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四回: 黑幕吞噬青春万朵 花季少女瞬间癫狂
   
    (生灵 林)
   
    独倚阑干愁未寝,如果我可以忘记那个碎心如剪的夜晚,我就不会总是凝望远星。那一夜,它是唯一的摄下全过程的眸子。轻寒漠漠扩展着豆蔻梢头,无法平息我对你的思恋。我好象只有思维还活着。
   
    你本来是不该走的。飞燕纱衣鬓步摇青的你,我无法把你与死亡联系在一起。可就在那个时刻,你举着“拥护社会主义,拥护改革开放,推进政治改革”的旗帜,尤为显眼。你是学校的团委书记、学生会主席,也是我的女朋友。你存在者,叶叶春色东风拂袖软。几乎没有一个同学会相信戒严部队会真的开枪。你是那样自信,双眸剪水楚楚动人:“同学们,他们最多玩玩橡皮子弹,我爸就是军人。我一万个相信,人民的军队绝对不会朝人民开枪!”
   
    琴心拢玉。天真无邪的同学们如蜂颤花枝,甚至有人戏言道:“我好想尝尝橡皮子弹的味道。”蹙眉间一片碧溪霞散小桥横。可就在这个时候,有同学惨叫一声倒下了。我比较幸运,也中了一弹却倒在了你的怀中。你如朱弦隔叶:“放心,亲爱的,我以党性保证:是橡皮子弹。”你扶着我,我觉得肚子好象被打穿了,可我依然相信你的话,不过是接到了一颗橡皮子弹。而我用手一摸肚子,肠子就流了出来!血喷了你一身,把你雪白的连衣裙溅红了!又听到一个同学叫道:“园园的脑袋被打爆了!是哪个王八蛋说的肯定是橡皮子弹?!”
   
    就在这一瞬间。你崩溃了!絮落帘垂的连衣裙啊,竟然裹不住你的痕沁。只见你发疯般地朝着军车和坦克冲了过去,大声地嚷着:“我爸就是军人!你们打吧,看你们怎么向我爸交代......”
   
    风轻到没有晃荡。你的花影转廊腰,就这样皱成了一片孤烟。
    星河渐晓,可地球这一夜此时恐怕是最恐怖的时刻。
    你的绿摇轻棹啊,竟然如此脆弱,抵挡不住共和国射向你的子弹。
   
    借着星光,我看见你的肉体跳动着,随着机枪的节奏跳动着,若不是在这残酷的阴影里,我见到了现实。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们消灭我们,就象当年消灭日本鬼子。蒲萄血水就这样酒一般地使他们兴奋莫名。烟低串红闪烁。衣轻袖碎的你,用裸体划破了长长黑夜的縠纹波面,象一道闪电。
   
    若干年后,我在一个同学的手抄本上读到光的挽诗:
   
    《失声的连衣裙》
    我到哪里去寻觅妩媚的寒噤
    你这失去声音的伶俐
    把脱去生灵的花的朦胧
    送给月光一份翩翩起舞的嫁妆
    是如此馨香的垂黛
    从眼中游向永不复返的典故
    被葡萄酒灌醉的红润填补着
    没有惊鸿飞过的天幕
    空腹的连衣裙就这样折腰而睡
    马路的天使以为拾到了仙人的缟素
    地平线上随风消逝的呢喃声
    挣扎着燕子失踪的飘带
   
   
   
   
《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附注:所有绘画和诗词均由艾鸽创作。历史图片除外。)
   
    (死魂 馨)
   
    青山啼子响的时候,我缠着鬼狱暄风。象一个迟寝的菩萨,阴间的落梅没有纷繁的芳香,而阳间的人们正隔帘闻晓莺,数叨着叶肥枝瘦。他们不理解一个花季少女为什么会消失,如今的80后90后甚至根本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楚山削玉。
   
    我的青春就这样红蓼烟轻般消失。
    死于无产阶级自由化的子弹。
   
    最可悲的是秋水澄凝,望不见我的男友。我一次次地在梦中惊醒,恍惚被你热吻着,拥抱着,爱抚着,惊起阵阵潮涌。睡起柳梢梦不成,疏影横斜春影落困,空有玉钗横。亲爱的,满地冰霜西风急,无阻你帘外砧声。
   
    只是我不知道你在那一抹江天?浮鸂涑力鸟,风袅盈月还记否溪下冰魂无限清愁。我的扶疏,巡云送烟何处聚南枝晓卷?
   
    我其实一切的美丽都已经被绛宫深锁永不檀粉再现。
   
    后悔浅笼温玉没有早日给你----那独秀群花淡扫遥岑的皎乳。
    可一切都已经风远色空疏淡。为什么?这究竟为什么?抱月无光,拥日无情。轻水清华恰似野寞消喧。
    如果还有鹊梧帘影的一天,我会在猿山雪檐下等你。星眸啊,总邂逅黄昏时候,窄袖孤魂肤瘦,月破烟昏香损。引起泪珠垂离啊今人谁还会湿巾?
    我恨!那还在雾绕花额的宫锦。金鼎滴滴皆是血滋味。
   
    光,在鬼蜮里我们唯一的安慰就是还能读到你的诗。在这人欲横流的世上,还有人记得我们。64,那确实是我对自由的第一次初恋啊!曲终尚有余韵。可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在地心的宫殿里再度奏响自由的钟声!死去的冤魂一但活过来,就不会再死去。
   
    《对自由的初恋》
    夕阳中最后的枯窘爬上黄昏
    没有鲜花的的告别是梦的失约
    天空的壁毯上霞红尴尬地微笑着
    土地的胸间爬着蝗虫的蛊惑
    只有郁金香在低吟着爱的挽歌
    她把吻藏进了无人知晓的情书中
    秋波脉脉似要把岁月拥抱
    翻开那对自由的第一次初恋
    惊心动魄的血脉死去活来
    找不到的轮廓在飘落
    人寰中到处是破碎了的极限
    嘴唇上粘着的那些回忆
    是心痕深处不肯凋谢的鲜艳
   
    --(共120回)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此文于2009年03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