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毛泽东与猴]
魏紫丹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与猴


   
   
   
   

    我是凑两个热闹:一是凑中国民间的“猴年说猴”的热门话题;另一是凑中国官方借纪念毛泽东110岁而掀起的怀毛热。凑二热于一题:毛泽东与猴。
   
   一、猴气、虎气与文革
   
   当年文革初期,毛给江青信中自况:“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从信的内容,到通过康生、周恩来的传递方式,都充满了玄机。但此非短文能够说清楚的,故尔,单单解释:什么叫虎气?什么是猴气?
   
   经过苏区消灭AB团、肃托和抢救运动……人们领教了毛的虎气。《毛泽东的执政春秋》作者单少杰说,延安整风运动的一个重要后果,就是将中共变成了一个带有浓厚“秘密帮会”色彩的政治组织;或者说将其党主席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个带有黑幕色彩的“党老大”,享有绝对权威,不受制约地处置帮会内一切人和事,另一个标志就是家法森严,对内部成员的整治烈度,甚至超过对外部敌人的打击烈度。这便是他虎气的体现:要作山大王,称王称霸,通过内斗实现“一山不容二虎”。可见虎气之于他,乃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也,突出一个“凶”字。即右派分子罗隆基对他的评价:“毛主席这个人很厉害狡猾,比历代统治人物都凶。”(《人民日报》1957年8月11日)
   
   毛最厉害的一手是借刀杀人。《晚年周恩来》一书揭露:周是毛借癌细胞杀死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载:“毛只是暂时利用林彪来借刀杀人。”可毛在信中说:“我猜他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可以肯定的,打鬼是打刘少奇。但,到底是谁借助谁呢?毛为了向林借刀,答应他取刘以代之,并且定在宪法和党章上。如果说林借助钟馗,不如说林在整个文化大革命中的表演是“狐假虎威”。
   
   毛的“猴气”安在?比如斗刘少奇。按中共的理论,刘执行的乃是正确路线。即便真是他错了,毛也应该通过党的中委会或全国党代会和全国人大来解决问题。可毛不走正路,而要靠“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郭沫若语 — 在反右时郭充当的也是同样角色)用诬陷不实之词来进行口诛笔伐。尤有甚者,用一帮乳臭未干的黄嘴角儿,去斗白发苍苍的国家主席刘爷爷,坐飞机、掴耳光、文武带打!此岂是啼笑皆非可了得?这叫什么政治斗争?纯粹是耍流氓。
   
   不仅是对刘少奇,也是整个文革,甚至是庐山反右倾,事后毛竟能厚颜无耻地向受害人说:“也许真理在你那边”。对于反右,毛强词夺理说:“这是阳谋”。所有整人的运动,可以一言以蔽之:“是大痞子唆使小痞子充当打手的痞子运动”。毛自称“痞子是革命先锋。”章伯钧看透毛的痞气,说:“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流氓。”(《人民日报》1957年7月3日)这里就凸显了“猴气”的特性:阴谋诡计,泼皮无赖,概括为“痞”。毛是虎猴混血。他在死前,还像只猴子在扒拉著小算盘:江青当党主席,华国锋当总理,王洪文当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结果呢?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毛给放进纪念堂:僵尸如复活,当惊世界殊。
   
   二、孙猴子、白骨精与当代的列宁
   仍然还是在这封信里,毛说:“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打得粉碎了……”他痛恨赫鲁晓夫丢掉了杀人魔王斯大林这把刀子,全世界大多数的党变“修”了。
   
   中国的文艺从反右后就更加乖乖地来作毛泽东的婢女,编导出《三打白骨精》以配合他反修正主义的政治任务。郭沫若就此作的诗,我记不得了。毛和的诗,因为在文革中当作“最高指示”来背诵,故尚能记得。“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毛泽东又当起孙大圣了。孙大圣既是被神化了的猴子,神通广大,自然就免俗 — 也有虎气了。我当时曾想过,孙大圣是否指马克思、列宁?后来想,死人能奈活人何,况且他们已“被人打得粉碎了。”而于这时,《人民日报》上登出,说列宁站在天安门城头上;我们的毛主席已扛起捍卫马列主义,反对修正主义的大纛;公认毛主席是当代的列宁,是世界人民的革命导师。
   
   孙大圣会七十二变,而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恐怕七百二十变都不止。问题是他没有“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本事和心术。他唯恐天下不乱,宁肯死掉了中国的一半人口,世战后在核废墟上重建社会主义。如果说,这就是革命导师的虎气,那么,全世界人民就要和中国人民一样地谈虎色变了。
   
   三、孙猴子、紧箍咒与反右派
   
   毛给江青信中写道:“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看来毛真是反右成癖了,刚刚七、八年前在全国大张旗鼓、雷厉风行地搞过一次反右运动,使几百万知识分子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妻离子散,大多是被打入另册处于唾面自干、心惊肉跳、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怖之中;而今文革中,又是要基本上打倒右派,并且,七、八年后还要有一次。这是为什么?
   
   毛在1957年说:“唐僧这个集团,猪八戒较简单可以原谅,孙悟空没有紧箍咒不行。”戴不载紧箍咒?取决于你“简单”,还是“不简单”。简单就是愚昧、盲从、脑子像一台空荡的电脑,听任毛输入程序;不简单就是有知识、肯思考、有主体意识。紧箍咒就是戴不同型号的帽子,主要的是右派帽子和穿不同尺寸的小鞋,如动辄得咎、检讨认错、认罪、管制、入牢、带铐以至枪杀。知识分子的罪名小自个人主义,大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巧立名目,千差万别,而其终极原因为“不简单”,则一也。或有人不以为然,曰:“周恩来是最‘不简单’的人物,贵为终身总理,是政治舞台上的不倒翁,你能说他也戴有紧箍咒吗?”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一本书,如《晚年周恩来》。读后方知,毛动不动就对周念紧箍咒,这位受到国际上崇敬的政治家的人性倍受扭曲,他的内心世界和外在行为是如何地屙脓尿血啊!
   
   四、孙猴子、铁扇公主与反胡风和肃反
   
   还有一位不简单的人物,著名作家胡风,他反对周扬等文艺方面的权贵人士。文艺界展开对他“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文艺思想”的批判。毛把他打成反革命分子,并在1955年5月的《人民日报》上公布了三批《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其中绝大部分为胡风与朋友间私人信件。毛亲写序和按语。我约莫记得胡在一信中谈到,为了跟老爷斗争,你也得变成老爷。他还说要用孙猴子钻进铁扇公主肚皮里的战术。毛的按语,有一条说:“由于我们革命党人骄傲自满、麻痹大意,或者顾了业务,忘记政治,以致许多反革命分子‘深入到’我们的‘肝脏里面’来了。这决不只是胡风分子,还有更多的其他特务分子或坏分子钻进来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164)
   
   据知情的朋友告知,连周扬本人都没想到胡风会被打成反革命。周只是想通过对他的批判、封住他的嘴,然后让他到大学去教书。不期毛一不作,二不休,仅凭交出和搜出其来往的私人信件,就打出个“胡风反革命集团”,涉案2000多人,78人正式定为“胡风分子”而受到处分。胡风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1969年又加判无期徒刑。据统计,在当时接踵而来的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运动,即肃反中,每4个公职人员就有人挨批斗。笔者当时教中学,年仅22岁,也受到残酷斗争,结果除了让我吃了一番苦头,屁事也没斗出。就全国来说,为了挖出钻进铁扇公主肚皮里的孙猴子,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经受不住而自杀者有之,逼疯者有之,逼打成招者有之,冤狱者有之,如我深受伤害而挺过来者有之。在肃反中受错斗而未被打成反革命者,在反右中大多在劫难逃。
   
   五、孙猴子、法西斯与摘桃子
   
   统观毛说起猴或它的艺术形象孙悟空,是贬多于褒的。“今日欢呼孙大圣”是褒;说“猴气”或比作右派、或比作暗藏的反革命分子,都是贬。还有,他为了“引蛇出洞”,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那次讲话中,曾提到孙悟空自封齐天大圣,玉皇大帝只封了他个弼马温。人们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是自视甚高;一是怀才不遇。但可作为旁注、旁证的,是柯庆施随后一次跟徐铸成的谈话:“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两个字可以概括:一是懒,平时不肯自我检查,还常常翘尾巴;二是贱,三天不打屁股,就自以为了不起了。”看来毛这一次仍是贬抑孙悟空,然而,最腌臜孙悟空的,是毛把他比作“法西斯侵略主义者”。
   
   1938年5、6月之交,毛拾蒋委员长牙慧,在延安作《论持久战》演讲,其中说道:“……我之包围好似如来佛的手掌,它将化成一座横亘宇宙的五行山,把这几个新式孙悟空 — 法西斯侵略主义者,最后压倒在山底下,永世也不得翻身。如果我能在外交上建立太平洋反日战线,把中国作为一个战略单位,又把苏联及其他可能的国家也各作为一个战略单位,又把日本人民运动也作为一个战略单位,形成一个使法西斯孙悟空无处逃跑的天罗地网,那就是敌人死亡之时了。”这一招儿妙是真妙,毒也真毒,法西斯孙悟空连老家也回不去了。因为日本人民会与他划清界限,把他捉拿归案,交给毛主席,就像共产党员儿子把地主父亲交给公安局那样大义灭亲。 — 大概是讲得人们都笑了,不然,毛为什么接着说:“这丝毫也不是笑话,而是战争的必然的趋势。”(《毛泽东选集》四卷本P441)
   
   再说“把苏联及其他可能的国家也各作为一个战略单位。”苏联从自身的安全着想,是希望中国抵抗日本的,故派王明来贯彻国共团结抗日的主张,但王却被毛用阴谋手段定罪为右倾投降主义。并不是指他投降日本,而是指他反对毛破坏抗日统一战线。这也就牵涉到中国这个基本的战略单位了。历史完全证实,毛在抗日期间的所作所为就是破坏中国这个战略单位。21年后的庐山会议上,他讨伐彭德怀竟敢违抗他游而不击的策略,打百团大战,暴露了中共积蓄的准备打内战的实力。他说:“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李锐著《庐山会议实录》P223)不打自招,振振有词,活托托一副卖国嘴脸。后来彭德怀被迫害而死。历史将记他一笔抗战的功劳。与此相映成趣,国民党也杀了自己的将领。毛在《论持久战》中说:“李服膺、韩复渠等逃跑主义者的被杀,是杀得对的。”彭德怀杀得对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