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8-6]
井蛙文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8-6

   
   
   
   
   

    AUBURN 是一个距离金郡 (GOLD COUNTRY) 非常近的深山里。我与我的车队经过一座横跨两座大山之间的空中大桥时,我被震撼了。原来世上还有使我感动的景物。我以为美国已经没有我需要的景色了,这点看,我还是很无知。只要离开自己的家门,什么地方都有值得留恋的景物。我看见一条近乎干涸的河流在深山谷地下轻轻流淌。这就是自1848年开始美国人在这里淘金的AMERICAN RIVER(美国河)了。这条河,按照地理位置划分,它被内华达山脉环绕,与SACREMANTO RIVER(沙加缅度河) 相接,然后汇入旧金山湾。河流分为北中南部流域。长年有玩水者在礁石与水流间搏斗。
    往看百多年历史,这里是热闹的淘金之地,曾经有多少贪婪之徒把他们的手伸进水里。然而,岁月无情,他们也只不过是几十年光景,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色无味。人其实就是灰尘。
    但是,流淌的水声在脚下轻荡起的音乐旋律使我在黄昏的暮色中感到舒畅。我对她们说,这桥,是在空中的,人可以在空中行走。而水却在脚下,我们也可以在水上行走。
    今晚,我们得饶过几座大山,而要从山顶上往下走,一直走到山谷底下,才能找到我们扎营的水边。这路,是坎坷不堪的石头路,车子跌跌荡荡,人摇晃得厉害。天快黑,因此没有相反方向的车子与我们穿插而过。夏天的风是怡人的,短袖T恤上尽是灰尘和汗味。我们虽然肉体疲惫,但是激情不减。
   天上已经出现一轮像傻瓜一样圆的月亮。真美,就在头顶上,树林里不见野兽出没。可是,河流旁边扎营的一帮年轻人却载歌载舞个没完。我想,这也许就是兽性了。把城市里的喧嚣带到荒芜人烟的野地里,看来,这些人并没有心情去享受大自然的安宁。一时使我想起老晋说桂莲到九华山旅行带上麻将的事儿来。
    我们把帐篷搭好后,就在地上晚餐。小个子自食用后身体稍感舒适。大家在对面的歌舞声中,以及天上雪白的夜色下,钻进睡袋里熟睡。尽管吵嚷直到凌晨方止,美国河水流的乐音却绕耳不绝。我还是能感受到内心的安宁和露宿野外的情趣。
    身边大个子的呼吸,与河水流动的声音起伏相奏,我也安然合眼进入梦境。
   (2008/6/1 JINGWA)
   
    由于天热,帐篷底下不像上次那样沾有露水。早来的阳光把我们的睡意全打消了。我建议收拾行当后,到河边吃早餐,或许也可以跳到河里游泳。她们说没有泳衣不能下水。在这里,我已经是一块石头,或者一条会游动的鱼了。哪有石头穿泳衣下水的道理,鱼就更不需要了。她们听了这些没头没脑的话,没搭理我。
    河边有几个帐篷客走来走去,我们就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把食物摊开在古石上,用手抓塑料袋里的蔬菜吃。我的法国面包棒,已经变成一根棍子,费尽吃奶的力气也咬不动。但是,我喜欢吃这玩艺儿。感觉像在荒野之地吃石头充饥。
    河水里真有金色的沙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难怪上游有一男一女用很精密的仪器在筛沙子。为此,我几乎笑出声来。不是在淘金时代才有人淘金,人们梦寐以求的还是屋子里堆满黄金,帐号里铺满数字。
    我躺在大石上晾晒身子,一餐暴食之后便是疲劳的睡意袭来。河水清澈,能看见底下的水草。河床虽浅,却也能感受到阳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宁静景致。我把衣服脱了,剩下里头一套粉边浅蓝色比基尼。不过下水的一霎那我退缩了。因为这里常年累月无人涉足的荒野之地,连水都是冰凉透骨的。虽然上游有几个男人在玩水,我把眼镜摘了,掩耳盗铃,我看不见他们,他们大概也看不见我吧。我在水里玩了一会儿,求爹爹拜奶奶了一番之后,大个子和小个子才犹抱琵琶半遮脸地把半件上衣脱下。
    我几次宣布要与大个子ELEAN到旧金山结婚,因此,小个子SUSANA就为我们拍了一组比基尼玉照作为纪念。说她是这对同性恋的见证者。我发现我不管做什么事儿都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这事却使我无比兴奋。
   
   (2008/6/2 JINGWA)
   
   VALLEY SPRINGS (CALAVERAS COUNTY)
    帐篷搭在千年石灰岩环绕的海边,这种诗意接近古老江南水乡的优雅。但是,这里的蓝却比精细雅致的江南要壮观许多。这是集沙漠的荒芜树林的葱翠与海水的激扬之地。有意思的是,它什么都有,也什么都不整齐。正如山是低矮的丘陵,水是浅滩似的湖岸,而树木是瘦小的病弱。我能在VALLEY SPRINGS这里感受到沙漠的干渴,也感受到湖海相接的水乡岛国之趣。
    我们的帐篷就搭建在水边的树下。虽然没有在深山老林里那种像野兽一样的旷野情调,但是,这复杂情感堆积一处却使得我更加眷恋野外的生活。岸上是石灰岩石群,一大片一大片的石头裸露着不同的形状和体态。我想,这就是地壳运动或者地质变化后的产物,这些岩石大概曾经是在海里的,现在变成地平线上的石头。很是稀奇,我感觉地质的变化比人文变化更加迷人。那些大型石群,有的尖角形状直指天空,有的朝地底下显得默默无闻,而有的石面粗糙不堪如麻子脸。几个在水边玩泥巴的孩子光着上身正朝我和小个子笑。我们经过时,泥巴仗也被迫停止了。他们只好停下来向我们问好。
    夕阳照在孩子们身上,那黝黑巧克力一般的肤色却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我酷爱这样健康的肤色。他们的家人在水上开快艇,各玩各的游戏。
    绕岩石群走了长长一段路,感觉累了。坐在石上,才发现四面的丘陵都有扎营的地方。西天粉色的霞光开始蔓延下去,连水上的光影也如此奇特。我突然感到我必须要好好活下去,为了旅途中的风景,我真的要在苟活中变得越来越优雅。
    天色似乎很难暗下去,我在炉子里生了火。车队三人围炉交谈,有“君问归期未有期”的点点酸涩。但是,由于已忘身在异乡,却也没有要等到巴山夜雨的时候才有如此感人情境。
   (2008/6/3 JINGWA)
   
    凌晨早起,一想到要赶回城里,心就纳闷起来。我们一路上遇到许多吃草的奶牛,与朴素的农舍。我不舍地多看几眼,城里人的无聊生活我是过腻了,不知道这一回去还得等到何时才能再次出来。
   
    (2008/6/4 JINGWA)
   
   
    昨晚你送我到旧金山朗诵诗歌,我很感激,这似乎是我一个人的日子。我的《纪念忧伤》虽没有什么震撼我的词句,但是,忧伤是一种情感。我认为,这是诗人生命的基调,也是我活在这个世上的一种姿态。我忧伤,是因为我对人离去的忧伤,而非仅仅是一个地方,一个广场的情结。
    忧伤的情感越深,政治的味道就越少。自从杨先生入狱,我对政治的理解就越来越深刻。人,除了自由和尊严外,没有什么值得去与之对抗和争执的。回到米沃什的诗句,永远要回到诗人的时间里“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拥有。”概括了诗人高贵的审美和孤独的命运。米沃什如此,我更如此。
   (2008/6/5 JINGWA)
   
   
   
    艺术史是一门有意思的课程。教授SUSAN 是一个衣着古怪的荷兰艺术家。我每早五点四十分起床,六点她就坐在课室里等我们,班上只有七个学生。而她却为此感到荣幸,因为七个都是女生。两个白人,两个黑人,加上我两个中国人,其中一个不白不黑不中,大概是几十种血缘混杂而成的纯种美国人。她除了在幻灯片上挪动她那胖乎乎的手指,我没听她讲过任何一句属于她自己的艺术观点。天从灰蒙蒙到天亮,我们瞌睡着熬到七点二十分。这对谁来说都是壮举。因此,她也认为我们的努力是天才的努力,她对我们太好了,几乎每一篇博物馆论文都可以自由乱写一通。我也因此理清了艺术史的每一个文化运动、流派和思潮。
   (2008/6/6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