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焦国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焦国标文集]->[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焦国标文集
·揪住米南阳
·官方学者的造反派脾气
·胡主席,颜色革命有什么不好?
·关于李文政记者和王名教授
·毛邓江稿酬有多少
·党委书记的两大职能
·党委书记是中国的思想警察
·中国民主化前我只谈卖国
·北京至今仍敌视《圣经》
2006年
·胡锦涛何时卖《人民日报》?
·中国:孤儿制造孤儿
·讨伐刘荣正!起诉刘荣正!罢免刘荣正!
·八宝山的「性别」
·陈水扁不是你们的陈省长
·像刮宫一样刮掉中宣部这个怪胎
·共产党不是千年的乌云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畸形的日本亲中派
·邓力群是个什么样的人?
·连大娘选美本性发功
·这样的人可以做人种
·劝官府莫轻启暗杀魔瓶
·2006 :合剿中宣部
·从海归派为什么创造力枯萎谈起
·中国外交部的专用词
·台湾应花钱买美国武器
·讨个法轮功女子做太太
·焦国标:台独是政见,不是罪恶
·法轮功为中国人争得尊严
·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胡锦涛是乾隆爷附体
·抗争电话打进江泽民房
·谁说民主不可输出?
·为中宣部谋划两条后路
·国台办污染台湾媒体
·扒坟撒骨的中国应该反思
·遥望上古贤人隐士
·你达赖爷爷
·不必痛恨陈水扁
·我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桩祈愿——杰出民主人士奖受奖答词
·揪出陈良宇毕竟是好事
·中非论坛该死
·人在欧洲想台湾
·火葬:河南乡亲的头号心病
·中日观点的零距离接触----2006年三月访日对话摘要
·中国民主化的微观好处——《我的良知很跋扈》自序
·杀人与宰羊不同了——写于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受刑日
·我的横贯美国之行
2007年
·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陆建华案草菅自由
·把国家主席还给人民
·团团、圆圆名字起得不地道
·台湾不是胡锦涛的祖业
·中正纪念堂是民主台湾的耻辱
·黑窑案显缺乏新闻自由
·听图图大主教台北演讲
·那默克尔是你们北京吓大的吗?
·中国应当避开魔鬼软实力
·一中各表:谁表?如何表?在哪表?结果如何?
·让我来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别再一听说“独立”就想杀人
·涮涮北大德语系主任黄燎宇
·请《新华网》、《人民网》扭转词语恐怖
·中俄模式:大国极权主义的衰亡模式
·抹黑“记者无国界”没有必要
·共产党的感恩焦渴
·推敲皇甫平的几处用词
·我实际是个硝驴皮的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一胎化”让中国几无真正的头生子
·我来贡献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和解思路
·民主是国家首要核心利益
·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我认识的张丹红
·魏玛一场中国朗诵会
·“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缘起和运作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急也要,等也要,促也要----也谈中国改革前途问题
·西藏语言、文化和汉人移民问题之我见
·政统、道统与国民性
·胡锦涛先生大阅兵给谁看?
·中南海西藏课五讲
·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钱学森归国公案的核心是他不顾职业伦理
·轮奸井冈山的闹剧可以休矣!
·讨伐李光耀侮辱中国人
·“洋秋菊”遭遇中国式妒恨
·亨廷顿结论经不起推敲
·习近平强见天皇的几个基本问题
·一个孔子学院有多大?
·请秦晖先生慎用“我们”
·我的二〇〇九
·别再张嘴等着老鸹屙
·赵紫阳逝世五周年纪念
·杨宪益生平几个疑点
·奥巴马出顺贞门不走顺贞路之我见
·中国人的非正常活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死──记文革期间自杀的三位大师夫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水扁两大错与两大功

   来源:苹果日报

   陈水扁先生被扣上铐子塞进「警备车」拉走,他在拘留所绝食。台湾媒体用的是「囚车」这个词,马英九先生特别更正,说应是「警备车」,因为阿扁前总统还不算囚犯。今从马总统,用「警备车」一词。阿扁被拘,恐怕举世无人说阿扁是清白的。可他究竟犯了那些致命错,才招来这锒铛入狱之祸之辱呢?

太宠老婆祸连党国

   在我看来,他起码犯有两大错。第一,当初他在台上时,不该放过其前任们的腐败,应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二千年大选,宋楚瑜至少质问连战十次:「连先生,你们父子两人皆任职公务员,但现在财产有二百多亿,你能解释钱是从那来的?」宋楚瑜的这个质问,连家的这个事实,阿扁难道不知道?你上台后为甚麽不予追究?据媒体报道,蓝营贪污的钱超过二千亿,其中超过十亿的贪污案至少有六十起,绿营人士抱不平说「却无一人戴上手铐」。还好意思攀比!为甚麽不把他们铐起来?

   国民党统治台湾半个世纪,树大根深,民进党乍一上台,千头万绪,还来不及清淤池塘底,想来是原因之一。那麽除此之外,是否另有其他丑陋的原因?比如故意不清理这个老池塘,继续让其藏污纳垢。一切如房檐滴水,点点不差。凡事照老道儿描,他吃过的肉,你也要吃一通,他喝过的汤,你也要喝到肚儿圆。好,今天终于喝饱了,喝到自己的胃把自己整个人、整个家族、整个党压倒。

   阿扁犯的第二大错是太宠自己的老婆。请原谅我的口德。吴淑珍女士久坐轮椅,心理明显变态。或者即便不坐轮椅,像中国大陆许多女人,一当官太太,心理就变态。心比嘴大,欲壑难填,夫妻彷彿前店后厂,男人人前当官,女人屁股后数钱。阿扁与太太的关係又有不同,先是吴氏下嫁,不惜与父母闹翻;再是太太为营救自己遭遇车祸,导致终生残疾,阿扁悔愧无地。既已位极总统,自然希望分些馀炎馀光给太太。孩子爱玩具,太太爱数钱,那就由他人后门儿送钱给太太数好了,一博太太开心,二抒悔愧之意。宠太太本来是中国男人难得一见的好德性,可宠到阿扁这份上,也太过了。

北京贪官物伤其类

   谈了阿扁两大错,顺便再说说阿扁两大功。第一,无论如何,阿扁对于台湾民主化进程,曾起过无可替代的正面作用。第二,他今天的境遇,作反面教材,足以警戒来者。马英九先生固然不敢、不会蹈前任覆辙,我相信台湾任何其他继任者今后也决不会再犯同类罪错。不止台湾,对大陆领导人也有某种程度的警醒意义。北京CCTV第四套节目近几个月来一直密集追踪报道陈水扁弊案,阿扁戴手铐的镜头流佈之后,我猜CCTV快踩煞车了。为甚麽?物伤其类,北京有人害怕呀。阿扁入狱,台湾的民主吓北京,给阿扁记三等功一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