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河南出了个吴芝圃]
魏紫丹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南出了个吴芝圃


    河南出了个吴芝圃
    ---- 对大跃进政治本质的思考之五
   
    魏紫丹

   
   吴芝圃是在1925年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六期学习过的学生,而这一期是唯一由毛泽东主持的一期,这就使得他们沾染上师生之谊。大跃进可算作是一次教学实习,实习课题是在中国进行“共产主义试验”,学生的答卷是:“一个省可以单独进入共产主义,河南要在四年之内实现共产主义”。
   
   毛泽东在1958年3月8日至26日的成都会议上,全面肯定了河南上报的一些比1957年实际指标浮夸2.4倍的假数字,高度赞扬了吴芝圃。吴便又对毛承诺,河南一年就能够实现四化,四年可变集体所有制为全民所有制。毛在3月20日说:“河南提出一年实现四、五、八(引者按:黄河以北粮食亩产四百斤,以南亩产五百斤,淮河长江以南八百斤),水利化,除四害,消灭文盲,……可以让河南试验一年。如果河南灵了,明年各省再来一个运动、大跃进,岂不更好。”又表扬“河南的水利全国第一”。
   
   当年,中央《人民日报》曾发表社论,为河南鼓吹:《祝河南大捷》;上海《解放日报》也发过社论:《向英雄的河南人民致敬》。就这样,学生就像老师在全世界、起码是在“社会主义阵营”出足了风头那样,他在全中国出足了风头。
   
   把这一对魔王相提并论,就会为人们提供一幅认识中国大跃进由点到面的立体图景,和由“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毛泽东语)到“灾难发展到惨绝人寰的程度”(吴芝圃语)的全过程及其恶果:数以千万计的生命和数以千亿计的财产的损失,以及无法量化的精神肉体的摧残、文明的衰落、道德的沦丧、生态环境的惨遭破坏。大跃进的浩劫,使人们看到文革的十年浩劫,决不是“史无前例”;朔水而上,反右派不是浩劫?肃反、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哪个不是?宏观而言,整个共产党的统治就是中国人民的一场浩劫,这才是史无前例的。
   
   一,毛泽东说,让河南当状元
   
   “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庄子:田子方》),学生吴芝圃紧跟夫子毛泽东,高举三面红旗,摇旗呐喊,推波助澜,声嘶力竭,发狂发热。
   
   从政治、思想上来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是从反右派得胜和反右倾(即反“反冒进”)得势开始的。而在其过程中,又始终贯彻着反右倾、扫暮气,拔白旗、插红旗,以残酷斗争鸣锣开道、扫清大跃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吴芝圃的得势,是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他当场揭发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右倾,毛泽东带头为他鼓掌,之后他就取而代之成为省委第一书记。邓小平也表示支持他,说: “真理在你们这一边”( 徐明,<<吴芝圃与河南大跃进运动>>,《二十一世纪》,1998年8月号,页47)。
   
   吴芝圃在"放卫星"的欢呼声中召开了河南省第九次全会,传达中央书记处的意见,集中揭发批判潘复生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作出《关於彻底揭发批判以潘复生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吴在会上说:"不要怕潘复生抵抗,要斗透,从政治上、思想上揭发,要反覆斗争……。"会后全省自上而下抓“小潘复生”20万之多,批潘的大字报达十几亿张。随着又来了个反右派补课,划右派人数居全国之冠,占全国15%。这也就奠定了河南在高举三面红旗上、“居全国之冠”的政治基础。旗开得胜,上前就受到毛的夸奖:“让河南试验一年,让河南当状元”。
   
   二,第一颗高产卫星腾空而起 ;“高征收”成为吹牛皮要报的税
   
    毛泽东在《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按语中,提出了经济和社会文化建设方面的许多宏伟目标,并说∶“将来会出现从来没有被人们设想过的种种事业,几倍、十几倍以至几十倍于现在农作物的高产量。” 在《高潮》按语中,提出了经济和社会文化建设方面的许多宏伟目标。
   
   6月8日(指58年----下同),《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单产达到2105斤。6月12日,又报道该社放出的第二颗“卫星”,2.9亩小麦试验田,亩产达3530斤。6月14日,毛泽东在河南封丘说∶“不要很久,全国每人每年就可以平均有粮食1000斤,猪肉100斤,油20斤,棉花20斤”。6月23日,《人民日报》报道湖北省谷城县先锋农业社小麦试验田亩产4689斤。从此,展开了一场吹牛皮大竞赛,但谁也别打算比上河南省。7月12日,《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2亩小麦创亩产7320斤的记录(现已证实是140斤!)。10月,吴芝圃宣称有“亩产小麦7,300斤、芝麻5,600斤,单产增长70倍以上;而玉米、高粱、谷子“都比过去平均单产高近百倍”。他引用毛泽东上述按语,说:“毛主席关于增产十几倍以至几十倍的预言,都已成为生龙活虎的事实了”。一九五八年的全省粮食产量实际只有281亿斤,省委竟高估为702亿斤,据此,就使河南各级政府开始向农民高指标征购粮食。1958年全国粮食征购比1957年增长22.23%,河南则增加了55%,达到75.43亿斤!同时还外调14.78亿斤,而信阳等地区,征购竟增加75%以上。基层干部为完成征购而一味“反瞒产”。因向农民迫逼粮食而捆、绑、吊、打、捕的现象普遍发生,十分严重。到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底,密县已发生饿死人的问题。来年春天,豫东黄泛区浮肿病和死人事态更加蔓延。。。。。。
   
   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认为,“信阳事件的发生,与此前河南省开展抓‘小潘复生’的一些错误的政治运动有很大关系。这些极左的做法使得人人自危,党内生活极不正常。从此,很多人都睁着眼脱瞎话,浮夸风、'共产风'、一平二调风,特别是干部的强迫命令、瞎指挥风,就大刮起来了,根本不管人民的死活。我记得在1958年秋省委扩大会议上,吴芝圃在报告中讲到一个故事,说历史上有一个人手执宝剑,指石为金。同时又说,过去人们说巧媳妇做不出无米粥是错误的,现在巧媳妇就能做出无米粥。就是这样一些异想天开的宣传鼓动,把本来已经完全脱离实际的'大跃进'又推向了高潮。”
   
   三,第一个人民公社 呱呱坠地 ;“五风”劲吹,昏天黑地
   
   南宁会议上,听说广西出现并社现象,毛说∶“可以搞联邦政府,社内有社”。
   
   1958年3月成都会议制定了《关于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适当的合并为大社的意见》,会后,吴芝圃马上在豫南寻觅试点。4月20日,河南遂平县嵖岈山红卫社率先由27个小合作社、9,369户,合并成一个大社。接著平舆县也办了一个。
     7月间迅速掀起了人民公社化热潮。8月底,河南以全国最高速度实现人民公社化。全省原有的38,473个农业社已合成1,355个人民公社,平均每社达7,200户,入社农户已占总农户的95%。公社普遍采用大兵团作战的方式,实行“生活集体化,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把黑夜当白天,把月亮当太阳,白天红旗招展,夜间遍地明灯”,吴芝圃得意地说:“这不是社会上层建筑的大跃进吗?”
   
   这时候的大社实际上就是高级农业合作社。而毛泽东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合作社不能只搞农业,还要办工业、办商业、办学校。如果办了这些,还叫高级农业合作社就不合适,叫什么名字好呢?毛泽东一时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名字。 8月6日,毛视察了河南新乡七里营人民公社,见到了“人民公社”这个名字,感到很好,很高兴,就讲了一句“人民公社这个名字好”。并转头对吴芝圃说:“吴书记,有希望啊!你们河南都像这样就好了”;1958年11月13日又到信阳和遂平视察,要求把楂岈山人民公社的章程在《红旗》杂志登出来,“要好好吹一下,一个省找十个人吹。”吴芝圃于是不失时机地在《中国青年》9月号上发表文章《论人民公社》,认为河南将乡政府与公社合一,与当年巴黎公社是相同的,即马克思主张的将经济组织和国家政权融为一体。
   
   9月12日,吴芝圃号召“苦战四昼夜,日产万吨铁”,15日宣布全省日产生铁千吨以上的县有8个,禹县高达4,396吨。9月17日,《人民日报》发出社论《祝河南大捷》,称河南土高炉日产生铁1.8万吨,放了“卫星”。9月27日,吴芝圃又通告全国:河南已决定农民吃饭不要钱,实行粮食供给制,“钢铁元帅升帐”。结果,大量农民上山炼焦、炼铁、炼钢,秋粮烂在地里无人收,资金、原料白白耗费,工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农民的体力、精力耗尽,太行、伏牛、熊耳山和大别山区的林木遭到空前的滥伐。
   
   毛谈到∶人民公社的特点,一曰大,二曰公。大,好管,好纳入计划。公,就是比合作社更要社会主义,把资本主义残余(比如自留地、自养牲口)都可以逐步搞掉。房屋、鸡鸭、房前房后的小树,将来也要公有。人民公社兴办公共食堂、托儿所、缝纫组,全体劳动妇女都可以得到解放。人民公社的建立,标志着对资产阶级法权的进一步破坏。在分配上实行供给制与工资制相结合的制度。几年以后,可能产品非常丰富,就可以从吃饭、穿衣、住房子上实行共产主义。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就是共产主义。又说∶我们现在办大公社,统一调配劳动力,这就是战争时期的经验。随后,在9月一个月的时间里,全国农村就基本实现了公社化。以大炼钢铁和大办人民公社为标志的大跃进高潮,在9、10月间达到巅峰。7月8日人民日报报道,湖南、湖北、福建等省部分地区办起了公共食堂,并予以提倡。据10月底的不完全统计,全国农村共举办公共食堂265万个,在食堂吃饭的人口已达到70-90%。此外,在收回自留地的同时,集市贸易也被取消。
   
   由于“一大二公”,和以为人民公社即是全民所有制,甚至即是共产主义,各地刮起了“一平二调”的“共产风”,贫富拉平,“共”各种“产”。共产风早在举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其他大型公益事业时,即已显露苗头。平调分为国家向公社平调和公社向生产队平调,以及平调社员的。同时,还刮起了“命令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
   吴芝圃在向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得意地说,一些公社已经“宣布了一切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产品由国家统一调拨使用,上交利润、生产开支、社员消费均由国家统一确定”,公社“不但普遍实行了军事化,而且普遍实行了半供给制,社员把个人私有生产资料或其它财产自动交给公家”。但其实,这种“成就”的取得靠的就是“共产风”,其主要内容是“一平二调”(“平”,即把“公社”内不同“生产队”之间的贫富拉平;“调”,即把“公社”乃至“生产队”的某些财产无代价地上调),比如嵖岈山公社为建立牛场、“万头猪场”和“万鸡山”,就强令各“大队”替“公社”建设305间畜舍,从农家“调”去192头牛、89头猪和2700只鸡。当时河南省几乎形成了“见钱就要,见物就调,见屋就拆,见粮就挑”的局面。吴芝圃在1961年1月作检讨时也不得不承认河南“大办水利、大搞非生产性建设、全民办交通、全民办电等花用的劳动力和资财,十之八九都还是靠一平二调才办起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