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
生存与超越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

   

   武坚

   2008年注定是一个经常被后人提及的一年。不仅是在这一年里美国选举出了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而且因为追求无限度致富、扩张的美国梦正在破灭,世界将因此而走上反省扩张型发展模式的道路。[附注:如果对上述这段表述不理解、不认同,可以去看看里夫金(Jeremy Rifkin)的《新欧洲梦》。]

   对于中国的政府和民众来说,2008年是一个中期考验的开始。延续了多年的经济非理性繁荣期结束了,外向型出口和房地产泡沫拉动的经济增长陷入了停滞的泥沼。政府领导人和他们的智囊们可能尚未真正意识到未来所面对的形势有多么严峻——这种严峻的挑战不仅仅是在经济层面,而且同时出现在社会层面、政治层面和价值观层面。

   中国30年以来的开放得益于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其中的主导思想是新(经济)自由主义。然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接下来的经济危机将会打碎新(经济)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所描绘的美丽幻像——这是与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导致共产主义理想幻灭相似的巨变。奥巴马的上台预示着经济全球化的逆动,贸易保护主义将在新的形式下再现。如何在“去全球化”的背景下继续着中国的致富之梦,将是中国政府面临的新考验。

   固然,中国政府手中的2万亿美元存汇给了中国政府足够的底气,希望通过大规模公共建设带动经济增长。2万亿的铁路建设、5万亿的交通建设,以及更多万亿等待出笼的建设、投资计划无疑将会在未来几年为中国政府提供漂亮的GDP数据。但是这样的投资如何造福于普通民众而不再成为新一轮“富官运动”,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此,引述写于一年前的《浅议当前的通货膨胀与“从紧”货币政策》一文中的一段话:“作为建议,我们认为政府应该从‘限富’、‘济贫’两个方面展开行动。在‘济贫’方面,可采取的措施包括:国有股全流通,国有股收益全部划归社会保障基金;强化社会救助机制的力度和覆盖范围,尽速建立(有效的而不是流于口头宣传的)廉租房机制和基本卫生保健机制;加大义务教育投资,使得义务教育真正成为政府的义务。在‘限富’方面,可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强个人资产监管,硬化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具体措施,开征股票和房地产增值税;加强对地方政府财政的审计,压缩地方政府开支、惩处热衷于形象工程的地方政府官员;土地转让权收归中央政府,切断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开放商的利益关联,清查土地市场的违规交易。”

   中国社会的运作规则是政治因素决定经济运作——政府的利益取向决定着经济的运作方式,因此相较于经济层面,中国政府在政治层面上所面临的考验更为关键。我们预计:未来几年,中国将进入到利益分化显现的时期,这种分化的力量来自内外两个方面。

   从内部来看,随着外贸出口和房地产市场停滞,将会造成巨大的就业压力,从而促使以农民工、复员军人和失业的学校毕业生为骨干的利益相对受损阶层的利益诉求渐趋活跃。如果这种利益诉求能够得到外界的资助,可能将导致政治性组织的出现、从而培养出毛泽东式的人物;如果这种利益诉求既得不到外界的资助、又遭到政府的强力压制,就会转化成为隐匿的黑手党式组织。

   从外部来看,一旦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完成“从注重全球化到注重本土化”的转向、并且从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中脱身(如采取联合国托管的方式),就会在“贸易公平”和“保护人权”的旗号下加大对中国的软性围剿。这种围剿将不再局限于政治-政府层面,而会扩展到经济层面——具体方式可能包括投资转移、贸易替代、关税壁垒与知识产权打压等。或许对中国政府来说,美国陷入危机未必是坏事、美国走出危机未必是好事。

   作为对上述可能前景的回应,我们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应该采取内外两个方面的应对策略。

   首先,加大经济转型——从外贸主导型向内需主导型转变。其中的难点是如何开发出新的需求——即如何让那些有消费欲望而无消费能力的群体具有消费能力,这涉及到利益的重新分配。

   中央政府领导人所面对的现实困境是:缺少权力制衡的政治机制培养了一个骄狂的官僚集团,他们在与企业家和民众的三方博弈中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攫取了过多的利益;政府公司化的内在逻辑使得政府越来越失去民众的信任,温总理的眼泪也越来越难以打动民心。为了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中央政府领导人必须正视“开启有限度的民主化进程”的诉求——用民间的力量牵制以官僚集团为核心的既得利益阶层的抵抗。如果中央政府领导人能够主动顺应民意,接下来的变革将会是类似于1978年的“和平、渐进的改革”;否则,将会是类似于1912年和1949年的“暴力革命”和“改朝换代”。

   其次,加大在国外的投资力度、开发新的外贸市场。这样做的结果势必导致与发达国家产生利益冲突,当冲突积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战争威胁或者战争将成为无法避免的真实选择。我们预计,若干年之后的中国政府领导人将需要考虑以谁为盟友——美国还是俄罗斯。

   经济层面和政治层面的变化虽然可以应对中短期的考验,但是对于长期的问题(如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环境问题和资源问题、以及政府管治正当性问题)则不仅仅需要外科手术式的应急变化,更需要对扩张型价值观和发展模式的深刻反思。建立在对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价值扭曲之上的“超常规经济发展”难于持续,对扩张型经济发展模式的执着将会让中国在并不遥远的将来遭遇到“生态崩溃”和“道德崩溃”的双重打击。

   当今的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普遍存在着唯“美”主义倾向——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都以美国的模式、美国的价值观作为唯一的参考目标。然而,在一个资源匮乏的时代,美国模式、美国价值观所内生的高度扩张本质,对于人类共同体来说,是诱发战争与灾难的根源。中国的政府官员和学者们需要尽快从“美国梦”中走出来、到“新欧洲梦”中找寻未来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2008年11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