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期望╱短篇小說]
王先强著作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期望╱短篇小說

   星期天,照样早起,不必上学,我就在书桌前坐下,读书学习。

   六年级的期终考,就快到了,成绩是关系到中学派位的,我更应下点功夫。

   九、十点钟的时候,走廊里热闹起来。妈妈和阿姨阿婶们,吱吱喳喳,着家常,相约去街市;爸爸去找亚伯亚叔,一边讲着昨天的「跑马」,一边高喊「开台」。整个公共屋,沸腾了,楼上楼下,一片喧哗,和着外面种种嘈音,只听得嗡嗡响,分不出是甚么声音了。

   像有狗在扒铁闸,要闯进我家里来。我回过头去一看,虚掩的木门已被撞开了,只见在铁闸的间隙中,伸进半个单车轮子,左右扭动;再将眼光望向铁闸外,是斜对门的炳仔骑着单车,正向我挤眉弄眼,──唉,是这么一条大狗!

   他的正名叫李炳,和我同班,是朋友又是同学,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大家叫他炳仔,我也叫他炳仔,正像我正名叫严大明,人叫阿明,他也叫我阿明一样。

   我明白,他现在是要我到楼下去,同他一起骑单车玩。

   我摇摇头,指指课本,意思是要习功课,不能去。

   「书呆子!」他骂了声,双脚在地上往前一蹬,半个单车轮立即缩回去,转向升降机那边,再一踩单车踏板,嗖的声就射走了。

   中午,我出来走廊里走动走动,松松筋骨透透气,以便提神醒脑能更好地学习。

   嗄声,我双脚之间,被狗窜过;这楼上,有许多家人养狗,有时逃脱了,就到处乱跑,闹得大家不宁。我低下头来,看是只甚么狗?呀,不偏不倚,又是半个单车轮!这时,后面咭咭的笑开了,是炳仔的声音。

   我跨开脚,回过身来,正经的说:「喂,碰断脚骨,不是玩的!」

   炳仔下车来,将单车往前一推,单车便脱手往前滑去,三数公尺远处平平稳稳的靠在墙边。

   「一流技术,毫毛不伤,不要拍!」他双手扠腰,满头大汗的对着我说,「读饱书了?」 我看看我的双脚,笑笑,没有说甚么。

   他忽然搭着我的肩膀,又说:「天热得很,吃完饭后游水去,好不好?」

   「你爸爸准许?」我问。

   他爸爸和我爸爸也是好朋友。他爸爸叫李江源,岁数是四十出头,高高大大,人称「高佬」;我爸爸叫严广森,也是四十出头,矮点胖点,便是「肥佬」。不论高矮肥瘦,都是普通打工人,早出晚归,两头摸黑,白天不会在家。但是,只要炳仔放学回来,他爸的电话必到,又查又问,又嘱又咐,晚上回来,还要照样唠叨一遍,一心望子成龙。我爸虽姓严,对我可没这么严。

   炳仔爱游水,他爸偏不准,一怕出意外,二怕玩惯了,荒废了学业。有一次,炳仔偷偷去游了,湿了的游泳裤,不敢晾出来,便捏做一团,藏到衣柜里去。过了一段时间,他妈打开衣柜找衣服,翻出那条游泳裤,像一块铁饼般硬绷绷的,周围的衣服都变黄了。 他妈审视研究了好久,喃喃的道:「怎么有水?楼上漏水,地板上冒水?可又怎么流进衣柜里来?真的怪了!」

   他爸看了又看,也连声说怪。

   炳仔在一旁,笑不得,哭不得,不敢吭声。

   炳仔和我讲起这件事,说以后要小心了,如被爸爸发觉,可要遭到教训的。现在,他又要去游水,不怕了?

   他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湿淋淋的手往裤上一擦,说:「我爸妈都去加班,不在家。」

   停了停,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这一回,游泳裤拿到你家去晾!」

   好家伙,想的尽是鬼主意。我踌躇着,没有立即答应他。

   他瞪了我一会,忽然带着羡慕的口气说:「你爸管你不紧,真好,你够运气!」

   这算运气?我爸虽对我宽,可我并不敢放松我自己。

   「我想,学习要紧;考不好,不是玩的。」我伸伸腰,舒舒胸,说。

   他哼了声,耸耸肩膀,说:「那有甚么,我闭着眼,也考它个八、九十分!」

   他天资不错,人聪明,吸收力强,反应也快,是班上的高材生,这不假;可闭着眼,也能考得好,就夸大了。我不会同意他这个讲法。

   「你睁开眼,就考一百零一分了?」我也瞪着他,说。

   「无谓讲多了。」他嘟嘟嘴,望了望他的家门,想回去了的样子,说,「一句话,游水,去也不去?」

   我摇摇头,表示不去。

   「书呆子!」他说着,摸出锁匙,去开他家的铁闸了。

   天黑了,斜对门那边,传过来炳仔爸的叱骂声,隐隐约约的,甚么游水呀,危险呀,甚么讲假话呀,不学习呀,停了停,又像在讲道理,勉励人向上,总之,我也听不清楚,但我想,肯定是炳仔出了问题,他爸教训他了。

   我爸爸打了老半天麻将,回来吃午饭后,睡了两个多钟头觉,起来就看报纸。现在,他枕着沙发扶手,半躺在长沙发上,翘起一只脚,挂到另一边的大腿上去,上下晃动。妈妈在厨房里忙家务,他也不过去帮手。闻见了斜对门的声浪,他就凝神侧耳的听了好一会。

   「阿明,那个『高佬』在吵甚么,是和炳仔妈打架?」他大概听不出甚么,就侧过头来问我。

   「是在骂炳仔吧!」我说。

   爸爸转正头,眼睛望着天花板,不说话了,又上下摇动他的脚。好久好久,差不多要吃晚饭了,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瞟了瞟我,说:「『打工仔』,日不出就要去,日落了还不回,捱足六天,才得这一天透气,明早又要去捱了。『高佬』连这一天都不要,还去加班。我可不,搓几圈,松下筋骨。阿明,你可不要像我,你应认真学几个四方块,学几个ABC,那么些个学府,能去,我拼死都会让你去,去捞个甚么士回来。就看你的了。」

   他说着说着,激动得坐了起来,对着我继续说:「我本来也不差的,只因为家穷,连中学也读不完;『高佬』倒是满肚子四方块,却又不晓ABC,合该倒霉,都是『打工仔』资格。我们在一起,就常聊学问的重要性。要是有学问,我们也可以当他一个半个经理。所以,『高佬』对炳仔抓得紧,非要炳仔学到学问不可。阿明,我对你也有期望,你将来一定要出个头,『工』字就是不出头嘛!」

   他竟站起来,搂着我,动了感情的说:「我知道,你是乖仔,你晓得道理,我不说,你也学好,所以我放心。」

   说罢,他又伸长耳朵,听斜对门的炳仔爸说些甚么。

   爸爸的心,我明白。我不会辜负他。

   小学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几十个同学,将分配到各个中学去,各散西东。接教育署派位通知那天,同学们都端着心事,规规矩矩的回学校来,看自己是派到哪一间中学里去;学校也郑重其事,将每一个学生获派的学校,大字列出,贴在办公室门口。我还没有挤上前去看,有人就向我祝贺,原来我被派到的是名牌学校。这时,我环视四周,同学们的表情已各有不同了。有两、三个女同学,躲到校园那边大树后,像是在抹眼泪;在校园中央,却见炳仔在趾高气扬的发议论,也听不清楚是说些甚么。从班主任手中领了派位证的人,三五成群的,站在校园中谈论开来,闹哄哄的。

   原来,炳仔也是名牌,与我同一间中学;除了我和他之外,就没有第三个名牌了。可见名牌之难,也怪不得有人要掉眼泪了。

   入夜了,我和爸妈正在看电视,忽听见门外高叫:「『肥佬』!『肥佬』!」

   我爸爸光着脚板,一边去开门,一边喃喃的说:「这个『高佬』,三更半夜,鬼样嘈!」 门开处,炳仔爸一边走进来,一边嚷道:「梦想不到,梦想不到,就这么进去名校了!我打听过,有个『有钱佬』到那名校去,想花五万元,买一个位给他儿子,还买不到。能进去,真梦想不到!『肥佬』,我奖五百元给炳仔,你奖甚么给阿明?」 他鼻梁上架一副眼镜,说着说着,简直是手舞足蹈起来了。

   炳仔也闪进来,走到我身旁,低声说:「我要买电脑啦,最好的,起码一万元,我爸答应了。」

   我爸看这情形,笑着说:「五百元,少不少些?」

   炳仔爸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连回答:「还可以商量,还可以商量!」

   「你要加六个星期天的班,才能得到五百元吧?」我爸问。

   「加多少个星期天都不要紧,这是值得的。」炳仔爸昂头挺胸,很感满足。

   炳仔听着,一把跳上去,抓着他爸爸的胳膊,嚷道:「好,好,再加二百!」

   炳仔爸挥了挥手,随口答道:「好,再加二百,奖七百!」

   炳仔拍手欢跳了起来;他倒是知足。

   大家嘻嘻哈哈,闹了好一阵,炳仔爸和炳仔才回家去。

   正厅里平静下来后,我爸搂着我,在我脸颊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我知道,这就是我爸给我的奖励了;可这是比甚么都要宝贵的,我珍惜这一吻。

   新的学年开始了,我和炳仔也算有缘,又编到同一个班里。

   学期中,进行班级乒乓比赛,一年级的决赛,是由我和班上的罗兴对阵,结果,我冠军,他亚军。

   罗兴是留级生。上一学年的一年级乒乓冠军,是由他夺得,这一学年,却败在我手下了。

   在小学时,我是全校的乒乓冠军,炳仔常在二、三名之间沉浮,想不到,上到中学来,他却榜上无名。

   罗兴和炳仔成了好朋友,天天一同来约我去打乒乓。我知道,他们是想学我的长处,抓我的弱点,将我这个冠军夺去。

   不瞒大家,我是运动健将,跑步、跳高、跳远、足球和羽毛球等,都有两下子的,而乒乓球更是我的拿手好戏,自然不怕和他们打,在打的过程中,我也在进步,想抢冠军去,我以为难!所以,我也就天天和他们打。

   炳仔起得很早,摸黑到学校去霸占乒乓桌,以便在上课前打;下午放学了,他们也在学校里打到差不多摸黑,才恋恋不舍的回家。

   我遵循学校时间,没有像他们那样的下死劲;又因为小学是以学中文为重,上来中学却是英文为主,功课慢慢的吃紧起来,我就只好用更多时间去应付学习了。

   一天,放学了,我背起书包,正要回家,罗兴和炳仔拦住了我的去路。

   「阿明,」罗兴右手拿个乒乓板,往左手掌拍几拍,嘴唇一翘,露出两个大白牙,说:「怕了?」

   「怕甚么,」我只好站下来,摆开架势,道,「你们有本事,就夺我的冠军去。」

   炳仔抢前一步,搭着我的肩膀,伸长脖子,动动头,说:「不怕,就来打呀!」

   「考完试后,再跟你们打。」我昂着头说。

   上一次,班主任派英文测验卷时,曾点了罗兴的名,说他又是不及格,并忠告如再留级,就别无他法,只好转校或退学了。看来,他无动于衷,对学习一点都不着紧!我想着,便又道:「你们功课都做好了?都懂了?」

   「你除了功课、考试,就再也没有甚么了。」炳仔挺挺胸膛,嘟嘟嘴巴,说道,「我真想不通,这有甚么可忧虑的?」

   「我不行啊,那些英文,不懂的太多了,光查字典,就查得我眼花。」我说,「学业,是老老实实的东西,开不得玩笑。是不是,罗兴?」

   「明白告诉你,」罗兴挥了挥乒乓板,两个大白牙摆到我面前,说,「上学年,我肩膀都打酸了,才打出个冠军来,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我宁愿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将这个冠军拿回来,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

   罗兴下这个决心,使我呆了,无话可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