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
陈泱潮文集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抨击金正日王朝
·征集签名:就中国必须坚决摆脱被金正日王朝核捆绑告全国人民书(图)
·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ZT直击朝鲜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文章发于:人民网 点击数: 1503 1494 更新时间:2007-9-9
   
   毛主席离开我们转眼已有17个年头了,但是,人民对毛主席的怀念,并没有因时光的消失而冲淡。1990年冬以来,我去江苏,上海,广东等地,看到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给这些地区带来一片生机,除了一些边远山区以外,人民生活已向小康水平迈进。人民都非常满意目前的生活,都说这是因为党的政策好。更使我惊喜的是,这儿到处——办公室、商店、出租汽车、农民家里——可以看到毛主席的像,问起原因,回答是,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毛主席开创的。没有毛主席、邓小平等人领导的好,我们就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这是多么朴实的语言,多么真诚的感情呀!使我真正的感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越加怀念毛主席,越加热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越加珍惜目前的大好时光。
   

     毛主席在自己的一生中,做出了在我国历史上极其光辉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系列壮举,建立了永不磨灭的丰功伟绩。他家有六位亲人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人民,献给了党,献给了革命。他的大弟弟毛泽民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新疆各族人民。
   
     毛主席的一生,是以忠于人民、忠于祖国的赤子之心战斗不息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为了受苦受难的中国各族人民,他呕心沥血,操劳一生,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有了他,中国人民才能象今天这样扬眉吐气、昂首挺胸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人民是最公正的,17年后,人民仍以感激的心情思念毛主席,是非常自然的了。
   
     从1949年到1976年毛主席在世的27年间,我和毛主席有过无数次接触。除了向他汇报情况、请示工作之外,我还多次在毛主席家做客,拉家常。每次接触,都使我受到深刻的教育,无穷的启示。回想起来,40多年来,我能为新疆各族人民做些有益的工作,这和毛主席的关心、教育、培养是分不开的。每当我追忆起和毛主席相处的时刻,毛主席那慈祥的面容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的谆谆教诲,就在我的耳边回响,一阵阵热流在我心中涌动,久久不能平静。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00周年之际,又勾起了我无尽的思念,但因篇幅所限,我主要谈谈使我感受最深的几件事。

  毛主席看望我们

   
     我怎么都忘不了和毛主席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1949年9月,以新疆三区革命主要领导人阿合买提江为首的三区各族代表团,应毛主席的特别邀请,代表全疆各族人民前往北平参加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不幸途中因飞机失事而牺牲。以后,又应毛主席的特别邀请,由我率领第二个代表团于9月15日来到北平。
   
     新疆三区革命,是受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的直接影响,为了在新疆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争取民族平等和自由而爆发的人民革命运动。开始,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得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是我们认真地学习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和毛主席的文章,认定中国共产党所走的道路是正确的。我们还听到有关毛主席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大量神奇的传说,他们早已在我们的心目中树起了崇高的形象,因而,亲眼看看“东方的列宁”,成了我多年来的夙愿。现在,这一夙愿终于要成为现实,我急切地盼望尽快见到毛主席。
   
     9月16日晚,我们去中南海怀仁堂看京戏。我们被安排在第一排的中间就座。演出开始,在阵阵锣鼓声中,只见一位美丽的女子,迈着轻盈的碎步,步入戏台中央。她的出现,引起了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她的唱、念、做,是那样的动人、传神,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使我入了迷。这时,陪同我们的一位同志指着戏台上的女子说:
   
     “他叫梅兰芳,是个男的。他以善长男扮女妆演京戏而出了名。”
   
     他的话,更使我惊奇不已。他的介绍和眼前的现实怎么\都协调不起来。我半信半疑,审视梅兰芳的唱腔和每一个动作,想找出一点属于男子的特征,但都是徒劳了。
   
     这时,一位身材魁梧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正在我为看不到台上的演出而焦急时,周总理出现在他的身边,对我说:
   
     “毛主席看你们来了!”
   
     我定睛细看,只见毛主席面带笑容,慈祥地看着我。我急忙起身,紧紧地握住了毛主席伸过来的手。主席说:“欢迎你们,一路辛苦了。”
   
     我由于过于紧张、激动而又兴奋,紧紧握着毛主席的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说了一句“谢谢!”
   
     在毛主席身边又出现了一位笑容可掬的人,把手向我伸过来:
   
     “欢迎你们!”
   
     “这位是我们的总司令朱德同志。”周总理介绍说。
   
     毛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总理热情和蔼的态度使我无比感动。原来在我的脑海中形成的领袖人物可望不可及那种神秘、缥缈的想法,瞬间便无影无踪了。由于过于激动,我除了不断地重复着“谢谢”外,一时未找到比这更好的语言。
   
     毛主席和其他代表一一握手后对我说:
   
     “今天请你们看戏,明天再见。”告别后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周总理一边向我告别,一边说:“毛主席准备明天专门接见你们。”并握着我的手:“明天见。”说完跟着毛主席、朱总司令走了。
   
     代表阿里木江看着毛主席他们的身影,呆呆地站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当他反应过来后,深有感触地说:“呀!他就是毛泽东吗?!没想到是这么\谦虚可亲的人。”
   
     “布尔什维克都是这么\和蔼可亲、心胸宽广的人!”留学美国,曾在苏联工作过的代表涂治教授用钦佩的口气说。
   
     大家都陷入幸福的遐想之中。梅兰芳的表演,成了模糊的幻影,他那少女般动人的演唱变得离我们好远,好远,忘记了我们是在看戏。我的思想、情感完全被毛主席吸引着了。我的心在急速地跳动着,久久平静不下来。我在想,蒋介石、国民党不承认中国有少数民族,对各个少数民族进行残酷地剥削和压迫,而毛主席、共产党不仅承认中国有少数民族存在,而且给予各少数民族和汉族同等的权利。我们作为新疆各少数民族的代表,特邀来北平参加政协会议,参与管理国家大事,这真是破天荒的大变化。我越想,心情越加激动。
   
     戏演完了,人们往外走去。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来看戏的,但戏的情节和结局,我什么都说不上来。在返回的途中和回到住所以后,大家仍激动地谈论着自己的感受。
   
     夜深了,我洗漱完毕上床就寝,但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我翻身起床,打开日记本,记下了这一难忘的感受。看看手表,已是第二天凌晨了。我又躺在床上,在不断地遐想中,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入睡的。
   
     第二天,周总理谈了昨天晚上毛主席来看望我们的经过。情况是这样的:毛主席非常喜欢看京戏。当演出开始场内的灯熄灭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方入场就座。不久,毛主席就问周总理我们是否也来看戏了。当得知我们也来了之后,毛主席就起身要来看望我们。周总理提醒说:“不是已安排明天接见他们吗?”毛主席边走边说:“我知道,先去看看他们。”这时朱总司令和周总理也跟着过来了。
   
     听了周总理的讲述,使我深刻地认识到,这不仅仅是来看我们,这是对新疆各族人民和三区革命的亲切关怀和重视。他对我们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怎么能不使我们感动呢?它使我更加体会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和可爱。当然,这一殊荣是属于新疆各族人民和三区革命的。

  向死难烈士致哀

   
     我们急切地等候着毛主席正式接见我们的时刻。9月17日下午三时,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步入中南海接见厅。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毛主席、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同志见到我们来了,便离座肃立,以沉痛的心情,向以阿合买提江等死难烈士们致哀。整个接见厅,变得极为庄严、肃穆。入座后,毛主席悲痛地说:“阿合买提江•哈斯米、伊斯哈克拜克•木奴诺夫,阿不都克里木•阿巴索夫、达列力汉•苏古尔巴也夫、罗志等同志的牺牲,不仅是新疆各族人民的一大损失,也是全国人民的一大损失。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
   
     毛主席接着说:“你们在新疆解放区所进行的斗争,是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你们牵制了国民党在新疆的十多万军队,对解放大西北乃至全国做出了贡献。”
   
     这一切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想到毛主席等党中央的领导同志,对阿合买提江等人的牺牲如此悲痛,而且极为真诚。没有想到,将阿合买提江等人的牺牲,看作是“全国人民的一大损失。”我更没有想到,对三区革命给了高度评价,说它是“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听到这些,我内心的感激之情由哀而生,激动的泪水如泉而涌。它使我清楚地认识到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这是我对中国共产党认识的一次巨大飞跃。
   
     毛主席的话,使我那颗既感激又激动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我不断用毛主席的话告慰以阿合买提江为首的所有在三区革命中献出自己生命的烈士们:你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是光荣的。你们为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请你们安息吧。我还想尽快返回新疆,向三区人民和全疆各族人民传达毛主席、党中央对阿合买提江等烈士的哀悼之情和对三区革命高度、公正的评价,以此来鼓舞各族人民,使他们更加信赖中国共产党,热爱中国共产党,坚定地跟着中国共产党走。

  毛主席是我的引路人

   
     由于长期受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影响,早在三区革命时期,我就渴望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但因当时我们无法和党中央取得直接联系,而且在新疆没有党的组织,我的这一愿望一直未能如愿以偿。这次和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第一次接触后,我渴望成为共产党员的心情更加急不可耐了。10月22日,我鼓起勇气正式向毛主席递呈了10月15日草就的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书。毛主席看后很高兴,23日批准吸收我为正式共产党员,并批示彭德怀同志待新疆分局成立后再办理组织手续。这是我一生中的重大转折。毛主席是我走向共产主义道路的第一个引路人。

  在毛主席家做客

   
     1950年夏,我来北京参加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议。会址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议闭幕后,不少外地来的同志都去和毛主席握手告别。我也想去和毛主席告别,听听他对新疆工作还有什么指示。我看毛主席一边往外走,一边和人们握手告别,其间他不停地左顾右盼,好象在寻找什么人。见此景我不敢去打扰他了。就在这时,他发现了我,径直向我走来,我也急忙迎上前去。
   
     “你什么时候回去?”毛主席握着我的手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