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一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一些人、特别是佛门道教中人喜欢谈神通,谈“心转物”,而且是从气功师“特异功能”的角度去理解“心转物”的,把得道者描绘成玄之又玄、神乎其神的特异功能人。

   殊不知“功能”最特异也是有限度的,得道者的“心”自由度大些,功能强些,但仍受肉体的制约,不可能违反、突破和超越某种生命法则、自然规律和宇宙秩序。

   尽管,作为宇宙万象最基本的原动力的“道”是妙不可言神不可测的,是凡夫不可思议不可究诘的;尽管按儒家所证,它具备大生广生之盛德,具有生生不息的刚健、新新不已的生动,但在具体的生命体上,“道”的功能表现出来仍然是“有限”的部分,在一定的时间段里,宇宙间存在着许多无法改变、无法超越、无法突破的定理或定数。作为“道”,它本身就是一种规律和秩序。

   道体无限潜能的开发是一个无限漫长、无可穷尽的过程,它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和规则,不可能人类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

   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禽兽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古诗说:“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但这绝不意味着“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那是食佛经而不化的愚人之妄言!即使山石树木可现佛身,也必经过无量劫时间逐步进化才有可能,而且比有情众生成佛难得多。有的变化则是永远无法完成的,石头里蹦出个孙猴子永远只局限于神话里。不然,人类社会天地万物都乱套了,宇宙就没有秩序可言了。

   二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大多数其实并不真的“特异”,只是各种“功能”特别发挥得优秀卓越些,比如力气特大、呼吸特深、身体特棒、反应特灵、招子特亮、智慧特高、心胸特广、料事特神、寿命特长、预知终期、跏趺坐化等等,这是“心”对自己的肉体和生命的“转”,与众不同而有限度,在根本上并不违反自然规律和秩序。不论哪门哪派的得道者,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往往都能得到一些类似的“特异功能”,甚至出现一些目前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儒家不追求这方面的功能的特异。修养高了功力深了,某些功能不知不觉自然而然会特别卓越些,也是正常的,但儒家真正的 “特异”主要不表现在肉体上。熊师在《新唯识论》“明宗”章中这样描述“见体”(即明心见性)者:“真见体者,反诸内心。自他无间,征物我之同源。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

   “动静一如,泯时空之分段”指贯通动静、超越时空的特征;“物我之同源”,指超越心物二元、超越主客对立的自在。这就是儒家得道者的精神状态。

   在自然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自然规律基础上的“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曲成万物而不遗”;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这都是“心转物”的表现,是人心对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一种“转”。

   所以我说过,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东海自小酷好佛经道藏奇学异术及气功,然蛮气难消脾气暴躁,一言不合拔拳便上。大半辈子闯荡下来,肉身居然完好无损,亦奇迹也。现偶尔思及青少年时的鲁莽灭裂,犹感后怕。也怪自己出身低,块头小,长相很张良,易受人欺,盖劲力内敛,俗眼难窥,以为好欺负也。唯拳头说话有力,只好常靠它发言了。后遇太极高手傅某,始知自已井底之蛙,师从数年,风雨无阻。后虑及人生有限,“小道恐泥”,复决然弃去。

   三十以后,野性渐化,重研儒佛道,沉浸其中。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也。渐渐地,各方面功能虽不特异却特好,例如,身体特棒难得一病,胆子特大难得一惧,胸怀特广难得一怒、精神特好难得一累、心灵特静难得一躁、思维特灵难得一滞、智慧特高难得一惑、自信特强难得一弱、料事特准难得一差等等。遇见什么棘手之事,皆能从容处之,并时有气机勃勃不容已之感,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经得起折腾。

   因此我相信,学佛学道学儒者,别的不说,至少身心一定是相当健康的。如果有人自称儒者道士佛佛却一身病痛,要么根本没学进去,纯属口头禅,要么学歪了。心转物,先从身体开始,连自已的肉体都转不动,还敢谈什么转物神通。

   三十八岁以前儒佛道并皆好之,兼及西学,于诸家精义可谓锱蛛必较、毫厘必争,尤感儒佛两家各极其妙。然终觉佛家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故不弃其它而偏重儒家。为进一步博学之慎思之明辨之,关闭公司,息交绝游,上求下索,如醉如痴,其中的大悲极乐,似死复生,不足为外人道也。

   不惑之年,诸惑尽解,豁然开朗,真有一种百炼钢出、九转丹成、“忽尔天门顶中破”之感。用佛学的话说,一切逆缘都成了顺缘,所有“分别念”都成了我本性的奴仆。从此归根复命,大本确立,乾坤定矣!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更精彩。董仲舒三年不窥园,被誉为千古佳话,东海八年不出门,丝毫不输于他(不窥园难免夸张,不出门也有水分,但深居简出确是实情)。

   古诗云:亨到离时见,贞从坎处来。归根培养熟,方解鼓风雷!我曾说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这种话岂敢随便说说?须落实于行为、求之于行事的。若非般若智高,焉能理事无碍,若非内养功深,焉敢狮吼枭张?反特权斥专制,亦是为了“于事上磨炼”(阳明语)、向圣贤看齐,岂敢拿自己自己人生和国家前途开玩笑哉?

   日前大发狂言,实乃别有用心。我说:“不论任何人只要能指出我的义理錯误或不够圆融之处,我必谦恭受教;倘有人能驳倒我,让吾道成为戏论,允许我拜以为师,凡我所有的一切,任凭处置”云云。

   目的,一为寻找高士为友,二为对吾道作进一步完善。我这样说,当然首先是有相当自信。上下贯通内外合一,本末兼尽体用皆备,百川归儒自成一家,纵有高人能指出我一些思想破绽,不可能从根本处驳倒、推翻“东海之道”(大良知学、良知信仰及仁本主义等)的义理根基---除非真的发生“山石树木可现佛身而说法”的奇迹。

   四言归正传。世人所谓的特异功能或现象,除了修炼人士的一些功能方面的超强表现,还有两种:一是超前。飞机上天,轮船下海,古人见之,必惊为神迹。佛家舍利子、肉身不坏等,目前尚难理解,但以后随着科学的长足发现必将得到合理解释。从根本上说,这类特异现象必是符合科学规律的。

   二就是骗术障眼法了。那些从特异功能角度阔论神通、高谈“转物”的,多数说的是骗子,信的是傻子。东海当年行走江湖,广交朋友,碰到过的“神人”(神神叨叨的人)不少,但他们的功能从来是特异在嘴巴上,所谓的神通从来是停留“技术”层面的。

   不仅江湖人士,甚至一些佛道中人,佛经道藏读多了又食而不化,不知不觉也会以幻为真,乱发妄言,吹吹“神通”的牛。以前曾提及,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心物一元,心能转物等等,妙理确然,不过其意幽远之极。可惜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胡乱引用者众,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个问题详见东海良知诸论)。

   五我敢保证:除了诗人,如果有人宣称能够把石头变成水,把水变成女人,把女人变成酒,把酒变成山石树木,让山石树木不可能现佛身而说法…等等,毫无疑问,定是骗子!

   话说回来,如果真有人办得到,绝对是宇宙级的妖邪撒旦,东海遇上了,非举起打狗棒将他一棒打死不可,就象云门禅师一样----当别人对云门说,释迦牟尼诞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听了喝道: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图个天下太平!

   倘有人具有上述随心所欲变来变去的神通(或其中之一),岂止天下不太平?三千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不得太平了。东海在此,敢不斩妖除魔,岂能容他猖獗乎,哈哈,哈哈2007-3-282008-11-23重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