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魏紫丹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
    ----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魏紫丹
   
    于50年后的今天,一个当年的“小”右派在怀念一个当年的“老”右派。这是由于老右派的学问道德、人格魅力,感人至深,使得小右派“五十年半个世纪,我总想着他。” 有道是,“唯英雄能识英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唯右派能识右派”,但毕竟心灵上相通些;虽然“小”和“老”又难免会有些隔膜。
    那么,到底陈泽昆老先生是个什么样人、能让后生晚辈在他生前死后总想着他呢?
   陈先生学养深厚,是个渊博的老人,“是老报人,当过《工商导报》(《成都日报》前身)的总编辑,懂的东西多,肚里有的是货,三部卡车也拉不完。”
   
    “学养”,一般是指知转化为识、言转化为行,进一步说,就是把词句变为生活;甚至把词句都忘了的时候,而仍遗留下来的东西,谓之“学养”。学养深厚的他,对办报的专业性的精辟论述,如说家常话,真正是深入浅出的能手。惟其深入(学识渊博,融会贯通),才能浅出。与时下许多生吞活剥、浅入深出、故弄玄虚之辈的高论相比,更更令人肃然起敬、见贤思齐,同时警示自己要拿出老实的态度来做学问,力戒嘴尖皮厚腹中空。与时下那些学问不大、架子大的人相比,他平易近人,特别是对后生晚辈的期望,其心也拳拳,其情也殷殷,其言也谆谆;“夫子循循然、善诱人。”
   
   当小右派问他什么是新闻时,他回答:
   
   “我们职业有句行话:“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是新闻”。新闻就是新奇的、刚刚发生的、为大众关心的事情,决不是上面的指示、命令……现在说,报纸是党的喉舌,那时说报纸是社会的眼晴。”
   
   现实的情况是:“新奇的、刚刚发生的、为大众关心的事情”,是只能按照上面的指示、命令报道的,并严格规定:不许报道突发事件;违者罚款。
   
   “他又说:新闻,是新闻记者在有新闻的地方去抢来的,不是开会开出来的,更不是领导讲出来的。我那时当记者,每天都得跑,走街串巷像个小贩,得靠腿快、笔勤、耳尖,累呀累呀,但愉快。抢到一条好新闻能高兴三天,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记者只对所写的事实负责,不对政策方针负责。”
   
   现在正好相反。你不用抢新闻,不用对事实负责,只用当喉舌、对党负责就行了。一个外国记者把当天全国几家主要报纸展示给人看,头版头条新闻,从标题到内容一字不差,字型也完全相同。舆论一律,一至于此!
   
    “他真有学问,不愧是个老报人。他说:报纸的功能就是监督政府,把官员们为非作歹的事情公诸于世,比如贪污呀,腐化呀,办事不公不义呀,侵犯老百姓利益呀,全给它兜出来,使他们再不敢做坏事。那时,我就是个专揭国民党老底的记者,当官的见着我怕三分……”“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报纸办得多不多,活不活,为不为老百姓说话,是民主政治的表现,有没有言论自由的分水岭。”
   
   他说这话并无意反党,这原本就是他的认识,就像血肉组成人们的血肉之躯那样,这样的情、知结构组成他的大脑。不在于你主观上反不反党,而在于你只要是坚持了人性、说出了常识、阐明了真理,那你在客观上就是反党。这也是为最高指示“知识愈多越反动”作了个注脚。罗隆基说“即使把我的骨头烧成灰,也找不到反党阴谋。”如果说重在“阴谋”,这话可能是真的;他的确没有阴谋,中共事后也承认了这一点。但如果重在“反党”,这话便失真。他曾对章诒和说过,“唉,唯有你罗伯伯可怜哪!二十几岁,在美国读政治学博士学位。后来在英国又投到拉斯基门下。那时用功、记性又好,资产阶级政治思想的一整套,在脑子里装得特别牢,要不然怎么还是费边社的呢?可现在想掏出拉斯基,装进马克思,就不行了。我一发言,自己觉得是在讲马列,人家听来,仍旧说我是冒牌货。”(《往事并不如烟》,时报出版,页385)这就说明,他骨子里都是些与党不相容的东西。最高指示如果改为“掌握的真理越多越反党”,那就堪称“坦白”了。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郑义在刘宾雁逝世周年暨纪念文集发表会上的讲话中说: “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社会!我有时候就在想:活该!——真是活该!杀得还不够!否则,为什么还要在美国首都高唱什么《东方红》?又没人拿枪逼着你!完完全全的自愿!”(《刘宾雁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呢?孔子说:“绘事后素”。素就是原来的底子。我们今天说的素养、素质、底质等词,即源于此。“镀金”的比喻再恰当不过了。罗隆基“反党”与高唱《东方红》者的“爱党”都是底质,都在起先;罗的爱党与高唱者的口称民主、人权等都是后来镀上的金子。所以实质上,这班 “还要在美国首都高唱什么《东方红》”的人,是在呕吐狼奶。这没有什么奇怪的,饱满自溢。
    就事论事,别的一句不说,单说唱《东方红》。最好是,不要挤着眼睛瞎唱,要睁开眼睛看看明摆着的事实:1,毛泽东呼儿咳呀,他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还是大灾星?他为人民谋的什么幸福?2,共产党的统治带来的是“哪里人民得解放”还是哪里人民受奴役?3,“毛泽东爱人民”吗?“为了建设(什么样的)新中国” 呼儿咳呀?他死时留下的“新”中国,政治上权斗杀红了眼睛,被迫害之众、数以亿计。就在你们这些高唱《东方红》的人中,能找出一个人(哪怕仅仅是一个人)本人、或家属、或亲戚朋友是没受到迫害的吗?经济上濒临崩溃,人民处于饥寒交迫之中。这不都是连共产党自己都承认的吗?可在大陆民不聊生、哀鸿遍野之同时,中华民国却是“四小龙”之首。这有一点儿假吗?请问这些海外的混混:是你们眼睛瞎枯了,还是智商低极了?你们居然忍心、还在唱血泪染红的《东方红》!这里面真正的原因,恐怕是你们遵循了你们伟大领袖的教导:“我们是很没有良心哩!。。。。。。良心少一点好。”(《毛泽东选集》五卷,页198)当然,你们被消灭了良心,也是受到了不小的迫害,也有可同情之处。良心是人性之本;共产党害得你们根本就不是人了;其悲、其苦、其惨、其哀莫大于此矣!还有一个政治学镀金博士,对反右问题大放厥词、大喷狼奶,虽令人作呕,但并不令人称怪;因为,此乃属于万象之一象、百态之一态,同理之可证、触类可旁通耳!
    我们还是回到陈先生。铁流用心良苦,把陈先生当年那些、仍不见容于当今的言论重提,旨在起到强烈的针砭时弊、呼唤疗救的作用。同时也让人看清楚共产党的改革开放的实质;在政治上以对媒体的开放程度为例,是开倒车的、是与时俱“退”的:现在比89年以前卡得更紧,那时政治改革还是可以讨论的;这一下倒退了20来年。89年以前比起57年以前又倒退了30年;那时还有《光明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几家大的非党报纸。当然更无法与49年以前相比了;“他列举了1949年前成都一大堆报纸名称,什么《民众时报》、《民声报》、《西方日报》、《中央日报》、《华西日报》、《华西晚报》、《兴中日报》、《建设日报》、《益报》、《新中国日报》、《新新新闻》、《新民报》。想不到这个不足六十万人口的小城市,竟有这么多的报纸!使我更为惊讶的是,这些报纸除《新新新闻》是国民党的官方报纸外,其它半数是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办的。”民国时代的新闻自由可见一隅。至于在全国,比方说罢:“《大公报》在中国是张赫赫有名的报纸。它的创办人叫张季鸾,提出一个口号: ‘不党、不盲、不私、不卖’。坚持民间性,以文人论政为特色,在中国新闻事业史很有名。他们批评指责国民党一党独裁,支持共产党民主政治,在当时政局中具有重要的影响,1941年获得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荣誉奖章……”共和时代,可以产生名报、名报人,一到极权时代,尽数以毁。旁及文化界如名作家、名作品也然。这是人所周知的,不用多谈,只用举出毛对“假如鲁迅活着是否可能划右派?”曾表示过照划不误的意思就足够了。
    “我忽然提出一个新问题问:国民党蒋介石垮台溃败大陆,逃到台湾,是不是与未搞报禁有关?
    “他沉思一下说:有关系,但不是直接的关系。国民党真正垮台的原因是它坚持搞独裁统治,以及它官员们的贪污腐败,经济乱成一锅粥。打垮蒋介石八百万军队,是解放军而不是报纸。报纸从来没有这个作用,顶多造点舆论,舆论最大的作用是警示。如果我们国家放开了舆论,准许私人和社会团体办报,让人讲真话,说真活,就不会有“反右斗争”和“大跃进”,就不会有饿死人的事情。”
   
    以陈先生办报人的身份,他不会不知道,日本一宣布投降,养精蓄锐的八路军便开始活跃起来,这时的国民党、国民政府和国军都是千疮百孔,共产党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的捣乱,给医治战争创伤雪上加霜。例子之一,国民党搞整顿,被整顿的人就去投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光用想想共产党喜获、收留了多少汉奸就说明问题了。这一切都不说,就说搞独裁统治、官员们的贪污腐败吧!共产党在二者中的哪一项不超过国民党的100倍;它为什么没失败?陈先生的答案证明他很清醒。他知道:“国民党真正垮台的原因,。。。。。。打垮蒋介石八百万军队,是解放军而不是报纸。报纸从来没有这个作用,顶多造点舆论,舆论最大的作用是警示。”这就是他把国民党当年失败、共产党如今不失败的本质原因,引而不发、意在言外了。他验证了共产党所揭示的真理: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反动派你不打他就不倒。不管多独裁和腐败也不会自动倒台,例如小小的北朝鲜。这话的现实意义,值得深长思之。
   
   仔细想来,许多慷慨激昂、义正词严的话,对极权当局来说,即便不是不痛不痒,充其量也只是一时的切肤之痛,而陈老这些心平气和而又击中要害的话,却使当局与时俱进、与日俱增、死而后已地心腹为患。铁流说:“我因‘干顶生活’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流毒全国罪该万死,自难逃脱此劫。而老报人陈泽昆在‘整风鸣放’中连屁也未放一个,也是‘右派分子’。他不像我又吼又叫,而是痛痛快快‘低头认罪’,别人揭发什么就承认什么,不推不赖,态度极好。”这在陈先生和共产党双方、都是胸中有数的,都知道对方是什么货色。 反右时不是有“骨子里右派”的说法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