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陈破空文集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今年,中共公布新的“土地政策”:土地私有化,土地可以买卖。号称“新土改”。60年,一个甲子,中国土地命运似乎又回到原点。中共等于承认:其建政之初的“土改”,归于错误,或者,归于失败。

   其实,岂止是错误与失败,是血腥与罪孽。当年,中共搞“土改”,不是出于农民的需要,而是基于中共自身建立武装和政权的需要,杀害地主,恐吓农民,在给农民尝一点“甜头”的同时,强迫他们跟着共产党走。而一当中共建政,全国土地即收归“国有”,实为“党有”。农民一无所有,耕者无其田。这便是中共“土改”的最终“成果”。

   这是对传统的颠覆。数千年中国历史上,那种自然的农耕结构,那种和谐的主雇关系,那种“耕者有其田”的简单常识,被扭断,被破坏,被颠覆。以血腥土改为标志,“解放”二字,带给中国民众的,不是自由,而是枷锁;不是幸福,而是灾难。仅仅那场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就创下史无前例的记录。

   老报人朱执中先生所著长篇小说《望南春与冬》,通过广东省一个营商之家的兴衰与变迁,展现了民国时期的真实中国风貌:即便有战乱的背景,“解放”前的珠江三角洲,仍充满祥和之气,现代商业与传统文化,交汇出和谐的乐章。

   朱先生着手此书写作之初,曾与笔者交流,将以其自身经历,创作这部半自传体小说,立意对“解放”前后的中国进行对比。该书自2006年10月起,在《大纪元时报》连载,两年间,刊出162期,十几万字。笔者期待老先生完书后,遵嘱撰写书评,推介于大众。不意岁末惊闻:2008年11月16日,朱老先生突发脑溢血,仙逝于美国新泽西州,享年80。

   朱执中先生,广东东莞人,生长于广东四大名镇之一的石龙镇。先后就读于广州国民大学和南方大学,专修新闻。“解放”后,先后在《中南工人日报》和国家级《工人日报》任记者,因擅长专题采访而崭露头角。但因“家庭成份”问题,自五十年代后期开始,朱先生不获当局信任,从北京发配到偏远的广西,编入广西大学教务处,被迫从事与新闻专业毫无关联的工作。其间,见证共产中国之乱象,悲叹终日。怀才不遇,郁郁度日。直至七十年代末,担任广西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讲师,才勉强重归他念念不忘的新闻行业。

   1985年,56岁的朱执中先生,远涉重洋,来到美国。他先后在纽约各大华文报纸担任记者,并出任中文学校教导主任。到此才尽兴发出人生的光和热。朱先生头脑清醒,正直敢言,不耻与专制独裁为伍,每每奋笔疾书,鞭笞中共之恶,为受难中国民众鼓与呼。他的正直品格和铮铮铁骨,赢得广泛尊敬;其心地善良,待人谦和,更广会善缘。笔者有幸与朱老先生结为忘年之交,每番相谈,受益匪浅。忽闻老先生驾鹤西去,不胜悲伤。

   此时,在朱老先生热爱的祖国,专制依旧,贪腐横行,不能不说是老先生离去时的一大憾事。另一大憾事,想必是朱老先生未竟的著作《望南春与冬》。然而,仅仅是已经刊出的上半部,已足以让人捧之愉悦,读之感慨。

   朱先生创作此书,已届人生暮年。然而,故事丰富,人物鲜活,笔调清新,字句生动,不认识朱先生者,或以为该书出自年轻人之手。足见朱先生人老心不老,心不老则笔不老。富有诗意的书名,已尽显朱先生不老的才华。

   书中展现的,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富饶的珠江三角洲生活场景。虽然朱老先生仙逝,未及写到“解放后”。但他洋情描写民国时期的真情实貌,不时呈现田园牧歌式的景象,与“解放后”的血腥恐怖中国,已然形成鲜明对照。何况,书中,除了小镇人家的经商创业,邻里坊间的礼尚往来,故乡山水的亲情人情,还铺陈时代的大背景: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较量,中华文化受到马列邪说的挑战。

   在朱先生深沉而细腻的笔下,民国时期的中国,空气自由,民心向上,对未来满怀憧憬。而一统天下的共产党,带给神州大地的,却是血雨腥风、饿殍遍野、生灵涂炭。

   在朱先生状如山水泼墨画般的描绘中,“解放前”的中国,民风淳朴,人心向善,国人谦恭有礼,诚信相待。而中共执迷的“斗争”与“独裁”,完整地颠倒了乾坤、扭曲了人性。“解放”前后的中国人,连性格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从内向转为外向;从含蓄变为暴露;从温文转向粗鲁;从谦逊变得狂妄。当今亲共人群的面目,大抵如此。

   《望南春与冬》,书中,“望南”是一个地名,代替朱老先生眷爱的故乡石龙镇;但“望南”二字,又非局限于地名,也是老先生梦之所在;“春与冬”,春在前,冬在后,老先生意有所指。然而,冬之后,又是什么?老先生没有回答。

   独裁者貌似强大,看似稳固。但历代专制王朝,寿命再长,亦不过二、三百年;当代专制王朝,与时代相悖,淘汰必然加速,寿命不可能以百年计。无视人权普世价值、拒绝现代宪政文明的北京当权者,以坚冰筑城,久必消溶。

   冬日渡尽是春日。当春姑娘飘临之时,朱执中先生,定含笑于九泉。那一天,不会太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