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
魏紫丹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陈奉孝 著:
   《梦断未名湖》
   劳改基金会出版
   奉孝之壮,壮在浩然正气(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奉孝之壮,壮在意志坚定(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缘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奉孝之壮,壮在神经坚强(忍受常人难以设想之狱苦二十余载,即便活下来,精神也会崩溃、会被逼疯,会成为神经病;又怎能设想奉孝历经磨难,竟能神经健全、作为正常人出狱呢?只用指出一点,就够让你吃惊。他和另一个人,一同作为死囚犯的陪绑;枪毙死囚犯的枪声响后,另一个陪绑的人就吓成疯子了。他却依然故我。这只是指出一件事来。);奉孝之壮,壮在“命大撞得天鼓响”(假如一个人能有13条生命的话,他的遭遇可以使13条生命尽归于阴。然而他超越过13 次的“九死一生”,仍能昂然活在人间者,何也?曰:“命大撞得天鼓响”、天佑奉孝也。)奉孝之壮,壮在体魄(不说绳捆索绑、不说非刑拷打、不说超负荷劳累、不说人格侮辱、不说蚊子就咬死过人、不说漆黑前程让人万念俱灰……什么也不说,单说饥饿一项,填于沟壑者,何止个、十、千、百、万!奉孝不死,乃体魄健壮、生命力旺盛所致也。)奉孝之壮,多了去。如果不是他壮,怎能为中华民族留下这份毛、共对中国人民、对中国知识分子、对知识分子右派、对右派青年血腥迫害的历史文本呢?数以百万计的历史见证人的惨绝人寰的遭遇,都烟飞灰灭、未留只字,后人对毛、共的杀人灭口,无可奈何,只能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万世唾骂而已矣!

   
   他原是是鼎鼎大名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以他的天分,以他的勤奋,以他的兴趣,以他的基础,以他的上进心,十拿九稳应该是升起在世界数学天空中的一棵明星,放出灿烂的光辉,怎奈一代暴君、应该归类为冷血动物的毛泽东,竟对思想活跃、秉持良知的(不只)青年学子们进行了绝灭人性的、肉体的和精神的大血洗。从此,英姿勃发、才华横溢,刚刚22岁的陈奉孝就一直陷入跟死神打交道中,度过了22个春秋。
   
   在我尚未列举完的“奉孝之壮”中,每一“壮”背后都有充分的事实依据。由于篇幅所限,有的点到就算,以13次死亡为例,至少有13个惊心动魄、气壮山河的故事,端赖读者自己去看原著好了;更多的是挂一漏万,如贯穿书中的三大运动、五大改造、反右、大跃进、反右倾、七千人大会、四清、文革,以及其他人、令人发指的遭遇,我都基本上是付之阙如;又如,有数不清的次数,劳改队的领导要打他的“反动气焰”,管教科隋科长下令:“给他砸上脚镣,打打他的反动气焰!”(本书p.70);又一次,管教干部下令:“把他关起来!打打他的反动气焰!”(p.94)……一次一次(中间过程,我只能从略)、打尽管打,可是,直到他出劳改队的那一天,难能可贵的“反动气焰”非但有增无减,反而更形“嚣张”。在他刚一平反、就转回劳改队办手续时,骄横得不可一世的常指导员慑于他“反动气焰”的余威,竟吓得藏而不露。“有人说:‘你平反,也给我们大家长了志气,你应该找常指导员问问他!’ 又有人说:‘他早躲起来了!’我只好笑笑,没法插话。”(p.263)
   
   如果对他作一总评的话,三个字:“硬骨头”。他最看不起的是软骨头:“当年我看了不少右派分子纷纷在报纸上作检讨,检举揭发别人的文章,心里十分反感,尽管这是在压力下不得已而为的,但中国的知识分子大多数犯有软骨症,这是事实。”(p.116)这是他说别人的。他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在反右声声急时,他在大字报中写道:“我是这次运动的组织者,你们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的,那么请你们来找我吧!我知道你们会用捏造和无穷推论的方法给我制造罪名的,对于这些我都愿意承担,我只是希望你们不必再折磨那么多无辜的人,同时,我要求那些跟我接触过的人不必再顾什么情面,把你门所了解我的一切言行全部讲出来好了!我绝不会怪谁。我的态度是这样:如果有人(不管是谁)愿意共同跟我把问题搞清楚,那么我欢迎,如果有人叫我作什么坦白交待,那绝对办不到!保守派们!你们不是掌握着什么权力机关吗?那么现在你们就用吧!不必再用什么批判会的手段来欺骗群众了。保守派们!虽然看来你们胜利了,但是你们晓得吗?“五一九”的火种已经播下了,它迟早会变成燎原大火把你们烧尽的。”(p.336)多么一副光明磊落、铁骨铮铮、理直气壮、侠肝义胆的胸怀啊!这就是陈奉孝。
   
   在狱中,有一次,孙教导员下令:“给他砸上镣子!”48斤重的大镣砸上了。“我进一步揭穿他:‘孙得才!今天我这100斤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本事就使吧!’他说:‘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陈奉孝的骨头有多硬!’接着下令:‘把他吊起来!’把我吊在了房梁上,连脚镣子都吊离了地。这还不算,又拿来一块72斤重的大牌子给我挂在了脖子上。那时我的体重还不到100斤,把120斤重的东西加在我身上吊起来,不到5分钟我就昏了过去。他们认为我是装的,就拿烟头烫我,见我没反应,知道我是真昏过去了,再吊着已没有什么意义,就把我放下来,用一桶凉水把我浇过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腰部怎么这么疼?低头一看,左肋上起了三个大泡,我看见那四个红卫兵嘴里都叼着烟,才知道肯定是他们用烟头烫的我,至今还留了三个疤。”(p.154)“过了很久以后,有一天我碰上一个参与整我的红卫兵,他说:‘陈奉孝!你这家伙骨头可真够硬的!’言语之中,对我好像还有点佩服。”(p.155)
   
   在当今中国,如果说还有人保持了完满的人性的话;陈奉孝就算一个。在陈奉孝的人生历程中,体现出一条真理:除非人全都异化为“非人”,否则,人性就是不可战胜的。他的人性就是不可战胜的,虽然这并不是说他已战胜了共产党的邪恶,但应该说,在战略上和战役上,他用血肉之躯,确证了这种必然性的胜利前景。
   
   人性的核心是良心。他从始至终都是秉持良心待人接物的。他向党提意见,是秉持(没有高于)党的教导,凭着良心、良知、良能,或说凭着正义感做的。对之后的反右、住监也仍是如此。他有汉子做事、有汉子担,既不自我作践,也不出卖朋友。他横眉冷对劳改领导、牢头狱霸,甚至动手真的要杀他们,但对一个16岁的、没娘的小劳改犯陈显,破口骂他: “你是个孬种!胆小鬼!” (p.193 )“他骂我,我也不往心里去,因为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P.194)他身处困境,却不忘帮助附近的穷老百姓,更不忘救助劳改犯病员。尤其是对一位穷困就业人员(二劳改)老朱的以诚相助,竟感动得他以自己漂亮妻子的身体相报。“她笑着说:‘我和老朱都知道你是好人,你在经济上经常帮助我们,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答谢你的,只有我的身子……’我说:‘不!这事不能干!’说着我就站起来要走。她却拦着我说:‘怎么?你嫌我不好?看不起我?还是头一会害怕?你过去一直念书,没有碰过女人吧?’我非常严肃地对她说:‘不!我过去是没有碰过女人,但我跟朱是好朋友,我不能干对不起朋友的事!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她还堵着门不让我走,说:‘你放心,他不会怪你的!’我说:‘那也不行!我跟他犯的都是政治问题,不是那些犯乱七八糟的刑事罪的人,你不应该用这种办法来谢我!我也从来没有抱着让你们谢我的想法!’”(p.243)他说:“我并不是柳下惠……不认罪、顶撞干部、思想反动、爱打抱不平,我是出了名的,这些我全不在乎。但这种偷鸡摸狗、男盗女娼的事,从来没有沾到我身上过。”(P.244)在大节上,本文开宗明义、指出的第一“壮”,孟子称为“大丈夫”;在小(?)节上,他也是一尘不染,超过了孔子所说:“未有好德如好色者也。”他无愧于孔孟遗风。现在官员们包二奶、三奶,这是毛泽东遗风,要铲除之,首在制度,次在官员个人品德应以陈奉孝为准绳。
   
   凭着良心办事,凭着数学想事,这是奉孝的两大特点。在他所有言行中,成也数学,败也数学。例子多到俯拾即是,我只举出他令人哀其不幸时、又令人破涕为笑的一例。大会批判几个鸡奸犯,人家检讨说是中了刘少奇的流毒,是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你却叫起真来:“是刘少奇叫你们卖屁股、操屁股来?刘少奇要是知道有你们这样的孝子贤孙非把鼻子气歪了不可!”结果,人家鸡奸犯没事,你却被捆起来,拳打脚踢,给打成“货真价实的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何苦呢?大概你觉得他们的检讨,不合乎你训练有素的数学思维方式吧!你对儿戏也太认真了!
   
   在人格(广义地说,人格并非专指道德。还有,在哲学上是指主体性;在法学上是享受权利、承担义务的资格;在心理学上是指个性;在俗话中还指身格、体态。)上,奉孝与林昭难姐难弟,而有所不逮者,乃认识之高度也。“林昭彻底否定那个制度,那个主义,那个党,那个‘万岁万万岁’的最高领袖,凛然大义,义无反顾。她以‘极权主义’、‘暴政’、‘一个发疯的党’、‘伪法院’直呼那不可一世的政权;以‘中世纪的遗址’、‘奴隶社会’定义那疯狂年代的疯狂国度;以‘披着羊袍的真命天子’直指那高高在上的暴君;以‘公义’、‘ 自由’、‘民主’,昭告人类的未来。难以想象,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林昭使用的那些名词,相对彼时的大众而言,还十分陌生。而这些名词,今天,已经蔚然流行。于是,我们看到,民主,自由,权利,……早在1957年,‘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年代,一个弱女子,就已经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陈破空:在看完《寻找林昭的灵魂》讨论会上的发言。)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uesday, February 26, 2008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推荐此文给朋友
   相关文章
   
   《死亡右派分子情况调查表》出土记 姚小平
   一位右派诗人和他的十首挽诗 悲歌
   上海右派及其亲属要求对右派正式道歉并赔偿损失 中国信息中心
   《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写在前边──为发现《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而作 维一
   一千个北大荒人的名字,一千条才华峥嵘的生命 铁流
   最小的小右派们 曾伯炎
   《右派资料知见录》(编年初稿) 冉云飞
   右派的妻子们 曾伯炎
   也说“右派”索赔 吴庸
   再说“人还在,心不死” 铁流
   右派分子思想行为初考 刘自立
   幸存“右派”联名要中共反省道歉
   呼唤右派难友邓祜曾 李才义
   王老七拉老虎 李才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