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和解乃可行之道]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解乃可行之道

   在齐氏文化基金会首届“推动中国进步奖”颁奖及“和解与和谐”讨论会上的发言,墨尔本,2008年11月2日
   
   冯崇义
   
   多谢乡贤家贞前辈及在座各位。在澳洲这块热土上倡导有关中国政治的和解理念,我是始作俑者。借此机会对我提出和解理念的用意,向各位同仁讨教。我本书斋中人,不敢放弃知识分子的责任,因而以学干政、扛着宪政与和解这两个核心理念行走江湖。关于和解的基本观点和思路,我在‘情系和解、意在转型’(《真话文论周刊》发刊辞)、‘《和解的智慧》序言’等文章中已有论述和阐释。今天时间有限,只简要提供三点思考。

   
   第一,和解不是怯懦。在我提出这一理念之后,一开始就颇受非议,有“怯懦”之讥冤枉得很。我及中国一些自由主义学人,自命为自由主义圣徒。自由主义的根本信条,是每个人和所有人都享有平等的自由权利。自由主义的事业在中国成功了,自由主义者所得到的只是与其它国人同等的自由权利。我提倡和解与宪政这些理念,乃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之外的信念。俗话说,“无欲则刚”。从事促进和解及宪政民主的事业,没有私欲,因而笑傲江湖,对权力和权贵完全无所畏惧。其实,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学人,在精神上是古来中国儒者的真正继承人,一脉相承的信条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是 “三军可夺其帅,而匹夫不可夺其志”。我们自由主义学人为和解与宪政奔走呼号,所作的是以天下为己任、以天下苍生为念的超越性事业,实在是无私无畏。使用暴力可呈一夫之勇,和解则是大智大勇。
   
   第二,和解高于正义。我推崇和解的智慧。和解既是目的也是手段,意在打破对暴力的迷信,特别是对国家暴力的迷信。也就是以和平的手段告别仇仇相报、以暴易暴的千年轮回,争取以最小的成本及最低的代价,换取中国的进步与祥和。现在中国民间的和解理念与力量均已出现,遗憾的是官府为种种偏见所蒙蔽、远远堂乎其后。就民间而言,和解以真相和正义为基础,但和解比正义更高一个层次。正义当然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基础,但正义之上还有仁爱和慈悲;仁爱之上还有天下为公、推己及人的道。 所以古人说“失道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失礼而后法”。在古代中国的真正士人那里,就已经认定“道高于君” ,而且将 “闻道”和“得道” 视为最高境界。当代中国的道,便是政治和解与宪政民主。既然“士志于道”,我作为自由主义学人,热望能早日在中国实现政治和解与宪政民主,使得在宪政民主的政治法律制度之下,每一个人的尊严都受到尊重,每一人的生命和权利都受到保护。
   
   第三,和解是可行之道。处江湖之远而面对庙堂提倡和解,是否画饼充饥、做无用功?我的答案是,和解是一种新思路、一种新的可能性、一种新的可行之道。有一种观点在国人中间很流行:垄断权力的统治者绝不会与民间和解、自动放弃权力。我在很多文章中都一再指出,关于当权者永远不会放弃特权的观点,是违反历史事实的偏见。基本的历史事实是,当今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实现了宪政民主,通过朝野和解而实现宪政民主的成功案例不胜枚举。全球“第三波民主”的进程,更是在和平、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引导下的的凯歌行进。苏联东欧原共产党国家的民主转型,除罗马尼亚枪决齐奥塞斯库这一小插曲外,都避免了流血冲突。台湾同胞所实现的和平民主转型,更堪称楷模。时常听到一个不大雅的说法,“屁股决定脑袋”。表面看来颇为形象真切。仔细推敲起来,这种说法只不过是过时的马列主义阶级分析方法的翻版。历史决定论的观点害人至深,以至于很多人习焉不察。我们自由主义信徒在哲学上讲求实证,在社会历史领域不相信任何决定论。人这个变量,用决定论来解释,难免贫乏。如果社会地位相同的人想法都一样,人类历史和社会就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屁股决定嘴巴”还能说得过去,坐在某一位置之上,或许不得不说某种话。但脑子里想的,会错综复杂、千差万别。毕竟,人是具有超越性的社会动物,马克思、恩格斯等人就超越了他们的阶级出身和社会地位。将人统统视为“理性的经济人”,貌似在理,实际上是将理性降低为本能。当人们的理性超越本能,完全有可能超越社会地位所带来的偏见和眼前利益,当权者亦能。现代世界,为什么有那么多掌握暴力的统治者与没有暴力的民众和解?除了外部压力,还有内在动力。实际上,在主权在民的理念早已牢固确立之后,只有宪政民主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政权合法性问题。专制政权在缺失合法性的压力之下,日益不堪重负。只有那些缺乏智慧的统治者,才顽固不化、死不让步,成为专制制度的牺牲品而同归于尽。中国社会的“群体性事件”,2005年官方公布的数字是8700起,这几年的实际数字当是每年十万起上下,而且恶性暴力事件日见突出,民间有关“灾变”的预言愈演愈烈。将抱残守缺、妄图将刚性的专制体制维持下去,便有可能天崩地裂、两败俱伤、玉石俱焚。另外一种可能,便是换一种思路,朝野和解、多方共赢、走向宪政民主、走出治乱循环的千年轮回。不同的选择,便是不同的结果。连官方的主导话语也已变成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依法治国重建中华文明,中国走向和解与宪政的知识积累已经相当丰厚。在危机和机遇面前,朝野上下展现超越偏见的造化、作出正确的选择,只在一念之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