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沧海一叶集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林键              
     11月初,每一位来英国的客人都会记得这特别的现象,在城市的街头、教堂、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电视上,报纸上,每一处有人的地方,男的,女的,年老的,年轻的,不时看到有人在胸前别着一朵纸剪的小红花。
   


     这花是罂粟花,每一位中国人都记得的是:大英帝国为了改变对中国贸易的逆差,通过罂粟果制造鸦片输入中国,最后引发鸦片战争,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15年5月,43岁的加拿大军医JOHN MCCRAE在比利时的法兰德斯战场葬下他阵亡的好友Alexis Helmer时,看到充满生命气息的深红色的罂粟花,漫山遍野盛开,被深深感动,写下著名的诗《在法兰德斯战场》:
   在法兰德斯战场罂粟花迎风开放
   开放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大地是你的色彩,云雀
   依旧高歌,展翅在蓝蓝的天上
   可你却难以听见,因为战场上枪炮正响
   我们死去了,就在几天之前
   我们曾经拥有生命,沐浴曙光又见
   璀璨夕阳
   我们爱人也为人所爱,可现在却安息在
   法兰德斯战场
   
   继续和敌人战斗吧
   颤抖的双手递给你
   那熊熊的火炬
   勇往直前,将火炬高扬
   如果对我们的信念失去信心
   我们将不得长眠,尽管罂粟花
   染红法兰德斯战场
     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点,德国签下停战协定,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为了纪念在是为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英联邦将士,英国设立了“阵亡战士纪念日”,(英国国殇日)罂粟花被选择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最惨烈的战场,法兰德斯盛开着罂粟花,而且罂粟花的红色正代表了壕沟中的鲜血。第一个“国殇日”,于1919年在整个英联邦举行,于1919年11月7日由英王乔治五世创立,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时结束。1936年,英国通过法定程序,确定每年离一战停战日最近的一个星期日为“阵亡将士纪念日”,1954年后,这个节日与“退伍军人节”合在一起纪念战,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其他战争中牺牲的军人与平民的纪念节日。这一节日,同样流行于英联邦国亡将士家的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今年的国殇日在11月9日星期天,英国各地举行停战纪念仪式,上午11点全国进行2分钟默哀,英国女王在伦敦市中民的国家战争纪念碑向在战争中阵亡的英国将士献花圈,数以千计的老兵列队穿过白厅街的纪念碑致意,在伊拉克,在阿富汗,英国军队也举行了纪念仪式。
     所有佩带红罂粟花的都是自愿的,追掉为国捐躯的将士,没有人要求或强制人们佩带。在商店里、在街头分发小红花为老兵进行募捐用以帮助老兵的人们,也全都是自发的。每一个乡村,城镇的中心,各式战争纪念碑有心人都为它们摆上了花圈。
     1993年清明节,学校组织我们初一年段的学生到马江海战纪念馆为海战中牺牲的将士扫墓活动,希望通过这一活动,加深我们对历史的了解,国家的热爱。
     事实上从一开始,这一个活动就是一个失败的活动,不过是一个旅游而已,纪念馆只是个景点。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老师们跟纪念馆方面的讨价还价,一张门票多少钱,我们有多少人,花圈价值多少钱……很好笑吗?是的,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中国,才有这种形式的爱国主义教育,付费的爱国主义教育。
     我不知道现在那里是否还在收费,但我知道许多许多的纪念馆都在收费,都在把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民族将士的鲜血当做风景,把我们的民族苦难当作景色,好像他们的死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我的人生中,还有很多次,因为想去了解历史,了解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苦难到纪念馆去,很遗憾我都没能进去,包括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专门去过南京,但也没进去,当年收费,现在不收费了)。我无法把自己当做欣赏风景的游客,我无法把自己当做倾听与我无关的故事。
     我们国家的土地超过了960万平方公时,却没有一寸可以纪念烈士的地方,虽然我们有很多很多各式各样的纪念馆纪念碑。我们是拥有五千年文化的民族,可我们却没有一分钟是用来纪念为国家,为民族献身的烈士。虽然我们有无数的美丽山河,美好时光。 
     最近几年,七*七,九*一八,十二*一三,我们的一些城市举行了一些纪仪式,要我们记住的是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苦难,仅此而已,我们的一些同胞还要去顾虑那些给我们加害者后代的感受,害怕刺激了加害者的后人们,却从来就不顾及到我们无辜被杀同胞们后代的感受。
     我无法忘记我们的国家历史,我更无法忘记我们民族的将士们如何的奋勇杀敌,如何的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民族拼尽最后一滴精力,流完最后一滴血。然而我们太多人的都已经忘却了,以至于连一寸可以用以纪念他们的土地都没有。
     给我一寸净土,用以立碑纪念那些为民族献身的将士;给我一分钟,用以缅怀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
   
   欢迎转贴,欢迎评论。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