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广场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广场]->[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中華民族─沙葉新感動人的幾個新細節(图)/朱健國.519.]
维权广场
·微软Windows XP今日正式退役 不再提供更新/南方网.677.
·老生常谈上网安全事项/一片净土.678.
·大陆百姓上网安全事项须知/一片净土.678.
·致香港大学生,六四问题的几个澄清/王丹.679.
·为柴玲辩护/王丹.680.
·中国民主革命派的基本立场/倪育贤.681.
·曹长青:她让我一次次落泪.682.
·一切都有可能/东海一枭.683.
·茅于轼怀抱两个怪物/苏中杰.684.
·三妹:人之常情和人之常理.685.
·声援支持《天安门》制作人/武文建.686.
·从我四次被“告密”谈起/曹长青.687.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组图)/艾鸽.688.
·识破形形色色的告密者/郭罗基.689.
·我们不仇富,我们与不公平有仇/五岳散人.690.
·女杨佳的修脚刀就是自由的钥匙/陈永苗.691.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曾节明.692.
·并非多余的唠叨/武文建.693.
·断子绝孙!现在我们到底还能吃些什么?/肝胆俱裂.694.
·邓玉娇的三个结局/时寒冰.695.
·邓玉娇案背后藏着多少秘密?/时寒冰.696.
·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697.
·对5.10案中涉嫌强奸犯罪的嫌疑人黄德智提出控告/夏霖.698.
·8964北京几千百姓对抗坦克 大屠杀本可不发生/高光俊.699.
·邓玉娇极有可能在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注射药物.700.
·邓玉娇为什么值得表彰?/高旭东.701.
·网络发起百姓上街散步声援邓玉娇.702.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703.
·震撼!玉娇案 大陆媒体人发出最强音!/杨继斌.704.
·面对亡灵我们唯有羞愧/唐柏桥.705.
·神化天安门运动是我们的心魔——/王力雄.706.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707.
·“大快人心!人民万岁!”(组图).708.
·邓玉娇案的疑点与谜团/张耀杰.709.
·创伤难愈—从董乐山的骨灰谈起/茉莉.710.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张三一言.711.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712.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张三一言.711.
·跳出评论邓玉娇案的误区/袁红冰.712.
·高智晟失踪5个月 大哥只身进京寻下落.713.
·中共精心套制的伪案/郭国汀.714.
·邓玉娇事件是一次高级策划/网络无名氏.715.
·邓玉娇案四大后援团联合声明:惩办罪犯黄德智.716.
·爆永隆内幕 告诉你为何我们怒了!/石首中学生.717.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民运和民运人士/老乐.718.
·解剖“自由中国论坛”这个麻雀的意义/老管.719.
·“事后诸葛亮”可以休矣/再谈六四反思.720.
·中共最高国安绝密刚刚就这样的泄露了.721.
·中共最高国安绝密刚刚就这样的泄露了/火眼金睛.721.
·跟共产党能够对话吗?/曹长青.722.
·张三一言和唐柏桥痛批刘路论石首百姓是暴民.723.
·最新:大多中国人权律师遭打压仍不能执业/方咏冰.724.
·还六四?都石首了﹗﹗/8964.726.
·谁是孙东东精神病门的真导演?/华明.727.
·共产党改变了吗?/曹长青.725.
·新版中共最高国安绝密刚刚就这样的泄露了/阿波罗.726.
·“绿坝”泄露的秘密/章天亮.727.
·内部消息首次曝光中共战略绝密/国安.728.
·紧急呼吁关注郭飞雄安危/张敏采访报道.729.
·血腥鎮壓維民的新疆七五事件是北京六四事件的翻版/張英.730.
·中国学者是不是废纸生产者/环球时报.731.
·各族人民的共同灾难/梁京.732.
·傅希秋会长作证公布7位维权律师声明/华府消息.733.
·俄3万华商财产遭血洗责中共见死不救/大纪元.734.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张三一言.735.
·“逢共必反”三解 /张三一言.736.
·华盛顿邮报呼吁美国国会拨款支持突破网络封锁/.737.
·超过10万人签名声援高智晟/傅希秋.738.
·武汉锅炉厂千人堵路群体事件接连发生/大纪元.739.
·郭飞雄一信转出 狱方承诺即转的另一长信被扣/张敏.740.
·公盟被罚142万,许志永博士面临监禁/博讯综合.741.
·审判藏人使用的“花招”让中国法律蒙羞/唯色.742.
·律师发表递交释放高智晟请愿书声明/大卫∙ 泰勒.743.
·大陆作家安然惊人之语:新疆75 为何本拉登沉默.744.
·杨佳案“造谣者郏啸寅”归来/石扉客.745.
·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陈永苗.746.
·吉林通化钢铁工人创造维权抗暴的经典/追踪更新(图略).747.
·我为何逃出中国/刘建永.748.
·通钢:不让别人活的人自己就很危险/曹维录.749.
·杜光:在贱民家庭的阴影里挣扎成长.750.
·需要,是民运维权合作的大理由/张三一言.751.
·三妹给关心中国民主的朋友们的一封信.752.
·揭秘:大规模封网后新疆为什么有50多个活跃的IP?.753.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滕彪.754.
·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张三一言.755.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曾节明.756.
·09.7月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最新排名与分析/上海维权.757.
·公盟关于同意接受社会捐款 用于履行税务行政处罚决定的公告(图).758.
·中共覆灭的前兆/孙延军.759.
·法律学者范亚峰谈公盟被取缔事件/凯文.760.
·顾潇,英雄的母亲中国人的骄傲和榜样!/希望之声.761.
·抓捕人讲究季节/老乐.762.
·有關公盟缴税罰款被拒绝的公告/公盟文件.763.
·刘路打人,为什么杨建利却表示要做假证?/郑科学.764.
·公盟走投无路,但天无绝人之路/昝爱宗.765.
·通钢事件给人们的启示/魏京生.766.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767.
·给打算最近加盟《博讯》的一位朋友的信/言信.768.
·艾未未重回成都 刘艳萍深夜获释/苏北.769.
·历代中共领导人制造矛盾的理论与实践/吴学灿.770.
·虚伪全国总工会:企业改制未经职代会通过则无效.77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中華民族─沙葉新感動人的幾個新細節(图)/朱健國.519.

(博讯2008年11月17日发表)

   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中華民族─沙葉新感動人的幾個新細節(图)/朱健國.519.

    沙叶新(右)与朱健国合影(2008年10月14日下午于上海沙寓)

   幸遇先生沙

    沙葉新先生是感天動地的思想勇士,我以為他理當是二○○八年度「感動中國的人」。

    「男兒自有真」。從師從恩師黃佐臨啟蒙,到青出於藍別樹一幟,從話劇創作走向思想衝刺,從體制內黨文化走向體制外自由共生,從回民傳統走向普世價值,沙葉新不斷刷新其真話真情真知真理的「挖祖墳」感召力。上世紀八十年代,他逆鱗「太祖」的代表作是欽禁話劇《假如我是真的》;新世紀,其血熱中華的「命運交響曲」是療治中國偽現代化後極權時代的「四化」雄文:《「表態」文化》、《「檢討」文化》、《「宣傳」文化》、《「腐敗」文化》;新近,更有「天譴論」、「毒奶問」讓天下風走而響應……

    沙葉新打破將藝術、學術與思想探索對立的二元論,既不排斥「身衣學術的華袞,粹然成為儒宗」,也沒有「為昭示後世計,自藏其鋒芒」,對李慎之、王元化皆心儀不已,一面以《風雨蒼黃五十年》為旗幟,跳出壕塹大寫抨擊時弊「四化」雄文,一面繼續創作《江青和她的丈夫們》、《幸遇先生蔡》等新話劇,以《中國新文學大系》第四輯戲劇卷主編主持三十年話劇改革研究,沙先生可謂融作家、學者與戰士於一身,文武雙全。

      即便有了這樣強烈的感動背景,近日與沙葉新先生相見,仍然又有刻骨銘心的新感動,油然「喜此時幸遇先生沙」。 沙葉新有話劇名為《幸遇先生蔡》,說的是蔡元培創立北大精神的故事,劇名借用老「北大校歌」之歌詞。

      此時,讀過余秋雨的「含淚」說,看過其食言「拒絕一切官方榮譽」而伏謝欽賜「大師」稱號,自我宣佈「余秋雨故居為國家文物保護單位」,上海文化界的三千年未有之犬儒讓人何等悲哀!但二○○八年十月十四日下午,這一悲觀得到改變,其時到上海探望病中的沙葉新先生,兩小時開懷放談,一次次深深敬歎。

      我想,沙葉新先生對上海文化界犬儒化的力挽狂瀾,也足以讓上海人「喜此時幸遇先生沙」。

      民諺:「一娘養九子,九子九個樣」,大上海豈能任由「含淚的余秋雨」邀寵搖尾?在「自由朱學勤」之外,還有「獨立沙葉新」!二人聯袂冒險發表「天譴論」,狙擊「余含淚」御用新潮,朱、沙二人似乎決意構建上海新的「自由精神雙子座」。

      與歷史照片比,年近七十的沙葉新瘦了不少,但與動手術和化療前相比,只是面色略有疲乏,好在雙目仍炯,壯志依然。依舊幽默,依舊俏皮,依舊勇於「圖窮匕見」,真知灼見,「大珠小珠落玉盤」。好漢不提當年勇。三十年銳氣不減,三十年自由不羈,這才是「我心永遠」!一個人一時智勇不難,難的是三十年始終銳不可當!這才是路遙知馬力,這才是百煉成鋼。回顧起來,沙葉新先生讓我感動的新細節,歷歷在目。

   江澤民時代敗壞整個中華民族

    沙葉新先生自以話劇《假如我是真的》轟動海內外起,就以說真話而聞名於世。連名片上都是別具一格的真話:「沙葉新──上海人民藝術院院長──暫時的;劇作家──長久的;某某理事,某某委員,某某教授,某某主席──都是掛名的。」

      只有相逢說真話者,才會有強烈的「讀書不如訪談」之感慨。當說到前中共江總書記時,沙葉新竟然毫不留情地說:「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一個(中華)民族!」──一個新感動頓時流遍我的全身:沙葉新還是一個體制內的中共黨員啊!以他在體制內六十年的體驗,以他的大智慧,不可能不知,江雖然退下來了,其實還有太上皇之威啊!縱然沙葉新的兒子在美國,可他和夫人還生活在「上海幫」嚴密控制的上海灘啊!如此逆鱗太上皇,要準備擔當多大風險!難怪有人懷疑,發病之前還能在冬天洗冷水澡的沙葉新,是否因為「過激言論」而「病從口入」呢?

      他明知這不是閒聊,而是接受正式採訪,面對著攝像機、錄音機和照相機,如此清晰地「犯上」,且不斷重複,這可是「文死諫」者也要猶豫的。沙葉新如此「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不啻是對天下犬儒焦大的當頭棒喝!除了「余含淚」之流,誰能不感動?

      在震撼人心的《「腐敗」文化》中,沙葉新曾手捧赤心:「上海是一個虎穴,還有一個更大的虎穴是政治局。有人嚇一跳,說我膽敢懷疑政治局?我說,為何不能懷疑政治局?他說,這種話你怎麼能說?我說,為什麼不能說?聞一多有首詩:『有一句話說出來就是禍,有一句話能點得著火。』如果一句話能點起反腐的正義之火,即便我身陷火海,禍及自身,也在所不惜。中國總要有人說話,哪怕五千年都沒有說破,如今也要說;如果不說,誰能猜得透火山的緘默?如果火山一旦爆發,那就不是我一人之禍,而是國家之禍,是民族之禍,是蒼生之禍!」現在他說「江澤民時代敗壞了整個一個(中華)民族」,再次證明他英雄到老不入佛!英雄雖病刀不老!

      「一個不允許別人對他說『不』的人,絕不可交;一個不允許別人對他說『不』的民族,也難以為友。」沙葉新有此名言,自然批評無禁區,對任何人都敢於說不。哪怕是昔日同學好友!哪怕是今日太上皇!哪怕是「六四」時坦克隆隆,他也為死去的無辜者公開帶了三天黑紗!

      沙葉新志願「天下無敵」,從不將任何人視為仇敵,他充滿醫治一切「精神病人」的「懸壺」情懷。

   上海盛產「二丑藝術」

    為何「上海是一個虎穴」?其時我們談到上海文化和上海文化人,對話是這樣的──

      朱:你對上海文化界改革開放三十年怎麼看?為何「上海是一個虎穴」?

      沙:上海不是領時代之潮流的,至少這三十年,它是起了個壞作用的。上海是一個商業城市,他們都說我有一句非常精彩的話,包括上海文人,上海人他只做無本的生意,只敢於做無本的生意。

      朱:上海文化人首先選擇保險、安全、有大利益的事情?

      沙:上海人不願意做無利的買賣,他明哲保身,他要將本求利,他要精打細算。他只能是什麼呢?他只能是這樣做,包括上海文人也是這樣的:他可以在文人面前講講官府怎麼樣,在官府面前他可以罵罵文人,哎呀!這人怎麼怎麼!

      朱:就是魯迅說的「二花臉」那種人?上海盛產「二丑藝術」?

      沙:叫「二丑」嘛!魯迅先生就是在上海寫的《二丑藝術》嘛!這個現在也是這樣的啊,(上海文人)他假如說要敢說話的時候,他有兩個條件:一個條件就是我是安全的,其次是一定要有利益,利益第一。你要妨礙我的利益,那就不行了。這是很典型的上海人,這就是上海這個城市。現在這種體制之下,上海同是一個太陽照著,同是一個黨領導,在這樣的後極權時代,你說它怎麼可能領時代之風騷呢?!不可能的。就是像我這樣的人,也根本不值得一提的,大家都說我了不起什麼的,是因為上海整個的文化土壤、空氣一塌糊塗,才顯得我像芝麻裡面的一顆綠豆。不,不合適,我不過是綠豆裡的芝麻一樣。

      朱:你這樣謙虛!你既不是生在上海的上海人,也與你所說的許多上海文人完全不一樣。魯迅說皮日休是「一塌糊塗的泥塘裡的光彩和鋒芒」,你是上海這個「一塌糊塗的泥塘裡的光彩和鋒芒」!

      沙:我認為上海它總體上是這樣(一塌糊塗的泥塘)。

      朱:雖然你遵從「連眼珠也不轉過去」的輕蔑法,不願公開提及「余含淚」,但你關於上海文人做事一求安全二圖大利的兩點概括,可能真正抓住了余秋雨之類上海文人的本質了。

      沙:當然這和整個國家都有關係。九十年代之後,由於共產黨為了使自己的合法性能站住腳,小平就講「停止爭論」,他就是想要把經濟搞上去,來取得它的合法地位。但是,後極權時代一個最最明顯的特徵,就是政治上(的專制)它絕對不會放棄,儘管它已鬆動很多了。

      朱:就是說,中共已從以信仰、理想、民主、公平為立國之本,衰落為以經濟建設的成效作為它的政權合法性,即使這種「經濟建設」以犧牲當代百姓的自由與健康,犧牲未來子孫的立足之地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沙:那麼這就會影響整個社會,影響整個臣民吧,它這個目的是明確的。於是對知識分子的籠絡、拉攏、腐蝕,在九十年代是最為嚴重的,高校的腐敗都是駭人聽聞的。

      朱:當年以反右、文革殘害知識分子,是政治腐敗;現在以高薪獎金博導教授等等名利腐蝕知識分子,是經濟腐敗,六十年來的新中國,知識分子始終在遭受腐敗專制的摧殘。現在的高校腐敗其實是執政黨毒害知識分子的標誌。

      沙:是啊,今天的知識分子,包括高校的知識分子,本是文化的傳承者,但這些人都腐敗了,還有什麼文化可言哪?!

      朱:上海的高校腐敗與外地相比,有什麼特點呢?

      沙:我沒做過比較,但是我非常關注這個事,前不久跟鄧正來先生在一起吃飯,他專門跟我講了這個高校腐敗,所以我也很關注。今年我在香港做了兩次演講,一次是給香港教會大學,一次是給尖沙嘴的文化中心,其中都涉及到教育腐敗,但是我這還是只能叫「隔靴搔癢」,因為我畢竟很久沒有去過大學,但是他們是個中人啊,都是在什麼吉林大學啊、什麼北京大學工作過的,他們講起來是有根有據的,那真是駭人聽聞。鄧正來先生講,在高校,首先(研究課題)項目權是掌握在領導手裡,你是政治上可靠、聽話的人,就把項目給你,這些項目有些幾百萬,有些幾十萬的。

      朱:項目的承擔者就可從項目經費中得到出國等等好處,就像官僚一樣可以公款報銷「吃喝嫖賭」。現在高校通過這種項目腐敗來籠絡和牢牢控制一些知識分子。許多犬儒和「焦大」,就是這樣產生的。

      沙:還有很多手段,項目是其中之一,還有職稱。

      朱:對,還有職稱,一個博導,就可讓好多人變節投降。

      沙:這個我不是專業的,你在網上可以搜一搜。職稱它是這樣有牽制力,子女也那個樣,你的子女能不能讀大學,是每個教授、每個知識分子都切身關心的。

      朱:是啊,像趙紫陽那樣甘願犧牲家人的確實少,連胡耀邦也因考慮到兒子的仕途,而不得不違心做檢查。

      沙:哎,你子女讀哪個學校都是有關係的。評職稱也是這樣的,你說,現在怎麼博導那麼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