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曾节明: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11/8/2008

   
   马英九上台以来,以实际行动背弃了自己上台前公开立下的信条:上台前马英九声明:“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而今马对中共的实际行动却处处表明:六四不平反,什么都可以谈;就任总统的前夕,马英九还信誓旦旦地说:若要和解,先撤飞弹,但是现在,在中共国瞄准台湾的飞弹有增无减的情况下,大力放宽旅游、商贸、社会、文化领域的准入限制,为共特渗透台湾大开方便之门,最近不顾台湾民意的强烈反对,接连邀请中共国统战机构官僚张清铭、中共对台统战头子陈云林访台,并予以高规格接待;为了讨好中共,马英九上台后,即对法轮功的活动进行压制,马英九甚至还违背宪政民主原则、违背中华民国宪法,动用警察打压和平抗议陈云林来访的民众。
   
   这些实际行动表明:马英九正在重犯蒋介石当年“联共抗日”的错误: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为了脸面而对中共恪守信用,于中共穷途末路亡命陕北之际,停止了对其围剿,还让中共向国统区各地派驻机构,结果不仅没有换来中共的和解和抗日,反而为中共渗透国民党、民国政府大开方便之门,让中共于其假抗日的八年当中,从容坐大,将国民党、民国政府渗透得千疮百孔。在儒家之道的错误影响下,蒋介石忘记了“联俄容共”时期的惨痛教训,用儒家“君子”的忠恕之道来对付魔鬼,结果把大陆的亿万人民丢进魔掌,大陆锦绣山河尽成魔界鬼域。
   
   血的历史教训证明:国民党什么时候与中共合作,什么时候就要遭殃;对付中共这样的恶魔,非得特事特办,要么不与其往来,要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丢失大陆后,蒋介石、蒋经国都汲取教训,严守不与中共往来的原则。
   
   国民党及民国政府为什么一贴近中共就遭殃?因为在和平往来的情况下,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对非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有着独特的优势: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容易渗透非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但非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却难以渗透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这是因为,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是一个非常封闭的体系,而非专制极权的政治实体是一个开放的、或者没那么封闭的体系。
   
   作为专制极权政治实体,中共及其政权完全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如同一个组织极为严密的黑社会;而历史上的国民党固然也是一个独裁威权政党,却算不上一个全封闭的体系,国民党及其政权的专制独裁程度远不如中共及其政权,组织也远不如中共严密,因此,历史上的国民党及民国政权充其量只能算是不够开放的体系,而不算一个封闭体系。
   
   国共在和平往来的情况下,吃亏的当然是国民党,因为中共陕北政权可以向国统区各地派驻机构、甚至办报,而国民党却无法向陕北派驻机构、办报;无视人权的中共,尽可以通过侵犯人权的手段,构筑苛严的防范体系,而国民党却很难做到这一点:由于对方组织和审查不严密,中共或亲共的人马,可以轻易打进国民党和民国政府内部、甚至混入高层,而国民党的人却几乎不可能穿越中共严密组织和审查,打入共产党内部;中共比黑社会还严密的组织体系,使其能够对其成员进行有效的洗脑,而组织较为松散的国民党则做不到这一点,因此,中共容易策反国民党的成员,而国民党就很难策反中共成员。
   
   如今的中共,其政党的极权性质未变、其政权的专制性质未变,中共及其政权仍然是封闭的系统而国民党则已经由一个威权独裁政党转变成了现代民主政党。
   
   国、共的这些性质,必然造成这样一种情形:国、共和平往来越密切,国民党吃的亏越大,国民党要想不受共产党的害,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共产党划清界限,不相往来。历史事实正是如此:二十年代,孙中山主导国民党“联俄容共”,结果引狼入室,不但导致共产党在中国坐大,而且弄得国民党差一点被中共“挖心”而死,如果不是蒋介石果断清党,国民党不出三十年代就会被中共渗透而亡。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无异于引火烧身,给中国引来了赤祸。“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的“联共抗日”,导致国民政府被共特严重渗透,军机特情尽被中共间谍掌握,如此情形,国军焉能不但败?国民党仅仅丢失大陆,而能保有台湾宝岛这一爿“反共复国”的复兴基地,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如今的国民党,已经由一个威权独裁政党转变成了现代民主政党,中华民国政权已经转型为一个宪政民主政权,但中共其政党的极权性质未变、其政权的专制性质未变,中共及其政权仍然是封闭的系统,由于国民党和民国政府比两蒋时代变得更为开放,因此,一旦与中共走近,势必更容易遭到中共渗透,导致难以预料的历史灾难。
   
   独裁政权很容易渗透宪政民主政权,而宪政民主政权却很难渗透专制政权,这,即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自由国家美国,也未能免俗:美国政府历史上一直遭受中共特务的严中共重渗透,美国情报部门甚至还出了金无怠这样的超级共特,隐藏三十多年,搞得尼克松还未出门,其赴华谈判的底线就已经放在周恩来的桌子上了...如今的美国政府和社会,更是被中共渗透得千疮百孔,但是美国政府却一直无法对中共予以同样的渗透。
   
   综上所述,虽然从长远来看,宪政民主政权的优势胜过专制独裁政权,但在一定的时期内,专制独裁政权却有着颠覆宪政民主政权的独特优势。因此,宪政民主政权要想通过合作改变专制独裁政权不仅很困难,而且还要冒自身反而被专制独裁政权瓦解、颠覆的巨大危险。的确,前苏联、前东欧共产国家基本上算和平演变,但它们的和平演变主要由于自身内因,而不是美国事后吹嘘的“和平演变”,当然,美国的外在影响对这些共产政权的垮台起了一定作用,但这种外在影响是对抗的影响——“冷战”的对抗拖垮了许多欧洲前共产国家经济,而不是合作的影响。事实上,至今美国没能通过接触渗透搞垮过任何一个共产国家,美国连家门口的小小古巴都渗透不了,谈何渗透中共国?
   
   你马英九不要幻想通过“接触政策”软化中共、转化中共。克林顿、布什都对中共国奉行“接触政策”,克林顿更是把中共国当作“战略合作伙伴”,他们幻想通过商贸和市场经济,以“普世价值”和平演变中共,结果都失败了:中共用赚取的美元,打造出全世界最先进的网络防火墙和监控系统,把自由民主的价值观牢牢地阻挡于国门之外;美国的“接触政策”,不仅没有转化中共,反而把中共国这条邪恶的毒龙喂养得更强壮,给西方及全人类造成更大的潜在威胁。以美国傲视全球的国力,尚不能通过“接触政策”改变中共,马英九台湾政权又岂能通过“接触政策”软化中共?
   
   国民党一贴近中共就倒霉的现象,远的不说,就拿连战来说,连战以“两岸和平”、“发展经济”为由,一贯亲共媚共,丧权辱国,结果引发台湾主流社会的反感,两次大选均告落败,在连战的领导下,“百年老店”国民党,被民进党逼进死胡同,几乎衰落到一蹶不振的地步。而马英九之所以能在国民党内异军突起,最终带领国民党击败民进党,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这股完全有别于连战路线的清新锐气!这,马英九先生难道忘记了吗?马英九上台后半年来的表现,使得众多的支持者们大失所望,原先积聚的不菲人气急剧消散,可以想见的是,如果马英九沿着当前这条回归连战的路线走下去,四年后必将连任梦碎,国民党将再次栽跟斗。
   
   中共国是继纳粹德国和苏联之后,全世界最强大的极权国家,纳粹德国是恶狼、苏联是贪婪凶残的北极熊、中共国则是邪恶的毒龙,历史已经证明:靠妥协和“释出善意”绝对软化不了这些凶恶的魔怪——对魔怪让步,只能换来魔怪的得寸进尺、气焰嚣张、更具迷惑性!
   
   马英九先生如果真正要想软化中共国的邪恶意志,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在加强自身武备的同时,大力资助中国大陆的民运、异议、独立宗教事业,特别要设法打破中共的新闻封锁,把自由民主人权的理念传播到大陆的亿万家庭;人权问题是中共无法掩藏的死穴,台湾如果能牢牢抓住中共国的人权问题做文章,将大陆愈演愈烈的维权运动引导成轰轰烈烈的人权运动,进而引发中共高层内部裂变,那么,中共的邪恶意志,就不是什么“软化”问题了,而将顷刻间土崩瓦解!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于寓所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