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上秘书长汪岷论公民抗命权。他指出八九民运是一场公民抗命运动,表现中国人民接受了公民抗命这种对付共产党残暴的镇压的方式。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上秘书长汪岷(左)手中拿着美国罗德岛州普洛威顿斯报首版刊登徐文立(右)及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活动的报纸。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上原美参议员、现布朗大学资深学者柴斐(Lincoln-Chafee)到会发言和祝贺
·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代表们在聆听国内民主党人、学者的代演讲
·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6月5日下午,由与会的代表和友党代表发言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上徐文立褒奖人权律师、中国民主党之友诺瓦(Noah Sachs)先生。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中国民主党之友悉尼先生(Sidney Gunst)发言。
·在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嘉宾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杨黄美幸女士(左)和中国民主党人及其他嘉宾交流。
·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嘉宾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在演讲
·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迎宾鸡尾酒会
·中国民主党海外“一大”预备会议第一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顾问王希哲先生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颁发奖牌和奖金、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的妻子颁发特别鼓励奖的决定
·中国民主党的优秀的领导人之一何德普的的妻子贾建英女士就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授予国内43位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奖牌以及对9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和她本人颁发奖金发来了书面答谢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东党部正式重组唐元隽当选党部主席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顾问王希哲先生及法国、日本、美西等党部纷纷表示祝贺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北京将限制租房,穷人想有家将变得更难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交警察队长一语道破天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劝诫中共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不要效法清朝末年的浙江当局充当垂死政权镇压民主人士的急先锋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三峡将再次移民230万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毛庆祥先生今天出狱/徐光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山西为国军抗战烈士修建纪念馆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我国个体工商户每年减少87万,工商管理费用应马上取消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对秦始皇陵开发的忧虑
·炼狱八年后的高洪明以布衣之诚致信中共十七大
·徐文立代表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美國“關注中國中心”參加香港《支持緬甸人民爭取民主和公義》連署行動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广州房屋均价冲破万元,魔剑已经悬在国人头顶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巴塞罗那商业限令迫使大量华商撤离
·徐文立:中共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西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
·徐文立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中共没有公信的两个最新例证
·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高洪明致徐文立的公开信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兼对所遇人和事的文字白描(1-10)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第十一站:美国罗德岛(1)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中共统战部又在开国际玩笑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通报表扬澳洲党部、特别是秦晋先生近期卓有成效的工作
·王希哲:中国不可能再出戈尔巴、叶利钦式人物戏剧
·中国民运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的行动纲要(2007年12月1日)
·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通報表揚香港党部及萬寶主席積極參與香港區議會選舉
·许万平:《我对您的永恒和忠诚》——献给夫人陈贤英女士三十三岁生日
·初步結果顯示,陳方安生以46.5%的得票率獲勝——恭賀——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
·中国民主党(北京)2007年整合后的声明(2007年12月31日)
·徐文立:一個中國民主黨人2008年的元旦獻詞//附:臺灣海峽為什麼越來越寬?(楊恒均)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土地、土地还是土地
·王希哲:"自由中国的奠基石"——再谈郑义《三省农民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的文告》
·二零零八年春节致狱中战友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中国正在沦为一个“物产奇缺”的国度
·辽宁朋友刘世遵、姜立钧、王文江、肖云良、邹平等向海内外中国民主党人拜年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中共十败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中国民主党人罗雄基遭拘一事的严正声明(2008年2月12日)
·秦晋:历史的一页——向澳洲原住民正式道歉
·姜力钧:望南山忆好友宁先华
·中国民主党旅泰组织严正声明
·高洪明:要求平反三十年来两大全国性冤案公开请愿书致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
·3月8日贾建英被北京警方带走,北京著名民主人士高洪明强烈抗议,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已于8日晚将贾建英送回家中。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通涨形势日紧,全球需关注中国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祝贺台湾2008民主大选的胜利,祝贺马英九先生当选台湾新总统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第一集——贺信彤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李野):陈良宇案的审理如同“草台班子”的魔术表演
·中国民主党(本土)主办:天赋人权网(http://cdpbjtj.googlepages.com/home)
·高洪明:中国清明节的另类悼念——写在戊子年清明节前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徐文立:未来要把“人权圣火”高举在天安门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四)
·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来信:探监(2008年4月25日)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法国党部2008年5月18日会议简讯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请关注、营救当今依然系狱的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中国民主党成立十周年前夕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强烈抗议中共政府迫害黄琦先生(博讯2008年06月16日发表)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被誉为“中国民主党的宋教仁”的查建国今天出狱,向他和亲属致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瓮安市民抗暴事件的三点声明(2008年6月30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高洪明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
·查建国:厘清几个认识,团结往前走
·徐文立:我从来没有发展过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的郑重说明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秦永敏十年被剥夺春节探视权//徐文立:请关注、营救依然系狱的1979民主墙时期著名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秦永敏
·北京警方警告查建国:08宪章违宪、违反刑法
·查建国、高洪明:停止镇压,才是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的第一步
·查建国: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查建国:奧巴马就职典礼,犹如民主教育课
·徐文立:(2005年9月2日)谁更像这块土地上的主人/陕西的农民写了一篇 “新的土地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刘贤斌往日和朋友们在一起。左起:胡明军、张明、刘贤斌、黄晓敏、佘万宝、杨伟、文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刚刚和刘贤斌通了电话,他请我问候流亡海外的朋友们——徐文立

   ——————————

   --------------------------------------------------------------------------------

   From: [email protected] [mailto:[email protected]]

   Sent: 2008-11-6 (星期四) 3:53

   To: Xu, Wen-Li

   Subject: liu

   民生观察接成都志愿者消息,国内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主要发起人刘贤斌先生今天获释。

   据刘贤斌先生的妻子陈明先和迎接刘贤斌出狱的四川异议人士欧阳懿先生今天告诉我们,今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刘贤斌被他所在的大竹第三监狱的人先送到遂宁他家所在的派出所,后被家人及朋友接回家中。中午,我们和刘贤斌先生进行简短通话时,他正和二十多个亲属、朋友在一起。

   据刘贤斌先生的妻子陈明先今天稍早告诉我们,前不久她曾收到刘贤斌的来信,说他今天出狱。据了解,刘贤斌在监狱服刑期间,在里面做文化课教员,由于"表现好",按照改造"积分",获减刑三年多,按日期今天出狱。刘贤斌于1999年7月7日被当局抓捕,一月之后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是中国民主党案中被判刑最重的人之一。民生观察对刘贤斌先生今天顺利获释回家表示欢迎

   --

   msn:[email protected]

   skype:dengyonglia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杨宽兴:有朋友不久前还在这样评价他-“刘贤斌是一个几乎没有缺点的人。”

   

   “关注中国中心”(CCC)再发布日期: 11/6/2008 11:07:47 AM

   

   杨宽兴:奥运与刘贤斌的四十岁生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0日 转载)

   杨宽兴更多文章请看杨宽兴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北京奥运闭幕的次日,2008年8月25日,如果没有额外的“开恩”,四川籍良心犯刘贤斌将在狱中迎来他的40岁生日,按照奥运开幕倒计时的算法,现在离他的40岁生日不过一百天时间了,与他漫长的十三年刑期相比,一百天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但我仍希望在这一百天时间里,会有意外的惊喜出现——相信他所有的亲人和朋友都会和我一样,希望中国政府在奥运前释放刘贤斌,让他在家中度过自己的40岁生日。

   40岁,这是一个人步入中年的标志性年龄。民间有“人过四十天过午”的说法。虽然在我的记忆中刘贤斌仍是十年前的样子,那时候,还有警察习惯性地称呼我们为“大学生”,现在却不得不承认,我们都已经老了。

   当我将刘贤斌与四十岁这两个概念放到一起的时候,愤怒和伤感的情绪迅速笼罩了整个世界。对我而言,刘贤斌这三个字几乎就是六四的另一种写法,他承受了六四加诸八九学子的所有磨难。甚至可以说,刘贤斌是没有青春时光的,他的生命从大学生活一步跨入了中年。

   六四屠杀发生的时候,我19岁,刘贤斌20出头、21岁不到。我们都不是八九民运的风云人物。在素以保守著称的山东,我因为参与学潮而受处分;而在“动乱分子”云集的中国人民大学,1989年的刘贤斌并未遭受特别的惩处。由于意识到八九民运很可能以失败而告终,刘贤斌清醒而自觉地“隐藏”了下来。从思想意义上说,六四是我们一生的开始,也成了我们一生最沉重的命题,这样的“隐藏”自然不是为了逃避。当然,如果他能够“隐藏”更长一点时间,到1991年夏天他就可以拿到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毕业证,但出于对六四屠杀的强烈愤慨,他参与了纪念六四屠杀两周年的筹备活动,为此,1991年4月15日,北京警方逮捕了即将毕业的刘贤斌,随后,他被判处两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这一判决同时也使他失去了学籍,就个人命运而言,这是一个无可挽回的损失。

   1994年,离开监狱的刘贤斌成为一个无业游民。那时候,我在北京,失学和无业的共同命运使我们走到一起,我们甚至选择了一个相同的地方居住,原因是那里的房租便宜,而又比较接近高校区。零距离的接触使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使我们成为相互扶持的兄弟。当时,贫困和无所适从是我们对生活的基本感受,也成了我们“继续革命”的直接动力。我不想过分强调个人遭遇与政治抗争的关联,但来自权力的不公平迫害显然强化了我们对那个政权非正义性的认知。

   当然,“革命”是没有报酬的,我们必须把个人消费压缩到最低,然后东游西荡地从事一些自认为有价值的“革命”活动。这样的活动,即使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也未必会得到人们的理解——对那些连个人生存都难以为继的流浪汉,最好的忠告应该是去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但对我们这样的八九学子来说,学潮以及六四屠杀的震撼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强烈到令人忽略生存的地步。而且,与走上社会的成年人不同,八九民运兴起的时候,我们只是毫无社会经验的学生,除了读书、考试、拿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分数,我们不知道生活是什么样子,来自中共党史的教育则告诉我们,只要是正义的事业,便一定要坚持下去,“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式的口号背后,显然隐含着一种直线性的思维,于是,来自中共党史的教育作用便直接转化为“革命到底”的民主理想,却忽略了世俗社会中人的最基本需求。

   我和刘贤斌都出身社会底层。到了1995年底,艰难的生活状况已使我无法将“革命”进行下去了,他的家庭情况略好一些,而他的性格比我更是纯真透明得多,所以他还在坚持。脱离“革命”队伍的我逐渐懂得了一些生存的技巧,对于传统民运的道路也有了一些不同的认识。那时候,我在山东,他在四川,虽有联系,但直接沟通却少了。再次的彻夜长谈是在几年之后,当时正处在1998年组党的高潮期,他对组党前景显得很乐观,我对此持有保留意见,但由于脱离“革命”日久,我缺乏足够的信息和证据来说服他,更重要的是,自六四那一天起,我们都把自己视为未来必将成立的某反对党的忠诚党员,对组党前景的怀疑会被自己认为是对“革命”的背叛,所以我并未努力地去阻止他。

   那一年,他30岁,我28岁,除了“革命”之外,生活对于我们已经有了更多的内容,我对他谈了生计的窘困与压力,他对我谈了奔波“革命”之余的苦恼。那天他第一次对我流露了想出国读书的念头。从根本上来说,他是个书生,仍想走一条学者之路。后来从朋友处得知他有过逃出国境的机会,最终还是放弃了。我想,在他的身上,个人发展和社会责任两者是有冲突的,最终他选择了承担。而这正是我所了解的刘贤斌,一个为了正义信念而不懂得对个人风险说不的人。

   但对他的判决之重,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13年,自31岁到44岁,对一个良心犯来说,这不是判决,是对他生命的虐杀。不要忘记,自23岁起,他已经两次进出高墙,几乎没有享受过正常的生活。

   我不是算命先生,无法预料有限时间内中国政治的走向,但我相信,中国历史无法逾越六四,而对六四的关注绝不可忽略刘贤斌这样的牺牲者。在大浪淘沙的历史演进中,20岁的刘贤斌因为八九、因为六四而确立了自己对于民主、自由的信念,象一个守贞的少女那样,把中国的民主之梦视为了个人的最高追求。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思想能力,他就象一株植物的幼苗,刚刚开始成长便被扼杀了。

   9年已经过去,刘贤斌仍在四川大竹的监狱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中国的勃列日涅夫时代之长,已枯萎了我对良心犯们迎着鲜花和掌声出狱的想象,给刘贤斌的明信片,我只是这样写:“服从改造,早日出狱。”早一点出来吧,兄弟,这是我唯一的愿望。9年中,刘贤斌的母亲病逝了,他没能见母亲最后一面;9年中,2岁的女儿已长到了11岁,他未能尽一个父亲的养育之责;9年中,美丽而贤惠的陈明先孤身支撑着家庭的重担,书写着当代中国最美也最沉重的爱情神话。

   刘贤斌活跃并被捕于互联网时代之前,他的性格和才华并不广为人知。不久前在香港参加世界新闻日的艺墟活动,在独立中文笔会的展台前,我看到刘贤斌的照片和简介一如他的个人风格,低调地张贴于一个不太起眼的地方。我想给它换一个位置,可面对那么多因言获罪的囚犯照片,我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一切为追求言论自由权利而入狱的中国公民都是我的兄弟。无论国内国外,人们都缺乏对刘贤斌足够的了解和关注。由于视其为挚友兄弟,我不想给他过多的溢美之辞,但他的人品、才华,在熟知他的人当中都是无可争议的,有朋友不久前还在这样评价他:“刘贤斌是一个几乎没有缺点的人。”

   我只能说:将这样一个人继续关押在监狱中的政权必是不义的政权!奥运越来越近,刘贤斌的四十岁生日也越来越近,奥运能带给四十岁的刘贤斌好运吗?种种迹象显示,我没有乐观的理由。但我有权呼吁和期待。

   刘贤斌是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的,其主要罪行是在网上发表异见文章、发起签名信,组织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如今,异见文章和签名信早已成为互联网世界的常态,至于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则只是处在申请状态,并未形成组织,以此为名判处一个人十三年刑期,实在过于牵强,也过于严厉。

   刘贤斌的思想异议主要是因为六四屠杀造成的,那是全民族的悲剧,后果主要不应由刘贤斌这样八九学子承担。而从基本人情来讲,刘贤斌因为纪念六四而成为无业游民,其生存权已遭受剥夺,再因牵强附会的“颠覆政权罪”对他判以重刑,只能是政权自身的耻辱,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底层小民,有什么能力颠覆政权?!

   这是没必要讲的道理。之所以还要讲,是因为有对奥运的期待。无论是奥运申办时的改善人权承诺,还是中国传统中喜事喜办的历史,都使我不可避免地对刘贤斌在2008年出狱抱有幻想。一年前,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奥运前中国政府总会释放一些政治犯,即使在胡佳被捕后我仍然坚持这样的观点,如今,离奥运开幕只剩不到90天时间,却毫无这种迹象,我开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有人说中国至今仍是封建主义社会,但即使在漫长封建社会,大庆之际,朝廷也是要大赦天下的。既然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官人们的欢笑便不应由受迫害者及其家人的哭声来伴奏。

   奥运是眼下铺天盖地的舆论主题,但请不要忘记,只要刘贤斌这样的良心犯继续关押在监狱中,这样的奥运便不能证明社会的进步与和谐。作为一个因六四而失去正常生活的八九学子,刘贤斌会让我们想起太多太多。据说在古希腊时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会使敌对邦国放下争执,暂时休战,那么,在奥运即将到来的时候,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能拿出一点诚意和勇气,彻底清理政治冤狱,还刘贤斌以及相似遭遇的良心犯以自由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