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郭国汀君:

   多谢夸奖。然恕我直言,大函很“混”。关于我的宗教立场,我在《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等多篇文章中已经阐述得非常清楚了,但仍有很多人不清楚-----有些人是故意混扯搅浑水,相信你不是。特重申重点:

   一、我反对神本,但不反宗教。佛道作为人本宗教,当然是我素所推崇的。儒家学说特别是东海的良知信仰,本身亦极富宗教精神。基督教作为神本宗教,一定历史时间段内对于民众道德的提升自有其特别的作用,基督精神更具有永恒的意义和价值,对此我十分推崇并多次强调。

   二、我对神本主义的反对,仅体现于仁本主义立场上如理如实的“批评的武器”,这种反对丝毫没有逾越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文明原则,怎么扯得上“与基督势不两立”?同时,我的这一批评或曰提醒只“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不针对普通民众。

   你说“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是否信教无关紧要”。此言差矣。高级知识分子对政治和社会、领导和民众都有引导、教化的责任,支持以神为本的原始时代的旧生命观,会对世俗民众产生严重误导,故大不宜。对个人而言,高级知识分子理性、智慧相对普罗大众高些,对于信仰问题也应更严肃诚恳地对待。佛教大德有句名言:不要拿佛法做人情。同样,高级知识分子不应拿信仰做人情或做别的什么。

   三、批评神本主义,不等于反对宗教自由。恰恰相反,言论、信仰诸自由,正是东海生平所追求并不惜作出一定牺牲的。我说过:

   “任何外道包括邪教信仰,在法律层面都应该得到平等的保护,信仰者的人权也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如果外道信仰者的人权受到侵犯,文明人特别是文化人,都应该站出来为之呼吁、对之援手。这方面,情归情、理归理、信仰归信仰、人权归人权,文化人应该区别清楚、分开对待。”

   (附言:对于宗教人士,其它教派便属外道,这是事实判断。例如,对基徒,儒佛道便是外道异教;对于中华文化而言,任何心外求法、心外拜神的学派宗教皆属外道,这是文化常识。对此判断或常识冠以诋毁、诽谤之类罪名不是正常的辩论态度。)

   四、关于神之有无,我多次强调,良知信仰是超越有神无神之争的。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对于神之有无,不作定论。我说过:

   “我们不否认另外的空间以及比人类更发达更进步的宇宙人的存在----当然也不肯定,仁本主义者认为,既使有另外的生命形式、有外星人的存在,也必不是创世的、万能的,其本性也必不是与人之本性隔绝的。相信另外的生命形式(姑且称之为神)的存在与以之为本、奉之为主,一定的学习、尊重与无条件无限度的崇拜等,乃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一点,普通民众及一般知识分子很难分得清楚,但文化人和大知识分子应该也必须分清楚。”

   五、儒学与基督教当然可相互补,但这不影响两家之异和相互辨异,同时,儒学与基督教互补的主动权掌握在基方。我说过:“我更进一步期待各神本主义教派中的有识之士进行新的宗教改革,将神性与人性在终极、本体的层面统一起来,让基督教从离教发展成为圆教”。(以上皆引自《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诸枭文)

   对一种事物,不完全支持或略有异议不等于反对,纵然完全反对,方式亦有合理和不合理、文明和不文明之分,这是常识。一般民众难以分辨,可以理解,可笑的是很多现代知识分子也笑熬酱糊。例如不少佛徒认为东海反佛教,不知东海除了儒家,研证最透、喜爱最深的就是佛教了,岂有反对之理?作为儒者和良知信仰者,对上帝信仰特别是对个别言行恶劣、别有用心的政治性神棍有所批评,说反对也可以,但这种反对,是完全符合现代文明原则的。

   说实话,我非常厌倦一些缺乏基本智力水准和思想含量的争论,更反感虚构对方观点的批评方式和一根筋的思维方式----比如我支持中共拥儒,居然一再被一些人甚至是友人指为拥护专制或为之涂脂抹粉。这类颠倒矫乱的批评方式可笑又可悲。我多次警告过一些熟人:不妨一起喝酒玩乐,不要与我讲理论道!

   非常欢迎反批评或“作进一步讨论”,然而,作为一个严肃的知识分子,要与我“作进一步讨论”,至少要初步读懂枭文,了解良知常识及我的基本立场。以上所言或许你一时还理解不了,不要紧,来日方长,看在你客气热情的份上,拨冗一复,就当作对自已有关立场和态度的一次重申吧。遥祝文安!2008-11-2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郭国汀:东海兄:近好!此长篇足见老兄花了大功夫,值得认真一阅,待无有空精读后再请教。我始终非常佩服老兄之国学功夫,对君之道德人品也敬佩有加。但我不赞同老兄反宗教的态度立场,依吾之见,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是否信教无关紧要,因为受过高等教育者大多有足够的理性识别好坏真假,道德也有起码的保障。但对普罗大众而言,宗教信仰至关重要,这是由世界历史和实践反复证明为真理的事实。宗教之博大精深令世世代代多少精英穷尽一生精力仍无法撑握其万一,而宗教对社会安宁人生幸福的巨大作用远比任何理性说教大得多。这正是信仰自由作为基本人权受到普世尊重的根本原因。良知或性善性恶论,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老兄之才华横溢当世罕见。儒学与基督是否势不两立或可相互补?此点我赞同张国堂君之论。南郭才疏学浅且时间非常有限,容日后再作进一步讨论。顺颂桌安! (跟于枭文《良知大法》,发表于: 2008年11月2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