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等级、官职]
非智专栏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等级、官职

   (柏斯)非智
     通常人们知道中国封建朝代等级森严,并认为这等级的制定源于孔子,故此,提出反孔时,其中一条,就是反对等级制。其实不然,孔子时代,孔子还可以同君王席地而坐,聊天闲话,秦朝之后,臣民见到君王时,则战战兢兢的,更不用说同君王席地而坐。新中国建立后,提出废除等级制的共产党,在完全废除了封建时代的等级制后,制定出了新的国家干部制,那就是行政24级之等级制,等级间区分极为严格,尤其是所谓的高干十三级以上,不仅工资数目不一样,生活待遇,尤其是政治待遇与一般干部更不一样。
    记得早时在厦门鼓浪屿有个省干休所,是个风景秀丽,倚山靠海的疗养之处。但不是随便人可以入内休养,它有着严格规定,只有行政十三级以上干部,才享有休养资格。休养所里一栋栋小洋房,独具特色,那多是鼓浪屿为万国租界时,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所盖,里面还有个小而美丽的海滩,在这小海滩游泳,宁静舒适,少了众人拥挤的烦恼。在此游泳的多是高级干部,他们腆着肚子,穿着宽松的游泳裤,或坐、或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下水者,至多也是走到齐腰之处,拍拍水,舞舞手臂,少有真正的在水里畅游。他们谓此为“泡泡水、晒晒太阳”之养生之道。
    当时行政十三级以上就属高干,相当于现在的厅局长级别。这个级别以上,享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待遇,当时明文规定,只有十三级以上才有权利乘坐火车软卧。在那文化十分困乏的时代,很少有外国电影,如果有外国电影,特别是西方电影被介绍进来,多定为内部片,可以享有观看之权利的,也是这十三级以上干部。实际上,十三级以上有着比一般干部更多的享受,有着比普通百姓更多奢华和更丰盛的生活。
   

    文革时期,这24级干部等级制被废除,我想,这可能是为了给那些无级别的人进中央开道吧。可不,无级别的农民陈永贵成了国家副总理,副总理该几级?至少也得四五级干部才能当。最为突出的是王洪文,从一个工厂保卫科长,一跃而为党的副主席,如果按24级晋升制算,王洪文可能是从最低一级,一下跳到最高一级了。没有了等级,也少了由于等级所带来的特殊享受,或叫特权,人人争当农民、工人。那时的工人、农民真真实实地光荣了一阵子。
    记得时任副总理的陈永贵到福建视察时,同省里迎接他的人一一握手。随后,在座谈会上,他说:我们有些干部已失去劳动人民的本色。这一说,在座的人人惊慌,“失去劳动人民的本色”,这可是很大的政治问题。接着,陈永贵又说:在我同他们握手时,我发现他们手上无茧。手上无茧,就不是劳动人民,那是自然的,只有终日手握锄头榔头等工具者,手上才有茧。陈永贵当农民时,手上厚厚的一层茧,即便当了高官多年,没握锄头干活,但那老茧是还在的。
    24级干部制的恢复,是在文革以后。文革之后,该恢复的都恢复了,这个干部制也属于该恢复之列,于是,我有幸在82年大学毕业后,即被定为国家干部,行政级别23级,在我之后者,则是刚从中专毕业的毕业生。在我前面还有22级台阶,我曾估算,若要混到称为高干的十三级,以每三年升一级算,我得混三十年之久,可是到那时,要么我死了,要么该已退休,所以,算一算,是前途无望,这种无望不仅是对这级别的无望,更多的是对坐火车软卧的无望,是对在干休养所海滩悠闲自得泡水养生的无望。
    还好,这种无望没有持续多久,中央又有新政策,全面取消24级干部制,以职务论之。自此,人人可乘坐火车软卧,一些干休所也是人人可住,当然,这得要你口袋里有钱。以职务论之,似乎平等了许多,但却出现了一切向职务级别靠齐的现象,于是,就有了后来“相当于某某级”之类事的出现。我所认识的市残联理事长,在递给我的名片上,就赫然地在括号后写着相当于“副厅级“。在国内工作时,我不断收到不同名片,但相同的是,凡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毫不例外地标着:相当什么级。有写着:文联副主席 (相当副厅级)、研究员(相当处级)、协会副主席(相当副处级)、工程师(相当科级)。 汗颜的是,我无法在我的名片上标上“相当什么级”之类的字,尽管我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不过这是合资企业,和政府级别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没有级别,尽管你是什么董事长、总经理,当你递上你的名片时,给对方的感觉就不那么深刻,也难以获得国人那种对官们所特有的尊敬。
    中国是官本位的国家,人的成就是以当到什么官或拥有什么级别来衡量,人们对这些官者有着一种特有的敬畏。人们在显耀成就时,往往是以作了什么官,任了什么职,或拥有什么级别作标准。我的一个同学,深通这道理,所以另辟蹊径,加入民主政党,几年后,混了个副主委,竟然在他的名片上标明“相当副厅级”,着实让我既感到惊讶又佩服,倘若他加入共产党,以他的能力言之,现在最多是个副处级。记得同学集会上,倘若谈到某某同学当了某局局长时,老师同学都会“尊敬之意”油然而生,特别是,有时你若想会会这局长同学,却常常是会得艰难,要么是等到茶凉了,人才出现;要么是这局长迟迟才来个电话说:事务繁忙,无法抽身。
    在当今的中国,当官是国人最大的企望,当了官,就意味成功,就意味可能更多的拥有。虽然人们还在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实际上读书并不高,而是读了书,当了官,那才是真正的高。 所以,应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
   

此文于2008年1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