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人问》]
艾鸽文集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问》

    艾鸽《人问》
   
   
    我不问天 广袤何辜?
    我不问地 波柔无限?

    我不问神 冥冥何处?
    我只问你 人可是人?
    君从何来?圣母卵巢?
    谁降龙种?非凡精子?
    权从何来?天朝归家?
    国玺私宝?岂可窃用?
    华夏龙族?唯你独续?
    草民可鄙?弃之荒芜?
    何人有票?投你青睐?
    一裆独尊?天下归楚?
    花瓶何用?秀之媚眼?
    指示最高?谁敢异议?
    轻则蹲监?重则消灭?
    媒体一律?封口屏蔽?
    腐化神奇?工夫了得?
    法律自立?三权总揽?
    谁若谔谔?红朝之敌?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国库通家?替谁消费?
    全面代表?民可休矣?
   
    天往何来?疑之有爱?
    地朝何去?似有情怀?
    神之飘渺?不一而足?
    敢比盘古?另造乾坤?
    皇帝始祖?不比尔强?
    尧舜禹久?羞做暴君?
    夏桀之昏?有得一比?
    商纣之政?肉酱史创?
    春秋国乱?伤及争鸣?
    老孔异议?国君禁言?
    秦皇坑儒?何足挂齿?
    解放地狱?奴役更广?
    二世胡亥?可堪一击?
    唐非盛世?诗输天下?
    则天凶煞?不容骆宾?
    杀人立威?效法隋朝?
    剥人皮始?明朝下风?
    禁锢思想?清帝跪拜?
    人之精灵?今为何朝?
    民主无缘?自由可贬?
    人乏天权?法无博爱?
    平等奢侈?愚不可及?
   
    任天游去?物质自流?
    随地起伏?膏心难测?
    神是谁也?可曾露面?
    我凄噍类?欲行寰宇?
    同是人乎?天壤之别?
    有耳摆设?有嘴关闭?
    有泪暗吞?有苦难言?
    有脑洗尽?有怨活该?
    旧坟如山?新案添高?
    何时日出?照我暗幽?
    山之巍峨?空有壮观?
    江之奔腾?泻尽蜷曲?
    冰之涩雪?强忍寒潮?
    火之易燃?遍地干柴?
    雨之滂沱?皆是跳珠?
    电之飞闪?雷尾烧空?
    风之狂飙?扶摇直上?
    霜之玉露?点石成金?
    虹之霓彩?帝弓締约?
    雾之烟幕?缭绕千秋?
    潮之旬汛?落日能控?
    霞之丹赤?可以遮天?
   
    偶不祈天?何惧恐龙?
    吾不屈地?任它颠簸?
    我该祷告?与神结缘?
    区区草民?莫谈国事?
    谁之天下?皆为陪奴?
    谁之社会?圣明天子?
    谁之时代?春宫爵爷?
    谁之使命?星像先生?
    谁之国家?王孙太子?
    谁之公器?机关占尽?
    谁之土地?收而归己?
    谁之房屋?巧取豪夺?
    谁之福利?只有特供?
    谁之食品?正常掺毒?
    谁之文艺?歌功颂德?
    谁之城乡?两极分化?
    谁之公职?关系有户?
    谁之言论?可放阙词?
    谁之财产?特权保护?
    谁之宗教?独尊马术?
    再不变革?苍穹不容?
    流芳留朽?何去何从?
   
   
   
   

此文于2009年10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