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29/2008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提篮桥那个阴暗上午,中共胡锦涛当局在当事人母亲、律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杀害了杨佳,一个二十六岁的生命,就在真相远未弄清的情况下被阴险地锄掉了。
   
   杨佳案的办理过程,整个地黑箱操作,当事人几乎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律师由当局强行指定、审理不公开、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亲人会面一概被拒,而作为重要证人的杨佳母亲,更是遭当局秘密绑架,关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始终无法出庭作证,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一天才放出来。由此可见,杨佳案完全是一起不公、不义、严重违背司法程序的枉法案件,是三十年来罕见的、极其恶劣的践踏司法的重大恶例!
   
   在毫无独立的鉴定、当局说法破绽百出、案情远未弄清的情况下匆匆处死杨佳,不能不说是杀人灭口!质问中共当局,你们如此猴急地杀死杨佳,究竟要掩盖什么?
   
   杨佳一案,昭示着中共国司法的大倒退,今天的中共国司法公正,不仅不如江泽民时期,甚至还不如三十年前:一九八一年中共邓小平司法当局审判“四人帮”时,至少还做到了公审和电视全程转播;一九九六年中共江泽民司法当局审判陈希同,好歹也做到了公审和全程电视直播,可今天对同为重大案件的杨佳案,胡锦涛当局从头到尾在黑箱子中进行,黑幕重重、扑朔迷离、丝毫不见阳光!三十年来,中共对司法的操控有增无减;甚至比起江泽民时期,中共政法委的权力不是减弱了,而是加强了!
   
   对杨佳的谋杀,标志着通过司法寻求改良的最后一点缝隙被牢牢地焊死了,包括良心律师在内的一大批渴望公正的人,除了加入反对中共的行列,别无他途。
   
   不顾司法界和舆论的强烈反对,“顶硬上”地杀害杨佳,是中共当局穷凶极恶与民为敌的新的标志性事件。不顾抗议抓捕迫害张林、许万平、杨天水、郭飞熊、高智晟、胡佳、郭泉、杀害杨佳等系列动作表明,胡锦涛当局侵犯人权如霸王硬上弓,抗议越强烈、暴政越是坚决推行,其凶狂和蛮横,实乃“改革”三十年来前所未有!
   
   可以预见,下一步,胡锦涛将罔顾海内外舆论,强硬判处郭泉重刑;胡锦涛当局将以更加凶恶强硬的手段继续镇压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国内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要做好更加艰苦的准备,要改换策略:面对高压,要更多的采取地下活动的方式,要讲求实效,力避坐牢。
   
   一切迹象表明:六四之后二十年来中共高压保政权的成功,使其进一步迷信暴力和强硬手段,尤其在屠杀藏民起家的硬党棍子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更是迷信镇压到了极点,只知镇压,一味强硬,甚至一点经济和治安引发的纠纷,也往往出动特警防暴队暴力镇压;在胡锦涛治下,高压统治的方式,已经由“露头就打、扼杀于萌芽状态”发展到“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的穷凶极恶地步。
   
   这种邪恶癫狂的政权如果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只有革命,才能推翻这样邪恶癫狂的政权。
   
   杨佳遇害的另一大沉痛启示是:指望中共内斗获得改良或自行灭,亡完全不切实际。
   
   就拿杨佳案来说,杨佳被杀之前,仍有不少人相信陷害杨佳的只是江泽民、周永康势力,胡锦涛是可以营救杨佳的党内“健康力量”,好些人闭着眼睛臆想胡中央与上海当局在杨佳案上对立,甚至捕风捉影地揣测:杨母被访是胡锦涛有意赦免杨佳的迹象… … 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地打碎了这些幻想者的迷梦!
   
   杨佳横遭杀害表明:中共胡锦涛团派势力与中共上海黑恶势力完全是一丘之貉!当权的中共派系没有任何指望。
   
   当今的中共当局的形态,正如王力雄先生指出的,已经不是独裁强人主导的形态,是一种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为主导的形态。王力雄先生指出:继邓小平之后当权的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并不是天生的领袖,不具有“也没有卡里斯玛人格(依靠特殊魅力和超凡品质吸引追随者的能力)”人格魅力,而只是占据着权力顶端的平庸官僚,他们是纯粹中共体制的逆向淘汰机制的产物,之所以得以窜升至最高层,全靠劣胜优汰的中共专制体制;因此,作为官僚集团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革体制的愿望,而只会最大限度地、精细地墨守成规、不越雷池一步1。
   
   王力雄先生进而指出,由于饱尝文革冲击之苦,文革后中共当局已经形成了一种官僚集团民主的格局:
   
   “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约机制,官僚集团也有了相当充分的能力,既不允许再出现酷吏式的党内清洗,也不允许再有文化大革命那类群众运动,甚至不再允许党内出现可能导致分裂的路线斗争。今天,中共党内的高层权斗比历史任何时期都弱,权力交接也有了一定程序化,其深层原因,就是这种“官僚集团的民主性”在起作用。2”
   
   这是非常深邃的洞见,完全为“六四”之后,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之后中共政局发展所验证。这就是某些群体一再盼望的“胡锦涛抓捕江泽民”始终不能发生的根本原因。事实正是:邓小平死后十一年了,指望中共内斗的人望穿秋眼,连大一点波澜都没盼到。
   
   正如王力雄所洞见的:今天的中共头子与整个官僚集团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高层派系不管怎么矛盾、怎么内斗,都决不会去伤害中共一党专制体制——他们与整个官僚集团共同的命根子。
   
   以上还没有提当权派头子胡锦涛死不悔改的个人因素:因为巨大的个人历史罪行,硬党棍子胡锦涛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决心和意志,只有比“上海帮”更强硬,为了社会稳定与“和谐”,不惜大杀西藏喇嘛、汉源、汕尾农民的胡锦涛,会在乎多杀一个杨佳?
   
   那些相信胡锦涛会救杨佳的人们、那种把胡锦涛当作党内“健康力量”来期待,至今还在呼唤胡锦涛抓捕江泽民的恋胡群体,该醒醒了!
   
   一味呼唤胡锦涛,浪费事件、浪费感情、自误误人、自取其辱…幻想的人们,请你们丢掉幻想,准备革命吧,是时候了!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五中午
   
   注1、2:王力雄著《西藏独立路线图》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