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人主张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多维专访:“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2008年12月1日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吕贤修报导/“特别大会之后,即使藏人再度选择中间路线,我认为他们还是不了解达赖的这个政策,他们只相信达赖。”嘉洋达杰说。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达赖喇嘛,现任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噶伦(部长)和前侍卫长嘉洋达杰在印北。
   
   
   北京奥运结束,世界经济陷入危机,西藏议题是否再度被边缘化?11月22日刚于达兰萨拉闭幕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有何特别意义?多维专访嘉洋达杰。他曾担任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侍卫长、华人事务处处长,目前是华盛顿州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访问学者。专访摘录连载如下:
   
   多维:有人说这次特别大会,凸显了达赖手中已无牌可打。你同意?
   
   嘉洋:我认为这是典型的中国人说法。这不是一场牌局,我们也不是在玩政治游戏。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西藏人生要有尊严、死要有理由。
   
   多维:特别大会主席,也就是国会议长宣布的结论,要点包含:严正声明,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或“半退休”的任何言论,继续担任西藏政教事业领袖;继续推行“中间道路”政策,但主张停止派遣特使团;呼吁藏中会谈若在短时间内没有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道路;但不管走西藏独立、中间道路、民族自决,将继续坚持和平、非暴力的斗争方式。你如何看?
   
   嘉洋:中共一直说达赖喇嘛不代表任何藏人,但这次强调了他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政教事业的领袖,无人可取代。虽然我一直主张政教分离,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在政治上,如果用民主方式投票,只有达赖喇嘛可能当选。至于宗教,目前各教派也没人能取代他的地位。这不是恐吓,中共必须知道西藏人的信仰有多虔诚。
   
   至于路线,藏人是选择达赖喇嘛,而不是他的“中间道路”政策。事实上,我相信连桑东仁波切都不完全了解这个政策,只是大家都相信达赖喇嘛。这些,都是中共必须面对的现况。
    多维:经过6天的辩论,这些人更了解了中间路线?真产生了所谓的新方向?
   
   嘉洋:会议之后,我认为大家还是不了解达赖的“中间道路”政策。原因很简单,因为不管是政治人物或国家领导人,总坚持自己最大的利益。只有达赖喇嘛这种修行的人,才会考虑到双方的利益。世界上有很多种族问题,只有西藏问题的能见度这么高,藏人相信达赖喇嘛为西藏的奋斗。说实话,就算达赖选择独立,大家也一样会支持。至于是否有新方向,应该说达赖的中间道路不会变,但策略上可以调整。
   
   多维:结论中所提“停止派遣特使团”,有何意义?有何约束力?
   
   嘉洋:达赖谈判代表洛迪甲日,很多人认为他唯利是图,像个典型的西方政客。他很了解美国政府的运作,过去与美国人打交道,也很有成就。但他没在中国生活过,而且这几个代表,对中国及共产党一无所知。会议有这样的结论,可以视为给达赖的一个讯号:你选错人了,派他们去谈判,没有意义,永远不会有结果。
   海外不是没有谈判人才,而且许多人都在中国住过很久。达赖也不是不想用这些人,而是洛迪甲日等人已经成为一个体系。洛迪甲日知道,自己在美国已经不能有更好的表现了,所以需要一个新的舞台。但在与北京接触时,因为不了解北京的外交辞令,有时期待过高,姿态也是忽高忽低。
   在他们口中,单是西藏自治,就出现了许多奇怪的说法。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西藏要的是自治。怎么会有时说要民族自治,有时又说要高度自治。自治就是自治,不应有高低之分。
   
   我觉得最不适当的是,他接受中国的招待,四处参观、旅游,然后说中国有善意。这其实是中共一贯的伎俩。他过去一直在美国生活,美国政府不会花纳税人的钱做这些事,但中共没有这种顾虑。他甚至感谢中国政府的款待,似乎还开始景仰毛泽东了。这样花人民的血汗钱,有什么好感谢的?
   
   多维:结论中所提: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或“半退休”的任何言论。如何解释?
   
   嘉洋:中共当然最希望他退休。即便达赖已多次表示自己想退休,而且有权利退休。人民否决了他有这项权利。藏人对达赖期望甚高,可说生是达赖喇嘛,死是达赖喇嘛,没有抱怨的权利。我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加速为政府培养人才。他的思想,才有可能被执行。
   
   多维:结论中所提:藏中会谈若在短时间内没有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之路。如何解释?
   嘉洋:“实质成果”,指的是西藏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自治,也就是中间道路政策的目标。独立与民族自决有很大的不同:独立是单方面宣布成为一个国家;民族自决则需要整体民意为基础,比如逵北克的公投模式。
   
   至于所谓的“短时间”,我认为应由人民来决定。届时会有一个像这次的特别大会,讨论是否执行这一条。这项结论释放的讯息是:北京必须考虑达赖的善意,而且藏人已不再坐以待毙。也像是海外藏人在告诉中国境内的藏人: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了!
   
   多维:外界解读这样的结论安抚了激进派,也重新巩固了达赖的领导地位。你认为?
   
   嘉洋:在专制的国家,领导人的地位是很重要的。但在民主国家,则没有必要,靠的是制度。眼前没人可以取代达赖,所以谈巩固地位是没有意义的。至于安抚之说,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担心,如果达赖不在了,我们要怎么办。如果选择独立,应该趁早规划、争取权力。对于这些人,这次的会议结论,可视为一个缓冲期。对于北京,也像是另一次机会。
   
   多维:激进派真能接受这样的结论?
   
   嘉洋:他们必须接受,因为这些是大家公平表达出的声音。但在大会与闭幕式中,还是有人表示抗议,认为这样的结论太温和了。眼见中国境内藏人不断被迫害,他们去参加会议,就是要否定达赖的政策,他们要的就是独立,手段也未必要和平。
   
   多维:你认为北京会如何看这些结论?
   
   嘉洋:与汉人一样,藏人也有不同的生活目标,而且凝聚力也很强。达赖喇嘛所看到的,不单是西藏的未来,还有中国的和平转变。但中共官员一直看不起这个小小的流亡政府,好像谁批评达赖的声音大,谁就比较了不起。达赖喇嘛也许善良,但藏人不是好欺侮的。人被逼急了都会有反抗,在这个讯息发达的时代,子弹已经无法解决问题了。
   
   多维:你能想像达赖看到这些结论时的心情? 嘉洋:这对达赖喇嘛而言,应该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但看到这么多期待,他知道自己没选择了,也将是更大的压力。
   
   多维:有些流亡的藏人知识份子,对第15世的达赖喇嘛已不抱希望。未来,中国政府会选一个,流亡政府会选一个,在西方社会也可能将出现一个,甚至可能是女性。你认为
   
   嘉洋:这不是新说法,最主要是许多知识份子期待政教分离。我认为,届时甚至会出现更多达赖喇嘛。虽然达赖说过,决不会在不自由的地方转世。但他对政教合一已不感兴趣,所以这也不再是重要的话题。
   
   多维:达赖一直劝藏人应多与汉人交朋友,你认为西藏未来还会出事?
   
   嘉洋:最近我到纽约,许多藏人告诉我,他们真的很想报复。他们说“共产党可以在国内欺负藏人,我们也可以在海外,跟他们派出来的官员拼一场。一命换一命!”我相信,达赖喇嘛在海外圆寂的那天,将是西藏人民宣泄仇恨的开始。
   
   明年是西藏政府流亡50周年,我个人认为,一定还会有冲突。但问题不是西藏人对中国人激烈,而是中共对西藏人太残暴了。我认为,虽然要与汉人交朋友,但犯错的汉人还是要被处罚。比如这次镇压西藏的领导,就应该全被送上国际法庭。
   
   和中国人接触,不应光是喊口号。比如桑东仁波切,甚至建议达赖不该访问台湾。他是一个好和尚,但没有能力领导藏人,特别是现在这种艰困的时局,他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好和尚可以到庙里去修行,但达赖与流亡政府需要的,是年轻、有能力的人。
   
   在达赖眼中,政府是会改变的。特别是中共这样的政权,像是建立在沙堆上的城堡。因为宣传抹黑,多数汉人对藏人有成见,所以和汉人交朋友非常重要。达赖也知道,他不能光为西藏代言。他必须站在民主、自由的立场,为中国人民呼吁更大的利益。西藏流亡政府对中国不是大问题,但能为中国的民主发挥很大的作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