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徐水良文集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给朋友的信件)

徐水良

2008-11-4~9日

   对于我不久以前的预言,认为中国大陆全民起义和革命的条件已经成熟,革命和起义正在日益临近,它们的实际爆发,将取决于今后的偶然因素,取决于实际机会和适当时机等预言,有几个朋友以来信或其它方式,提出不同看法和疑虑。因此,我又再次仔细研究了这个问题。研究结果,我觉得我的这个预言,应该还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况的,估计发生错误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这实际上是一种时间预言。这里的“日益临近”,应该理解为近年内,主要是近一、二年内将会发生。如果时间超过五年以上,还没有发生起义和革命,那么,我的这个预言,就可以判定为错误或失败。

   有关详细分析和看法,可能还要等以后进一步研究后,有空再来详谈。这里先写一些我的零碎看法。

   关于预见问题,对于历史的趋势性预见说来,只要一个人的基本理论正确,有前瞻性,又有判断能力,在这些条件下,对历史发展大趋向的趋势性预见,应该说,相当容易。

   笔者从1968年起,尤其1971年林彪事件以后,我曾经进行过很多次历史的趋势性预见。及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产生过大的预见错误。

   但是,对历史进展和历史事件的时间预计,就很难、很难!一般要估计或判断出一个大致的时间,也很难。要估计或判断比较精确的时间,更是极其困难。除非特殊条件和情况,否则,精确时间的估计很少有可能。

   不过,从文革开始,我和其它个别朋友,就开始研究历史进展的时间规律。

   1966年底1967年初,我曾经组织过一个理论研究组,只有十几个人,但后来成为浙江大学革委会常委的就有四个。我是发起人和负责人,成员绝大部分是浙大学生。但当时最早提出时间规律的,是小组中一个杭州大学(当时杭大是另外一个大学,不属于浙大)学生,笔名李胜(本名沈继生),杭州市数学竞赛第一名。他是一个天才。他当时就说,教育要考虑人的天生才能,美国就是天才教育,不考虑天才是不对的。我开始研究时间规律,就是受他影响。可惜,他后来因一些事情,包括复旦大学的胡守钧事件被捕,被长期关押摧残,召开全省十万人大会批斗,但官方一直驳不倒他。他最后神经失常。林彪事件后和四人帮垮台后,我几次去看他,看到一个天才被中共摧残成一个废人,心里非常难受,可是无能为力。我本人,当时也因为我反对林彪四人帮,反对浙江省革委会,又加上组织这个理论组,又受李胜问题的影响,并因为他被捕风捉影牵到这个集团问题,(实际上我与胡守钧集团没有关系),浙江公安多次到南京抓人,因许世友与浙江,与上海矛盾极大,势不两立,下令保护,才没有被抓走。

   文革中,甚至文革前,被关押、判刑、枪毙的,很多就是因为组织理论研究组,其名称往往是马列主义或毛泽东思想研究组。我组织的理论研究组,也命名为毛泽东思想战斗学会。这样命名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为了使用这种名称,使这种研究合法化,希望以这些名称来保护研究组。但结果,一直到文革结束,甚至近十年之后,组织这个小组,都成为我的一个不断被审查被批判的严重问题。马列和毛泽东思想的名字,并没有起到什么保护作用。

   由于进行时间规律的研究,从1968年起,我们就尝试进行时间预见和预测。我这里大致说说我的一些比较大的预测经历。

   从1973年从事民运开始,我曾经预言过那时以来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例如:

   1974年1月,我在杭州,参与浙江山下派一些活动。我向山下派负责人邵素贞介绍批林批孔问题,说:“老头子(指毛泽东)要打倒周总理,你们怎么办?”她听了大怒,说,“老头子昏了!他要这样做,我们跟总理上山打游击!”我说:“你别急,事情还没有到这个地步,老头子比他们海派四个人(即后来说的四人帮)聪明,他们四个很蠢,不会回头。但老头子比他们聪明,他看搞不下去,会回头,这时,他就会把责任推给四个人。”我又分析了当时形势和海派四个人的情况,认为张春桥有本事,但他在地方和部队影响都不好,历史上也有些问题;姚文元是书生;江青是泼妇,没有本事,靠的是老头子老婆这个头衔,老头子一死,就没有花头。他们三个人都不足为惧,现在最危险的是王洪文,全国都对他没有认识。浙江朋友应该集中力量揭露和反对王洪文。还再三叮嘱邵素贞,目前要避免鸡蛋碰石头,不要公开批老头子,投鼠忌器,也要避免批江青。

   以后,浙江朋友公开半公开批王洪文,浙江老百姓全几乎全都知道山下派反王洪文保周恩来,山上派反周恩来保王洪文。

   但邵素贞管不住自己的情绪,多次在几十个人的会议上,公开骂毛泽东。后来,王洪文下令抓捕邵素贞,下令民兵指挥部动武,消灭山下派,占领全省。1974年3、4月,在军队和浙江省委支持下,王洪文指使的浙江翁森鹤张永生等(他们全都参加省委常委会工作),用民兵指挥部武力打下全省,山下派朋友被全部打散,或被捕,或逃亡。邵素贞也被捕。全省一片恐怖。很多人跑到南京来找我,有个别人感到灰心丧气,甚至认为中央支持对方,还是认输投降算了。我批评了这种看法,认为海派四个人将在半年到十个月内遭到一定程度的失败,浙江翁森鹤等将在半年到十个月内,很可能在10到12月之间遭到重大挫败。要他们回去坚持斗争。

   其后,山下派在极其艰难条件下,组织民兵独立团,与官方的,有军队支持的民兵指挥部相对抗。很多地方,几乎是男女老少一起动员起来抗击民兵指挥部。当时,民兵指挥部占有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有政府支持,有银行的支持。但最后,武器装备的绝对优势没有用,中央、省委、军队的支持也没有用,源源不断的金钱支持也没有用。仅仅几个月,不到半年,到十月十一月份,装备恶劣,经济拮据,被王洪文和浙江省委宣布为非法的民兵独立团,很快就打垮了民兵指挥部,占领了除杭州等几个大城市外的全省各地。

   我老家,近在杭州边上的富阳县,是最早打垮民兵指挥部的县。山下派组织城东、城西两个大队的民兵独立连,一举击垮富阳县民兵指挥部。

   在金华市(地区),山下派先在所属各县组织独立团,男女老少齐动员,艰难困苦,抗击指挥部。然后,集中起来进攻金华市,把民兵指挥部包围在几栋房子一个大院里,金华市民一片欢呼。支持民兵指挥部的驻军二十军,出动军车,把民兵指挥部的人接出来,逃到乡下。

   在海岛玉环县,只有7支老旧苏式骑抢的民兵独立团,依靠老百姓支持,很快歼灭了当时以最新式武器(由部队运来的机枪、冲锋枪、自动步枪、半自动步枪等等)一百几十人的一个加强连武器武装起来的民兵指挥部。

   在杭州,为民兵指挥部的暴行所激怒,全城居民多次自发上街,人山人海,抓打民兵指挥部的人。

   到12月份,中共北京领导层不得不转变态度,批评和抓捕翁森鹤等人。原来支持山下派,反对王洪文,但从批林批孔运动开始转向,转而支持王洪文翁森鹤的省委书记谭启龙,灰头土脸。

   1974年四五运动,南京事件朋友被捕,有的朋友(秦锋等几人)曾经与我关到了一起。这事有点奇怪,因为无论南京事件被捕的多数朋友,还是公安当局本身,都认为他们是受我大字报影响搞南京事件的,公安人员还对一些被捕人员说他们与我是同案,却被关到一起,很可能是他们一时疏忽。

   南京事件被捕朋友,有的没有经验,不得不屈服。我劝他们要顶住,认为他们海派四个人(当时南京事件朋友只反三个,我告诉他们还有一个王洪文),并举了我对浙江事件预测的例子,说这种预测同样适合这一次,他们四个人,在半年十个月之内,大约当年10到12月前后,也会遭到一定程度失败。秦锋很奇怪,说:“你还这样顽固呀?!”然后我们就打赌。当时讲了许多话,因篇幅所限不详述。这事被公安当局发现,结果成了我的大罪行之一,也成为后来南京事件朋友为我呼吁,公安局为我平反的证据之一。

   1981年我再次入狱,在狱中写了二、三万字的《批判四个坚持》一文,在该文的一个附件中,(以及在回答审讯人员审问中),强调指出,这样搞下去,十年之内,必定会产生大规模的如波兰团结工会那样的动乱。(不知为什么,香港在出版我这篇文章时,把这个附件删去。)预言了后来六四那样的事件将在十年内发生。

   还有,就是在1988年,我上书中央,写评论,多次指出,一场大规模的冲突,即将来临。(参见后面附件上书和评论原文)

   从给中共中央的《建议书》中,你可以看到,我是最早提出实现全民大和解,最早提出建立民族团结和解委员会的人。但我的改革建议及和解建议,都是向有权利、有能力进行改革,有能力实现和解的中共领导提;不是像这些年的“和解人士”,向没有权利没有能力的反对派宣传。

   《短论数则》则批判中共基本路线和生产力标准,摸石头过河等一系列理论,论述了自由化、民主化,突发事件,改革程序(先政治,后经济),消除城乡二元社会等一系列理论。

   两文都强调一场规模空前的全国性冲突,正在来临,时间已经不多了。

   现在的情况,中共的镇压准备和镇压经验,当然远远超过六四。由于这一点,再加上中共六四镇压的血腥和恐怖,以及镇压以后社会道德的崩溃,迫使人们安于不公正的社会现状,使得产生社会反抗和动乱的阀值,大大提高。如果这种阀值停留在文革,停留在四五运动,或八九民运那个过去的水平上,特大规模的冲突和动乱早就发生了。正是这个情况,产生了社会稳定的假象。这是产生这些假象的主要原因,使许多人产生了稳定误判。

   但是,这仅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国人的反抗情绪,正在快速升高。这种反抗情绪,早已远远超过了八九民运。实际上已经接近、达到、甚至超过这个现在的阀值。我的判断,是已经超过阀值,处于超临界状态。(参见掘文《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偶然事件》)而处于超临界状态的事物,它的突变,处决于偶然因素,偶然事件,环境的偶然扰动。

   这里的评估方法很复杂。因篇幅所限,无法详谈。我只讲突发事件或革命即将来临的一个标志:这就是人们的愤怒情绪呈几何级数快速增长,急剧升高。

   大规模的突发事件,往往是在无预警的、在很多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爆发的。要预见非常不容易。绝大多数人和绝大部分政治人物都不可能预见。而在时间上能够预见突发事件的人,则更是少之又少,寥寥无几、极个别,甚至没有。但是,要引领历史潮流,引导社会进步,这种预见却非常重要。

   这些意见,供参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