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藏人主张
·中國部署的「囚」戰略,朱立倫知道嗎?
·前总统李登辉谈台湾现状和未来
·道德審判的荒謬
·「肯亞案」背後中共的「反介入戰略」
·大騙子修理小騙子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赎回选票行动
   

   
   唐荆陵编著
   
   附1: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先生:
   您好!
   您发起的赎回选票行动很吸引我,此行动在目前形势下应该有相当大的意义,我支持您!但我觉得与其发表一项声明不如付诸于行动,目前活动的名字改成不合作运动,我觉得应该是一种进步,我已经在行动上给予了支持,在今年年底单位考核过程中,我进行了抵制,小小的部门,为了走过形式专门印制了考核表,劳民伤财!我没有按要求填报上交,而是扣下不发,代之以红纸一张,呵呵!第一次的不合作,拍照留念!顺便寄上让您瞧瞧!
   恕我不署名!
   
   X先生:
   您好!
   多谢您的批评,也赞赏您的行动。
   不合作是一种精神内核,是自由的精神内核。有了这个内核,不合作行动就有了无限的可能性和外部形态。赎回选票只是其中的一种,是在中国选举权领域的一个具体形态而已。当一个公民把握了不合作的精神含义时,他会时时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现这些可能性,但他所能采取的行动则取决于他的意志、勇气、信心和准备,因为障碍就象山一样放在那里,每个人可以试试看自己可以攀登到什么地方,或者选择继续呆在看似舒适的平地上。
   不合作行动需要勇气,这一点当您在作出自己的这个行动时,大概已经领略了。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消极的行动,比如,很过中国公民也许并没有投票的经历。但大家只是沉默地远离票箱。这样的行动却是对方所欢迎的,因为这实际上是对他的默默容忍,而不构成不合作。不合作,总是伴随明确的意志表达。该表达要么通过行动本身得到体现,要么通过明确的交涉来体现。中国有9亿选民,即使按照发达国家的一般投票率,恐怕也有几亿选民是没有投票的,但为何赎回选票行动达到区区百人时,就开始了全面的网络封锁,并且压力逐步增大?就因为他是选民自我意志的表达。就因为他是积极的反对而不是默默的容忍。而我在争取选民的过程中,也看到很多没有参加投票的公民对于发表赎回选票声明的恐惧,他们也许愿意1000次地匿名呼喊还我选举权,却不愿一次真名实姓地站出来哪怕说一句“这次选举我没有参加”。这样的对比就十分清楚地显明了赎回选票公民的意志、勇气和智慧。不合作行动不是明哲保身的隐忍,是独善其身的坚守,更是兼济天下的建设。
   以您的这次经历为例,您的上级可能推测您的行动是出于任何理由的怠工,或者甚至可能是毫无动机的疏忽所致。如果是这样,这个行动就难以称得上是个不合作行动了。除非您在和上级就此事的交涉中从一定程度表达了您对这类无聊事务的抵制态度。当然,正如我前面所说,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力量和对外部局势的力量对比,根据您的信心、意志、勇气、准备,作出您认为合适的选择,当您不断积累这样的经验,不断克服和挑战更大的障碍时,您会发觉自己的确如同登山一般。
   这样看来,赎回选票行动就是一个真正的公民不合作行动。
   唐荆陵
   07/1/22
   
   
   
   
   
   
   
   
   
   
   范士贵:我决定退出赎回选票活动
   原始文件来源(参阅第八部分公报269号的进展及述评):
   http://forum.guodu.org/viewthread.php?tid=3083&extra=page%3D1
   前不久我参加了赎回选票活动,现在我决定退出赎回选票活动不是这个活动本身不对,而是我自己有自己的选择。我是一个基督徒,我生活的目的就是荣耀上帝,我只能按照主耶稣的呼召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如果上帝呼召我从事政治活动,我就从事政治活动;如果上帝呼召我经商,我就经商。只要是神的安排,一定都是最好的。我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上帝对我的呼召,但是我感觉上帝对我的安排是做一个传道人。我还要继续祷告,求神带领,但是我觉得上帝没有呼召我从事政治活动。
   我在大学学的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学习的结果发现共产主义运动充满虚伪和谎言,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都是专制独裁、缺乏人道的国家,于是我抛弃了我曾经为之热血沸腾的共产主义。转而追求民主自由、追求人道主义,认为一切苦难的根源在于社会制度。于是我积极参加民主运动,在89年被判刑5年。刑满释放后,我为了生存而奔波,几乎忘记了曾经有过的热情和社会责任。
   在我生活和心灵都处于绝望的时候,上帝的救恩降临,我成了神的儿女。上帝彻底改变了我的灵魂,我成了一个完全新造的人。我原有的孤独、苦闷、仇恨、空虚、绝望一扫而空,心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喜乐和幸福。主耶稣饶恕了我一切的过犯罪愆,祂的大爱把我领出了死荫的幽谷,我死在罪里的灵魂又活了回来。就像一个离开亲娘四十多年的人见到了亲娘,就像孤儿找到了亲生父母,我感恩的泪流不完。主耶稣的爱引领我人生的道路,我知道我的道路直接通往天国、通往永恒。我的灵与神的灵连在了一起,我再也不是孤独的了。圣灵在我的心中生长,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了。老我正在死去,新我已经诞生。
   感谢上帝拯救了我,感谢神的教会在中国复兴。现在的中国还处在罪恶之中,政治上贪污腐败、商业上坑蒙拐骗、社会上道德败坏,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腐臭污秽的气息,人们的心灵及其扭曲堕落,正义、公平、慈爱、宽容、诚信、正直在人们的心中很难看到。以往我一直认为中国一切灾难的根源是政治制度,以为只要改变了一党独裁、建立民主制度就能解决问题。现在我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制度是由人建立、并由人来实施的,如果人的本性是罪恶的、灵魂是肮脏的,任何制度都很难保障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人的罪恶不是人自己能够根除的,惟有信靠主耶稣,时时求神带领,才能使人灵魂更新、才能使人远离罪恶。我信主之前对社会、对当权者也是极端痛恨,巴不得把他们从肉体上都消灭。感谢主,来自神的爱充满我的心,他荡涤了我的仇恨。我愿意饶恕和怜悯当权者,他们被罪恶辖制、不能自己,愿他们能够在上帝面前忏悔,愿上帝能够拯救他们脱离罪恶和空虚,愿他们能够顺应上帝的引导,尽快还政于民,在中国建立符合公义的民主制度。
   民主制度本来是建立在基督信仰基础之上的政治制度,因为基督徒知道人的本性是罪恶的,所以需要建立有限和制约的权力结构。在民主制度下,官员由人民选举产生。但是如果选民不以基督信仰为基础,心中充满罪恶和仇恨,不认可基本的道德和规则,其结果就是或者党派纷争极其剧烈,把选举过程变成混乱的演义、武装冲突甚至内战,辛亥革命后的中国就是这样;或者被少数野心家所迷惑,选上来一个魔鬼,例如希特勒,等等。在人心诡诈、不敬畏上帝的国度,任何好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都会扭曲变态。特别在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一旦政治制度自由化,有可能就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以前被独裁者辖制的魔鬼也会与自由一起放了出来。中国人的民主与自由恐怕大多还是无政府主义、是老子天下第一,不认可基本的道德和规则,内心没有任何敬畏和约束。如果现在中国马上实行民主制度,人们就会进入另一个更大的灾难之中。百姓所遭受的痛苦恐怕会比在独裁制度下更大更深。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大幅度增长,文化也比以前更加繁荣,政治也从极权发展到了集权、从个人独裁进到集团垄断,比以前开明了许多。但是社会道德却是日趋堕落,社会矛盾空前激化。我认识的一些所谓有钱人,赚钱是坑蒙拐骗, 生活是吃喝嫖赌,精神上日趋颓废,经济的发展没有带来道德的提升和灵魂的满足。社会上的各种矛盾和冲突表面上看集中体现在政治腐败、司法不公,似乎根源在于政治体制。而实际上是人罪性的表现。因为当权者认识不到人的罪性、心中没有信仰和敬畏,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罪中之乐、把欺压百姓、剥夺人民当成自己的快乐,因此就非法获得和使用权力,不愿意还政于民,不愿意建立民主政治。其实他们在罪恶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损害大众利益的同时,自己也活得很累、很辛苦,他们自己也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也是魔鬼的工具,他们的灵魂也处于昏暗、永死的光景中。现有的体制也是更多有同样罪性的民众自觉不自觉的支持和拥护下建立和运行的,大家都在盼望能够进入体制去搞腐败,有时候大家咒骂当权者是因为自己没有机会去腐败。如果基督教会在中国大大复兴,更多的人被上帝拯救,大家在灵魂深处忏悔罪性,在圣灵的引领下过圣洁的生活、走光明的天国之路,心中被神的爱充满,不再苦毒和仇恨,在经济、政治、文化各个领域为神的荣耀作见证,我们才能真正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民主制度才能建立在磐石上。
   89事件后,相当一部分民运人士逃亡国外。据我所知,到现在为止,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接受基督的救恩,还活在苦毒和仇恨中,靠咒骂和攻击中国政府过日子,互相之间也缺乏真正的爱和团结,个人生活和政治活动都在罪恶的辖制下。不光中国当局不把他们当回事,各界人士也都把他们当成笑谈。包括我自己在内,在信主之前,从来不忏悔自己的罪恶,很少反省自己,认为自己是为了社会在奋斗、是正义的代表,把一切责任推给政府、推给社会。到后来觉得自己的一片好心没得到好报,就埋怨社会、放纵自己,甚至后悔自己当初的做法,内心倾向与魔鬼同流合污。没有信仰的日子里,我们中有人成了大老板、有人成了投机者,我们心里空虚,我们灵里没有力量,我们活得没有意思,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活,我们或者沉沦,或者歇斯底里,越来越与魔鬼靠近。如果我们的灵魂处于这样的光景,我们会有力量进行民主运动吗?有可能我们建立的政治制度也会被魔鬼掌握。我信主之后,才有了力量的源泉,才知道了活着的意义,爱和喜乐荡漾在心头。主啊,求你怜悯那些民运朋友,求你拯救他们,求你把你上好的福分赐给他们,让他们也能成为你的儿女,让他们为你的名走义路。如果我批评他们的话使他们心里难受、使他们受伤,也求你饶恕!
   我经常收到海外电子邮件,基本上都是对当局的攻击和咒骂。以前的时候我会很激动的阅读,但是现在我基本不看,看到标题就删除。这些信件充满仇恨,用恶毒的语言谩骂当局。其中的理论依据基本上来自(法)(L)(功)。现在海外民运没有信仰依靠,把自己绑在(法)(L)(功)的轮子上,满心都是苦毒仇恨,缺乏爱和宽容。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倾向。如果民运不是建立在基督信仰的基础上,不是为了建立一个符合上帝旨意的国度,被魔鬼牵着鼻子走,那必定是走向邪恶。民主制度的信仰基础只能是基督教,民主制度的伦理基础必须是上帝的爱、宽容、和解。对于施暴的人与受逼迫的人,我们都要有爱心,大家都是魔鬼的受害者。我们抵抗罪人的恶行,但是我们要爱每一个罪人,上帝愿每一个人都得救、都悔改。我们民运人士在人的罪性上与当权者是一样的,饶恕别人就是饶恕自己。我们要尽力取得上帝赋予我们的人权,要同恶势力抗争,但是我们不要因此就仇恨别人;我们受逼迫时要为敌人祷告,我们受伤害时要饶恕施暴者;就算我们失掉肉身的生命,我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因为上帝是绝对圣洁、公义的,只有他才有权审判罪恶,他断不以有罪为无罪。我们饶恕别人,上帝就饶恕我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