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来源:冲突与和解

    *答谢词:

   非常感谢齐氏文化基金会把这个奖项颁给中国和解智库。前几天听说诺贝尔和平奖可能会颁发给国内维权人士,我为之激动了好半天。虽然中国人再次与诺贝尔和平奖失之交臂,但是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仍被我们传承,齐氏文化基金会的这个奖项隐含的价值与诺奖完全一致,所以获得这个奖项,我感到非常荣幸。

   齐家贞大姐先父是国民党的技术官员,在毛泽东时代遭受过残酷的政治迫害,齐家贞大姐在中共的大牢中受刑10年,专制制度摧毁了她的青春。上次在香港见到齐家贞青春靓丽的女儿,我就想齐大姐年轻时也肯定是这般美丽清纯,但是这段美丽却被阴霾和血泪所笼罩,该是何等残忍的事情。

   齐氏是中国大陆万万千千遭受过政治迫害的家庭中的一个,但无论是家贞先父还是家贞本人,却不计前嫌,为政治和解鼓与呼,为终结绵绵不绝的争斗和仇恨鼓与呼,在此,本人感佩不已。

   再次感谢齐氏文化基金会颁奖给中国和解智库,同时祈愿齐家先父的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和解、博爱的血脉能够在中华民族发扬光大!

   *演讲正文

   我们中华民族的上古先贤曾经渴望,将神州大地塑造成充满王道精神的自由乐土,没有仇恨没有征战,然而从秦皇汉武、陈胜吴广开始,这种精神就在中华大地上根绝。看看今天中国大陆的教科书,已经将“光荣的革命传统”颂扬了60年。革命这个词如此昌盛,在毛泽东时代,结婚也要结个“革命婚”;在当今时代,连黄菊这样上海滩起家的权贵人物去世也被盖棺定论为“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

   革命是什么,革命的字面意思就是革除他人性命,就是“杀人”。我们中华民族不是礼仪之邦吗?我们不是文明古国吗?为什么沦落到把“杀人”这个词奉为圭臬?我们这个民族不是主张“中庸之道”吗?不是主张“和为贵”吗?为何把仇恨与争斗奉为不二法门?

   让我们回到一些历史的常识里,或许更能明白一些政治上的常识。

   从杨开慧之死说起

   毛泽东身前公开的有4个妻子,第一个妻子是父母之命,没有正式成亲,第二个妻子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也是毛泽东自由恋爱而结合的杨开慧。杨开慧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毛泽东的老师杨昌济教授。

   从后来的历史材料来看,杨开慧的确是位美丽大方、贤淑温婉的江南女子,这一点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也不否认。毛泽东试图用暴力颠覆国民政府,湖南地方军政要员对其恨之入骨。为了阻止毛泽东继续闹革命,逮捕了杨开慧,并勒令她与毛泽东断绝关系。杨开慧不从,被湖南省军政首长何健下令将其处决。她被枪决之后连身上的旗袍都被刽子手扒掉,这位美丽贤淑的江南女子就这样没有任何尊严地香消玉殒。

   不难知道,杨开慧没有任何犯罪行为,这完全是政治报复。

   张戎在书中认为毛泽东对杨的死无动于衷,把毛描述为一个生下来就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坏蛋”。这一点很难让人认同,杨开慧毕竟为毛泽东生了3个孩子,含辛茹苦抚养他们长大。毛泽东后来成为中国的“新皇帝”之后,甚至不顾及第一夫人江青的感受1958年公开发表了《蝶恋花。答李淑一》,他在这首诗中写道“我失骄杨君失柳”,其中的“骄”就是“娇”的同义字,即“娇美娇艳”的意思,意指杨开慧美丽可爱,可见毛泽东对杨开慧还是很有感情的。

   无独有偶,刘少奇和毛泽东一样第一个妻子是父母之命,第二个妻子也是自由恋爱,也是因为丈夫是持不同政见人士,而被国民党地方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处决。朱德的第三任妻子伍若兰是游击队的直接参战人员,她被蒋介石下令处死,并被砍下她的头颅悬挂在长沙街头示众。这三个人后来都成了国民政府时代反对党中的头号人物,在成功颠覆国民政府之后,这三个人也是新政权中的三巨头,这三个人也出现在大陆的人民币当中,我们不得不天天和他们打交道。

   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镇压,手段之残忍通过杨开慧之死可见一斑。在宁汉合流之后,蒋介石发动清党,此间国民党甚至提出过“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被枪决的共产党人不计其数,甚至殃及到一些被怀疑为赤化分子的人。

   不难理解,毛泽东及其领导的共产党获得政权之后,通过各种名目的运动对国民党进行同样残酷的政治报复,死亡的人数、殃及的家庭已经无法统计,普遍相信在数百万之巨。仅镇反运动之后,中共中央的报告中称处死的人数为71万人,监禁者129万人,管制者120万人。

   杀人的刀一旦举了起来,就有杀下去的惯性,很难落得下来。中共夺取政权之后仍在贯彻“将阶级斗争进行到底”的革命逻辑,国民党杀完了,开始了反右、大跃进、文革一系列的政治运动,进行旷日持久的自相残杀。死于共产党政权之下的有多少人,恐怕谁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海外的研究更是让人毛骨悚然,旅美华人政治评论家曹长青在《中共建党80年杀人记录》中宣称中共杀人总计可达8000万,已经超过中共发展了80年的党员总数。

   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就是一头怪兽,即使中共中央高层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施政理念,但是专制的惯性已经深入公权力的骨髓,脑袋已经指挥不了身体,蛮横的违法行为随处可见。如果官方对民众的怨怼处理不当,必然会酿造出大小不等的群体性事件。

   当重庆万州事件、贵州瓮安事件等特别是县市级群体性事件爆发时,借助网络、手机短信等现代科技,民间的不满被迅速放大,悲情被迅速传递,并跃出网络,演化成一场又一场实际的暴力,地方政府遭到攻击,甚至地方治安当局也被攻陷,不得不大量调入外地警力来维持社会治安。

   中国社科院发表的《2005年社会蓝皮书报告》透露,从1993年到2003年间,大陆群体性事件数量已经由1万起增长为6万起,参与人数由约73万增加到约307万。靠革命起家的中共在民间埋下的革命火种正在延烧,并在不断地寻找火山的喷发口。

   群体性事件是一个中性的词语,如果套用中共惯用的革命话语,实际上就是民间的起义。群体性的民变四起,似乎“革命”之火已经成燎原之势。

   革命伦理经久不衰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毛泽东的至理名言。毛泽东在接见古巴代表团的时候,代表团的成员请他谈谈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的,他说自己本来是一介书生,后来被“逼上梁山”。他最初也想走非暴力路线、议会路线,但是幻想相继破灭,最后落草为寇,上山打游击。

   当北京的杨佳扬刀出鞘、砍杀上海10名警察时,他沿袭的也是毛泽东那样的革命逻辑。他说,当上海警方侵犯他的权益而不作出相应的补偿时,“他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他一个说法”,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革命伦理具有同构性。杨佳的暴力行动被有些网友高调颂扬为“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他已经被网民塑造成新偶像“北京刀客”,可见暴力崇拜在网络中何其蔓延。我们都是喝“狼奶”长大的,革命教育之下的人很容易用革命的思维来度量和处理问题,中共的革命逻辑在下一代身上延续着不灭的香火。

   把杨佳说成是革命者,如果说这是网友的搞笑,那么法轮功和中共之间的确是一场货真价实的政治对抗。

   例如,众所周知但又讳莫如深的法轮功问题,法轮功本来是民间自我修炼的团体,而且在各地合法注册公开活动,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起因是法轮功发起了人数众多的上访活动。例如1999年的4月25日的法轮功信徒突然大量出现在中南海附近,后来被官方媒体描绘为“围攻中南海”,实际上法轮功信徒在中南海周围的聚集,安静有序,没有任何暴力活动,哪里称得上“围攻”?他们不过是在践行宪法上明文规定的“公民有集会自由”这一政治性权利,信访也是国家相关法规规定公民可以采取表达民意的手段,法轮功的上访活动除了无法履行程序上的批准之外,并不违背大陆现行宪法和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

   “4.25”事件之后,法轮功被全面取缔,不得公开传授功法也不得公开练习,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各种法制教育班,甚至被劳教判刑。全国人大常委会也遵照党的旨意颁布了“反邪教”单行性刑法条款,中共名下的媒体展开一波又一波对法轮功的言论围剿,其中看不到对法轮功的半点肯定。让人难以相信,这个风靡大江南北、甚至不少中共官员也参与的健身运动怎么一夜之间成了“邪教”?

   人有时是理性的,但是当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变形,中国有句俗话“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就是这个意思。由于长期得不到合法化,法轮功会不会哪一天就忍不住了呢?

   法轮功的抗争模式一直贯彻了非暴力原则,践行了“忍字”为上的精神。但是这种对抗性的意识形态,一旦和民间暴力结合,会不会演化成一场革命伦理和革命行动的再次完美结合?

   中共专制统治了60年,要想不激进是很难的。鉴于中国历史上的革命传统,谁也不敢担保革命不再发生。中共的扩展与壮大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真实写照,在1949年之前,大部分国人对中共还维持着“共产共妻”的不良印象,南京的高官显贵、大上海的白领富商谁能想到中共这群躲在延安窑洞里的“土八路”能够攻城略地,夺取国家政权?

   中国民间社会的每一个群体性事件处理稍有不慎均会使得民众激发政治性诉求,因为每一个群体性事件发生的背后都隐含着制度的漏洞。法轮功事件就是由普通的上访事件演变成一起大规模的政治事件。中共高层多次强调对于处理群体性事件要小心谨慎,要有政治高度,其中的隐忧也在这里:担心群体性事件政治化,或上升为大规模的暴力行动。

   当群体性事件之间缺乏足够的关联性和互动性,也缺乏意识形态的支持时,顶多只是一场又一场无意识的骚乱。但是这些群体性事件上升为政治诉求,甚至寻求新的意识形态的支撑,很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实质意义的革命活动。

   政治和解的尴尬与困境

   在一个有着暴力革命传统的国家,在一个专制统治了60年还不知道改旗易帜的国家,谈和解显得极为可笑,因为此刻要求人们理性、温和是很难的。如果有人跑到杨佳和闸北警方面前大喊:“你们和解吧!”其结果很可能是警察先揍你一顿,杨佳再给你一刀子。强者说你是疯子,弱者说你是傻子,政治和解的呼声就陷入了“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尴尬境地。

   鉴于对中国朝野对抗程度加剧的担忧,中国和解智库曾经公开发表呼吁,建议中共本着是制造法轮功问题当权者的角色,应立即着手展开同法轮功和解的议题,避免重蹈国共两党冲突的覆辙。此种呼吁连同其他的呼吁,全都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由此可见,政治和解在当下的政治境遇多么艰难。

   此种情形,就类似于当年在国共两党之间斡旋调停的中间派,也就是代表第三力量的民主党派。当时国民党号称自己正统,是国家政权的合法占据者;共产党认为自己是中国底层民众的代表,是将中国引入共产主义天国的带路人,是纯洁无暇至善至美的。国民党称共产党是匪类,是“共匪”,要“杀猪(朱德)拔毛(毛泽东)”,共产党称国民党是“反动派”。两者之间不共戴天,自然无法妥协与调和。此时第三力量呼吁和谈的呼声得不到国共两党的响应,反而被国共两党作为拖延谈判、积极备战的筹码,互相打太极。等到毛泽东三大战役打下江山之后,第三力量就被用来装点民主联合政府的门面。继而等到资产阶级被肃清其财产被充公之后,毛泽东觉得第三力量也碍手碍脚,在反右运动中一并清除,右派人士也被当作敌人打得鼻青脸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