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人主张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多维专访:“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2008年12月1日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吕贤修报导/“特别大会之后,即使藏人再度选择中间路线,我认为他们还是不了解达赖的这个政策,他们只相信达赖。”嘉洋达杰说。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达赖喇嘛,现任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噶伦(部长)和前侍卫长嘉洋达杰在印北。
   
   
   北京奥运结束,世界经济陷入危机,西藏议题是否再度被边缘化?11月22日刚于达兰萨拉闭幕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有何特别意义?多维专访嘉洋达杰。他曾担任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侍卫长、华人事务处处长,目前是华盛顿州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访问学者。专访摘录连载如下:
   
   多维:有人说这次特别大会,凸显了达赖手中已无牌可打。你同意?
   
   嘉洋:我认为这是典型的中国人说法。这不是一场牌局,我们也不是在玩政治游戏。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西藏人生要有尊严、死要有理由。
   
   多维:特别大会主席,也就是国会议长宣布的结论,要点包含:严正声明,达赖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或“半退休”的任何言论,继续担任西藏政教事业领袖;继续推行“中间道路”政策,但主张停止派遣特使团;呼吁藏中会谈若在短时间内没有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道路;但不管走西藏独立、中间道路、民族自决,将继续坚持和平、非暴力的斗争方式。你如何看?
   
   嘉洋:中共一直说达赖喇嘛不代表任何藏人,但这次强调了他是西藏人民的真正代表、政教事业的领袖,无人可取代。虽然我一直主张政教分离,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在政治上,如果用民主方式投票,只有达赖喇嘛可能当选。至于宗教,目前各教派也没人能取代他的地位。这不是恐吓,中共必须知道西藏人的信仰有多虔诚。
   
   至于路线,藏人是选择达赖喇嘛,而不是他的“中间道路”政策。事实上,我相信连桑东仁波切都不完全了解这个政策,只是大家都相信达赖喇嘛。这些,都是中共必须面对的现况。
    多维:经过6天的辩论,这些人更了解了中间路线?真产生了所谓的新方向?
   
   嘉洋:会议之后,我认为大家还是不了解达赖的“中间道路”政策。原因很简单,因为不管是政治人物或国家领导人,总坚持自己最大的利益。只有达赖喇嘛这种修行的人,才会考虑到双方的利益。世界上有很多种族问题,只有西藏问题的能见度这么高,藏人相信达赖喇嘛为西藏的奋斗。说实话,就算达赖选择独立,大家也一样会支持。至于是否有新方向,应该说达赖的中间道路不会变,但策略上可以调整。
   
   多维:结论中所提“停止派遣特使团”,有何意义?有何约束力?
   
   嘉洋:达赖谈判代表洛迪甲日,很多人认为他唯利是图,像个典型的西方政客。他很了解美国政府的运作,过去与美国人打交道,也很有成就。但他没在中国生活过,而且这几个代表,对中国及共产党一无所知。会议有这样的结论,可以视为给达赖的一个讯号:你选错人了,派他们去谈判,没有意义,永远不会有结果。
   海外不是没有谈判人才,而且许多人都在中国住过很久。达赖也不是不想用这些人,而是洛迪甲日等人已经成为一个体系。洛迪甲日知道,自己在美国已经不能有更好的表现了,所以需要一个新的舞台。但在与北京接触时,因为不了解北京的外交辞令,有时期待过高,姿态也是忽高忽低。
   在他们口中,单是西藏自治,就出现了许多奇怪的说法。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西藏要的是自治。怎么会有时说要民族自治,有时又说要高度自治。自治就是自治,不应有高低之分。
   
   我觉得最不适当的是,他接受中国的招待,四处参观、旅游,然后说中国有善意。这其实是中共一贯的伎俩。他过去一直在美国生活,美国政府不会花纳税人的钱做这些事,但中共没有这种顾虑。他甚至感谢中国政府的款待,似乎还开始景仰毛泽东了。这样花人民的血汗钱,有什么好感谢的?
   
   多维:结论中所提:祈愿达赖喇嘛不再发表有关“退休”或“半退休”的任何言论。如何解释?
   
   嘉洋:中共当然最希望他退休。即便达赖已多次表示自己想退休,而且有权利退休。人民否决了他有这项权利。藏人对达赖期望甚高,可说生是达赖喇嘛,死是达赖喇嘛,没有抱怨的权利。我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加速为政府培养人才。他的思想,才有可能被执行。
   
   多维:结论中所提:藏中会谈若在短时间内没有实质成果,将选择西藏独立或民族自决之路。如何解释?
   嘉洋:“实质成果”,指的是西藏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自治,也就是中间道路政策的目标。独立与民族自决有很大的不同:独立是单方面宣布成为一个国家;民族自决则需要整体民意为基础,比如逵北克的公投模式。
   
   至于所谓的“短时间”,我认为应由人民来决定。届时会有一个像这次的特别大会,讨论是否执行这一条。这项结论释放的讯息是:北京必须考虑达赖的善意,而且藏人已不再坐以待毙。也像是海外藏人在告诉中国境内的藏人: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了!
   
   多维:外界解读这样的结论安抚了激进派,也重新巩固了达赖的领导地位。你认为?
   
   嘉洋:在专制的国家,领导人的地位是很重要的。但在民主国家,则没有必要,靠的是制度。眼前没人可以取代达赖,所以谈巩固地位是没有意义的。至于安抚之说,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担心,如果达赖不在了,我们要怎么办。如果选择独立,应该趁早规划、争取权力。对于这些人,这次的会议结论,可视为一个缓冲期。对于北京,也像是另一次机会。
   
   多维:激进派真能接受这样的结论?
   
   嘉洋:他们必须接受,因为这些是大家公平表达出的声音。但在大会与闭幕式中,还是有人表示抗议,认为这样的结论太温和了。眼见中国境内藏人不断被迫害,他们去参加会议,就是要否定达赖的政策,他们要的就是独立,手段也未必要和平。
   
   多维:你认为北京会如何看这些结论?
   
   嘉洋:与汉人一样,藏人也有不同的生活目标,而且凝聚力也很强。达赖喇嘛所看到的,不单是西藏的未来,还有中国的和平转变。但中共官员一直看不起这个小小的流亡政府,好像谁批评达赖的声音大,谁就比较了不起。达赖喇嘛也许善良,但藏人不是好欺侮的。人被逼急了都会有反抗,在这个讯息发达的时代,子弹已经无法解决问题了。
   
   多维:你能想像达赖看到这些结论时的心情? 嘉洋:这对达赖喇嘛而言,应该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但看到这么多期待,他知道自己没选择了,也将是更大的压力。
   
   多维:有些流亡的藏人知识份子,对第15世的达赖喇嘛已不抱希望。未来,中国政府会选一个,流亡政府会选一个,在西方社会也可能将出现一个,甚至可能是女性。你认为
   
   嘉洋:这不是新说法,最主要是许多知识份子期待政教分离。我认为,届时甚至会出现更多达赖喇嘛。虽然达赖说过,决不会在不自由的地方转世。但他对政教合一已不感兴趣,所以这也不再是重要的话题。
   
   多维:达赖一直劝藏人应多与汉人交朋友,你认为西藏未来还会出事?
   
   嘉洋:最近我到纽约,许多藏人告诉我,他们真的很想报复。他们说“共产党可以在国内欺负藏人,我们也可以在海外,跟他们派出来的官员拼一场。一命换一命!”我相信,达赖喇嘛在海外圆寂的那天,将是西藏人民宣泄仇恨的开始。
   
   明年是西藏政府流亡50周年,我个人认为,一定还会有冲突。但问题不是西藏人对中国人激烈,而是中共对西藏人太残暴了。我认为,虽然要与汉人交朋友,但犯错的汉人还是要被处罚。比如这次镇压西藏的领导,就应该全被送上国际法庭。
   
   和中国人接触,不应光是喊口号。比如桑东仁波切,甚至建议达赖不该访问台湾。他是一个好和尚,但没有能力领导藏人,特别是现在这种艰困的时局,他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好和尚可以到庙里去修行,但达赖与流亡政府需要的,是年轻、有能力的人。
   
   在达赖眼中,政府是会改变的。特别是中共这样的政权,像是建立在沙堆上的城堡。因为宣传抹黑,多数汉人对藏人有成见,所以和汉人交朋友非常重要。达赖也知道,他不能光为西藏代言。他必须站在民主、自由的立场,为中国人民呼吁更大的利益。西藏流亡政府对中国不是大问题,但能为中国的民主发挥很大的作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