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零落的午夜——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一)]
王藏文集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零落的午夜——一个人的悲怆(组诗之一)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其一:零落的午夜

   
   你依然在夜里惊醒,哑默如鬼?群魔乱舞,你还在用血泪献祭,偿还,顽抗,或是洗礼?
   
   我还在悄悄舔食苍穹的悲怆。
   ――题记
   
    
   

   
   有关痛苦

   
   一种痛苦简洁明了
   一种痛苦混沌不清
   一种痛苦深不见底
   一种痛苦大如尘埃
   随着四季,随着光影,随着
   心海的河流,流向
   未知的,熟悉的源头
   痛苦的不只是酒杯
   还有杯中之酒,饮酒的诗句
   痛苦呵,首先进入隐秘处
   然后化为石头的群像
   任凭风向雕刻
   任凭黑夜咀嚼,打磨
    
   

   
   有关记忆

   
   记忆说――
   我永远都是寂寞的
   比我更寂寞的是那些拥有过我,拥有着我和
   极力想拥有我的人
   痛苦说――
   我不断被感受
   不断看着感受我的人忧心如焚,无所事事
   那人从他的记忆深处
   寻觅到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尸首
    
   

   
   有关遗忘

   
   以光明开头的
   暴烈的,阴暗的,乏味的,不择手段的
   贫困的,虚伪的,奸诈的,疲软的
   无聊的,无耻的,无赖的,无助的
   犯傻的,邪侈的,装神的,弄鬼的
   荒诞的,迷糊的,搞笑的,扯淡的
   冷漠的,荒芜的,麻木的,呆滞的
   病态的,神经的,淫乱的,疯狂的
   流血的,流脓的,流鼻涕的,流口水的……
   剩下的,残喘的,睁着眼睛的,流泪的
   持续被
   以遗忘消灭颜色、声音、气味、味道、身体、痛苦和语词的
   黑暗结束掉
    
   

   
   有关逃亡

   
   一个夜不能寐的漂泊者这样继续他的文字旅程――
   梦魇一个接一个扑面砍来
   黑和铁疯狂磨擦的时代,镰刀和斧头横行无忌的土壤上
   卑贱的生灵总是身体僵直不能动弹
   我为什么一直强忍内心针刺的恐惧
   咬破时间的手指
   在苍白的餐桌上
   历经恶兽虫豸的胁迫,凌辱,监控,驱逐
   仰望密布子弹的真空
   吃力刻下――
   囚室无处不在
   正如自由无处不在
    
   

   
   一个人的夜

   
   面对面无血色的时空
   我不止瘦弱,不止激动
   倒塌,一个国家的真相
   耻辱,几代人的共同财富
   一群人的伤疤今夜统统回归到一个人的身上
   集中到他所能苟活下去的所有的日子
   除了死亡般的哀鸣
   归来的路上还有什么
   我的归程
   我能做的,似乎只有重复打捞净土的幻影
   
   2008年11月初起笔
   (首发《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9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