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中國經濟將出大事]
曾仁全文集
·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潦原
·向胡主席温总理诉说
·弱者的呐喊一直是脆弱的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經濟將出大事

   大中城市「退房潮」洶湧而來
     二○○七年下半年以來,北京、上海、深圳、武漢、南京等地消費者要求退房者急增,有的地區退房戶高達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在南京,二○○七年以前樓市「火熱」,托關係買房掀起熱潮。今年樓市狂跌,南京出現了找關係退房的比比皆是。退房現象竟然催生了一個「新行當」──幫人退房的中介。而一直被譽為保值升值功能最好的上海市中心樓盤,成了房價下跌的領頭羊。八月二十一日,多家媒體同時報道了上海市中心某樓盤每平方米狂降七千元的消息。專家稱:「上海樓市的陰跌可能只是剛剛開始」;廣州房價繼今年六月猛跌近千元後,七月再度出現大跌。與此同時,萬科上海樓盤今年以來的連續降價已引發前期購房者「退房」的呼聲,首批退房團就達五十多人。位於上海的「金色雅築」今年三月開盤,至今已經降價三次。
   
     樓市泡沫破滅,銀行先死還是開發商先死?
   

     今年四月十一日,在博鼇論壇「對話房地產」分論壇上,向來喜歡「語出驚人」的一位地產商再次放言,如果樓市泡沫破滅,「要死肯定是銀行先死,房地產商後死。」一語道破銀行被開發商或房地產業綁架的現狀。有一位房產商還在《中國證券報》上拋出了一篇「銀行先死」論。
   
     但是,銀行必定是「百足之蟲」,它是與中共制度捆綁在一起,不可能「先死」。平日裡風光無限、手腕強硬的地產開發商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繼去年五月景德鎮市信義、五十一歲的房地產開發集團董事長邵和諧在家裡上吊身亡、山西開發商趙恩龍跳樓自殺、廣州開發商馬豪在捂死妻女後割腕自殺之後,今年以來,先是廈門大唐世家開發商、五十五歲的台灣人余英儀蹺蹊「猝死」,接著是南京蟠龍金陵建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平理自殺身亡。
   
     他們的「非自然」死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資金鏈斷裂,高利貸逼債,欠下數千萬元甚至數億元巨債,「緊縮」政策後無法從銀行貸款,找不到錢,只好選擇了「捨身成仁」。
   
     湘群體事件解開樓房泡沫謎團
   
     九月四日,湖南湘西吉首市各個主要街道均被「非法集資」案的受害群眾堵住路口,吉首市火車站被堵,火車停駛,滯留大批旅客。有近十萬群眾參與這次事件。當地政府從外地調來了幾十車武警鎮壓,已知抓捕了十多人,傷亡情況不明,交警、武警、民警、消防,全部在街上待命。
   
     這起事件的誘因是「開發商長期高息非法融資」而無法償還。大多數開發商現在有能力還嗎?他們不僅無法償還高息融資款,更沒辦法償還銀行貸款!因為房價一落千丈,門外還有排著隊退房的業主呢。
   
     從江澤民時代連年演繹GDP百分之八以上增長的神話開始,「中國崛起」的光環就一直籠罩在中共幾代當權者的頭頂。然而,在這些神話的背後,是政府透支了權力,民眾透支了身體,地球村透支了資源。
   
     都是土地惹的禍
   
     在「協議出讓」改為「招拍掛價土地出讓」政策後,變著花樣「炒地皮」的政府把城市土地拍賣給了「有錢人」。就是說,不管你有沒有房地產開發的經驗,不論你是什麼人、什麼居心,只要有錢就是老大,就是土地的擁有者和項目開發權的擁有者。結果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攀比,把土地炒成了天價,在許多大城市,每平方米的土地炒到三五千元甚至於數萬元已是輕鬆平常。於是許多民眾得出結論:地方父母官們在任幾年,什麼工作都不做,僅憑土地「拍賣」就腦滿腸肥了。
   
     土地炒成了天價,開發商開發的樓市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對房地產的熱炒投資,一方面刺激城市有錢人購買不動產,另一方面也刺激無錢的房屋需求者擔心樓市的攀升被迫借錢、貸款購房。由於樓市獲取暴利太快太容易,獲利了的開發商變本加厲地收購城市土地、開發樓市;同時,也吸引了沒有資本的冒險者打通政府要員及銀行關節貸款、高息濫儲也要參與搶購土地!於是,在誕生了無數個空手套白狼、借雞生蛋而快速「富起來」的大亨的同時,也快速產生了一批中國富豪排行榜的冒險家。然而,在這一神話發生的背後,一面是失地農民與拆遷戶的哀歎聲與吶喊聲,上訪者此起彼伏;另一面是地方官吏、銀行主管及開發商踩著紅地氈在高樓裡分贓時發出歡快的碰杯聲;一面是擔心房價看漲的普通民眾東拼西?了資金愁眉苦臉地排隊購房,另一方面是地方官吏上報GDP增長的「捷報頻傳」;一面是不可再生的建築材料一天比一天緊俏,濫採亂伐後「奇貨可居」,從而推動了物價指數飛漲;另一方面是中共當權者自鳴得意地以「中國崛起」與「經濟威脅論」自居。
   
     然而,這一「經濟威脅論」沒有「威脅」亞非拉,更沒有「威脅」到西方國家,反而是「威脅」到了中國人民。二○○七年以來,由於基本建設「超常規」地發展,帶動了佔主導地位的建築材料、裝飾材料等物資的緊俏。原材料緊張了自然要漲價,在原材料的帶動下,生活資料及生產資料緊跟上漲,全國「漲」聲一片,民眾苦不堪言,各地的群體事件大增。
   
     胡溫擠壓泡沫的惡果
   
     是繼續把泡沫越做越大?還是擠壓泡沫?從上台伊始就高喊宏觀調控的胡溫體制選擇了後者!去年四月份以來,央行已六次上調存款準備金率三個百分點,三次上調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兩次上調金融機構存款利率。也就是說,僅每上調零點五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就能收回二千億的存款額。這一「措施」還真「有效」,物價指數的上漲放慢了,樓市價位一路下跌。但各種各樣的問題也暴露出來了:「從緊」的貨幣政策下,大中型房地產開發商上半年的資金缺口達到了四千億元!到年底將達到八千億,許多在建的項目人去樓空。
   
     樓市泡沫拉響了中國經濟崩潰的警報!作為資本市場的中國A股受此影響已跌得面目全非。截止九月五日,A股的深成指僅到了二千二百零二點,與去年六千多點相比,近百分之七十的資金被「蒸發」掉了。
   
     樓市開發是中國近二十年來整個經濟進程中的最大資本市場,現在,樓市大跌只是開始,樓市危機帶動了中國整個資本市場的走壞:A股已跌得一塌糊塗,萬千散戶血本無歸,抗議聲浪所引發的衝突山雨欲來;另一方面,開發商們已經無法越過「火焰山」和「通天洞」:因為前面是銀行逼貸、長期高息非法融資所引發的普通民眾的討債無法歸還,後面是排著長隊的退房團要求退掉定購的天價房子。一方面是樓盤賣不出去樓價一天一天狂跌,另一方面是從政府手裡高價「競拍」到手的土地,在建工程被迫停工後一天一天地「縮水」。
   
     伴隨著樓市、股市泡沫的破滅聲,中國經濟的危機將如山崩海嘯。
   
    《动向》2008年10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