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黎明,被屠杀的少女(《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二)]
王藏文集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黎明,被屠杀的少女(《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二)

   黎明,一句支离破碎的哀歌,
   哀歌,一捧支离破碎的梦幻。
   ――题记
   
   

   

广场,广场


   
   容许他,一个肆无忌惮或者沉重轻狂的流浪汉
   自视为守夜人
   他沉陷
   中国,这个广场的意象
   迎面吹来
   扁烂的血肉
   抗议的条幅
   
   在纪念碑,大会堂和国旗的领导插入下
   在改革开放,可口可乐,嘻哈青年的广告包围中
   从明到暗
   广场,这张妓女和嫖客群体狂欢的大床
   颤栗着人民的欲望,共产的理想
   
   而他,守着广场
   广场是一串烟雾缭绕的坟场
   
   他立着不动
   仿佛每走一步
   都会踩碎一排狰狞的门窗
   
   他的诗歌,终将也会是一个广场
   沉埋对晨曦的奢望
   
   

荒原,荒原


   
   无从想象
   一颗新鲜的葵花籽
   在没埋进土壤之前
   却已咬舌自尽
   
   一颗葵花籽就能成就一片热烈盛开的荒原
   荒原是一朵朵病态的向日葵
   
   向日葵开在荒原中
   虚妄长到骨头缝里
   
   尸骸没有受难
   荒原也是尸骸
   
   暴力延伸不出荒原
   雷霆的队伍还是向太阳
   
   

流星,流星


   
   又是死亡,又一个死亡一钱不值地
   滑落暴虐的食道
   
   你说流星是什么就是什么
   流星是泪珠
   能从我们的绝望中渗出
   流星是毒素
   常常把希望的眼球感染
   
   流星不是光芒
   所谓的光芒不过是黑暗黑得发亮
   
   流星过后,祖国
   仍把铁链抖得性感
   
   流星自焚到底
   却久久没有联合抗暴的大起义
   
   

家园,家园


   
   一个重复的梦境――
   我苦苦梦幻的家园,竟也戒备森严
   刽子手依然年轻
   手中的屠刀照常闪亮
   
   我不忍回望白骨遍野
   我无路可走
   一步一个血印
   
   血印成墨
   墨成翅膀
   
   羽毛片片凋落
   默默自残,渐渐远逝
   
   

流血的少女


   
   地平线上的一滴泪
   嵌入久未消散的暮霭
   
   少女藏进光
   挑断自己的脚筋
   
   少女流出血来
   染黑了世间的等待
   
   (首发《自由圣火》,發表時間:11/15/200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