害师生人身财产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治安案件;进一步加强管制刀具管理,防止并杜绝各类管制刀具进入校园;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校园暴力行为;加强师生法制教育,大力维护校园及周边治安秩序。
   
   消息来源:http://www.dxhedu.com/Html/notices/liberal_notices/075823845.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