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1﹞


   
   初中读完,成绩够不上,我没有书读了。其实,我也不想再读下去。从小学到初中,胡胡沌沌,我也不知道读的是甚么,再读也没意思。
   家住九龙旧公共屋。屋里昏黄、暗淡,四壁剥蚀得黑一片、褐一片,几件烂家具上,抛满了破旧衣服和零碎杂物,彷佛垃圾堆似的。我一踏了进去,立时头脑发胀眼昏花。

   我想将无书读的事告诉爸,可他剥光了上身,面前摆着一瓶白酒,半碟花生,正自酌自饮,脸红耳赤的,喷出来的全是酒味,半眼也不瞧我。我话到嘴边,又忍回去了。他全神放在酒上。
   我倒卧在自己床上,双手屈后,枕着脑壳,痴痴的望向天花板。在左边角上,有一张蜘蛛网,当中潜伏着一个小蜘蛛,一动不动的,像在瞪着我。瞪我干甚么,难道你也想来欺负我?我想起了妈,想起了姐,想起了哥……。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因为穷困,爸与妈便是整天争吵、打架,好少好少理会姐、哥和我。到了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妈终于离婚了,姐随妈别家而去,哥与我跟爸。爸没有工做,本没有钱,却又赌钱、喝酒,全不顾家,哥和我除了有个臭地方睡觉、上不续下的吃餐粗饭之外,同野孩子无异。哥大我一岁,小学没读完,就离开了学校,接着又离开了家,跟上了甚么人马,在外面鬼混胡来,时有进出儿童院、劳役中心。对此,爸也不理睬,任由他去。至于妈和姐,自从离家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们,不知她们到了哪里,也不知她们怎么样了……
   爸喝完了一瓶白酒,醉醺醺的,额头、胸前、背后都沁出了汗珠,油腻一片,也不洗,也不抹,嘴中呢喃一阵,倒头便睡。
   蜘蛛网动了动,小蜘蛛冲了出来,又回到网中央去,像捕捉到了甚么吃的。看来,牠不是在瞪我,而是在觅食。我想起我也该找点吃的了……
   

﹝2﹞


   
   新学期开始了,学生们穿上校服,背起书包,欢天喜地的上学去。我却与他们相反,上穿衬衫,下着牛仔裤,走向我工作的店铺。
   无书读了,我自做主张,出来找工做。跑了许多地方,又嫌我年岁小,又嫌我人瘦弱,几费唇舌,一间小餐厅方肯收留我,让我收碗碟和洗碗碟。我开始了工作,一箩筐一箩筐的碗碟,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拼命的收呀,拼命的洗呀,分秒不停,手和脚刻刻泡在水里,色变皮皱,腰板时时弯下挺起,酸痛难忍,憋得天也昏,地也转。可老板还说我动作慢,要我抓紧干,要我努力干,又说我洗得不干净,要我这样留神,要我那样小心。没人在时,我偷偷的淌眼泪,流到嘴边,混着鼻涕,便用舌头来回舔,卷回嘴里,黏咸黏咸,再吸了吸鼻涕,一起吞回肚里去。也许我年岁实在还小,也许我人实在瘦弱,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活儿。可是,想到要吃饭,我又得硬挺下去。这天回到店铺后座,看到油腻腻的锅台,看到油腻腻的砧桌,看到油腻腻的地板,心头更不免一阵凄酸:虽说我已没意思读书,也确实无书读了,可学生们上学去的情景,终促我想起,我这个年龄,理应是个学生啊,怎么来到这个小餐厅的小房里了?以后日子长,怎么过啊?
   傍晚时分,老板笑嘻嘻的找我,递给我一个信封,说:「谭华,开学了,恭喜你有个新学期呀!虽差一天,你才做足一个月工,但我这信封里,装足了一个月工薪,你收下吧,明天不要上工了。」当日他收留我时,我就表明我是失学了,我会很努力的一直工作下去,现在怎么又突然地恭喜我有个新学期?而且工薪又用信封装着,叫我不要上工了?我想了想,明白了,他是辞退我,我被炒鱿鱼了!
   我拆开信封,点了点钱数,抽出多给我的一天工薪,退回给他。然后,我迈开脚,大踏步的走了,头也不回。弯弯新月,躲在云层边,窥视我拖着疲乏身躯,踏上九龙公共屋,跨进我的家。
   家中有失业的、醉酒的爸,有天花板角的小蜘蛛……
   

﹝3﹞


   
   再也找不到工做,我四处乱逛,漫无目的,看人,看厨窗,看花花绿绿的世界,天黑了,就回到屋的空地上,坐下来,观天,观星星,观黄白黄白的月亮。那月亮,弯了圆,圆了弯,也记不起弯了几回,圆了几回了。到了月亮特圆的那晚,清辉撒在我身上,我就会想起我的妈,想起我的姐,不知道她们在哪里,不知道她们是否也在赏月,不知道她们想不想我?
   有一天,在旺角街道上,我遇见了我的哥,谭昌。他头发长至披肩,额前一绺,染了淡红色,蓬蓬松松,像一束快将枯萎的杂草,摇呀晃的;脸倒是方方正正,大眼,高鼻,厚嘴唇;上衣和西裤又很不相称,衣又宽又长,裤又窄又小;与稻草人相像。他身旁还有一班人,个个时髦追潮,标新立异。
   我走上前去,向哥打了招呼,说:「哥,你怎的老不回家?」
   「家?」他看看我,答道,「哪里是家?」
   显然,九龙公共屋里的那个家,他不以为是家。我也说不上甚么,因为,确确实实,那里也只有一个失业的、醉酒的爸和一只小蜘蛛。我想了想,告诉他,我没有书读了,也找不到工做。 他哼了声,道:「跟我吧,捞世界!」
   那班人挤眉弄眼,怪模怪样,附和起来:「跟来呀,我们大哥包你吃、住、玩,样样舒服。」
   「哥,」我说,「你要自重,不要再进儿童院、劳役中心了。」
   「进了,又出来,有甚么?」他掏出香烟,拿起一支,点燃吸起来,白烟缭绕。
   那班人哗声大作,当中有声音尖酸刻薄的道:「你还没有资格与我们在一起,回你的家去吧!」
   一些人已经稀拉前行了。哥看看我,甩甩手,不再说甚么,便也随了他的人去。他大约也认为我不够资格的。
   
   

﹝4﹞


   
   过了年,在屋的空地上,我结识了一个女子,叫张玲玲,年华十六,与我同龄,还同学历,都是读到初中便辍学了。谈呀谈的,就相熟了。她知道我没有工做,便带我到她做工的工厂里找老板,给了我一个打杂的位置。
    那是间小玩具厂,只有十多个工人,大半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且差不多都是油脂腔调,油脂打扮。我成了她们调戏的对象。
   为了收取低微的酬劳,维持自己的生活,以免向爸讨钱,看爸脸色,我不理会别人的嘲弄,坚持干下去,何有个好朋友──张玲玲在呢!
   张玲玲对我确是好。黄昏后,她约我逛商场,看戏。为了答谢她,领了薪水,我也请她上酒楼大吃一顿。我与她在一起时,心里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不过,我也有点不好意思的,那是她的手脚不安份,常常摸遍我身躯,还要拥抱我,吻我。
   一天,她说她爸妈外出旅游,家中无人,带我到她家去。那是个三房两厅的单位,整洁、优雅,我跨进的时候,生怕将它弄脏了。她爸妈住了一个大房,她住一个小房,还有一个小房空着;她说那是她哥的,她哥到外国留学去了。说罢,她让我进入她的房间里。
   房间里柔和得很,舒服得很,我小心地坐在床边的小上,她就坐在床沿。我们对望着。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景。
   我想起了我家里失业的、醉酒的爸和天花板角的那只觅食的小蜘蛛……
   「你有这么好的一个家。」我说,「你应该继续读书的……」
   「读书为甚么?为甚么要读书?」她嘻嘻的笑起来,「我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有钱花,缺少的是刺激、开心;我打那份工,爸妈就不同意,我硬去,闹着玩,赚钱买花戴,为的就是这个。常言道:『人生几何,醉酒当歌』……」
   她滔滔不绝的说起来,说到的士高,说到一些影片。据我所知,那都是些有色有情的东西,是「儿童不宜」的。接着,她从床底下翻出一些裸男裸女杂志、相片给我看;这就似乎更超出儿童所为的了。后来,她竟从衣柜的角落里,摸出一瓶丸仔,倒出两粒,让我吃。
   她瞪着我,说:「吞下去,我也吞两粒,一会儿,会有一个美妙的世界出现……」
   我知道那回事。我没有胆量、也不想依照她的吩咐来办。
   看来,她知道无法达到她的某种企图了,于是她不满意了,发火了,杂志、相片像雨点般抛向我,要我立刻离开她的家。
   

﹝5﹞


   
   我住处上层楼的人家搬走了,单位空了出来,因为管得不严,晚上常常被一帮男女撬门进了去,嘻哈喧哗,扰乱四邻,也没有人敢干涉。 我卧在床板上,望着天花板,就只听得轰隆轰隆的响,角边上那小蜘蛛,似乎也受了惊,来回的走动,只有失业的、醉酒的爸,睡得像死猪般毫无反应。
   实在忍受不住了,我奋起走上楼去,要看清究竟。从气窗里窥视,只见几支洋烛忽闪忽闪的亮着,一部收录音机,正在牛吼猪嚎般的鸣叫,几个男女,有裸了上身的,有只穿一件底裤的,随着那狂荡的叫声跳呀转呀,混在一起,挤撞相拥,跌到地板上,滚上翻下……。忽然,我的眼睛睁大起来,凝聚不动了。我看见那人堆中有我的哥谭昌,还有张玲玲。这大约也是刺激,也是开心!我想大喝一声,要他们停下来,不要打扰邻人;但我又不屑于开口,我知道我即使开了口也无用处。我掉转头,走了。
   再也不想混在玩具厂的女人丛中,再也不想见到张玲玲,于是我炒了玩具厂老板鱿鱼,离开了玩具厂。
   心头似乎有股莫名的轻松,可是我又失业了,也加到爸的行列中。
   

﹝6﹞


   
   十分有幸,不久后,在一间电子厂里,我又找到了一份包装工。更有幸的是,我的主管,是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在学校里就认得的。他叫何志恩,读完中五,出来做工,很快就当上主管了,真个出息。在熟人手下工作,我加倍努力,加倍认真。
   在街上买到甚么好吃的,我会特地带点回来,送给何志恩;听到甚么新鲜事儿,我也会向何志恩转述;然而,他既不接受我的东西,也不大听我的说话,往往只是淡淡的道:「你这是怎搞的呀?」打完包装后,在木箱上,要用英文写上货物名称、编号、运往何处等;我写了,他却常训令我要写得直点,写得漂亮点,完了,还是淡淡的那句:「你这是怎搞的呀?」
   我想是我读不成书,做事也不成器,难免不被人看低和迁怒。所以,我没有怪他,还是尊重他,想请他吃饭。有人很为我打抱不平,说我工作已经很不错了,为甚么要受他的气?为甚么要巴结他?我心平气和,认为他也的确出息,交个朋友嘛!
   又一批货出厂了,可是,一部份被退了回来,因为,木箱上付往的地址写错了。那是我写的,我知道这回问题不小。果不出所料,何志恩炒了我的鱿鱼。
   还是有人为我打抱不平,说算我写错了,可他当主管的为甚么不核对,他也应该负有责任!可这道理到哪里去伸诉,有谁肯听?算啦!
   我再次失业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