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活着真好
[主页]->[宗教信仰]->[活着真好]->[活着真好 第一章、第二章]
活着真好
·活着真好 第一章、第二章
·活着真好 第三章、第四章
·活着真好 第五章
·活着真好 第六章
·活着真好 第七章
·活着真好 第八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真好 第一章、第二章


   献词
   
   谨以此书献给以化度众生了生脱死为己任的菩萨。因为他,世上才有光与爱,也才有生命的希望。我要为众生对菩萨说:“因为您,我觉得活着真好!”
   -------------------------------------------

   宏印法师 序
   
   宇宙洪荒,天地玄黄;地球已延绵了数十亿年,地球的表层衍化出种种"生命"的奇迹,从人类科技已能探测的领域而言,浩浩宇宙中,能够有生命现象的星座,地球只有一个,而地球上的一切生命迹象,人类确实”“得天独厚”,“人”是地球村里生命“灵性”最高最发达的动物生命了!
   天文科学,验证了地球,迟早必会“成、住、坏、空”,而人类的生命,始终必有“生、老、病、死”的历程。生命的欢乐,生命的短暂,生命的忧苦,生命的死亡,生命究竟有何意义?人生如舞台,人生似一局戏?亦者人生如梦?探寻生命的真相,穷究人生的意义?古往今来,古圣先贤,哲人智者,诸子百家,众说争鸣,其目的皆在希冀能为人类生命“安身立命”之学,承先启后,继往开来。
   佛教的先觉者————释迦牟尼佛,两千五百年前诞生于古印度————恒河的发源地。近人印顺法师说:“释尊的出现人间,有它的时节因缘,也就是印度当时的文化环境,有发生佛教的可能与需要。”美哉斯言!人类文明的开展,各种族各区域的文明起源,有其文化发展趋势与特征;印度文明文化,在世界各支文明多种文化中,确实独树一支,别具风格。形容他为“精神早熟”的民族,实不为过。思索生命,探究生死,寻求解脱;苦行与禅思,神秘与灵异,种种教派,无奇不有,与释迦同一时期,就号称有九十六种之多矣!
   释迦先知,终于超迈印度各教派,如月圆光辉朗照,众星失色矣!佛陀的正觉,洞彻生死实相,圆满法界真理,历久弥新,从传统到现代,从东方到西方,遍布全球五大洲,我们看到了佛陀睿智的法音,愈来愈发扬光大了!佛陀的慧命,正法的永续,如何薪火|相传,怎样灯灯无尽,历史佛教的沿革传承,现代佛教的适应开展,这需要对佛法做到能融会古今,推陈适新,对古老僵化的佛法,给予新的“诠释”,新的表达,这也是一种新的方便新的善巧吧!
   近日读完苟嘉陵居士的新著,《活着真好———佛教的生命观与生死观》。嘉陵仁者因为其先父云深将军的遽而猝逝,给予当时正值高三的青年,有如晴天霹雳,顿时陷入生命何其短促?生命危脆而痛切感受无常!此后,他从大学到留学,从文学艺术到哲学、宗教,从佛教的显密各宗到原始《阿含》与中观大乘。嘉陵仁者探寻思索生命生死的多闻深思,身心投注的历练与力行!我如实地看到了一颗生命的成长兑变,浊浊红尘中,嘉陵仁者,学佛后的成就喜悦;他久居繁华的纽约,说来真是火宅中生红莲了!
   探讨生死观之类的书,坊间亦多矣!以笔者的阅历,多是流于灵异怪力之谈,对死后世界,轮回现象,往往依众生妄心业识现量境界,盲目引证猜测,说得虽是神秘玄异,感应显相,其实都是颠倒妄想,离“清净法眼”的正见佛法远矣!惜哉惜哉!焉得大善知识,破邪显正,抉择了义,使得佛日再增辉,正法放光明焉!
   《活着真好》,全书充满了睿智之言,洞澈生死,如作者偈颂云:“众生直以无明故,妄认缘生虚幻法,以为自身之实相,故于长夜漂轮回。缘生之法有生灭,于相则现代谢相,迷倒执相之凡夫,妄受长劫诸生死。”又云:“若能无执了本然,风雨来时亦坦然,……但求心中无明执,生死谷中任遨游,春满枝头虽言好,落英缤纷亦不差,谢却虚妄诸分别,此谷亦是法王家。”善哉斯言!嘉陵仁者,深入《阿含》,得缘起正见,不落断常二边。又能贯通中观,依性空般若慧,抉择缘起生灭,当下即缘起不生灭,显发事理不二,空有圆融中道矣!解说佛教的生死观,能全然的依《阿含》及中观的缘起性空义,深入浅出,没有艰涩名相,雅俗易懂,作者在本书中,可以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了!
   本书内容,指出一般人对生死的无知或逃避,某些错误思想,愚昧心态,如作者说:“贪是真正的死,嗔是真正的死,痴是真正的死,懒就是一种形式的死。”作者要学佛者建立堪为法器的人格,告诉我们:“存在决定于业,你就是你的所做,人生无限可能的无我论,活在现在,觉的生命,自依止,法依止。”并提倡等视男女、生佛平等、善待群己,开创格局。嘉陵仁者的著作,从《做个喜悦的人》、《觉的宗教》、《我们要和平》到《活着真好》。五年来的相知相往,我发觉他的思想博学广大,智慧精深;他确实依“法眼净”的佛法正见,表露于其文字般若中!希望阅读“嘉陵四书”的有福人士,个个都能心开意解,确实领会到生命的不惑,生死的不惧,生活的不忧!诚如作者云:“已知生,则知死”也。
   --------------------------------------------
   自序
   
   也许我确实比一般人较早开始思索生死问题罢!我相信这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家父的英年早逝。
   犹记得那年我念高三,正是在台北日夜苦读准备考联考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和同学们正在南海路的红楼中流校自习,忽有同学告知有人找我。回头一看,是父亲的驾驶老刘。他告诉我家中有事,来接我先回家。我万万没有想到,回家后会得到父亲已出事的消息。
   家中挤满了父亲的同事和朋友。母亲躺在床上呜咽着,一时仍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忽然想起几个月前,父亲曾在某一个场合,用慈祥的口吻告诉我生命有时是很脆弱的。没多久,我就到殡仪馆,见到了躺在那里的父亲。我当时不知道该如何举措,只能用手摸着他冰冷的脸。
   父亲是个军人,是参加作战演习为国捐躯的。
   那年,我刚满十八岁。
   我想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会那么早去开始思索生死问题,也不会从二十多岁开始认真地研习佛法。父亲的死,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无常。也使我开始本能地问“死”到底意味着什么。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吗?还是如许多宗教所说的会到另一个地方去?如果会,我和父亲仍有在见面的一天吗?人到底该如何看待死亡呢?
   这些都是当时盘亘在我脑海里的问题。
   四年的大学生涯,是我尝试在哲学与文学领域中找寻答案的过程。西方的作品看了不少,但总觉得没有解决问题。毕业后没多久,佛教思想进入了我的世界。印顺导师的《妙云集》成了接引我得窥法海的启蒙书。
   
   十余年的岁月里,我知道是“生死大惑”在驱使着我不断地思索,不停地参学。参访过许多老师,也研习过中外的各种宗派。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有一种过去没有的喜悦已在生命里出现。我也开始觉得世界是有秩序的。如今,我已颇能肯定佛教的生死观是什么了。我确定深刻地了解佛法的生死观,是对人生及世界是有益的。故我想把自己的体会及了解披露出来,希望能对也如我一样有过“生死大问的”朋友提供一点帮助。
   常有人以为去研究生死问题是不切实、不健康的,而异样的眼光看待佛教的了生脱死。但事实上生死问题引起的不安和困惑,是存在于人类心灵深处的普遍事实。有人因为早岁就接触到亲人或好友的死亡,而较早认识到问题的存在。也有人因个性或经验使然,而较晚才意识到。但终究会感觉到生死问题的分量,只是一种自然。佛法以为不承认或不去面对问题,才是不切实、不健康的。而这一个困惑若不能得到合理的回答,进而使不安得以释然消解,生命毕竟无法圆满,总会令人感到和真正的喜悦隔着一层纱。
   而佛法在世间当发挥的最主要的功能之一,就是要解决人类生命中生死大惑的问题。
   现代的死亡学若以佛学的角度来看,是人类文化的进步。但其发展存在着一个盲点,就是人类所面对的死亡问题,事实上是和生命问题一体而密不可分的。人类若不能拥有成熟的生命观及生命中的喜悦,根本是不可能有超越的死亡观的。故若以佛家的角度来看,生死本来同根。人若不能确切了知生命的意义,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因死亡而产生的不安。最多只能减轻痛苦及恐惧到一个程度。这若以佛家了生脱死的生命观的眼光来看,当然会以为是颇弱的。
   了生脱死是佛法生命观的核心。它的意义是人类对生死现象的超越,对生命及生命中一切事物的不执着,及人类对自我牢笼的突破。能了生脱死的人,可以一颗真实的心面对生命,更喜悦的心面对世界,更慈悲的心面对他人。了生脱死这四个字所蕴含的思想与精神,不但不是遁世的逃避主义,反而是极实际而和所有人类的生命密切相关的。它理应是人类文化中生死学的核心部分,是值得文化工作者去深究的。
   在本书中,我尽量尝试用非佛教徒能了解的语句去介绍这个本来就不该局限在宗教格局之中的人类文化珍宝,是因为我以为佛法本来就应是属于全人类的。把佛法讲得太玄或太宗教化,是一种偏差。
   近来常在书访看到不少介绍西方死亡学的书,间或也有一些引用了佛教思想。翻阅之余,总觉得没有把佛法生死观的核心-------了生脱死--------发挥出来。另外也有一些专门介绍佛教生死观的翻译,多为较偏重轮回、转世及度亡的藏传佛典作品。但对超越生死的一面,讲得也是很少。
   本书的写作目的,是以一个现代人易于了解的方式去阐述根本佛教生死观的核心。它包含了轮回转世等观念,但绝不只是轮回、转世,而是概括了法身思想、佛土思想、无我论及了生脱死的佛法生命观全体。我相信佛法的生死观是很实际,很直接的东西,应是能对现代人提供很多帮助的。
   走笔到最后,我感到像是做了一个唐吉珂德式的冲刺。在生死问题上,人类真正的敌人不正是如幻一样的风车和巨人吗?
   我知道它是如幻,却仍然像唐吉珂德一般地挟起长枪奔向前去。我想在众多的佛法弘扬者中,最不了生脱死的就是我了!但愿有缘人能因我的向前奔去,而终究离生死怖畏。也希望有一天,他们在法界中做雄健的引航者,引领众生出生死海,到达彼岸!
   1996年4月11日
   苟嘉陵序于纽约
   ------------------------------------------------
   
   第一章 黄河之水天上来
   
   生命之谜
   
   生命到底是由哪里来的呢?
   这是几乎任何一位哲学家在面临生死问题时,皆曾问过的问题。
   大家都感觉若能回答了这一个问题,也许就能回答生命往何处去的问题。孔子就曾有过“未知生,焉知死”的感叹。但问题就在于没有人能知道生命到底是由哪里来,也没有人能证明生命会往何处去。人类文明虽存在了几千几万年,但对这一个几千年前人类就曾问过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进展。生命之源的问题,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