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徐水良文集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本人关于平反问题的三篇文章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徐水良

2008-11-05

   有人说平反思维是奴才思维。把要求平反的人说成奴才。甚至国内网站上有人写了一首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见文后附诗),也被他们学习中共文字狱的手法,无限上纲,说成是奴才。

   未来民主政府总要给六四平反,为什么平反就是奴才?

   平反是每个中国人都良心需要,也是未来民主政府的必然立场。对英雄的平反就是表彰。未来民主政府应该大大表彰包括八九民运在内的中华民族的英烈们。

   相反,攻击平反这个中文概念的说法,恰恰是民运中争当奴才的几个人发明的!

   这几个人一直宣传告别革命,鼓吹“理解中共,体谅中共”,“良性互动”,纪念六四要“非政治化”,反对政治化、激进化。等等等等。

   他们胡说中国至少使用了两千年的“平反”这个词,即恢复事情的本来面目、平反冤案这种概念,说成是“共产党的词汇”,胡说平反就是“平反革命”,而他们主张告别革命,反对革命,是反革命,所以他们坚决反对平反。

   这种争论从十四、五年前开始,当时他们的谬论,遭到林牧老先生和本人的批评,王希哲先生也引用历史记载,讲清平反这个历史上长期使用的中文概念的真正含义,对攻击者进行批评。林牧老先生还痛斥挑起争论,发起攻击平反概念者,是民运毒瘤。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十多年来,在一些可疑人士和这些真正的奴才们的操作下,却越演越烈。他们不断挑起争端,使这个仅仅是一个用词问题的简单问题,变成了一个重大的争论问题。

   一方面,他们用他们自己习惯的奴才思维,说平反是奴才思维,认为平反只能由中共来平,而不能由民主政府来平;另一方面,他们用比平反更加胆小,更加糊涂的“重评”,(平反,至少肯定六四镇压是错误的;重评,却连正确错误都还没有定论!)“正名”(六四,八九民运这些名词,似乎没有正名的必要。正名,改成什么名字?改个名字,有多大意义?把一个重大的完全是实质意义的六四问题,变成一个名称正名问题,简直是开玩笑!),等等等等离谱胡说,来代替无论如何不算离谱,没有错误的“平反”概念,正是玩弄文字,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

   这些人什么理论也不懂,于是就用这种胡说八道,来故弄玄虚,装出有理论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他们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用不同的互相矛盾的理由来攻击平反这个概念。他们常用的攻击平反的一个表面极端激进的理由,就是说平反是向中共、向刽子手提要求,因而就是奴才。

   但是,即使是向中共提要求,也不过是提抗议提诉求的一种方法,有什么错?有什么理由说这样做是奴才?你们这些人不是不断写公开信,联名信,搞签名,互联网上到处传,到处拉人签名,有人还攻击不愿参与这种用得烂而又烂得联名信方式的人。你们这样向中共提要求,就是好事,怎么别人一提平反要求,就变成了奴才了呢?更何况你们提的要求,包括公开审判、释放被捕者之类,往往低于平反要求。

   说到底,他们用种种歪理,来攻击“平反”这个中文词,与他们鼓吹告别革命,反对革命,鼓吹纪念六四要非政治化,反对政治化激进化等等做法一样,只不过是想通过种种手段和歪理,来剥夺老百姓反抗中共的合理手段而已。

   附:国内网站藏头诗原文:

   七律:六十生日有感

   平野垂星夜色凝,反侧难眠思绪清。六旬春秋空怀志,四季寒暑箭光阴。振奋精神尚能饭,兴起剩勇做老兵。中土从来多壮士,华章绘就耀群星。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本刊发表《抓紧时机,平反六四》一文以后,有相当一些朋友提出异议,认为"平反"一词,是典型的共产党语汇,"独立媒体"使用中共词汇,严重不妥。为此,本刊特作简要说明如下:

   "平反"是中国人使用两千年的一个词汇,它的意思是恢复本来面目,汉朝,宋朝(如岳飞平反)等朝代都曾经使用过这个词。它与中共词汇完全无关。相反,把它说成中共词汇,倒是中共,或受中共影响的人,望文生义的说法。以为平反就是平"反革命",所以坚决反对使用这个词,这是这些年来,由于某些朋友对中国语言知识的缺乏而闹的一个语言笑话。过去国内一些朋友也持这种误解,为此产生很大争论。当时我和王希哲等都曾经说明过这个问题。可惜没有在更大范围纠正这个笑话,很多人仍然不知道。前些年海外似乎闹的更大,反对说平反。现在应该是纠正的时候了。

   一般情况下,作为异议人士,以使用含义明确的"平反"词语为好。过去的"重评",现在的"正名"当然都不错,但"平反"却更明确确切。平反这个词的好处就是肯定事情定被歪曲,因而就要恢复本来面目。"重评"等等,却不一定有这种意思。对六四,只有首先要恢复本来面目,即平反,才能进一步做其他事情,包括抚恤赔偿,追究责任等等。没有平反,恢复本来面目,就没有后面的一切。

   至于由谁进行平反,那是另外一会事。可以由人民来平反,也可以由法院来平反。中共把六四歪曲了,要求中共重评,正名,平反等等,例如像蒋大夫这样的要求,也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没有什么错误。有人坚决反对要中共重评,正名,平反,无论是因为他姿态高,还是帮中共解脱,那都是他个人的见解,如果硬要把这种见解强加给别人,客观上就是起帮助中共解脱的作用。

   --网路文摘编者2004-3-7日

再谈"平反"问题

徐水良

2004-3-8日

   由于这些年因使用"平反"这个词,闹了许多不必要的争论和矛盾,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有的朋友甚看作是立场问题。所以我这里继续昨天话题,就这个问题再讲几句。

   "平反","昭雪"等词,在中国已经使用很长历史,它们都与中共无关。这些词主要用在冤假错案方面。

   有的朋友由于语言知识缺乏,望文生义,认为平反就是平"反革命",因而反对使用"平反"这个词。这种做法,最早是由国内有的朋友闹起来的,当时矛盾闹得还不小,不仅闹得有一年六四呼吁搞不成,还伤了一些朋友的心。我当时为此曾经认真解释平反这个词的真正意义。後来王希哲还特别介绍这个词的历史应用。可惜这些解释及到最近,很多人仍不知道。这些年闹到了海外,也闹得很厉害。但因为是小事,而且过去已经作过说明,觉得没有必要去介入,如果解释,以我的性格,讲历史应用,不可能故意抹煞不提王希哲,而我不大愿意提到他。所以没有介入这种讨论。结果,在海外一些朋友中,使用"平反"这个词,成为有点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其实,我们不应该斤斤计较别人用什么词这类小问题,只要没有原则问题,不应苛刻。以"重评","正名","平反"这三个词为例,它们的意思分别是:

   重评:怀疑评价有错误,但不能肯定有错,因此主张重新评价。(究竟有没有错,不作结论。)

   正名:名字(符号)错了,要改正。(实质性问题有没有错,不作结论。)

   平反:肯定事情搞错了,搞反了,必须纠正,应该恢复应有的本来面目,改纠错的纠错,该表彰的表彰,该惩罚的惩罚。

   如果由我来选择,从民主异议人士的立场,当然会选择"平反"这个词。但人们愿意选择其他两个词,我也没有意见。更何况许多人讲"重评","正名"时,往往事实上讲的是深层次的"平反",而不是浅层次的"重评"和"正名"。例如这次蒋医生的正名,就完全是平反。尤其是国内朋友从安全考虑,使用比较模糊,温和,中性的"重评"和"正名",而不是态度鲜明,肯定和坚决的"平反",我们更应该理解。

   不过这里的问题倒是国内和海外反对使用"平反"这个词的一些朋友,恰恰把这几个词搞反了,把其中态度立场最鲜明最坚决的"平反",误认为其中态度立场最模糊,最不坚决的词。真让人哭笑不得。

   总之,我们应该注意大的方面,不不应该以自己的无知,把用词细节上升为原则甚至立场问题。以自己的偏执咬住细节,往往恰恰使自己产生真正的原则甚至立场错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