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致良知的前提]
东海一枭(余樟法)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良知的前提

   致良知的前提一与一般宗教信仰不同,良知信仰可以自心实证、至为真实,而致得良知是人生最大的成功。所谓致得良知,就是义理上解悟、实践中体现、意识心证入良知。我在《良知主义》开头就强调:只有解悟并证入良知,那才是人生的大福德大成就。

   东海所说良知,皆指自性本心,相当于佛教的佛性真如。如憨山大师随笔《自性说》所言:

   所以禅家言立地成佛者。乃顿见自性而已。非是别有一佛可成。佛者觉也。即自己本有光明觉性。能见此性。立地便是圣人。到此则不见有生学困知之异。始是尽性工夫。此性一尽。则以之事君为真忠。以之事亲为真孝。以之交友为真信。以之于夫妇为真和。施之于天下国家。凡有所作。一事一法。皆为不朽之功业。所谓功大名显者无他术。由夫真耳。(《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九》)

   成才成名成家,世俗的成功有无数的类型和“级别”,如未证入良知之境,无论外在名望、成就、功业如何烜赫,终非真正第一流人物。古今中外帝王将相诗客文豪,绝大多数无法与孔子及程朱阳明相提并论,道理就在这里。

   信为道源功德母,信解行证,信居第一。致良知,首先要树立良知信仰。

   二有人说:按照传统中国道家哲学:自以为有良知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这种说法很一根筋,很弱智。

   历代大儒特别是心学大家,都是证得良知存在、“自以为有良知”的人,能说他们是“最大的没有良知”吗?道家不以良知解说道体,但历代大师无不自以为有道或悟道,难道他们都是最大的“无道之士”吗?

   谭嗣同曰:“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明明白白地以圣贤自居,难道谭嗣同成了“最大的没有良知”者吗?在佛学论坛枭文《最普遍的“性病”》后借谭嗣同语自我跟帖时“琴韵墨香”振振有辞地批评道:“变色龙啊!做人应一以贯之!还分克己,救人!”谭嗣同天上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如果得到的真是璧,不会因为和氏自以为是顽石而变成顽石。当然,凡夫俗士于良知本性无所知,无所证,自良知人士自居,妄,会对致良知“工作”造成不良影响。但无论如何不可能严重到“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的地步。自以为有良知者,纵凡夫俗士,多少有些自知之明,能够隐约感知良知存在从而受到一定约束。

   要树立良知信仰,首先要知道,良知人人皆有。自以为有良知是树立良知信仰的前提。

   三又有人说:“大凡圣人,都不以圣人自居,不以自己为圣,故能成为圣人。也就是后世一禅师所讲,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圣人若知,即是凡夫。东海可曾这样对照过自己?”

   此言亦似是而非。

   圣,兼指道德与智慧。论甲骨文字形,圣字左边是耳朵,右边是口字。即善用耳,又会用口,本义为通达事理) 《说文》:圣,通也。按:耳顺之谓圣。彼教所言耳根圆通亦此意。

   在学术上、在对“道”的理解、证悟上以圣人自居,与在世俗道德上以圣人自居,是不同的。佛者觉也,释尊“以大觉者、大智慧者自居”,不用讲了,孔子一般不会“以道德圣人自居”,其极高的文化、智慧自信却是不须怀疑的,“文王既没,文不在斯乎”、“知我者天”等语,都是这种自信的表现,也相当于“以道之传承者以自居”。而在面对各国君主时,孔孟们虽未明言,实质上是以道德智慧双重圣人自居的。

   “救人时”以圣人自居与以圣人自居“傲人”是不同的,一禅大师所讲“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圣人若知,即是凡夫”,也有当不当机的问题,泛泛而言,毫无意义,甚则颠倒。例如,释尊具足圣人法,他也完全知道这一点,而且在说法时无数次地强调。难道释尊也是凡夫吗?

   其实,自知是圣人或以圣人自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具足圣人法”,圣人知不知,一样是圣人。是否圣人,不在于其本人如何看待自己。至于以圣人自期,更是儒者之志理所当然。大凡圣人,或许不以圣人自居,但一定以圣人自期。

   世人往往喜欢在“态度”上做文章。谦德虽然很重要,但不是唯一和至高道德。在谈理论道的时候,谦不谦虚,态度如何,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同时,世人对谦德的理解大多很肤浅,仅停留在语言及姿态的表象上。

   ,谦德不是讲出来、装出来。有时大谈谦德、一味示谦,恰是一种贡高我慢的特殊表现,或以指责他人不谦抬高自己,或用谦下的态度装饰自已的傲慢(关此,我在《要谦虚,不要虚谦》一文中已予透析。)康德在谈到个人主义时说过,某些人毫无止境而隐蔽地推行个人主义时,“用表面的自我否定和假谦虚在别人眼里更可靠地为自己产生一个优越的价值”,可谓一针见血。

   四圣人当然不是自居一下就成的,良知不是自以为有就成了良知人士的,这需要付诸实践、实践于言行之中。但也绝非 “具足圣人法,圣人不知”,绝非“自以为有良知者就是最大的没有良知”。

   例如东海,以为自己对良知的认识证悟是最深刻全面的,所阐说的大良知主义的真理度是最高的,自己所坚持的政治、文化立场是最正确的,大方面的行为和选择是最合乎仁义、中庸等良知原则的。这一切是否真的象我“自以为”的那样,批评可以从我的言与行、即理论文章与行为实践中找出破绽予以如实如理的批评,切实证明我的“自以为”是错的。但是,批评者和反对者不能仅凭“自以为有良知”的自信,就得出东海“是最大的没有良知”者的结论。

   反而是那种自以为本性恶、自以为没良知、甚至以小人乃至恶人自居者,最为可怕,最不可教。自以为没有良知者其实并非没有,然此辈习深障重,在一定的环境中和时间段内,甚至某一期生命期内,良知本性很难甚至根本无法唤醒。盲于道德良知,是最可怕最难扫的盲。扫盲工作,任重道远啊。点睛君说得好:“有些人暂时无法扫盲的。有些是被洗脑成了西奴的,有的是未走出逆反期的幼右,有些是掉队的红卫兵…”2008-11-2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