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零落的午夜——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一)]
王藏文集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零落的午夜——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一)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其一:零落的午夜

   
   你依然在夜里惊醒,哑默如鬼?群魔乱舞,你还在用血泪献祭,偿还,顽抗,或是洗礼?
   
   我还在悄悄舔食苍穹的悲怆。
   ――题记
   
    
   

   
   有关痛苦

   
   一种痛苦简洁明了
   一种痛苦混沌不清
   一种痛苦深不见底
   一种痛苦大如尘埃
   随着四季,随着光影,随着
   心海的河流,流向
   未知的,熟悉的源头
   痛苦的不只是酒杯
   还有杯中之酒,饮酒的诗句
   痛苦呵,首先进入隐秘处
   然后化为石头的群像
   任凭风向雕刻
   任凭黑夜咀嚼,打磨
    
   

   
   有关记忆

   
   记忆说――
   我永远都是寂寞的
   比我更寂寞的是那些拥有过我,拥有着我和
   极力想拥有我的人
   痛苦说――
   我不断被感受
   不断看着感受我的人忧心如焚,无所事事
   那人从他的记忆深处
   寻觅到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尸首
    
   

   
   有关遗忘

   
   以光明开头的
   暴烈的,阴暗的,乏味的,不择手段的
   贫困的,虚伪的,奸诈的,疲软的
   无聊的,无耻的,无赖的,无助的
   犯傻的,邪侈的,装神的,弄鬼的
   荒诞的,迷糊的,搞笑的,扯淡的
   冷漠的,荒芜的,麻木的,呆滞的
   病态的,神经的,淫乱的,疯狂的
   流血的,流脓的,流鼻涕的,流口水的……
   剩下的,残喘的,睁着眼睛的,流泪的
   持续被
   以遗忘消灭颜色、声音、气味、味道、身体、痛苦和语词的
   黑暗结束掉
    
   

   
   有关逃亡

   
   一个夜不能寐的漂泊者这样继续他的文字旅程――
   梦魇一个接一个扑面砍来
   黑和铁疯狂磨擦的时代,镰刀和斧头横行无忌的土壤上
   卑贱的生灵总是身体僵直不能动弹
   我为什么一直强忍内心针刺的恐惧
   咬破时间的手指
   在苍白的餐桌上
   历经恶兽虫豸的胁迫,凌辱,监控,驱逐
   仰望密布子弹的真空
   吃力刻下――
   囚室无处不在
   正如自由无处不在
    
   

   
   一个人的夜

   
   面对面无血色的时空
   我不止瘦弱,不止激动
   倒塌,一个国家的真相
   耻辱,几代人的共同财富
   一群人的伤疤今夜统统回归到一个人的身上
   集中到他所能苟活下去的所有的日子
   除了死亡般的哀鸣
   归来的路上还有什么
   我的归程
   我能做的,似乎只有重复打捞净土的幻影
   
   2008年11月初起笔
   (首发《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9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