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中國經濟─大廈之將傾?]
曾仁全文集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經濟─大廈之將傾?

   龜祖
   「維穩」口號下的股市
   
     「寶馬進去,自行車出來;西服進去,三點式出來;老闆進去,打工仔出來;博士進去,癡呆傻出來;牽狗進去,被狗牽出來;少女進去,老太婆出來;王石進去,王八出來;北京進去,北川出來;巴西足球隊進去,中國足球隊出來……。」這是北京奧運會前,針對股市風靡於網上的一首股民謠。
   

     奧運會召開前夕,中國股市一路下跌,一千多萬散戶血本無歸。國金系掌門人魏東的自殺與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被「雙規」,揭開了中國證券交易中的黑幕。受騙上當的各地股民情緒激昂,網上的怒吼與謾罵聲此起彼落。許多股民責怪中國股市暗箱作業太多。
   
     股民的情緒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這引起了中國領導層的「不安」,他們擔心奧運會期間會出亂子,於是,在奧運會前提出了股市「維穩」的口號。七月三十日,中國證監會黨委書記、主席尚福林強調:「全力以赴做好維護穩定工作。加強維穩機制建設,全面加強信息系統安全工作,強化對風險隱患的梳理排查,進一步完善應急預案和應急準備。」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莊心一聲稱:「保護投資者權益是監管工作的重中之重。」證監會更是警告基金經理不要發表「負面股評」。從七月底開始,各地證監局開展了「穩定大行動」,通過新聞發佈會、座談會等形式強調股市穩定的重要性。更可笑的是,《中國證券報》在奧運會股市狂跌前夕還發表了一篇《股市監管機制強化跡象明顯「維穩」已成共識》;國家發改委《關於二○○八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工作的意見》也提出了「促進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證券「維穩」之所以成為當前中國資本市場的「最強音」,充分說明中國資本市場出現了無法解決的大問題。
   
     火熱奧運與股市寒潮
   
     然而,政府安撫股民的措施並沒有奏效。市場運行機制叫那些高喊維穩口號的官吏們跌破眼鏡。就在證監會尚福林等人喊出「維穩」幾天時間,A股市場「蒸發」掉九百億元。北京奧運如火如荼地開幕的當天,中國股市迎來了「黑色星期五」。滬、深兩股市一百多隻股票跌停。八月八日至八月十六日,也就是奧運會召開一個星期,A股全線崩潰,僅八月八日當天就下跌一百三十五點多,八月十六日下跌到二千二百點。A股哀鴻一片。因此,許多人戲稱中國的奧運會是「厄運會」。
   
     中國經濟「崛起」一直被中共當局引以為自豪,奧運會的「順利」召開,把這個神話推向了極至。當胡錦濤帶著世界各國元首在鳥巢看張藝謀用光怪陸離的電子技術美化「古代墳墓」的神韻時,肯定不會意識到中國「社會主義」的大廈只是一具空殼,因為大廈裡的財富早已被中共的碩鼠們掏空了。
   
     泡沫經濟的破滅
   
     如果說,中國股市最先吹響了中國經濟崩潰的號角的話,那麼,物價飛漲所引發的通貨膨脹,將會演繹經濟「崛起」神話的泡沫爆破聲。
   
     要說胡溫體制沒有意識到泡沫經濟即將爆破是不現實的。從八月十三日到十五日,新華社連續三天發出關於經濟問題的評論。一方面,他們將中國經濟出現的問題推給了「國際社會」,說:「目前國際環境更趨複雜嚴峻,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美國次貸危機影響仍在蔓延,世界經濟增長放緩,全球通脹壓力加大,外部需求繼續減弱,對我國出口、就業和經濟增長的影響進一步顯現。」另一方面,他們不得不承認:「國內經濟運行中的一些矛盾也比較突出,主要表現在價格上漲壓力仍在不斷增大,制約農業穩定發展和農民增收的因素仍然較多,能源資源矛盾更加凸顯,部份行業和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國際輸入型通貨膨脹影響加深,成本推動壓力持續增強,控制物價過快上漲任務仍然艱鉅,必須繼續採取有效措施抑制通貨膨脹。」
   
     實際上,這個「崛起」的經濟神話崩潰的爆破聲,早在一百多天前的汶川地震時就拉響了。那些倒塌的校舍屬於江澤民時代經濟「騰飛」的象徵。那些壓在廢墟下的孩子們,不僅是「三個代表」的見證,而且是全國成上千萬個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的見證。因為這些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是中國經濟指數的重要組成部分。
   
     通貨膨脹的第一個直接原因是政府的大量透支。從北京到省、市、縣、鄉的每一屆政府,上任之後最熱衷的事情莫過於建樓房修公路及挖溝修渠。並且,「推倒了重來」幾乎是官吏們一個最默契的共識。因為只有「推倒了重來」才可以名正言順地貪瀆。於是,各種耗材供不應求,從能源到礦石、從林木資源到江河水土,早已被「開發」得面目全非。
   
     在「建」與「修」的過程中,官吏們不是借貸就是挪用,不是賒國家就是欠個人。只要能「動」的資金,沒有不敢動用的。各地的社保資金和住房公積金,沒有不被「借」用的;各地的商業銀行資金,沒有不被「貸」出的。除此之外,就是賒耗材、欠發工人的工資。經濟泡沫越做越大,崛起的神話越吹越響。於是,樹了「政績」的官吏們既升了官,又推動了經濟指數的上升,還裝滿了腰包,真是一舉三得。
   
     從大都市到小縣城,從沿海到內地,到處都是圈地「開發區」,到處是轟隆隆搞開發的機械……。在這「換」然一新的過程中,自然刺激耗材緊張,耗材緊張了自然要漲價。在「漲」聲一片的背後,是政府透支了權力,企業透支了利潤,地球村透支了資源與成本,老百姓則是透支了身體。銀行空了,山林毀了,人民越來越窮了,為明天經濟的崩潰埋下了隱患。
   
     中共頭上的懸劍
   
     中國今天嚴重的通貨膨脹是多方面的。近幾年來,國內銀行剝離數萬億不良資產,背後是中國普通民眾買了單、付出了代價。貨幣從銀行裡「流」了出來,不是「流」進了腐敗官員的腰包,就是「流」進了紅色富豪的賬戶裡。與此相對應的是,上半年全國六萬七千家中小企業倒閉,其中紡織行業超過一萬多家。這些「一收就死,一放就活」的中小企業反映了中國金融資本市場的急遽惡化。貨幣在官權相結合的利益集團手裡炒地皮、搶資源、佔領市場。他們在製造整個國家投資營商環境惡化的同時,是整條產業鏈的不平等競爭及整條利益璉的唯我獨尊。可以說,每一個行業都被區域性的利益集團所控制。由於有雄厚的財力做後盾,有地方官吏「保駕護航」,他們輕而易舉地擠垮中小業者,從而哄抬物價飛漲。
   
     幾乎所有具有實權的中國官吏們都撈滿了,他們不會擔心股市砸盤,不會擔心物價失控。據中國官方媒體介紹,重慶市巫山縣是貧困縣之一,一年的財政收入才一個多億,但是,僅這個縣的交通局長就受賄二千二百二十六萬元。這樣一個窮縣就能產生貪瀆兩千多萬元的官吏,其它富裕地區更可想而知了。
   
     一邊是火焰,一邊是冰水,物價失控最大的受害者是普通工人及農民,更不幸的是下崗工人。中國普通民眾一般只為一日三餐奮鬥,現在通貨膨脹來了,一日兩餐、一餐都有問題,他們就會「動」起來,甕安事件就是最佳例證。奧運會之後,類似甕安事件的群眾運動猶如洪水猛獸即將到來。
   
     股市砸盤、樓市泡沫破滅、物價失控、通貨膨脹等有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中共當權者的頭頂。
    《争鸣》2008年9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