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情兮魁北克
[主页]->[人生感怀]->[情兮魁北克]->[“我們”與“你們”]
情兮魁北克
·雙雙對對共相聚 --- 皮爾-拉帕特 pierre lapointe
·它們可否有機會? --- 皮爾-拉帕特 pierre lapointe
·幽?le fantôme --- 日娜-拉妮爾 rina lasnier
·逝者 les morts --- 奧塔-科馬兒 octave crémazie
·笑容 le sourire -- 阿蘭-剛渤 alain grandbois
·畢竟après tout --- 札克- 布勒jacques brault
艾美尼-尼利剛 ( émile nelligan ) 詩選
·魁北克詩壇才子 --- 艾美尼-尼利剛
·尼利剛詩二首
·一位詩人 un poète
·在我母親兩幅肖圖之前 devant deux portraits de ma mère
耀勒-文若( gilles vigneault ) 詩選
·我的國家 mon pays
·人物 personnages
·詩人 le poète
安妮-娥貝爾 ( anne hébert ) 詩選
·確是有人 il y a certainment quelqu'un
·夜 la nuit
·小小的失望 petit désespoir
·雨下 sous la pluie
·雙手 les deux mains
俄特-德-聖-得利-加諾 ( hector de saint-denys garneau ) 詩選
·同伴 accompagnement
·秋 l'automne
·我眼中的江流
·柳叢 les saules
·在那無依無靠中 c’est là sans appui
·封閉之屋 la maison fermée
·接待 accueil
·守衛 faction
·鳥籠 cage d’oiseau
·無題 sans titre
加斯冬-米龍 ( gaston miron ) 詩選
·每一個人 tout un chacun
·比淚水更美麗 plus belle que les larmes
·被麥杆捆扎的人 homme rapaillé
·與你 avec toi
·冬天世紀 siècle d'hiver
·昔日的完結 la fin du passé
·前進 avancer
·共同的地方 lieux communs
菲力斯-勒克樂( félix leclerc ) 詩選
·我的鞋子 moi mes souliers
·春之讚歌 l'hymne au printemps
·小歡樂 le petit bonheur
寶蓮-朱俐茵 pauline julien
·外國人 l'étranger
·媽咪,爹哋 MOMMY DADDY
二﹐ 法國詩篇
·黑鷹 l'aigle noi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說啊, 什麼時候你將會回來 dis, quand reviendras-tu ? --- 芭爾芭拉 barbara
·我最美麗的愛情故事 ma plus belle histoire d'amou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貓兒與太陽 la chat et du soleil --- 莫日斯-加惹麼 maurice carême
·生活似玫瑰花開 la vie en rose --- 阿蒂-琵亞芙 edith piaf
·孜記 ziggy
·如果我是個男人 si j'étais un homme --- 蒂安-樂特勒 diane tell
·一個和你一起的女人 une femme avec toi --- 妮古樂-姡思勒 nicole croisille
·淚滴我心中 il pleut dans mon coeur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我不想工作 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 萍克 - 瑪緹妮 pink martini
·甚麼 quoi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遠離那個不可挽救的恐懼之樂 fuir le bonheur de peur qu'il ne se sauve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不要離開我 ne me quitte pas --- 扎克-布渃 jacques brel
·枯萎的樹葉 --- les feuilles mortes
·感覺 sensation --- 阿端-蘭寶 arthur rimbaud
·要做愛﹐不要戰爭 ! faites l'amour, ne faites pas la guerre
·秋之歌 chanson d’automne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人和大海 l’homme et la mer --- 沙利-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米拉佈橋 le pont mirabeau --- 貴羅-阿波林乃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1918)
·你我相互依偎 Les uns contre les autres
·友情 l’amitié --- 仿爽孜-阿爾迪 françoise hardy
·我的朋友玫瑰 mon amie la rose -- 舍絲樂-高利爾 cécile caulier
·世上的國王 les rois du monde
·返回無一處 retour à nulle part
·自我心理的筆跡autopsychographie --- 費蘭多-裴索亞 fernando pessoa
三, 閑花野草集
·七月的雨
·沉寂一月色
·寄散居天涯海角友人
·你走了 --- 贈予我曾愛過的人
·雨中訴情
·野貓
·最後的時刻
·那個悲情的地方
·情如煙雲
·無題
·請喚你我的名字
·情緣
·痛苦
·天邊一隅
·告別
·揮手辭別
四, 說東道西集
·聖讓巴提斯特節
·清明有感
·香港各大學圖書館“拾趣”
·一個法國人評說香港
·“ 黃禍 ” 與英語加拿大
·花絮﹕ 南韓在康城電影節成為焦點
·白求恩復活
·王夫人惹起的風波
·魁北克﹕從“特殊社會”到“民族”--- 評哈帕的“nation”動議及其引出的譁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們”與“你們”

   

2008年11月26日

   

   我們、你們、我、你、他等是我們日常談話中不可缺少的常用詞﹐它們是代詞或名詞﹐有時亦可作為句子的主語功能﹐有時亦含強調的作用﹐例如﹕我們中國人﹐等諸如此類。

   看來這些用詞十分簡單﹐可往往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它又會引發出有趣的事故來。年少時﹐一位比我年幼兩歲的表弟在我們兩人的談話中他常使用頻率較高的一句語式﹕“ 我媽…… ” ﹐“ 我姐……” , …… 聽之久之﹐我認為也許那是一種兒童語言的表達方式﹔可是年長至青少年的他﹐仍然常使用如此的表達己意﹐是否他在語言表達方面有點問題呢 ? 畢竟這也是小事﹐我也不在乎。

   歲月流逝。二零零二年間﹐在一片盛情之下﹐ 我曾探望了一對住在福建厦門 經已退休的夫婦。他們兩人一生以執教鞭為生。我雖不曾為老先生的桃李門生﹐從年齡來計﹐也算是我的長輩﹐我視他為亦師亦友的關係﹐而他倆夫婦對我亦熱忱盛情待之﹐從不分長幼輩份﹐我則對他們以兄姐相稱。以往我和他兩人在香港曾幾次會面﹐也融合交談。我此次的探訪卻是第二次的遠道而來。

   閒談中﹐他夫婦兩人忽然不約而同地打斷我的話﹐稍有責備的口吻問道﹕“為甚麼你不止一次地說 : ‘你們中國人…… ’, 難道你不是中國人嗎? ” 聽後我本能地怔了一怔﹐感到託異﹐也有點窄﹐是否我有失言之處呢 ? 或是用詞不當呢 ? 頓然﹐我很快地泰然解釋﹕“我的說話中使用 ‘你們 ’﹐並非是要強調甚麼﹐或是要分彼此﹐只想更清晰地說明事情﹐意指這裡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若是一定要分彼此的話﹐我根本不會來你家中作客。”

   其實我本人也不覺意到在談話中使用了“你們”、 “ 我們” 的用詞。

   聽後﹐也許他們亦覺得我的解說合情合理﹐一時疑雲盡散﹐繼續我們的話題。

   返回加拿大後﹐偶然也是與一位熟悉的朋友交談並提及那次我與老先生夫婦的談話。 (他們三人是互相認識的) 她說﹐上次與弟弟一起回大陸探望年邁的母親﹐ 親母亦私下指責她說 : “我不明白為甚麼你常說 ‘你們 ’……﹐ ‘你們中國人…… ’。你弟離家很多年了﹐說的 ‘你們 ’ 、 ‘你們 ’如何如何﹐我也理解﹐但你只不過移民了只兩三年﹐也使用了那樣的詞句。”

   聽後我道﹕“咦﹐怎麼會有這樣相似的事發生呢 ? ”

    事後﹐我也為此思索了一會﹐原因何在 ?

   既然身為“ 我們”的說者並無彼此之分﹐為何聽者“他們”又有如此的感受呢 ? 正好是說者無意﹐聽者有之呢 ? 當然我不排除有的人使用這樣的用詞來作彼此之分﹐但肯定的我沒有。我素來待人接物﹐從來都不作等級、地域、國度、膚色或富貧等之分。要分彼此的﹐並非是我的本性。

   然而我想﹐唯一的解釋是﹐ 也許那是我與“他們”的語言文化環境差異的因素。畢竟在加拿大生活日久了﹐潜移默化, “我們”的中文思維表達亦受到本地語言的影響。例如英語常用的一種表達方式﹕I wash my hands(我洗我的手)。當然此句也含強調之意卻要視情況而定﹐但一般來說﹐在英語表達中就一定要用“我的”( my )。若不﹐那就不是英語了。反之﹐在漢語中說“我洗手”﹐就夠了﹐除非是要強調“我的手”。漢語表達中不必句句都是“我的”如何 , “我的”如何﹐ 這樣的說法反而纍贅﹐ 那就根本不是漢語的表達方式了。

   文化心理和語言的思維和習慣表達方式的差異許多時候導致了人與人之間不必要的誤會﹐同一語言的人群中也可能發生﹐更何況是異族人。唯有保持互動的交流和解釋﹐大家才可互相溝通和理解。

   在中國境外生活的讀者朋友(因為從外看內)是否遇到上述同樣的問題呢? 又認為如何呢 ?

   

   

   


此文于2009年01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