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魏紫丹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
    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魏紫丹
   
    <为新中国辩>(简称<辩>)一文的作法,对共产党来说是反面文章正面做;对他批的对象<谁是新中国>来说,是正面文章反面做;将二者合起来,从实质上来说,则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这里可有二解:一是打着红旗真的就是目的,反红旗只是事与愿违的客观效果,即毛泽东常说别人`而最后落到自身的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二是打着红旗是手段,反红旗才真正是目的.后者可以说是大陆文人的生存之道.就连名望如巴金者,他说他为了说一句真话也要配上几句假话.看来,事实竟是这样,也真是这样:说假话可以掩护着真话出笼,就等于打着红旗作护身符;而说真话就意味着反红旗,或者说红旗就要反你,总之是很冒险的事情..至于 说,“辩”文作者的闷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读者好像是在审视一个没打开的西瓜,只能是隔皮断瓤,带有猜谜的性质.而笔者则是这样判定的: “辩”文不论从何种意义上说,都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因此,我写这篇读后感,就是在此前提下,谨持被动态度,不再另起炉灶,只是就窝下蛋,做一点儿“点破”的功夫;差别仅在于是从第一种意义上点破还是从第二种意义上点破而已.

    “辩”文把它的30万言 ,“摘要”归结为三句话:“ 近两年,一本20世纪90年代末出版于美国的所谓“历史专著”——《谁是新中国》(英文书名:《Which is the New China——Distinguishing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在网上悄然弥漫,虽然没见出现“热炒”的火爆场面,但炮制者辛灏年的自我游说,黎安友(Andrew J. Nathan)等鼓吹者的推波助澜,以及一群不明真相者的轻信传播,早已闹得沸沸扬扬,甚嚣尘上.他们或是心怀叵测,或是别有用心,或是对历史无知,用荒唐与谎言为帝国主义的 ‘和平演变’政策,编织着诱人上当的陷阱,麻醉和毒害着心灵纯洁的中国青少年学生,特别是在海外留学的中国青少年学生。同时也为中国近代史研究与教育,投下一颗毒气四散的烟幕弹,在网络世界造成极大混乱,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强烈不满.”
    从三句话的总精神中可以破解出: 作者是一位<谁是新中国>一书的声嘶力竭的义务推销员,尽其所能地确证该书所展现出的三大特点:内容的真实性冲决中共建筑的谎言大坝;传播的广泛性震撼人心,也震撼了共产王朝的统治根基;风格的创新性使它在诸多历史专著中独树一帜;以及书如其人,从书中透露出作者人品方面的两个特征:屹然挺立与清正廉洁.
    让我们来看看: “辩”文是怎样用 “欲盖弥彰”作为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具体手法,对<谁是新中国>进行名贬实褒`名抑实扬`名拒实迎,而凸现其三大特点的?
   
    一, 内容的真实性冲决中共建筑的谎言大坝
   
   最根本的是,从内容上讲,<谁是新中国>是以翔实的史实`无可反驳的逻辑`精确无误的语言`实事求是的态度`标示出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倡导的共和革命所创建的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专制复辟所带来的旧中国”,从而使自己的立论立于不败之地,从而也把中共永远钉死在 “开倒车的反对共和革命的专制复辟”之历史耻辱柱上.
   我们不必追问:<辩>文的意图是要使中共从耻辱柱上解脱下来,还是要在 “批判”的幌子下,切切实实地宣扬 <谁是新中国>所揭示的真相和真理,因而把中共钉得更牢? 但是,我们很高兴他能大量地引证原文,让大陆读者一瞻原著风貌.
    在《谁是新中国》的“内容简介”中,我们看到,鼓吹者有大言不惭的如是地说——
    《谁是新中国》一书是在对世界近三百年历史进行全新探讨和深入剖析的前提下,对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一个总回顾和总辨析。它所建立的理论体系,所揭露的历史真相,不仅从理论与事实两个方面,对新中国——中华民国,一再遭遇国内外形形色色专制势力反扑和颠覆的艰难历史,予以了清晰的论述;还对中国共产党在苏俄的长期命令和直接指挥下,对中华民国实行造反和夺权的行径,及其在革命的名义之下,于中国大陆全面复辟专制制度的事实,予以了明确的论证;特别是它对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所进行的澄清,不仅是对中共史学界和思想界的严峻挑战,而且是对费正清中国现代史观的深深责难。
    《谁是新中国》一书在对中国现代历史作了极为严谨的辨析之后,指出,辛亥之后中国民主过渡的艰难反复历程,与欧洲前专制国家的民主过渡历程并无二致,为民主过渡的必然历程所使然。这对于提高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昭示中国民主统一的前途究竟何在,及其与中华民国前途的关系,无疑具有重大的意义。
    本书高屋建瓴、气势恢宏,但又深入浅出、说理绵密。既具有发人深省的理论魅力,又具有冷峻沉雄的论辩风格。作者在初稿完成后,曾应邀在北美一些著名大学和各地侨界作系统讲演,其所一再产生的轰动效应,已经预示着这部崭新的“中国现代史辨”,将使读者和学界瞩目
   
   据炮制者辛灏年在自供状中说,为了这个所谓的“真话和真情”,“一九九四年三月,本书作者怀揣着一个明确但是危险的答案,一个历经十数年不为人所知的痛苦研究才获得的重大成果,和数十万字已经整理好的研究资料,离开了故土,告别了亲友,来到了异国他乡,为的是要在一块自由的土地上,来完成他的著述,来回答历史的种种诘难,来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新中国。”
   
   我们又在《谁是新中国》的“祖国大陆友人历史学家谢幼田教授序”中,看到这样的说辞——
   
    辛灏年先生的著作是理的汇聚。
    辛灏年先生的著作是情的凝结。
    …………
    中国人,中国知识分子在毛泽东时代的遭遇,不是在那里的血泪中浸泡过的人,永远不能体会其中那地狱般的苦境。毛始终把知识分子作为革命对象的九种人之一,用一切手法要知识分子在“灵魂深处闹革命”;睁眼对世界的看法,闭眼对人生的领悟,翻书对历史的见解,心灵对艺术的追求,一切一切,都被这个新式的、超过秦始皇的皇帝所规范。不接受规范者,就要受到商鞅式的刑法处置……
    辛灏年先生从文学家变成了历史学家。他以发奋之情,盯住了中华民国史。
    他发现中华民国史是一堆糊涂账。
    他发现,中华民国的曲折成败,在于“革命与复辟”,在于“专制和民主的反复较量”。找到了这个立足点,他就好象突然站到了一座高山之巅,去俯瞰脚下奔来眼底、又冲向未来的滔滔历史长河。
    他的笔就象拍岸的惊涛声,在讴歌、赞美、肯定;在谴责、批判、否定。他的笔,描绘出了许多早已蒙尘的大量史实画卷,找到了现实的许多来龙去脉。
    这就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 —— 辛灏年先生的历史巨著。
    与此同时,我们又在《祖国大陆文友作家郑义先生序》中,看到这样的话语——
    这是一部杰出的历史学著作。
    它的出现,将对中国的精神和现实造成震撼。
    一九九四年春,辛灏年随身带着这部书的提纲和资料,孤注一掷,从中共军警眼皮下冒险闯关,登上飞向新大陆的飞机。直到起飞,直到飞机跃上万米云空,心情才开始平静。我的生活中也有类似场面,体验着屈辱与正义冲突。虽然是近二十年之老友,我所了解的仅是小说家高尔品,而非历史学家辛灏年。而且勇气和学说究竟是两回事,道德勇气并不等同学说价值。阅罢初稿,方如释重负:一部将改变中国历史的著作正在诞生。
    …………
    无论公开演讲或私下交谈,辛灏年先生都一次再次强调,倘若没有大陆学者反思历史在前,他的成就是难以想象的。此乃肺腑之言。因为无论这个时代在权力与金钱的交相诱迫之下已经堕落到了何种地步,总有人秉承着“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古训侧身战斗,辛灏年无非是其中之一。因此,本书既是辛灏年的著作,也是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群体智慧的结晶。
   
   
   黎安友扯出“正名”的破旗,以售其奸,大肆宣扬西方的所谓“民主”,为孙中山先生的叛徒、人民公敌蒋介石及其代表的腐朽没落阶级,摇旗呐喊,招尸还魂。黎安友在《谁是新中国》的“美国友人黎安友教授序”中写道:
   
    虽然他的著述基于非常广阔的研究,是一部十分严肃的学术著作,但辛先生对于主题的处理却体现了一个具有献身精神的爱国的中国人,而非仅仅是一个独立学者的风格。他希望能够识别那些在二十世纪中国历史舞台上曾帮助推进民主进程的演员们,和那些曾破坏与阻止民主进程的演员们。要做到这一点,首当其冲的便是象孔夫子所说的“正名”。即:什么才是民主?辛先生不相信象“民主专政”这样一个自相矛盾的概念——他认为这只能是纯粹的独裁。相反,他认为孙中山的思想才是民主的思想。辛先生把自己与那些具有中、西传统的现代中国历史学家们,那些总是谴责蒋介石遗弃了孙中山价值的历史学家们区分了开来。甚至辛先生还争辩道,正是蒋介石与无数反对者的斗争,才保全了民主和民主的艰难进程。虽然后来他输给了共产党,那是因为孙中山和他自己的错误策略所致。当然,最根本的失败原因,还是由日本侵华战争所造成。
    辛先生献身于写作,却不是一个活动家。他认为知识分子的任务是指明真相,从而使得自己的人民、特别是年轻人,能够推动这个国家在未来走向正确的方向。
   
    读者诸公不要以为黎安友会真的相信辛灏年的连篇鬼话,认为“曾挣扎在生活里,却坚持自学和写作”的辛灏年,“不仅成了一位作家,而且成了作家中的一位学者”,“一方面努力钻研和解读现有的研究著作,并设法去接触、了解和收集那些不准许公开的历史资料;一方面怀着兴奋的心情,热切地关注着中国大陆史学界和民间,因偶然的机遇所发动起来的历史反思潮流,及其新成果;一方面又为着揭开历史问题的症结,而对他在年轻时代曾独自学习和研究过的西方思想史、特别是近代欧洲民主革命和共产革命的历史,以及它们对于中国国民革命和中国共产革命的影响,进行了独立的再研究和再探索”。“从此,他开始了对历史真相的探求”,“终于能够把他的思想用于写作上”,“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他要把自己所发现的历史真实写到纸上以公之于众的使命”
    否!黎安友未必相信辛灏年就是一个“治学严谨”的历史学家,也未必相信《谁是新中国》就是一本史料翔实、论据充分的“历史专著”。但是,黎安友相信一点,那就是,辛灏年和他的所谓“杰出的历史学著作”,有了美元这个“坚挺的后台”,完全可以使本已处于混乱的中国思想战线,更加混乱;使迷惘西方的某些中国年轻人,更加亲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