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来源:开放

    ● 中国实体经济的败象早已在欧美金融海啸之前的今年初巳经显露,这场海啸将会进一步恶化中国经济畸形发展造成的危机。明年将是最困难时期。

   10月24日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开幕式上,胡锦涛强调面对金融危机,坚定信心比什么都重要。而在闭幕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温家宝也强调,要千方百计避免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发展的影响。 同时表示,要坚定信心,信心是克服困难的力量源泉。

   不过,面对来势迅猛的经济衰退,政治领导人的信心秀恐怕只能自欺欺人。其实中国经济的败象在2008年初期已显露出来,而最近一些典型性企业倒闭更是强化了这种迹象。根据媒体报道,最近数月中国最大的玩具,纺织,印染,缝纫机企业纷纷遭遇困境。 10月15日,全球最大的玩具代工厂合俊集团在东莞的数间工厂宣布倒闭。10月11日 浙江绍兴最大的民营企业,亚洲最大的PTA供应商——“浙江华联三鑫集团”面临破产。 而10月7日,全国最大的印染企业——绍兴“浙江江龙控股集团”破产倒闭。 

     6月5日,坐落于浙江台州的“浙江飞跃集团”,身陷严重债务,资不抵债,遭受资金链断裂的危机。“飞跃集团”是全世界最大的缝制设备生产基地。除了这些标志性的企业的倒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都已经关门大吉,更多的企业面临利润率下降,开工不足等困境,或者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

   而来自官方的统计数据也印证了中国经济逐步下滑的事实。10月21日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表明,今年第三季度中國GDP增速為9%,近年來首度跌破10%,連續第五個季度拉出陰線。自2007年第二季度以來,中國GDP增速開始呈現出同比下滑之勢,已從該季度的12.7%一路下行至今年第二季度的10.1%。 而鉴于中国官方统计数据一直公信力不够,因此有理由认为实际的数据可能更加黯淡。

   比这些略带枯燥的数据更加惊心动魄的是今年以来的股市和楼市行情。股市从2008年以来,一直阴跌不休,而到了10月24日,上证综合指数跌到了1839点。比去年最高值跌去了70%。而最近数年高歌猛进的房地产市场同样出现前所未有的疲态。根据新闻报道,今年10个月商品房成交量大幅萎缩,大部分城市比去年同期成交额少了40%-50%。而前年去年各地热闹异常的土地出让竞标产生的“地王”今年以来却纷纷以开发商忍痛退地收场。为了继续维系土地财政,奥运后以后各地方政府纷纷出招来拯救房市。

   这些迹象表明,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危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需要争论的仅仅是这场经济危机延续的广度和烈度,以及它带来的可能影响。

   在进入这些争论之前,梳理下形成中国经济危机的独特路径和原因是必要的,9月份以来的全球金融海啸虽然恶化了中国的经济危机,不过并不是中国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发源于美国次贷危机的金融海啸本质上是美联储长期以来的低利率政策鼓励下资本杠杆率过高引发的金融系统的纠错,影响路径是从虚拟经济到实体经济。而中国的经济危机,则首先表现在实体经济层面,是最近数年来经济改革倒退,反市场化政策屡屡干预市场结出的恶果。 套用中共惯用的说法,是内因决定的,外因只不过强化了萧条的程度。这场危机从2008年第二季度开始,将起码持续2到3年时间。2009年将是最困难的时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危机的源头可以追溯到2004年江苏铁本事件,以铁本事件为标志拉开了胡温时代的所谓宏观调控政策。 铁本事件的特征就是政府通过行政手段直接干预微观经济活动,以维护市场经济秩序为名,来强化垄断企业的市场地位。在最近数年以来,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国进民退,根据陈志武教授的分析,最近这些年经济发展的结果,是国家通过税收,垄断利润和各种收费掌控了75%以上的国民财富。

   从最近两年来频繁使用的从紧货币政策来看,由于并没有配以必要的金融自由化政策和鼓励竞争的行业政策,对于垄断性的的国有大企业几乎毫无损伤,但是对于庞大的民营企业却套上了紧箍咒,使得民营企业融资成本高企,民间借贷利润高涨就是一个风向标。

   再以人民币汇率调控为例,那种有节奏的单边升值机制并没有缓解升值压力,反而吸引了更多的投机资金来进行无风险套利,后果是虽然出口额度依旧快速增长,但是其中很多已经是套利资金,实际上正常的出口行业受到挤压,而另外一方面人民币基础货币被动投放,导致通货膨胀压力,经济呈现出一种伪过热现象,结果又让汇率升值得到了合理的借口。而实际上,从2007年以来,出口行业的生存困境已经凸显。

   总的来说,在过去的4-5年间,胡温政府在经济改革方面乏善可陈,在制约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最重要的几个领域,比如行政垄断,土地和金融等要素的市场化方面,是开了倒车,使得中国经济结构越来越畸形,国有经济(实质上党有,少数家族所有)越来越强大,私营经济力量越来越受到压制,企业家信心受到重创,市场的创富动力越来越匮乏。

   而在这种状况下,中共奥运会的种种极端管治措施则成为压垮经济发展的最后稻草。2008年5月底以来,官方以奥运安保的名义,对经济活动采取了许多特殊的干预措施,其中影响比较重大的是签证措施的收紧,物流的控制,特殊行业的生产限制等等。也许有人会争论,这种影响面是非常局部的。这种说法缺乏经济常识,现代经济体,各个部分已经相互交融,很难相互区隔,对一个行业的伤害,很自然的会传导到经济体的其他部分。以一个简单的民间快递行业为例,表面上看影响很有限的经济行为,但是却会间接的影响到很多行业的交易效率。6月份开始实行的签证政策提高了签证门槛,导致民航,旅游,住宿等相关行业经历了一个“奥运严冬”。

   不过对于中国经济体来说,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到来。随着欧美的金融海啸向实体经济蔓延,这些国家的经济开始收缩,消费需求下降,中国的出口产业将面临更黯淡的前景。另外,毒奶粉丑闻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对于中国产品质量以及质量监管体系的怀疑,使得中国的出口产品声誉不佳,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未来一两年,中国的出口增幅将非常有限,甚至是负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驱动作用将大大下降。而与此同时,欧美的金融风暴引发的金融体系逆向杠杆化也将导致国际资本大幅度撤离中国,这也将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产生重大打击。

   因此那些对于美欧金融海啸幸灾乐祸的官方舆论是浅薄的,以为中国能独善其身的说法是天真的。中国的经济危机已经发生,更糟糕的场景正在到来。并且正如许多观察者所评论的,在当下中国畸形的社会政治结构背景下,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就必然带来社会危机,甚至是政治危机。

   当然,在面对这种威胁的的时候,中共当局倒也不是完全就无可作为,束手待毙。胡温当局正确的意识到了中国原来的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无法持续下去了,也在各种场合提到了要拉动内需,改变经济增长方式,但是这种模式的转换谈何容易!虽然,从道理上来说,拉动内需,意味着 推进结构性变革,拓展经济发展空间,其实并不象人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最近数年以来,经济学界和媒体对此已经有许多讨论,并形成一定的共识。其中比较重要的选项有: 推动要素市场发展,尤其是土地和金融等基本要素在交易中创造财富和价值。仅仅土地,金融等这几个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就能提供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经济增长的动力和空间。另外一个选项就是打破行政垄断,尤其是把国资委和它名下的100多家巨无霸企业进行市场化改制,引入充分的竞争。因为这些通过权力依附在经济体内的特殊利益集团本身已经成为毒瘤,吸收无数资源,毁坏市场价值。打破这种垄断,将让中国的经济增长更具备普惠性和公正性。

   不过对于中共威权体制来说,引入这些变革意味着彻底放弃旧的意识形态,放弃对于经济体的行政控制,也意味着剔除权贵集团的特殊利益,这几乎相当于一次挥刀自宫。目前看来,当局既没有这种政治智慧,也没有这种政治魄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