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身陷围城兼危城的中国作家----法兰克福书展系列(六)
·二十年前柏林墙坍塌的那一天
·一份让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声明
·蓦然回首晓波正在灯火阑珊处
·谷歌事件的双重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来源:观察
    美国大选落幕,参议员奥巴马顺利地当选,成为美国两百多年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黑人总统。选举当天,11月4日清晨四点多美国全国各地就有一些选民在投票所前大排长龙,等待到正式投票时间开始时,于第一时间投下神圣一票。大城市有些地方的人,排上数个小时的都有。长龙一直绕屋三匝, 看上去好似等待领免费救济品、或感恩节购买减价商品的民众。选举结果于当日投票时间结束的时刻,即西部时间下午8点,东部时间晚间11点时就揭晓了,也就是说很多地方还没有验票结算完毕时,奥巴马的票数已经超过了当选的必要选举团票(electoral college)的数额270 (本文于选举结束后两天落笔时的结果是奥巴马364票, 麦侃162票),被媒体证实为新选出来的总统了。
   
   当消息传开时,从电视屏幕上可以看到万民欢腾的动人景象,首先是失败者麦侃在他的家乡选区凤凰城发表演说,恭贺对手;接着是芝加哥的格兰特公园里,估计有12万名观众在欢呼和眼泪中迎接了未来白宫的第一家庭:奥巴马、妻子米歇尔和两个小女儿。这是一幅历史性的画面,相信很多人在这一时刻,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些虚拟的和真实的历史场景:汤姆叔叔的小屋、南北战争、马丁路德金。。。是的,美国民众终于跨越了种族的鸿沟,摆脱了历史的阴影,用一种欢乐、和平和自信的方式肯定了自己的民主制度。
   

   成熟的民主制度
   
   这次美国的选举对全世界都有巨大的积极意义,但是首先它表现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成熟和人民对这个制度的坚定信心。虽说伊拉克战争和经济危机是人们最关心的议题,但是谁也知道,选出来的新总统是人不是神,更何况是一位47岁、只有两年参议员经验的新手,他真能立竿见影地扭转大局么?当然奥巴马的政见有其吸引力,它具有照顾社会中下普众的民生和医疗的福利性质,但是美国不是资本主义的国家么?就业机会不更是由大企业和富裕的小资阶级来创造吗? 奥巴马要为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的“劳苦大众”减税(其实每个年收入有十万美元的家庭,生活就很舒适安逸了),是否有劫富济贫的社会主义嫌疑?奥巴马青少年成长的背景是否如他的副搭档的对手佩林所说,造就了他对巴勒斯坦的伊斯兰教分子具有好感甚至认同情结?奥巴马颇受妻子米歇尔的影响,这位黑人女性的法学专家是否如有些人担心的,是个主观性强的种族主义者,会牵引丈夫倒过来走“反歧视”的路子?美国社会里潜伏着“布莱德雷效应”(Bradley effect)的因子,因此直到选举前夕还有不少人担心会否出现跟一切预测相反的“翻盘”结果,还是让白人候选人麦侃夺魁。但是,没有,芝加哥公园里十来万人众口一词地呼喊着:“是的,我们能够”!这个声音是美国人发自内心的声音,他们“能够”超越自己、超越偏见,超越异见和歧见,他们对民主制度有充分的信心,他们选择了一位少数异族的有色人来领导国家和决定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相信他是个真正的美国人。
   
   “布莱德雷效应”的隐忧
   
   选举之前的一两周,警方曾经破获一个白人种族主义极端分子要暗杀奥巴马的阴谋计划,这是上述那种典型的“布莱德雷效应”的阳性反应。1982年加州选州长时,民主党的黑人布莱德雷(Tom Bradley)是当时洛杉矶的市长,他的民调很高,一般预测会赢过他的白人竞选对手,但是结果出来,还是白人胜选。这种隐性的种族歧视在1983年芝加哥的市长选举、1988年威斯康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选举、1989年纽约市长选举和同年维吉尼亚州长选举都出现过。当时都是黑人候选人呼声甚高,维吉尼亚的黑人州长候选人在民调中超越白人对手9个百分点,但是投票结果,他还是以0.5的微弱低票而失败, 输给白人对手威尔德(Douglas Wilder), 所以有时布莱德雷效应也叫“威尔德效应”(Wilder effect)。 这次总统选举,有些分析家也谈过他们对这种“灰色地带”的隐忧,认为此种效应会把奥巴马的点数往下拉,但是结果正好相反,奥巴马夺得的百分比,比民调还高出许多。这就是美国, 一个充满希望和可能性, 又令人惊喜的国家。
   
   等待百日新政?
   
   大选后次年2009年1月20日是新总统就职的日子。这次除了选总统、也重新选举参议院中约1/3、即35个席位和众议院中的全部435个席位。民主党虽然两院都能取胜,在参议院中拿到57票,可惜还不能达到2/3 的必要绝对多数,这样未来就不免在有争议的决策议案上受到掣肘,跟共和党进行拉锯战。美国民众对奥巴马新政府的期望值很高, 一般是以百日为界来作评估。伊战如何收尾、如何撤军;怎样能帮助欠下购房债务的平民百姓渡过难关,保住房屋家园;金融危机、就业萧条的解决之道又如何?承诺下来的医疗保险能在短期实现吗? 答应的减税方案何时实施?政府需要天文数字的金钱来推动这些计划,怎样能开源节流呢?以债养债也并不是办法。。。很清楚,奥巴马需要人们的耐心和信心,他已经放风,要求大家别看他的百日新政,而要大家于千日之后再对他的成绩作评估。
   
   对世界和中国的意义
   
   一般相信奥巴马会把美国从过去布什执政二届期间美国孤立于国际政治生态之外的状态扭转过来。从他在以往数月访问世界各国所受到的热烈反响,可以看出他是受到多数人所喜爱的政治人物。911 之后自由世界各国人民对美国的好感因布什政府的各种国际行为而跌至底谷,现在又回来了。虽说全球目前面临金融和经济危机,美国的新科总统一上任就举步维艰,但是国际大气候却是人气极旺而有利的。人们会关注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表现;如何解散关塔拉摩的战俘营;如何重新担负起世界性的环保义务和责任;如何处理和俄国、古巴、伊朗的关系。初生之犊不怕虎,看他如何捡起各种烫手的洋山芋。
   
   北京政府比较喜欢奥巴马,也许认为他比较嫩,没有“反共”前科,但是今天大国之间已经不是争夺霸权的问题,中美之间不仅有国际政治、军售、西藏、人权等议题横在中间,更有贸易逆差、中国政府对汇率的操纵、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安全问题, 再再都显示奥巴马政府将成为北京的一个强硬的谈判对手。
   
   作为少数族裔的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的总统,给予中国执政者和中国人民一个强烈的道德昭示:解决种族分歧、纠纷的最佳办法是彼此的宽容和理解,尊重少数和弱势族群的权益和尊严,能起到化干戈为玉帛的神奇作用。就像作家刘晓波先生最近的文章“共和党对奥巴马当选的贡献”里所言,“以达赖喇嘛在藏人的崇高权威和国际上的杰出声誉,也由于越来越多的汉人皈依佛门,如果中共政权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汉人有足够的心胸,那就把达赖喇嘛请回来担任国家主席,汉藏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这是仁者之心、智者之言, 它应合了今年北京奥运打出的标语:“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句话在美国这个年轻的国家实现了,什么时候这个美丽的远景能在中国实现,那么中国人有福了,世界的和平也有了保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