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郭国汀君:

   多谢夸奖。然恕我直言,大函很“混”。关于我的宗教立场,我在《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等多篇文章中已经阐述得非常清楚了,但仍有很多人不清楚-----有些人是故意混扯搅浑水,相信你不是。特重申重点:

   一、我反对神本,但不反宗教。佛道作为人本宗教,当然是我素所推崇的。儒家学说特别是东海的良知信仰,本身亦极富宗教精神。基督教作为神本宗教,一定历史时间段内对于民众道德的提升自有其特别的作用,基督精神更具有永恒的意义和价值,对此我十分推崇并多次强调。

   二、我对神本主义的反对,仅体现于仁本主义立场上如理如实的“批评的武器”,这种反对丝毫没有逾越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文明原则,怎么扯得上“与基督势不两立”?同时,我的这一批评或曰提醒只“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不针对普通民众。

   你说“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是否信教无关紧要”。此言差矣。高级知识分子对政治和社会、领导和民众都有引导、教化的责任,支持以神为本的原始时代的旧生命观,会对世俗民众产生严重误导,故大不宜。对个人而言,高级知识分子理性、智慧相对普罗大众高些,对于信仰问题也应更严肃诚恳地对待。佛教大德有句名言:不要拿佛法做人情。同样,高级知识分子不应拿信仰做人情或做别的什么。

   三、批评神本主义,不等于反对宗教自由。恰恰相反,言论、信仰诸自由,正是东海生平所追求并不惜作出一定牺牲的。我说过:

   “任何外道包括邪教信仰,在法律层面都应该得到平等的保护,信仰者的人权也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如果外道信仰者的人权受到侵犯,文明人特别是文化人,都应该站出来为之呼吁、对之援手。这方面,情归情、理归理、信仰归信仰、人权归人权,文化人应该区别清楚、分开对待。”

   (附言:对于宗教人士,其它教派便属外道,这是事实判断。例如,对基徒,儒佛道便是外道异教;对于中华文化而言,任何心外求法、心外拜神的学派宗教皆属外道,这是文化常识。对此判断或常识冠以诋毁、诽谤之类罪名不是正常的辩论态度。)

   四、关于神之有无,我多次强调,良知信仰是超越有神无神之争的。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对于神之有无,不作定论。我说过:

   “我们不否认另外的空间以及比人类更发达更进步的宇宙人的存在----当然也不肯定,仁本主义者认为,既使有另外的生命形式、有外星人的存在,也必不是创世的、万能的,其本性也必不是与人之本性隔绝的。相信另外的生命形式(姑且称之为神)的存在与以之为本、奉之为主,一定的学习、尊重与无条件无限度的崇拜等,乃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一点,普通民众及一般知识分子很难分得清楚,但文化人和大知识分子应该也必须分清楚。”

   五、儒学与基督教当然可相互补,但这不影响两家之异和相互辨异,同时,儒学与基督教互补的主动权掌握在基方。我说过:“我更进一步期待各神本主义教派中的有识之士进行新的宗教改革,将神性与人性在终极、本体的层面统一起来,让基督教从离教发展成为圆教”。(以上皆引自《反对神本主义,弘扬中华文明》诸枭文)

   对一种事物,不完全支持或略有异议不等于反对,纵然完全反对,方式亦有合理和不合理、文明和不文明之分,这是常识。一般民众难以分辨,可以理解,可笑的是很多现代知识分子也笑熬酱糊。例如不少佛徒认为东海反佛教,不知东海除了儒家,研证最透、喜爱最深的就是佛教了,岂有反对之理?作为儒者和良知信仰者,对上帝信仰特别是对个别言行恶劣、别有用心的政治性神棍有所批评,说反对也可以,但这种反对,是完全符合现代文明原则的。

   说实话,我非常厌倦一些缺乏基本智力水准和思想含量的争论,更反感虚构对方观点的批评方式和一根筋的思维方式----比如我支持中共拥儒,居然一再被一些人甚至是友人指为拥护专制或为之涂脂抹粉。这类颠倒矫乱的批评方式可笑又可悲。我多次警告过一些熟人:不妨一起喝酒玩乐,不要与我讲理论道!

   非常欢迎反批评或“作进一步讨论”,然而,作为一个严肃的知识分子,要与我“作进一步讨论”,至少要初步读懂枭文,了解良知常识及我的基本立场。以上所言或许你一时还理解不了,不要紧,来日方长,看在你客气热情的份上,拨冗一复,就当作对自已有关立场和态度的一次重申吧。遥祝文安!2008-11-2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郭国汀:东海兄:近好!此长篇足见老兄花了大功夫,值得认真一阅,待无有空精读后再请教。我始终非常佩服老兄之国学功夫,对君之道德人品也敬佩有加。但我不赞同老兄反宗教的态度立场,依吾之见,对高级知识分子而言,是否信教无关紧要,因为受过高等教育者大多有足够的理性识别好坏真假,道德也有起码的保障。但对普罗大众而言,宗教信仰至关重要,这是由世界历史和实践反复证明为真理的事实。宗教之博大精深令世世代代多少精英穷尽一生精力仍无法撑握其万一,而宗教对社会安宁人生幸福的巨大作用远比任何理性说教大得多。这正是信仰自由作为基本人权受到普世尊重的根本原因。良知或性善性恶论,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老兄之才华横溢当世罕见。儒学与基督是否势不两立或可相互补?此点我赞同张国堂君之论。南郭才疏学浅且时间非常有限,容日后再作进一步讨论。顺颂桌安! (跟于枭文《良知大法》,发表于: 2008年11月2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