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野趣
   春暖花争艳,潭深水自平。
   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

   [点评]
   枭注:潭深水自平,此句不可忽过,此中有深意,有禅意,浅人难以参悟哦
   不如归去:好一句"吟诗赠归鸟",绝妙
   碰壁斋主:潭深水自平,此语绝佳,体物甚工。
   山居:以景入诗,记唱和,颇贴切。“潭深水自平”五字当注意。风不起,水自平;然风起当何如?六祖说法,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心不动,风动水动,又有何妨?老杜有“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心不竞,意与云迟,坐化自然。老杜健笔,虽不是僧,然一颗禅心,在胸中蓄得。发而为言,境界自高。东海仍被外物所拘,盖心平与不平,不在潭深与不深也。不过,从五字可见东海渐狷。可喜可喜。
   逸峰《步韵奉和东海一枭“野趣”诗》:冷涧千枫艳,气清云影平。 林深藏异鸟, 野寨唳凄声。
   王中陵:翅阔凌空起,凝眸笑不平。狎莺怜鸭闹,撼地是枭声。
   醉语笑嫣然:最妙的便是这“潭深水自平”,我喜欢。山居先生所评我认为不妥,说枭兄被外物所拘,不然!我以为此句正是枭兄不为外物所拘的心境表现,其意深而含蓄,禅意之妙尽在其中,潭深方能自平,与风何干?潭深当与心有关耳!
   银狐媚影: 咋一看,就喜欢上这句“潭深水自平”。这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内心的修为。与外界无关。突然想起了虞世南的一首咏物诗“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这种弦外之音所隐喻的深沉意义。
   沧海一声笑:深得唐人五绝精髓呵!只此“潭深水自平”,风动,不动,俱无关,所谓仁者大无畏,枭心自在岿然耳!凡读枭文者,只梢一思量,便可解得其中之味!
   傅小松:大有禅意,全诗妙在写鸟。“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此鸟何其清高也!较之孟浩然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大异其趣。
    五绝五首  
     其一
     风狂卷日去,云黑压城来。
     独坐阳台上,举杯邀霹雷!
     
     其二
     打水鱼头痛,敲山虎魄惊。
     滔滔世间泪,渐向眼中盈。
     
     其三
     赤胆朝朝剖,枭声夜夜飞。
     何妨身独瘦,愿养世间肥。
     
     其四
     精一开金石,百邪不敢侵。
     任凭天下浊,透体大光明。
     
     其五
     仁到知无敌,道通信有神。
     重将儒帜树,历史待开新。
     2007-6-11
     打水鱼头痛,借古人句。
   [点评]
   浩浩飞流:喜三,很有创意。
   xuedl:遣词用句,均极精炼,又因含蓄,信息量亦大。考之格律声韵,尚未发现不合。思路新颖,魄力甚雄。实属五绝中上等佳品!
   Sian:诗是好诗,艺臻纯青,思则未必。自铸伟辞,意气风发,沉迷意境,非现实中人所为也。
   琴台旧梦:楼主每一篇诗文都给人惊心动魄的感觉
   星如焰:目光如巨 胸怀如海!楼主非常人也!
   俞儿:楼主好大气魄
   沧海一声笑: 欣赏楼主胆气胸怀,这等醒文,如今鲜矣!
   海外山人:诗笔老练,欣赏!
   明达:对东海《五绝五首》:对其一:举杯邀月来,独坐莲台去。寂风任意起,静水自性流。对其二:欢歌歌不透,笑语语不惊。默默千山立,淡淡万水清。对其三:忠心何须表,行者万物情。夜夜降甘露,日日饱身心。对其四:归一圣剑出,归依众生愿。演入光明法,天下浊不见。对其五:有序为友敬,失序成私愤。儒家中道广,真义满乾坤。
   浮生:和东海《五绝五首》:其一:心日风不遮,意城无黑云。举杯卧莲上,雷惊我不惊。其二:泪向枯中流,浪起鱼儿游。眼望颓山上,化松虎自悠。其三:
   赤胆何需剖,天心自分明。行来千万里,步步皆受情。其四:无浊自无光,无晦哪来明。己身即天下,万物源一心。其五:无敌是争见,通道非通神。仁德不依家,真序正乾坤。
   雷鞭风雨:风狂卷日去,云黑压城来。独坐阳台上,举杯邀霹雷!此诗有天地独尊,舍我其谁之气概!狂枭破黑去,呼雨跳山来。摇动垂天翼,惊风生霹雷。
   楚天浪子:见微知著,震撼人心!
   咏鸡
   世失古人风,禽全君子德。
   更羡其声雄,一呼无下白。
   [点评]郝一匡:此诗所说的“禽德”,乃旧时所谓“金鸡五德”。此说將儒家的理想人格寓意于鸡:鸡冠寓“文”,以此推之,鸡足距寓“武”,斗勇寓“勇”,时呼寓“仁”,唱晓寓“信”。唐人李频《府试:风雨闻鸡》诗云:“不为风雨变, 鸡德一何贞。在暗常先觉,临晨即自呜。”实则,此类诗之滥饬始自《诗经》。 其名句有《王风.君子于役》:“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又,《郑风.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我评萧瑤君此诗 “格调高古,寓意深刻,内涵外延”,此之谓也。因其虽愤世嫉俗,而美刺所指却深藏不露,合乎圣人温柔敦厚的诗敏。因李贺诗中有“雄鸡一唱天下白”,遂使后人几乎不知古句原为“时呼”。今萧君诗中始將“唱”字恢复为“呼”。也是正途。
   傅小松:古意苍茫。
   题根雕:盘龙
   此物非凡品,待时蟠曲深。
   风雷一朝动,万里布甘霖。
   [点评]傅小松:气魄何大,寓意何深!
   鹰
   锐眸凝电火,怒翅挟惊雷。
   世上狡狐兔,闻风胆尽摧!
   [点评]王中陵:高视阔步,不忘天职。泽丰愁稳定,死水望惊雷。谁怕凌空扫,城狐胆欲摧!
   傅小松:正义之鹰,威武之鹰!
   抒怀示友人
   其一
   耽行古道历千关,棘路霜风步步艰。
   惜月怜花心不老,愿融热血化冰山。
   其二
   红尘滚滚莽无涯,高洁灵魂自有家。
   半世江湖仍故我,满天花雨不沾花。
   其王
   骂鬼忧天原侠骨,诛仙杀佛亦慈心。
   痴来欲化光明树,照彻千秋黑夜深!
   [点评]
   傅小松:东海以思想横放杰出名世,故其诗中多警句。“愿融热血化冰山”、“高洁灵魂自有家”、“痴来欲化光明树,照彻千秋黑夜深”等句,称名句可也。
   嘲克林顿
   偶尔风流偶忘形,竟遭弹劾是非生。
   吾皇妾侍知多少,谁敢人前道一声!
   [点评]
   王中陵:拉链门终不及多裆炙有特色。
   傅小松:呵呵。
   错 过
   错失青春悔已迟,落花岂有再登枝?
   当年多少寻常事,抱恨重寻尽是诗。
   [点评]
   熊东遨:此等遭遇,人多有之;此等感受,亦人多有之,然此等诗未见人人有也。正所谓人人心中所有而笔下所无者也。如此"错过",人生只可有一,若一而再、再而三,便非"错过",直是"罪过"。
   傅小松:能知“抱恨重寻尽是诗”,人生亦不虚度矣。
   自嘲示饶君惠熙
          一
   偶向商潮试钓纶,有时豪阔有时贫。
   有时一付流氓相,谁识英雄面目真。
          二
   报恩济世两无能,躲进枯斋学老僧。
   莫笑书生终自弃,名心淡后道心增。
   [点评]
   王中陵:
   好山尽被江郎占,看够天花我取真。
   傅小松:不识英雄真面目,只因汝辈不英雄!
   用晓南《雨后偶得》韵寄晓南
         之 一
   当年龙虎气全无,归去来兮何所图?
   重向书山招旧侣,直从诗海探骊珠。
         之 二
   云外青峰淡若无,花前月底炼灵珠。
   请君唤取丹青手,绘我山庄笑傲图。
   晓南《雨后偶得》:"廉外新秋霁雨图,朝来清
   露晚成珠。吟虫一二星三五,今夜故乡入梦无?"
   [点评]
   王中陵:沐了晓南之雨,便减龙虎之气欲赋归去来不知所图矣,我读了吟虫三五也是顿起入山探海重炼灵珠之想。然东海自有天地,“不须唤取丹青手,自有逍遥笑傲图”。“花前月底炼灵珠”,妙句。稍有真假莫辨之嫌:
    惊见清新雨后图,一吟难寐亦怜珠。
   傅小松:东海诗词,以“气”取胜。其正气浩然、豪气冲天、侠气携云,此诗则有隐士气矣。长安当谢萧音远,欲问鲍坟尚有无?
   奉题唐甲元丈《望山楼诗草》
   龙潜豹隐几多年,诗草丛中露一斑。
   阅尽人间悲喜剧,只留青眼看青山。
   [点评]
   王中陵:青眼一只,吓煞猫眼万双。“只留青眼看江山”,可圈可点。(易青为江可乎?)
   傅小松:“青眼看青山”,佳句。《晋书?;;;;;;阮籍传》:“阮籍能为青白眼。”
   偶 成
   僻谷幽居年复年,兰香蕙质画中传。
   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
   [点评]
   江婴:唯画中传,谁慕高洁?
   王中陵:任尔兰香蕙质,市埸经济了,全凭老人家那大头说话。
   山居评:老道因喜兰,故于“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颇多感慨。老家花鸟市场,落山兰不问好坏,一律按每一支花苞2元计。乡下农闲,纷纷上山,人迹至处,兰花扫荡殆尽,极感痛心。老道城市蜗居,镇日办纸,无地可养,亦无心养之,但爱兰之心,无一日止。因调起阿哥兴趣,告之若有落山之兰,不问有无兰苞,只检其茂盛壮实之苗,一概收之。如今阿哥家园,生机盎然,四季可闻兰香。
   傅小松:兰花本是山中圣,一入尘寰不值钱。
   杂 感
   一
   医头医脚费周章,复古求洋觅药方。
   最怕庸医瞎胡闹,妄施手术更添伤。
   二
   每见庸才多作怪,反观高手似无能。
   静心悟入逍遥境,信手飞花亦上乘。
   [点评]
   王中陵:二十年改革之最大靓点就是贪污腐化的突飞猛进登峰造极。非庸医也,是特色也、高手也、代婊如云也。
   黎军:使我想起八十年代初期,山西一位诗人在他一首获全国一等奖的诗中有句:"我们的家不知道出了点什么问题,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卖药的窗口却老是关着....."其时已言中时弊颇深,庸医者,昏厥而不能诊,沉迷而无良方,保守而施成方之药,故更病入膏肓。此诗之"感",喝也,唤醒也。
   傅小松:若求合律,“最怕庸医瞎胡闹”,应作“最怕庸医胡瞎闹”。
   和周汉丈《致老区乡亲》
   莫惹伤心睡不宁,劝君慎向老区行:
   当年染遍英雄血,此日依然未脱贫!
   周汉丈原玉:"晚年回首忆征程,遥念疆场鱼水情。伏案展图寻旧地,乡亲父老可康宁?"
   [点评]
   王中陵:靠流血革命,靠分田收地,靠愚民防川,终是远离创造,远离大潮,焉能脱贫。
   葛红兵:官生于民,民生于疾苦
   黎军:"江山不改旧时波","山河依旧枕寒流",与古之哀叹如出一辙,"英雄血"换来的是"未脱贫",可哀可叹。
   牛钝:劝君慎向老区行,满腔悲愤,尽在一“劝”一“慎”中,革命前辈缅怀故地,在此若有赴蹈之忧。与周丈原玉参读,悲愤之作,竟成讽刺,未知周丈读后,宁无愧乎?
   傅小松:老区贫穷,所以革命。老区“革命”,所以贫穷。恶性循环也。
   咏 云
   半世逍遥物外身,缘何自愿落红尘?
   出山原不图腾达,化作春霖好润春。
   [点评]
   王中陵:潜入夜,细润物。借物言志。
   傅小松:“春霖”,“甘霖”之误乎。
   偶 成
   僻谷幽居年复年,兰香蕙质画中传。
   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
   [点评]
   山居评:老道因喜兰,故于“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颇多感慨。老家花鸟市场,落山兰不问好坏,一律按每一支花苞2元计。乡下农闲,纷纷上山,人迹至处,兰花扫荡殆尽,极感痛心。老道城市蜗居,镇日办纸,无地可养,亦无心养之,但爱兰之心,无一日止。因调起阿哥兴趣,告之若有落山之兰,不问有无兰雹,只检其茂盛壮实之苗,一概收之。如今阿哥家园,生机盎然,四季可闻兰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