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文集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29/2008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提篮桥那个阴暗上午,中共胡锦涛当局在当事人母亲、律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杀害了杨佳,一个二十六岁的生命,就在真相远未弄清的情况下被阴险地锄掉了。
   
   杨佳案的办理过程,整个地黑箱操作,当事人几乎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律师由当局强行指定、审理不公开、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亲人会面一概被拒,而作为重要证人的杨佳母亲,更是遭当局秘密绑架,关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始终无法出庭作证,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一天才放出来。由此可见,杨佳案完全是一起不公、不义、严重违背司法程序的枉法案件,是三十年来罕见的、极其恶劣的践踏司法的重大恶例!
   
   在毫无独立的鉴定、当局说法破绽百出、案情远未弄清的情况下匆匆处死杨佳,不能不说是杀人灭口!质问中共当局,你们如此猴急地杀死杨佳,究竟要掩盖什么?
   
   杨佳一案,昭示着中共国司法的大倒退,今天的中共国司法公正,不仅不如江泽民时期,甚至还不如三十年前:一九八一年中共邓小平司法当局审判“四人帮”时,至少还做到了公审和电视全程转播;一九九六年中共江泽民司法当局审判陈希同,好歹也做到了公审和全程电视直播,可今天对同为重大案件的杨佳案,胡锦涛当局从头到尾在黑箱子中进行,黑幕重重、扑朔迷离、丝毫不见阳光!三十年来,中共对司法的操控有增无减;甚至比起江泽民时期,中共政法委的权力不是减弱了,而是加强了!
   
   对杨佳的谋杀,标志着通过司法寻求改良的最后一点缝隙被牢牢地焊死了,包括良心律师在内的一大批渴望公正的人,除了加入反对中共的行列,别无他途。
   
   不顾司法界和舆论的强烈反对,“顶硬上”地杀害杨佳,是中共当局穷凶极恶与民为敌的新的标志性事件。不顾抗议抓捕迫害张林、许万平、杨天水、郭飞熊、高智晟、胡佳、郭泉、杀害杨佳等系列动作表明,胡锦涛当局侵犯人权如霸王硬上弓,抗议越强烈、暴政越是坚决推行,其凶狂和蛮横,实乃“改革”三十年来前所未有!
   
   可以预见,下一步,胡锦涛将罔顾海内外舆论,强硬判处郭泉重刑;胡锦涛当局将以更加凶恶强硬的手段继续镇压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国内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要做好更加艰苦的准备,要改换策略:面对高压,要更多的采取地下活动的方式,要讲求实效,力避坐牢。
   
   一切迹象表明:六四之后二十年来中共高压保政权的成功,使其进一步迷信暴力和强硬手段,尤其在屠杀藏民起家的硬党棍子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更是迷信镇压到了极点,只知镇压,一味强硬,甚至一点经济和治安引发的纠纷,也往往出动特警防暴队暴力镇压;在胡锦涛治下,高压统治的方式,已经由“露头就打、扼杀于萌芽状态”发展到“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的穷凶极恶地步。
   
   这种邪恶癫狂的政权如果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只有革命,才能推翻这样邪恶癫狂的政权。
   
   杨佳遇害的另一大沉痛启示是:指望中共内斗获得改良或自行灭,亡完全不切实际。
   
   就拿杨佳案来说,杨佳被杀之前,仍有不少人相信陷害杨佳的只是江泽民、周永康势力,胡锦涛是可以营救杨佳的党内“健康力量”,好些人闭着眼睛臆想胡中央与上海当局在杨佳案上对立,甚至捕风捉影地揣测:杨母被访是胡锦涛有意赦免杨佳的迹象… … 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地打碎了这些幻想者的迷梦!
   
   杨佳横遭杀害表明:中共胡锦涛团派势力与中共上海黑恶势力完全是一丘之貉!当权的中共派系没有任何指望。
   
   当今的中共当局的形态,正如王力雄先生指出的,已经不是独裁强人主导的形态,是一种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为主导的形态。王力雄先生指出:继邓小平之后当权的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并不是天生的领袖,不具有“也没有卡里斯玛人格(依靠特殊魅力和超凡品质吸引追随者的能力)”人格魅力,而只是占据着权力顶端的平庸官僚,他们是纯粹中共体制的逆向淘汰机制的产物,之所以得以窜升至最高层,全靠劣胜优汰的中共专制体制;因此,作为官僚集团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革体制的愿望,而只会最大限度地、精细地墨守成规、不越雷池一步1。
   
   王力雄先生进而指出,由于饱尝文革冲击之苦,文革后中共当局已经形成了一种官僚集团民主的格局:
   
   “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约机制,官僚集团也有了相当充分的能力,既不允许再出现酷吏式的党内清洗,也不允许再有文化大革命那类群众运动,甚至不再允许党内出现可能导致分裂的路线斗争。今天,中共党内的高层权斗比历史任何时期都弱,权力交接也有了一定程序化,其深层原因,就是这种“官僚集团的民主性”在起作用。2”
   
   这是非常深邃的洞见,完全为“六四”之后,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之后中共政局发展所验证。这就是某些群体一再盼望的“胡锦涛抓捕江泽民”始终不能发生的根本原因。事实正是:邓小平死后十一年了,指望中共内斗的人望穿秋眼,连大一点波澜都没盼到。
   
   正如王力雄所洞见的:今天的中共头子与整个官僚集团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高层派系不管怎么矛盾、怎么内斗,都决不会去伤害中共一党专制体制——他们与整个官僚集团共同的命根子。
   
   以上还没有提当权派头子胡锦涛死不悔改的个人因素:因为巨大的个人历史罪行,硬党棍子胡锦涛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决心和意志,只有比“上海帮”更强硬,为了社会稳定与“和谐”,不惜大杀西藏喇嘛、汉源、汕尾农民的胡锦涛,会在乎多杀一个杨佳?
   
   那些相信胡锦涛会救杨佳的人们、那种把胡锦涛当作党内“健康力量”来期待,至今还在呼唤胡锦涛抓捕江泽民的恋胡群体,该醒醒了!
   
   一味呼唤胡锦涛,浪费事件、浪费感情、自误误人、自取其辱…幻想的人们,请你们丢掉幻想,准备革命吧,是时候了!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五中午
   
   注1、2:王力雄著《西藏独立路线图》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