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罗列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杨佳袭警,世人注目,杨佳案审判中的一波三折,许多情节的扑朔迷离,更是令看客如我辈者拍案惊奇,大陆官方媒体一边倒的报道,早已向我们昭示了一个人对一个国家战争的必然结局,近日又获悉哈尔滨六警察将一大学生殴打致死,真是给狼烟四起的大陆司法界和新闻界火上浇油!

    真的不知道当今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有多少特色存在——据说,现在的政权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我怎么就不明白,既然人民当家作主,共产党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民间怎么会发出那么多对共产党骂骂滋滋的声音?黑龙江的警察素质也就那么回事,他们不仅仅能将已沦为阶下囚的共产党高官朱胜文迫害得跳楼自杀,而且还造就了以迫害不同信仰者而丑名昭著的现代东北版的奥斯威辛营——万家劳教所。二十多年前,当所谓的呼兰大侠接而连三袭警时,民间啧啧发出佩服甚至赞叹的声音,今日杨佳袭警奇迹般的成功,民间赞叹声音更是此起彼伏——我实在判断不出是民众的素质没提高还是执政党的执政能力没有长进,正如网上流露出杨佳二审时对法官的言论,“警察之所以敢这样,就是因为有你们”,“我没有精神病,就是你们有精神病,你们无精神病,就是全国人民有精神病!”——或许,全国人民真的都有精神病。

    我总觉得,无论什么原因,哈尔滨六警察将一个大学生殴打致死,是适时地为杨佳袭警的合理性做出的绝好的注释,还是东北警察办事绝,不仅仅天才地想到电击郭飞雄生殖器的高招,而且这次事件的出警,很优秀地做到了“集中优势兵力”“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真是深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2008年10月24日

     [先投于一媒体,未果,现录于《博讯》!08年11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