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魏紫丹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整个大跃进,是毛泽东在浸透着百万右派血泪的中华大地上,用以农民为主体的全民的赤血白骨堆起一座标志着个人野心的 “丰碑”.反右倾则是毛泽东不承认大跃进的失败,在庐山举起屠刀,从彭黄张周开刀,杀向那说穿“皇帝光着身子”的300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然后自欺欺人地宣称大跃进取得了举世罕见的“伟大成绩”;接着又是一意孤行,“反右倾,鼓干劲,继续跃进”,使中国人民承受累累的恶果.当时留下的民谣为证: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说假话”;“夺高产,放‘卫星’,饿死的社员填满坑”;“今反右,明反右,反得社员吃人肉”;总路线成了肿路线,全民皆浮肿,连红太阳都浮肿了……“打肿脸,充胖子”,便成了大跃进惟妙惟肖的象征.
    李锐的书<<庐山会议实录>>(春秋出版社,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 就是对庐山这场腥风血雨的见证,就是对这段历史的 “实录”(后面,我将以<<实录>>简称此书,并对该书的引述也只标明页数).
    该<<实录>>中,对反右倾与反右派相提并论的地方,达三,四十处之多, 如,在该书的第2页上就指出: “他(毛泽东)还认为反冒进使右派钻了空子”.而毛在庐山的每次讲话,几乎都要挂上一笔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作为陪绑,一则用以说明过去反右派的必要性,再则是用过去杀死的右派之 “鸡”,儆今日仍存活的右倾之 “猴”.我们从中就可以察觉到两个运动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的论述,将以<<实录>>作为论纲,侧重于谈反右倾,并在此基础上与反右派做比较,以期呈现其相关性与相似性,进而洞察历史事件的本质联系,即规律性.
   
    第一,两个运动起因的同质性
   
    毛泽东说: “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好不好?有没有成绩?成绩是主要的,还是错误是主要的?右派否定人民事业的成绩.这是第一条.第二条,走哪一个方向呢?走这边就是社会主义,走那边就是资本主义.右派就是要倒转这个方向,走资本主义道路.第三条,要搞社会主义,谁人来领导?是共产党领导,还是那些资产阶级右派来领导?右派说不要共产党领导.我看这一回是一次大辩论,就是在这三个问题上的大辩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页443)
    “这三个问题上的大辩论” ,套在反右倾运动上就是:
    第一条,大跃进好不好?有没有成绩?成绩是主要的, 还是错误是主要的?是彭德怀,张闻天等说的 “有失有得,得不偿失”,还是毛泽东说的“得多于失,失少得大”(页216)?
    毛泽东对<<李云仲的意见书>>批示说:他 “认为从1958年第四季度以来,党的工作中,缺点错误是主流,因此作出结论说,党犯了 ‘左倾冒险主义’,机会主义的错误.而其根源则是在1957年整风反右的斗争中没有 ‘同时’反对左倾冒险主义的危险.” “他几乎否定一切.他认为几千万人上阵大炼钢铁,损失极大,而毫无效益,人民公社也是错误的.对基本建设极为悲观.对农业他提到水利,认为党的 ‘左倾冒险主义,机会主义’ 错误,是由大办水利引起的,他对前冬去春几亿农民在党的领导下大办水利,没有好评.他是一个得不偿失论者,有些地方简直是 ‘有失无得’论”.(页63)
    林彪批彭德怀说:他还说“有失有得”,哪里是有失有得呢?他说的其实主要是失.我们说主要是得,部分损失.所以他这样倒过来说,是有文章的.(页279)
    毛泽东说对<<马克思主义者应当如何正确对待革命的群众运动>>一书的批语说:“但是据说你们都是头号的马列主义者,善于总结经验,多讲缺点,少讲成绩,总路线是要修改的,大跃进得不偿失,人民公社搞糟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都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的表现.”(页272)
    <<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公报>>说: “他们对于在党的领导下,几亿劳动人民轰轰烈烈地进行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污蔑为 ‘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运动’,这是完全错误的,他们看不见党领导下的一切人民事业,成绩是主要的,而错误缺点则是第二位的,不过是十个指头中的一个指头而已.”(页353)
    不少工程师说: “炼钢损失了23亿,这笔钱可以建设几个鞍钢.” “如果拿这笔钱向外国买钢,能把全世界年产钢都买来.”一机部的工程师说: “去年接近了精神第一性,有人说产量可以翻一番,两番,甚至七番,八番,只要群众说行,群众是多数,你说不行也不行,走群众路线的结果走错了.去年发生的错误,没有经验是一半,另一半是思想问题,有些人不懂装懂.”轻工业部副部长王新元说: “不说真话,怕说真话,都是怕戴帽子.”章伯钧,罗隆基,龙云等,发表了许多尖锐的,讽刺的意见,即许多 “右派反动言论”. 章伯钧说,58年搞错了,炼钢失败了,食堂办不起来了,大办水利是瞎来.罗隆基说,物质供应紧张是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私营工商业改造有毛病.现在人民怨愤已达极点.共产党说唯物,实际上最唯心.龙云说,解放后只是整人,人心丧尽.内政还不如台湾.全国干部数量,比蒋介石时代成百倍增加.陈铭枢说,供求相差惊人,几年之内也难恢复正常供应.要是过去发生这种情况,早就该 “下诏引咎”了.他们实行的不是列宁主义,而是斯大林主义.于学忠说,共产党的政策或冷或热,大跃进的成绩全是假话.天安门的工程,像秦始皇修万里长城.” (页59-60)
    广州军区据42军政治部报告, “少数团营干部对经济生活有抵触情绪”他们认为, “去年不仅是工作方法上有问题,而是带有路线性质的问题,中央要负责任.”在少数连排干部中,也有类似情况,有位排长听战士唱<<社会主义好>>(是颂扬 “反右派”的歌)这支歌时,不耐烦地说: “算了,不要唱了,我看这支歌非改不可.”海南军区一个指导员说: “什么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我看社会主义建设倒是一年不如一年!”有位排长讲怪话: “在公社劳动,还不如给地主干活,给地主干活有饭吃,还给钱.”讲这些话的人,都有名有姓有职称.汇报材料中说,这些人 “政治上一贯落后”, “有一人是反右派斗争时的重点批判对象”(页57__58)
    长沙一个郊区公社的调查报告: “目前农村中(闲话)较多的是哪些人”?说主要是一些新,老上中农,对 “拉平”意见多,要算帐;没钱用,嫌工资少;怀疑大跃进成绩,真正反对我们的是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毛)8月6日的批语说: “这同目前在庐山讲闲话较多的人们是有联系的.” (页269)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7,23”和 “7,26”讲话中说: “现在党内外都在刮风.右派讲,秦始皇为什么倒台?就是因为修长城.现在我们修天安门,一蹋糊涂,要垮台了.党内这一部分意见我还没有看完,集中表现在江西党校的反应,各地都有.所有右派言论都出来了.江西党校是党内的代表,有些人就是右派,动摇分子.他们看得不完全,有火气…….例如广东军区的材料,也认为一蹋糊涂.这些话都是会外讲的话.我们这一回是会内会外结合,可惜庐山地方太小,不能都请来.像江西党校的人,罗隆基,陈铭枢,都请来.” (页165)
    就在张闻天将要发言的早晨,得悉风声已紧的胡乔木,打电话关照,要他少讲些缺点,尤其不要涉及全民炼钢和得不偿失的问题.可是,作为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张闻天以鲜明的态度,科学的语言,冒险犯难,极言直谏,完全支持已遭非难的<<议定记录>>稿和彭德怀的信,作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发言.后来批斗他时,说他的发言对彭德怀的信作了 “全面系统的发挥”,是 “进攻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反党纲领”.小组会的发言,<<简报>>一般只刊要点.这个 “副帅”的<<发言>>,记录稿就全文印发下来.批判时,有人让秘书作了统计:全文8千多字,而讲成绩只有270余字.用了39个 “但”字( “ ‘但’字以前虚晃一枪,以后便大做缺点的文章”),13个 “比例失调”,12个 “生产紧张”,108个 “很大损失”(或损失),以及 “太高”, “太急”, “太快” “太多”等一大批 “太”字.(页157)<<发言>>指出:比例失调是指标过高,求成过急; “共产风”主要是所有制和按劳分配两个问题;浮夸风和强迫命令是不允许讲话,不允许怀疑所致,否则就扣 “怀疑派”, “观潮派”等帽子.将计就计缺点还应讲具体后果,这样才能取得经验,针对后果提出纠正办法.如钢铁指标过高,其他指标也被迫跟着上,造成全面紧张和比例失调;基建战线太长, “三边”(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做法,浪费太大,工程质量也太差;新增工人太多,招两千多万,人浮于事;企业产品不成套,任务朝令夕改,不能实现价值;原材料缺乏,经常停工待料;产品质量下降,技术水平下降,不注意设备维修,等等.从而造成大量资金和物质浪费,积压,市场供应紧张,物质储备减少,财政节余用光,外贸出口不能完成,等等恶果. “全民炼钢”不单赔了50个亿,最大问题还在9000万人盲目上山,使农业生产受到损失,丰产也不能丰收.去年什么事都提倡全民,甚至要求 “全民写诗”,搞得老百姓不胜其烦.(页158) “主席常说,要敢于提意见,要舍得一身刮,不怕杀头等等.这是对的.但是光要求不怕杀头还不行.人总是怕杀头的,被国民党杀头不要紧,被共产党杀头还要遗臭万年.所以问题的另一面,是要领导上造成一种空气,环境,使下面敢于发表不同意见,形成生动活泼,能够自由交换意见的局面.”(页162)
    问题在于,这些话是不是实事求是?是不是真知灼见?和57年的右派言论一样, 这些59年的右倾言论,也都是济世良言.可惜他们都遭受了灭顶之灾!你可以不怕杀头,或怕杀头而缄口不言----这就是毛泽东给你的自由.但你可不能妨碍他 “杀头”的自由.从个性上说,他是铁石心肠,嗜杀有癖;从政治上说, “肉体消灭”是他对待异己,对待异议的得力手段.这就是他总是亲自下达杀人批量,杀人数字,杀人指标的根由.古今中外,杀人之多,无如毛泽东者. 周恩来了解这一点非常透彻,他深知毛是个食肉动物,所以他在毛面前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总是颤抖着忍忍忍:对,也忍;错,也忍;忍至 “忍无可忍”时,平平气重新再忍.即便是这样,他也仍未能逃脱毛利用癌细胞置他于死地的最终命运.(参看<<晚年周恩来>>)
    毛泽东不仅大会批,小会斗了张闻天,还给他写了一封尖刻嘲讽,耍尽无赖的信;之所以称他 “无赖”,兹举一例以明之:他不用他 “倡导”的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指明人家哪里说得对,哪里说得错,而是胡搅蛮缠什么: “你这次安的是什么主意?那样四面八方,勤劳艰苦,找出了那些漆黑一团的材料.真是好宝贝!你是不是跑到东海龙王敖广那里取来的?不然,何其多也!然而一展览,尽是假的.”(页267)说这样下三赖都羞于启齿的话,一般人都会感到有失身份,更何况是领袖对自己的高级干部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