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作者:一衿。出处:网络。原题《百年中国发展反思:乱党误国,儒学当兴!》

   某某兄:邮件收阅!

   秦晖文章略看过一些,要领把握不多。东海一枭批评提倡"杨朱"可能是只攻一点不及其余,自有其偏颇之处。但是他重铸儒学法印的主张我是比较欣赏的。网上有人称他狂儒,可能他的确看不得有人提倡跟孔孟相反主张的观点,因此指责了秦晖这一点看法,其实质倒未必不赞同秦晖对建国后30年治理状况的批判。东海一枭对我党数十年来的反儒行为是持严厉批判态度的,认为不论政党如何更替,儒学应该成为治国基本思想,具体方略技巧可以与时俱进,但是一定要以儒学为体。

   我对国家百余年来发展的思考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中国鸦片战争时与世界的差距并不大,清末民族工业逐渐兴起,世界上先进的技术很快传入国内,甚至在政体上也有宪政的实质进展了,但是乱党四起,外患日深,导致国家发展一再延误,中国与世界发展逐渐脱节,其中各色乱党的破坏作用尤其大。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有安定即有发展,乱党的初衷是要发展,但是其行动实质上加深了社会的动乱程度,结果是延误国家发展。由此,"稳定压倒一切"论在我看来是有大智慧的。

   今天公共知识分子仍是自由民主论调居多,我以为这种新的主义之争是有害的。今天的中国仍旧不能经受剧烈变革。一切都应该慢慢来,有问题即解决问题,不要企图从根本上一劳永逸的解决社会发展的众多问题。我不太相信今天的知识分子能够开出某种治疗中国根本大病的灵丹妙药,哪怕他们的论述再充分、逻辑再严密。

   复兴儒学在我看来更而不是一种主义,复兴儒学的好处是提升精英阶层的知识涵养,给他们精神深处的依托,提供思考和批判社会的原始动力。儒学不兴,导致的问题是中国新一代精英阶层的素质下降,如工程师、技术师以及各个专业的专家等等,对本专业的技术掌握非常好,但是跟大清时代的精英相比,普遍缺乏文化素养。百年来的新式文化教育的后果之一是推毁了精英阶层的精神家园,因此容易丧失信仰,20世纪末轮子功的蔓延即是一端。

   很多思考还不完全,常常有表达出来却很不满意的情况。呵呵。希望日后多聊聊。

   弟 一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