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李天命,看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天命,看招

   李天命,看招

   一据说李天命是香港知名的大众哲学家,其著作长期在港地排行榜居高不下。日前看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从思考到思考之上》一书,好奇购下。前面全是名家好评,一跳而过,翻到“主体篇”的“思考三式”,才看两张纸,不禁抛书冷笑。

   让我冷笑的是下面这段话:

   第一个问式看起来虽然很简单,我们问:“X是什么意思?”但只要善用这种问法,我们就会发觉许多平常我们不会察觉它有毛病的理论或说法其实是很有问题的。例如:新儒家所谓的“开出”-- 新儒家之类的一些人常说:“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很多人都听过这个说法吧。在这一点上,如果我们问:“这里所谓的‘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就会发现,原来它的意思是不清楚的。当我们要求厘清的时候,第一种解释就是:“所谓的‘开出’,是指中国文化本身已经蕴涵了科学与民主,它自己能够发展出科学与民主。”如果按照这种解释,那么,“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说法是明显错误的。假如中国文化本身已经蕴涵了科学与民主,并且能够自己发展出来的话,那为什么它不能发展出来,而要从西方引进呢?第二种解释就是:“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意思是指中国文化有这种要求。”这个解释不是我强加于他们的,而是的确有这种说法,可以找有关文献看看。但是我们知道,当人们说A这个东西能够“开出”B这个东西时,依据“开出”这个字眼的用法,那是不能解释成“A要求B”的。所以在第二种解释下,新儒家那个说法扭曲了“开出”这个概念。第三种解释就是:“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那是指中国文化跟科学与民主没有矛盾。”在第三种解释下,“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句说话可算是对的,但却是一句废话。我们想想看,世界上哪有一个文化是跟科学与民主“矛盾”的呢?一言以蔽之,所谓“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说法,要么就是明显错误,要么就是概念扭曲,要么就是虽然没错,但却是废话。

   下面简析其误。

   二首先,“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观点的三种解释都对,只不过“第三种解释”比较肤浅,完全可以为“第一种解释”涵盖:既然“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中国文化跟科学与民主当然没有矛盾了。

   “第二种解释”其实与“第一种解释”意思完全一样。中国文化本身已经蕴涵了科学与民主的精神,也可以说成:中国文化有科学与民主这种内在要求。

   三种解释,其实只是一种:中国文化本身已经蕴涵了科学与民主的精神(或称因素、性质、种子、信息均可),它能够发展出科学与民主。”。

   (李天命引用的新儒家关于“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观点的第一、第二种解释都不够准确,我予以准确化了。另外,中国文化,以儒佛道三家为主流,儒家又是主流之主流。一般说到中国文化,可以指包括儒佛道三家及诸子百家在内的所有传统文化,可以指儒佛道三家,也可以特指儒家。本文就单指儒家)

   其次,“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观点本身也没有问题,因为中国文化蕴涵了丰富的科学与民主的精神。关此,东海已有大量文章予以阐析(如《大良知学纲要》、《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等)。为什么中国文化没有发展出科学与民主,我也有分析,简论如下:

   历史上,中国文化在导善君主专制的同时也受到君主专制愈来愈严重的扭曲,到了明清朝,这种扭曲已达极点,对其中的科学民主精神造成了不良影响,滞延了它们的萌发。就是这样,它仍然已经初步开出了科学,“差点”开出了宪政。

   康有为们的改良努力,直接指向君主立宪和虚君共和,与民主制度名异而实同。他们的思想虽受西方影响和刺激,主体仍然是中国文化。遗憾的是,他们的努力被革命大潮强行中断,中国文化饱受摧残之后亦被摧灭。

   一棵树尽管蕴涵了花与果的信息,但何时开花结果,有其历史“程序”,能不能开花结果,有待于一定条件的成熟。历史时机到了,配套条件成熟了,如果将树砍掉,也是无法开花结果的----当然,只要树根还在,中国文化终有长成大树并开花结果的机会。

   综上所述可知,“中国文化能够开出科学与民主。”这个观点及三种解释都无毛病,很有问题的倒是李天命的脑袋呀。

   三两张纸中,让我冷笑的还有这段话:

   “他们又认为「一人一票」是天经地义的,但其实须要反省一下∶究竟有什么理据,为什么一定要一人一票?或者换个方式问问他们∶「为什么十二岁的小孩没有投票权,但弱智人士却可以投票?如果我们相信十二岁小孩的判断力高于三十五岁的弱智人士,那么规定成年的弱智人士有投票权而十二岁的小孩没有投票权,这是否合理?」我并不是反对一人一票,而是想提醒大家∶不要把问题看成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可能—— 我只是说可能 —— 最理想的投票制度就是,比方说,那些智能特别高、道德特别好的人 —— 可惜不是我 —— 可以投五票,有些人可以投四票......有些人就不能投票;可能这样才是最合理、最理想的制度。”

   这种说法,与蒋庆“孔子一人应该有一万票”的观点“同曲同工”。我在批评蒋庆时说过,我承认孔子具有从政的丰富经验,在对政治的判断以及治理国家的问题上,在选出什么样的人能治理好国家上,绝对比18岁的小青年更有智慧,更有经验,更有判断力。但是,孔子如果复生于今,参加民主普选,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搞特殊化,他可以通过宣传施政纲领、措施而赢得民众对自己或某人的支持,从而把一票变成一万乃至十万百万千万票。

   一人一票制不是天经地义,却是相对合理的。

   普遍而言,成人的判断力高于小孩,“十二岁小孩的判断力高于三十五岁的弱智人士”只是特殊现象,特殊问题可以特殊处理,但这不成为质疑一人一票制的合理性的理由,不是搞制度性特殊化的理由。孔子以及“智能特别高、道德特别好的人”绝对不会以这种“特殊照顾”为荣。道德特别好就不愿意占民众便宜,智能特别高则用不着这么做。

   另外,智能道德之类东西,根本没法量化,比如东海自认为智能道德比李天命高出许多,可是,谁来作最后审定?谁的审定能有服人的权威?任何制度都要讲成本。就算智能道德可以量化,成本之高将无法想象。别奢谈什么“最合理、最理想”了,如果规定智能高、道德好可以多投,而有些人不能投票,那么,无数不必要纷争将随之而起。

   四说李天命不会思考,或许苛了,但说李天命不擅思考更不知天命,可以不盖棺而论定。李天命似乎自负得很,说什么飞刀无敌,招招致命。试问挡得了东海随便而发的一招么?这样的思考能力,居然震住香港,居然好评如潮,居然受到包括牟宗三在内许多名家的捧场,简直笑话。

   说李天命不知天命,也不是随便论断的。何谓天命?天道之流行也,天之所命也,天赋之本性也,东海谓之良知。良者至善,知者至智。知天命者,纵未能明良知见本性,智慧必得到相当开发,头脑不可能这么浑、漏洞不可能这么多也。

   据说李天命喜欢思考生死问题。借此机会提醒李天命一下:不知天命,没有慧命,对生死问题无论怎么思考,都只能离“题”万里呀。不客气地说,要彻悟“宇宙实相”和生命本质,要思考并解决生死问题,当今天下,问道东海是最佳甚至唯一的选择。2008-12-1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注:本文是看罢《从思考到思考之上》一书开头四页所作。昨夜睡未拣阅其书,看了“神秘乐观”及他对基督教义的批判等,对他的“思考艺术”有所改观---虽然不免粗浮,毕竟不象本文所嘲笑的那么差劲。对这句话很欣赏:“对天才型的人来说,一般所谓的丑闻,在他们那里都不成问题,反而往往被传为美谈,但我认为有一条底线,就是不能伤天害理。”录此共赏。文成已发,不再改动,且加个注吧。2008-12-20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