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文集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曾节明: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29/2008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提篮桥那个阴暗上午,中共胡锦涛当局在当事人母亲、律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杀害了杨佳,一个二十六岁的生命,就在真相远未弄清的情况下被阴险地锄掉了。
   
   杨佳案的办理过程,整个地黑箱操作,当事人几乎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律师由当局强行指定、审理不公开、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亲人会面一概被拒,而作为重要证人的杨佳母亲,更是遭当局秘密绑架,关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始终无法出庭作证,直至杨佳被杀害前一天才放出来。由此可见,杨佳案完全是一起不公、不义、严重违背司法程序的枉法案件,是三十年来罕见的、极其恶劣的践踏司法的重大恶例!
   
   在毫无独立的鉴定、当局说法破绽百出、案情远未弄清的情况下匆匆处死杨佳,不能不说是杀人灭口!质问中共当局,你们如此猴急地杀死杨佳,究竟要掩盖什么?
   
   杨佳一案,昭示着中共国司法的大倒退,今天的中共国司法公正,不仅不如江泽民时期,甚至还不如三十年前:一九八一年中共邓小平司法当局审判“四人帮”时,至少还做到了公审和电视全程转播;一九九六年中共江泽民司法当局审判陈希同,好歹也做到了公审和全程电视直播,可今天对同为重大案件的杨佳案,胡锦涛当局从头到尾在黑箱子中进行,黑幕重重、扑朔迷离、丝毫不见阳光!三十年来,中共对司法的操控有增无减;甚至比起江泽民时期,中共政法委的权力不是减弱了,而是加强了!
   
   对杨佳的谋杀,标志着通过司法寻求改良的最后一点缝隙被牢牢地焊死了,包括良心律师在内的一大批渴望公正的人,除了加入反对中共的行列,别无他途。
   
   不顾司法界和舆论的强烈反对,“顶硬上”地杀害杨佳,是中共当局穷凶极恶与民为敌的新的标志性事件。不顾抗议抓捕迫害张林、许万平、杨天水、郭飞熊、高智晟、胡佳、郭泉、杀害杨佳等系列动作表明,胡锦涛当局侵犯人权如霸王硬上弓,抗议越强烈、暴政越是坚决推行,其凶狂和蛮横,实乃“改革”三十年来前所未有!
   
   可以预见,下一步,胡锦涛将罔顾海内外舆论,强硬判处郭泉重刑;胡锦涛当局将以更加凶恶强硬的手段继续镇压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国内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要做好更加艰苦的准备,要改换策略:面对高压,要更多的采取地下活动的方式,要讲求实效,力避坐牢。
   
   一切迹象表明:六四之后二十年来中共高压保政权的成功,使其进一步迷信暴力和强硬手段,尤其在屠杀藏民起家的硬党棍子胡锦涛的领导下,中共当局更是迷信镇压到了极点,只知镇压,一味强硬,甚至一点经济和治安引发的纠纷,也往往出动特警防暴队暴力镇压;在胡锦涛治下,高压统治的方式,已经由“露头就打、扼杀于萌芽状态”发展到“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的穷凶极恶地步。
   
   这种邪恶癫狂的政权如果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只有革命,才能推翻这样邪恶癫狂的政权。
   
   杨佳遇害的另一大沉痛启示是:指望中共内斗获得改良或自行灭,亡完全不切实际。
   
   就拿杨佳案来说,杨佳被杀之前,仍有不少人相信陷害杨佳的只是江泽民、周永康势力,胡锦涛是可以营救杨佳的党内“健康力量”,好些人闭着眼睛臆想胡中央与上海当局在杨佳案上对立,甚至捕风捉影地揣测:杨母被访是胡锦涛有意赦免杨佳的迹象… … 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地打碎了这些幻想者的迷梦!
   
   杨佳横遭杀害表明:中共胡锦涛团派势力与中共上海黑恶势力完全是一丘之貉!当权的中共派系没有任何指望。
   
   当今的中共当局的形态,正如王力雄先生指出的,已经不是独裁强人主导的形态,是一种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为主导的形态。王力雄先生指出:继邓小平之后当权的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并不是天生的领袖,不具有“也没有卡里斯玛人格(依靠特殊魅力和超凡品质吸引追随者的能力)”人格魅力,而只是占据着权力顶端的平庸官僚,他们是纯粹中共体制的逆向淘汰机制的产物,之所以得以窜升至最高层,全靠劣胜优汰的中共专制体制;因此,作为官僚集团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革体制的愿望,而只会最大限度地、精细地墨守成规、不越雷池一步1。
   
   王力雄先生进而指出,由于饱尝文革冲击之苦,文革后中共当局已经形成了一种官僚集团民主的格局:
   
   “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约机制,官僚集团也有了相当充分的能力,既不允许再出现酷吏式的党内清洗,也不允许再有文化大革命那类群众运动,甚至不再允许党内出现可能导致分裂的路线斗争。今天,中共党内的高层权斗比历史任何时期都弱,权力交接也有了一定程序化,其深层原因,就是这种“官僚集团的民主性”在起作用。2”
   
   这是非常深邃的洞见,完全为“六四”之后,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之后中共政局发展所验证。这就是某些群体一再盼望的“胡锦涛抓捕江泽民”始终不能发生的根本原因。事实正是:邓小平死后十一年了,指望中共内斗的人望穿秋眼,连大一点波澜都没盼到。
   
   正如王力雄所洞见的:今天的中共头子与整个官僚集团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高层派系不管怎么矛盾、怎么内斗,都决不会去伤害中共一党专制体制——他们与整个官僚集团共同的命根子。
   
   以上还没有提当权派头子胡锦涛死不悔改的个人因素:因为巨大的个人历史罪行,硬党棍子胡锦涛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决心和意志,只有比“上海帮”更强硬,为了社会稳定与“和谐”,不惜大杀西藏喇嘛、汉源、汕尾农民的胡锦涛,会在乎多杀一个杨佳?
   
   那些相信胡锦涛会救杨佳的人们、那种把胡锦涛当作党内“健康力量”来期待,至今还在呼唤胡锦涛抓捕江泽民的恋胡群体,该醒醒了!
   
   一味呼唤胡锦涛,浪费事件、浪费感情、自误误人、自取其辱…幻想的人们,请你们丢掉幻想,准备革命吧,是时候了!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五中午
   
   注1、2:王力雄著《西藏独立路线图》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