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网友酬赠拾翠(之21)]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东海附言:凡《网友酬赠拾翠》所收唱和酬赠之作(包括骂枭诗作)皆从公共场所陆续拾得。不定期集中一发,以作留念也。今后如有赐诗者不愿公布于众,可通过qq:604391736电邮:[email protected]掷下,或通过邮局惠寄舍下,当珍重秘藏。2008-12-25
   
   

   精卫:
   人人具足良知,所以人人良知平等! 那些看不到自己良知的人也够可怜的,内心一片邪恶之识,活得太邪恶了!
   良知人人有,何人知良知?
   但愿天地久,良知能再现!
   
   
   精卫:再赋诗一首,以表敬意!
   人人具足良知,只是自知与他知的问题!
   学儒能学到枭兄的份上没有几个,历史上的那几个自成一家的大儒,虽有其名,但远未有其果,都属于阐述型的大家,都属于学的层次,而一枭兄是学有所成,自成一家的,大良知可与佛性,魔性,兽性,神性相比,也是人性的一个侧面,是通天达地的,孔夫子虽有关于良知的说道,但只是从实用做人的角度阐述的,没有把良知上升到本体层面来阐述的,枭兄是从本体层面来认识阐述良知的,这种认知是学儒的结果,所以说,枭兄是儒家,是学有所成的大儒家,是自成一家的大儒家,翻开所有的儒家经典,从未有人像枭兄这样阐述和认识良知的,可谓前无古人,这不就是一个登高展望吗?这不就是儒学的又一高峰吗?这样的儒学比那些注角学者,马屁学者,卖弄知识的学者不知要高多少呢!试问,当代所有学儒的人,有谁能自成一家,达到本体的层面?唯有老枭!这还不够吗?
   当然,枭兄也是刚刚驻足峰巅,还有很多开拓性的工作要做,所以还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但这需要时间,请给老枭时间,他一定能干好的!
   只要枭兄抓住本体这个层面不放,深而广之地开凿下去,定能成为一代学豪!
   整个宇宙好比一个大皮球,从任何一点都可以直指球心,良知就是其一,希望枭兄早点凿穿它,给世人一个惊喜!到那时,枭兄的大良知学就可以华山论剑了!绝对是一代宗师!再赋诗一首,以表敬意!
   自古儒学多奇才,而今东海再高攀,
   良知勘比神释道,儒家从此不一般!
   
   
   精卫:枭骂是网上一景
   呵呵,枭骂是网上一景啊!是骂乎,是神咒乎,警醒世人尔!是俗乎,是流氓乎,恨民不争也!枭兄的大良知可以自成一家了!真可谓枭儒!当代大儒!心性本体在于良知,枭兄别开一枝啊!儒家到枭兄这里又一次达到了顶峰,百年之内无人能敌!
   
   枭骂声声响,愚民阵阵慌,
   何时心智开,不骂亦昂扬!
   
   
   浣玉:
   东海一枭一出手,牛鬼蛇神不敢吼.
   
   此地惊见东海兄,横眉依旧轰天雷。
   
   东海浪潮连绵啸,百击寒岩卷天刀!
   
   君何再来抽宝剑,三分光落荡长空!
   
   
   碧潺:哀天涯 叹老枭
   长唳东海一老枭,
   健翮上下来复去。  
   可堪天涯浅唱时,
   独有女孩赞霹雳。
   
   
   东海七偈在天涯,
   读者稀少堪咨嗟。
   
   东海七偈何磅礴,
   闻者嘿然奈若何。
   
   
   南阳布衣:闻枭鸣有感
   白日闻枭鸣,哀号如丧钟。
   四周皆棒喝,又忽化人形。
   开口骂尊者,扮神弄鬼形。
   利齿嗜血魔,污言丑圣庭。
   自诩才八斗,杨露度生灵。
   实为魔界狗,祸害急先锋。
   我请正义士,仗剑布五行。
   宝塔罩五岳,地网四海清。
   枭狗无逸出,天雷炼魔性。
   枭皮示三界,助纣万事空。
   
   
   南阳布衣
   儒门敦厚仁,
   教化民善真。
   谦谦君子礼,
   逊逊圣愚分。
   问道春秋阅,
   明理中庸寻。
   敬老爱长者,
   抚幼怜孤贫。
   何处闻枭鸣?
   清平世界混。
   我化金刚力,
   足踩五色云。
   鹏飞八千里,
   法剑断孽根。
   辱我中华辈,
   三界难容身!
   
   
   逍遥游天下
   天上有枭鸣,凡间叫化声。
   恶枭惊谧夜,强丐扰苍生。
   同是妖魔物,焉能道义衡?
   蛩螀终蜇伏,不误众人行。
   
   
   碧巉:赞东海一枭
     东海有老枭,
     扶摇出碧霄,
     发声如吐火,
     唱偈似舞刀。
      随手写来,未加斟酌,不用看重,只博一笑。
     如果同意,也可单独发表。
   
   
   葱姜花月夜 送东海一枭
   沧海可观,眼界还须空魏武
   青山依旧,胸怀何只一中原
   
   
   江南布衣:和东海一枭
   抬眉望处晚林深,如海夕阳霞满襟。
   刚立顽峰千丈铁,柔凭良善一颗心。
   能驱天下虎狼气,犹抱江边胡马琴。
   岂必青龙人见识,临风化处自长吟!
   
   
   浣玉:仰!
     东海削崖壁,雾隐显性格!
   无知浣童儿,拾玉来相赠.
   
   
   小红花:赠老枭:
   人上有人天外天,网上心诚金不换,
   老枭不算不努力,青石板上枉种莲;
   
   发贴不在多与少,说理无关深与浅,
   当头棒喝君莫怪,人人为己是真言;
   
   
   素衣白马客京华
     敢狂敢怒
     至情至性
     
   
   善卜星象:好联狗尾续貂
     无惑无忧,常笑西天无极乐
     有情有义,应知东海有仙缘
   
   附东海老人自题联
     无惑无忧,常笑西天无极乐,
     敢狂敢怒,谁知东海最深情。
     2008-12-2
     
     
   问茶
   苍莽洪荒一柱石,
   可携东海运大势;
   一枭杀人有佛理,
   唤醒孤岛梦中痴.
   
   
   重九:好诗!好人!好精神!三好老师!
   西风肃杀满荒城,
   怎奈群峰护卫精。
   我在东山没露脸,
   世间谁敢定阴晴!
   
   附东海老人:登 楼
   西风肃杀满荒城,醉倚残阳百感盈。
   遍地鸡虫双眼白,万家忧乐寸心萦。
   天涯落拓书生气,笔底铿锵金石声。
   吟罢浮云多变色,明朝谁与定阴晴?
   
   
   轻诗原创
   文垒三千年,青衫古来琢。
   银河波浩瀚,冰轮魂奕渥。
   内外一张纸,华夏废纸多。
   吠声渐去远,落笔不落寞。
   
   附东海 自 题
   不容尘俗染青衫,文垒诗城自守严。
   赤手难回波浩浩,冰魂岂惧日炎炎。
   置身党外兼编外,落笔心尖到指尖。
   犬吠狐鸣何足计,碎杯长笑一掀髯。
   
   
   轻诗原创:先生好诗!!
   诗文与茶凉,后生才自忙。
   先生诗中意,葫芦隔药香。
   三教接邻荜,不必论短长。
   丹心一字字,难摹朽庙堂。
   
   
   SeamusGOGOGO:笑腐乳东海
   曾被女娲造男女
   又被男女造女娲
   湿去干来都是泥
   变做孔像脸上皮
   
   来来往往几千世
   都在皮下跪稀泥
   后有东海爱和泥
   费尽心机做厚皮
   
   无人理睬终落泪
   两行清泥落沟渠
   世间多少无聊事
   皆因不把泥当泥
   
   
   雪舟:顶一枭好诗!
   (东海一枭:《大复仇之歌》)说上几句∶
    沉默,并不总是容忍
    沉默,也不意味永远退让
    当越过了最后的边线
    熔岩已经沸腾
    行动,便成了最强大的语言
    喷薄而出的岩浆
    扫除邪恶的复仇之火
    也将点燃
   
   
   翡翠岛主:有感而发,借东海一枭的这一组韵作七律一首,表达对江湖的看法:
   江湖
   生逢烟尘怎奈何?浊水萧萧暗淡过。
   江海日薄侠义少,湖山月泣戾行多。
   挥毫戏墨摘文曲,煮酒斟茶品漫歌。
   幸自飘零韬晦养,凡间无所梦银河!
   
   附东海一枭:岁暮邕城闲居偶成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阿明:东海有一枭
   东海有一枭
   仰天一长啸
   儒天坐看云
   道海搏浪高
   仁者内为圣
   道者外为王
   仁者自无碍
   圣者大自在
   (2008-11-24 16:46:45)
   
   
   净瓶:赠东海老人
   儒家本是世道基,孺童菩萨是孔子。
   三教之中无下品,唯有腐儒最不通。
   (说什么唯儒大爱无疆,我没看你的文章,你很能写,不过禅悟,不是能写就能的)
   
   
   衣冠似雪:偶见东海一枭自封诗天子,不禁莞尔戏为打油绝
   诗网平平不设防,枭心仄仄尽疏狂.
   如今尚有李天子,何以匆匆自立皇.
    ---如果说谪仙为诗天子,投票表决的话,我想应该会半数通过的吧? 兴犹未尽,再打油一下:
   诗家天子又何妨?存世还须五谷粮.
    纵使登坛成一树,百回九转气归肠.
    --坛者论坛也,树者论坛大腕也!
   
   
   zhengzi
   除棘凭谁施辣手,催花待我起和风(东海一枭).
   阐道论雄吐稚齿,喑声难敌响长空(zhengzi)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杀人不碍大慈悲”文,感怀口占 ,赞颂之敬重之
   一、
   疑为佛子降凡尘,应是韦陀前世身。
   信口开来皆是道,良知天地间至真。
   
   二、
   除恶始为真佛子,杀人不碍大慈悲。
   低眉怒目非有二,菩萨金刚总是一。
   九曲澄08、11、16
   于地中海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